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伊塔之柱 绯炎

第二十四章 流放之路 I

    “上升十四。”

    “半满帆。”

    七海旅人号正摇摇晃晃从云海之中升起。

    在渊海之下航行了两个昼夜,他们才走到那个通道的边界,元素探测仪侦测到前方风元素正在不断减少,这意味着七海旅人号可能正在进入静风层。

    虽然通道是垂直于风元素层的,他们还可以掉头或者是继续向下,在渊海之中再躲一段时间。但方鸻认为这意义不大。他们离开奥伦泽向南航行了四天,就算在风元素层中前进的速度很慢,而在渊海之下的两天也足够他们驶离奥伦泽人的搜捕范围。

    继续留在渊海之下并不能让他们更加安全,反而会带来危险。陆续赶到的弗洛尔之裔与其他公会的人手,会让外面空海之上布满了搜索他们的船队与眼线。他们能想到进入这渊海下躲避追击,别人也不是傻子。

    追捕他们的人最后甚至可能也进入这下面来寻找他们的踪迹,奥伦泽人可能一时间找不出适合的船与人,但这不代表着弗洛尔之裔这个巨无霸也做不到。他们总能找到足够大足够坚固的风船,与同样去过渊海之下的老练船长与水手。

    这片渊海虽然看来深邃,但它毕竟上下四方是一个为静风层封闭的小池塘,等到弗洛尔之裔的人手进入之时,等待他们的就是瓮中捉鳖。

    他们的唯一机会是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离开奥伦泽越远越好,弗洛尔之裔体量再大,也不可能让搜捕的船队遍布空海。事实上连遍布诺格尼丝也做不到,除非他们不干别的事情了。

    至于更大范围尺度上,选召者做不到,考林—伊休里安王国同样做不到。自由的空海,正因为它足够大,所以才足够自由。

    因此方鸻果断地作出决定,让七海旅人号重新穿过风元素层,再一次回奥伦泽外海。

    在两个昼夜航行的过程中,他们最终也没遇上那座传说中的岛屿,看起来它可能坠入了更深层的渊海,甚至穿过了静风带。

    但也可能在下坠的过程当中因为自身的质量而四分五裂,自然崩塌,荡然无存。

    对此方鸻只略有一点失望,毕竟那神秘的岛上留下了太多的传说与故事,无论是拜恩之战,还是那个‘黎明之星’的过去。

    不过这种失望更像是在预料之中的失望,考林人与帝国人,甚至是选召者最后肯定探索过这下面,历史上没有只字片语的记载就足以说明很多东西了。

    他们可没认为自己是天选之子,一来就能发现点别人没注意到的东西。那种机会不是没有,但注定很少。

    七海旅人号仍在缓缓上升,穿过层层云雾。

    陆地位于左侧已经清晰可见,距离看似很近实则十分遥远,看上去像是一片倒垂的、直插入云间的巍峨山壁,像是巨人的背脊,若隐若现。

    “确定一下我们所处的位置。”

    “我们位于奥伦泽东南方,船长大人,风向西南,风速七节,海况良好,能见度一般,前方有云墙生成。”

    希尔薇德从星轨仪上抬起头来,走到舷窗一边,看了看外面,才柔声答道:“现在船正向东,我们应当在大裂峡的入海口下方。”

    方鸻不由同样看向那个方向,云泽雾绕的陆脊之上悬挂着几条明亮的光带,几乎有几千米长,那是从陆地边缘垂下的瀑布。诺格尼丝雨水充沛,是考林—伊休里安水系最丰富的地区。

    河流日益侵蚀岩石,形成空峡与裂谷,其中最大的一条裂谷位于诺格尼丝的中央,正是他们眼前所见的这一条空海之壁。

    巨大巍峨的峭壁如同如斧凿刀削而出,竖直插入云层之下,又从中分开,分立于两侧,并渐渐向中央收拢,蜿蜒曲折一直延伸到天际之外。

    风船缓缓驶过大裂口的中央,只微小得犹如一粒尘埃。

    溯着这条裂口向北,是一条蜿蜒闪亮的长河,它从赤红山脉与培南谷地辟开莽林奔腾直下;其源头之水正来自于波光粼粼的长湖之上,见证了那里冰雪覆盖的崇山,岸上的光辉的白塔,与红树森林之间妖精们精致的屋舍。

