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伊塔之柱 绯炎

第一百五十五章 无可争议

    罗林咳嗽着放下手中的人偶,它是漆黑的,伸出着一片火焰状的羽翼,覆盖着其娇弱的躯体。

    人偶少女近乎于完美,组成它躯体的结构,没有一丝缺陷;银铸的面庞,显得柔顺而平展;而腹心的水晶,亦没有一丝杂质。

    它的工艺完全可以说站在这个时代的巅峰,在这个等级同样的工艺条件下,再无人能出其右。

    不过罗林马上以手握拳放在嘴唇边,暴发出一阵猛烈的咳嗽,咳嗽得近乎弯下腰,苍白的脸上也泛起一阵不正常的潮红。他松开手,手心一片殷红,但幽幽的眼神近乎于空洞,冷漠而淡然,旁若无事地放下手。

    他站直了身,像是静静等待着赞誉。

    只是神色之间并无期待,反而有些漠然。

    但比赛场上有些安静。

    罗林空邃的目光中内这才露出一丝不解,顺着观众们的所注视的方向,缓缓回过头去。

    在那里,则是西林-丝碧卡伯爵有些震惊的目光。

    有些时候,其实人们很难描述自己真正看到了什么那是一种相当新奇的体会,就形同时光潺潺如水,在无声息之间逝去。

    而于无声之间,一个崭新的世界已经徐徐在世人面前拉开帷幕

    那是一道如银梭状来回交织的光脉。

    两只彼此相对平伸出的手,一大,一小。

    光在两手之间相连,依次穿梭于食指、中指与无名指的指尖,形成一张盈盈流动的光网。

    两手的主人,一高一矮,彼此相对。方鸻只默默注视着自己龙魂小姐手上每一个动作,神情专注细致,而塔塔仰着头,目光平和而安静。

    她举起手,伸出纤纤的细指。

    一条银色的丝线,正透过她的指尖流出,像是一条涓涓的星河,流淌于无垠的星空。

    而那星辰,则正是工匠的圣殿。

    光脉在两人之间形成联系,组成这副宛若星汉的图景。

    而它每一次经行,都会穿过其间一片银色的羽翼。当无数丝线连接在一起,这羽翼便收拢成为一束炽银之火。

    那只是一只薄如蝉翼的翅膀。

    毋须开口,方鸻伸出右手,食指不偏不倚接住那光丝。光在他手上穿过一个圆环状的法阵,再传递到他的左手。然后从他左手的指尖,再一次形成光流。

    光流再一次穿过羽翼,回到塔塔手上。

    犹如穿针引线,两人一言不发,但保有默契。

    只是这一幕在旁人眼中,则完全不是如此

    人们所看到的更多的景象,其实完全不像是在制造一只人偶。

    那倒不如说像是一曲无声的舞台剧。

    只见无数银色的丝线从方鸻手上牵出,但却看不见虚空之中的另一端。而数不清的线操纵在他的手上,只联系着法阵之中人偶的每一个部分。

    光每一次穿梭,则像是由灵魂所连接的躯干,人偶在其间被赋予了生命,渐渐苏醒了过来。

    那像是初生的花蕾,绽放开来。

    它仿佛一点点生长出躯干,左手,右手,美丽的瞳孔,与一头银色的长发。方鸻轻柔地举起右手,人偶少女站了起来,那顷刻之间一片片银色的羽翼,片片交汇形成一条火焰般的长裙。

    而两对薄翼,也在她背后收拢。

    之后虚空中浮现出一个又一个金焰的法阵,在人偶身边展开,将神秘的魔纹,刻印在她四肢与心口。那宛若一道道淬火的金边,淡淡消散了余温。

    其后一切大功告成。

    那小小的人偶,并不像是被制作出来,更仿佛是一种缔造生命契约的魔法。

    方鸻放下手,她也轻轻落地。

    像是一父与一女,但表演总有谢幕之时,人偶少女提着银色叶片层层交叠的裙子,向众人微微行了一礼。

    塔塔亦停了下来。

    她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半个身子的人偶少女,只是翠绿的目光所注视的,却宛若久远的光景。那已是很久很久以前,她记得自己在水晶中所注视的那些工匠们。