    再往北,凛风呼啸,从万年冰封的埃尔德隆冰川之中融化出潺潺溪流,淌过皑皑积雪的草地,沿着矮人探险者追逐雪怪的足迹,从那里的卵石之间,诞生出了这条考林—伊休里安的最长河流。

    烁银河

    在那些关于过去的记忆当中,他也一一回忆起自己曾经见过的美景圣弓峰银色的雪,妖精之居的欢快与幽静,还有立于密林之中的高塔,粼粼湖光,与沿岸的城镇。

    方鸻注视着这道裂谷,不由被勾起了思绪,一时显得有些沉默。

    直到下一刻,从传音筒内传来的博物学者小姐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艾德哥哥,探测仪侦测到了风元素反应,在我们西南方。”

    方鸻这才回过神来,他们其实早做过预案可能遇上其他人,只是没料到会这么快。也不知道是因为附近已经有太多弗洛尔之裔与其他公会的船队,还是单纯他们运气不好。

    “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方鸻下达命令道。他也戴好操控手套,从舰长室中走了出去。希尔薇德从墙上取下自己的魔导铳,紧随其后。

    虽然风元素探测仪上发生反应,不一定是追捕他们的人,也有可能是路过的商船,或者空海生物,但眼下的情形下防患于未然总不会错。

    方鸻来到甲板之上,巴金斯、大猫人与帕沙已经在这里等着他,大猫人终于又变回了昔日威风凛凛的形象,一头火红的鬃毛随风飞舞着,穿着一件厚重的魔导铠甲,将大剑杵在地上自从罗昊加入团队之后,他就不再充当队伍之中防御者的角色,武器也转而换成了一把双手大剑。

    得益于方鸻工匠等级的提升,这把大剑已经是第二代产品。不过可以预见应该没有第三代了,因为方鸻在水晶工匠上越走越远,其他方面的技能也渐渐跟不上了。

    “是弗洛尔之裔的人吗?”

    “像是,”水手长答道:“是一艘三桅快帆船,这个船型的商船是很少见的,要么是海盗,要么就是来抓捕我们的船。除非我们运气好,刚好遇上了不相干的人。”

    不相干的人可能性是很小的,就算真的不相干,从这个方向过来的船应当也是来自于奥伦泽港的。如果是选召者,看了社区也很难说会不觊觎他们的积分,如果是原住民,则也会受考林—伊休里安王国通缉令的影响。

    “那艘船呢?”

    “驶入云层之中了,待会应该就能看到。”

    七海旅人号上的风元素探测仪性能很差,在侦测到其他船的同时,往往就意味着对方可能已经发现他们了。逃跑的意义不大,先不说对方的航速比他们快,探测仪的发现距离可能也远高于他们。

    就算和上一次一样藏入云墙之中,但后面的人可以通知其他船队赶来,到时候撒开一张包围网,或者在云墙的范围外一围,他们就很难突围得出去。

    这时罗昊也与帕克、箱子还有艾小小一起从下层甲板走了上来。

    “可我们的船比对面的小得多。”帕沙有点担心地说道。

    “小也有小的办法。”巴金斯答道,“关键是看对方的实力如何。一般来说,你们圣选者在空海之上的水平都很一般,只偶有例外”

    一般来说,在同年龄段,三十岁以下,选召者的个人实力远超原住民。但在空海之上又是另一副景象,纵使有系统帮助,选召者在操船水平上也很难比得上经年的老水手。

    因此巴金斯看不起圣选者,倒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何况他还不是一般的水手,曾经是马魏的副手之一,要不是因为受伤而实力下降,甚至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换句话说,他见过的风浪可能比许多选召者走过的路还多。

    大猫人剔了剔爪子,眯着银色的眸子道:“今天的风中可能带着些许不一样的气息,艾德,不过不用担心,胜利总是属于玛尔兰女士所眷一方。”

    “你又来了,瑞德先生。”

    “这可不是开玩笑,小家伙。”

    方鸻摇了摇头。

    只有艾小小好奇地追问着,今天的风究竟预示了什么?