    正是如此缔造生命的。

    他们把龙魂,称之为生命。

    方鸻这才抬起头来,眼中淡淡的银光一层层消散,他有些平静地看着广场上的众人。

    心中的感动,一时间有点难以表述。

    很少有人不为这样的美而倾倒。因为那个时代人们所从事的工作,亦可以被称之为一种艺术。

    那正是炼金术士们毕生所追求的东西。

    来自于创造的美

    广场上鸦雀无声。

    人们甚至不敢相信他们有生之年能看到这样的炼金术。

    那简直像是一首诗,一个梦境,他们在此之前所见的技艺,与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不,应当说现存于世的妖精技艺,与之相比也宛如孩提的涂鸦。

    啪,啪,啪

    广场上忽然响起了突兀的掌声。

    方鸻有些意外地向那个方向看去,却看到了自己的老师安德先生老人带着欣慰的微笑,向他一下下鼓着掌。他仿佛不需要旁人的应和,掌声清脆有力,在广场上一声声回荡着。

    然后响起了第二个鼓掌的声音。

    灵魂指纹,鹰嘴豆,木蓝,Dill还有崔宇。

    更多的掌声从人群之中响起,那是天蓝他们。方鸻看到了希尔薇德,贵族千金眼中噙着淡淡的笑意,她一下子回过头,但又马上回转来。

    只用手抹了一下眼角,但仍是笑着。

    方鸻感到一股淡淡的暖意,流经了自己的心中。

    越来越多的掌声,正从广场四面八方响起,从少到多,最后逐渐汇聚成一场席卷一切的暴风骤雨。

    所有人都在鼓掌,在人群之中,天蓝只兴奋地把手拍得通红。

    而在这暴风之中,只有罗林一动不动,他有些神情淡漠地看着这一切,仿佛并无任何体会。

    普德拉远远看着这一幕,面色青铁。

    其实结果已然明了。

    工作人员率先给出了方鸻的成绩。

    一百分。

    又是一个满分。

    但场下人们似乎没有一丝意外的神色,广场上也安安静静,亦无一丝惊叹的声音,仿佛一切理应如此。

    而这正是最可怕之处

    直播间内观众们直到此刻还有些意犹未尽,竞相询问着之前发生的一切。那是什么?有这样的炼金术?之前发生了什么?Ragnarok的主将真的是现造了一只人偶?

    而不是原本就带了一只人偶上场?

    或许是因为太过惊艳,许多人的脑子里至今还是一片空白。

    苏长风低下头,看到自己的通讯水晶亮了起来,上面显示出星门港的通讯ID。廖大使严肃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老苏,一定要想办法留住那个人。”

    “我已悉知美英方面已经有人过去了,你得抓紧一些。”

    “我明白。”

    苏长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心中其实已经有太多的惊喜,但每一次,对方还是会给他带来更大的惊喜。

    他看到方鸻出手的一刹那,也明白了几个月之前奥丁等人神神秘秘作了什么千门之厅。这些人真是越来越大胆了,他几乎可以预料到对方向星门港隐瞒了最关键的信息。

    但还好,结果是好的。

    他一边向前走去,一边拿起通讯水晶:“各单位注意”

    人群之中

    苏菲无意当中回了一下头,正好看到不远处那张熟悉的面孔,脸色微微不由一变。她向前看去,才看到人群之中正有不少人正逆流而行,向着赛场中央走去。

    她出身于军人世家,立刻明白过来什么,下意识想要去拿自己的通讯水晶。但从后面伸出一只手来,按住她的手一个个子高挑的剑士女士在那里微笑着看着她,目光明亮:

    “苏菲小姐,可别让我们为难。”

    “白葭姐……”

    苏菲讪讪地答道,有点不好意思。

    女剑士看了看她,再看了看一旁的茜,露出狡黠的目光,微微一笑。

    而对此毫无所觉的方鸻,正在与工作人员打着交道,后者用奇特的目光看着他,像是想要辨认这个Ragnarok的主将究竟是从那里冒出来的奇人。

    而其中一人,正是之前他见过一面的那高阶工匠,后者经过他时,向他微笑着颔首示意。

    而另一边,很快也给出了罗林的成绩。

    91分。

    成绩一出,广场上一时有些议论纷纷。

    因为按总分来算,两支队伍一时间竟然打成了平手。没有人预料到这个结果因为按规矩来说,工匠赛没有加赛的说法。

    若双方出现成绩一致的情况下,则需要由评审团来讨论,由谁来获得最后的优胜。

    当然这讨论并不是由个人主观好恶决定,而是有许多相关的标准。

    不过即便如此,工匠赛上打平的情况,还是极少出现。

    包厢之内,西林-丝碧卡伯爵正默不作声。

    明眼人皆看得出来,虽然两支队伍的比分打平,可并不是因为罗林与方鸻在一个水平线上。只是因为Raganrok的其他队员水平太低,拖了后者后腿而已。

    但这反而彰显出其实力,以一人之力,硬生生拖着三个水平平庸的队友,一路杀入决赛,生生将内定的冠军逼入平局。

    这还是在暗影王座与艾尔芬多议会毫无征兆拿出大型魔导器与妖精使这样冷门的领域的情况之下。

    对方要不是奇才,这简直是在打在坐众人的脸。

    又有谁会会想到,这位伯爵精心准备的这场比赛,最后主角竟然会沦为一个背景板?

    事实上,伯爵大人此刻心中已经有些苦涩的感觉。

    偏偏他并不是不认识方鸻。

    事实上那位艾伯特家的千金,还带着对方上门来拜访过自己。

    但他一度以为对方只是一个只会夸夸其谈,徒有虚名之辈。希尔薇德说要让这个年轻人来完成七海旅人号,他当时就差点忍不住嗤之以鼻。

    他以为他是谁?

    但万万没想到,真正被嗤之以鼻的原来是他自己。

    他心中有些恼火,但思路却反而明晰起来,意识到自己可能上了一个恶当。

    伯爵大人握了握拳头,看着正走进来的安德,忍不住淡淡地对对方说了一句:“安德大师,这一次你太过了。眼下丢人的可不仅仅是我,还有艾尔芬多议会。”

    安德看了看他,摇摇头:“乔治,工匠是用实力说话的。再说这并非我的意思,而是希尔薇德的安排,你忘了你的兄弟了么?”

    伯爵大人听到对方叫自己的小名,不由楞了一下,心中的怒火一下被浇灭了大半。

    这位老者是他父亲生前至交,他年幼之时,又何尝没在对方手下学习过炼金术。只是自从自己父亲逝世之后,对方离开梵里克以来,双方的关系似乎就淡薄了许多。

    他轻轻吸了一口气,叹息道:“我怎么会忘……”

    “我明白你本质不坏,乔治,”安德答道:“我也明白你有所顾虑,因此当时我并没强求你出手,但别忘了我们都欠那个小丫头一个人情。”

    伯爵轻轻点了点头。

    “我明白。”

    “你明白就好,”安德又说道:“但今天我不是来和你讨论这件事的,我想和你谈谈你那个学生,罗林的问题。”

    西林-丝碧卡伯爵闻言,抬起头来看着他。

    比赛场上,由于西林-丝碧卡伯爵一直没有给出意见,因此评审们也彼此争论不休,始终拿不出一个一致的意见。

    这场比赛,究竟是哪一方获胜?

    而由于谁也说不服谁,最后评审们只能放弃争执,将结果交由当下议会身份最高者决定。

    由于现任议长索南-钢眉缺席,所以这个权力最终被交到老议长手上。

    老议长看了看双方的意见,不由扬了扬雪白的眉毛。

    广场上一时有些纷乱,所有人似乎都在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而他细细思考了一会,才从自己的位置起身,然后走下台来。老人面上露出一丝微笑,举起手来,让广场上的掌声渐渐平息。

    他又回过身,先笑着对方鸻与罗林点了点头,然后才转过身去。

    “首先,”老议长向着广场上开口道:“我们要感谢罗林先生与艾德先生,还有众位选手为我们带来的精彩比赛。”

    他的话引起一阵稀稀落落的掌声。

    但老人并不介意,只看向罗林:“但我尤其要感谢罗林先生”

    广场上静了一下,人们有些意外地等待着他的后文。

    他们一时间甚至以为,这位老人要选择罗林成为冠军了。

    “这老糊涂!”

    天蓝差点跳脚。

    但老议长此刻仿佛一扫之前的浑浑噩噩,轻声答道:“妖精工匠的技艺,来自于努美林时代的末期,它脱胎于一个伟大的炼金术士之手,只是真正将之发扬光大的,却是我们凡人的工匠。”

    “可有时候我们总忍不住会想,这一技艺若在精灵们手上,又会绽放出怎样的光芒?”

    他微微一停:

    “而今天,我们有了答案。”

    “历史是如此的巧合,才让我们在罗林先生手上,看到来自于上一个时代的宝贵遗产,与今天我们的工艺相结合,会绽放出怎样的光芒?”

    老人缓缓走到罗林面前,注视着那件作品。

    “完美无瑕。”

    他赞叹道。

    “精灵的技艺给了它无可挑剔的品质,在这样的工艺之下,已经是人类可以达到的极限。”

    但老议长话锋一转:“但你知道你输在什么地方吗,孩子?”

    罗林一愣。

    但他神色马上恢复如常,轻轻咳嗽一声,思索了片刻,默然地点点头。

    老人微微点点头:“好孩子。”

    他转过身,才看向方鸻的作品。

    方鸻紧张得要死。

    他生怕老人问他这作品叫什么名字。

    还好对方那变幻不定的目光,只犹如在注视一件稀世珍宝。

    “古塔人的工艺大约传承于两个世纪之前。”

    “毫不夸张的说,我们虽然有西林-丝碧卡家族,有罗真这样传奇的工匠,但星与月学派在妖精工艺上的造诣,是远远领先于考林—伊休里安的。”

    老议长淡淡地开口道。

    他自揭其短的话在广场上引起一阵骚动。

    远处Vikki一行人听了,不由既骄傲又有一些失落,骄傲的是那正是他们所传承的炼金术,但失落的是,他们掌握得还没有罗林一个外人精深。

    方鸻不由也有些钦佩地看着这老人。

    工匠们的世界,真理永远大于一切,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没有闪烁其词的空间。坦然承认自己的不足,有时候也是一种进步的原动力。

    “我可以看看她么?”他询问方鸻道。

    方鸻点点头。

    老人有些郑重其事地检查了那人偶一番。

    认真地说,她并不是毫无缺点,甚至还比不上罗林的作品的一丝不苟,与品质的完美无瑕。

    甚至看得出来,制作她的工匠的手法,还有一些不纯熟与稚嫩,尤其是在他这样严格的目光审视之下,那些细微的差异便会千百倍放大。

    可她是不一样的

    那已不再是品质上的差异,而是工艺上的超越。就像再完美无瑕的石器,也比不上最为拙劣的钢铁。

    何况它还谈不上拙劣。

    老人将人偶拿起来,展示给广场上的每一个人看。

    “但事实上无论是考林—伊休里安的妖精技艺,星与月学派的妖精技艺,还是奥述、罗塔奥亦或帕帕拉尔人的妖精技艺,其实皆是系出同源的。”

    “我相信你们已经猜到了我要说什么。”

    “那正是银之塔”

    他温和地看了方鸻一眼,缓缓开口说道:

    “这个世界上,只有银之塔的技艺是独一无二的,我们曾一度以为这宝贵的知识已经遗失。但感谢艾德先生,重新为我们将它从尘封的历史之下带了回来……”

    “这将是炼金术界无可估量的财富。”

    “她当然并不完美。”

    “但依然无法战胜。”

    “因为这就是银之塔的炼金术。”

    老人轻声说道。

    他的目光一一看过两人,忽然有些欣慰,大约是看到了考林—伊休里安的未来。他再一次转过身,面向所有人开口道:“这就是我要给出这个结果的原因。”

    “这场比赛,我宣布,冠军是”

    但他的话并未说完。

    因为一个阴沉的声音响了起来:“且慢。”

    人们回过头去,正好看到面沉似水的普德拉,从场外走了进来。这位艾尔芬多的魔药学大师,意味深长地看了方鸻一眼,慢吞吞地开口道:

    “在公布结果之前,我建议先取消参赛队伍Ragnarok的一切成绩。”

    他此言一出。

    广场上立时一片哗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