    帕克在大声说狮人圣骑士不过是在吹牛。罗昊看着远处从云层之中杀出的三桅帆船,回过头来问他,打算怎么办?

    空海上的风轻轻卷动云层,方鸻看了看北方正在生成的云墙,沉默了一阵子之后做出了决定,“先驶到前面那座云岛后面去。”

    不管玛尔兰女士如何,他决定打一仗。

    对方视他们为行走的积分奖励,但他得让这些人知道要想拿这笔积分也得付出代价。今天的七海旅团已经不再是昔日那个在大公会之间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冒险小队了。

    他们也有了反击的能力。

    “你决定给他们一个教训?”罗昊问道。

    “先看看他们的实力如何。”方鸻仍旧谨慎。

    能到空海之上来的公会与团体,再差也不会是新手。

    但众人心中都清楚,这可能是七海旅人号,乃至于七海旅团真正意义上与弗洛尔之裔、与联盟之间的第一战。

    方鸻轻轻将手放在船舷上,仿佛看到了曾经的黎明之星,看到了精灵遗迹之中的那一夜,看到了他曾经与丝卡佩小姐许下诺言的那一刻。

    而今那个诺言正在渐渐变成现实,有些记忆迁延日久,但有些账,总会到了算的时候。

    下面的空战甲板的侧舷舱门已经打开一条缝隙,银色的发条妖精正扑扑从中飞出,在他的注视之下转眼向远方飞去,直到化为一道淡淡的银光。

    …………

    奥欣银火号的风元素探测仪上第一次出现那个微弱的反应源头时,船上的人第一时间其实并未意识到他们中了大奖。

    附近空海之上遍布着前来搜捕那些人的风船,昨天他们先后两次遇上了弗洛尔之裔的人的船,又遇上了其他公会的人三次,甚至还有一艘彩虹同盟所下属的船。

    十二万积分应当是今年第四个季度联盟所有任务积分结余中的绝大多数,都被投入到这个灰色通缉令上了。看起来今年联盟至少不用在赛季结束之前愁突击花费积分的事情了,只是不知道后面有突发任务时会不会捉襟见肘。

    这也是诺格尼丝本地的公会会如此疯狂的原因,按当前的市价,差不多五万积分就可以买一个通往第二世界的名额了。

    当然实力一般的公会也不会贸然单独培养几个选召者前往第二世界,但十二万积分真的足以干很多事情了。

    比如足以让公会在联盟之中的名次提升好几名,实力增长一大截。

    奥欣银火号的船长叫做埃兰-拉德维尔,是个原住民。不过这艘船并不属于他,也不属于任何原住民势力,而是附近一个选召者公会的,他只是受雇担来任这艘船的船长一职的。按现下时兴的说法,叫‘卖一条命’。

    风船需要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来担任船长,一般的公会没这个实力培养自己的选召者船长,于是雇佣信誉可靠的本地人就成为了一个热门的选择。

    埃兰有十二年在空海之上航行的经验,至于成为船长之前的经历那就更长了,圣选者们开了一个他无法拒绝的价钱挖他来这条船上,因此他才会出现在这里。

    他估计附近这片空海上至少还有七艘怀有与奥欣银火号相同目的的船存在,其中还有一艘弗洛尔之裔的大船。而要是把范围扩大到整个奥伦泽外海,那搜捕的船队的数量就更多了,单单是奥伦泽人就派出了两个船队一共十二艘船。

    因此他在出海之时,其实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可以找到那些人,奥欣银火号是一条不错的船,但与弗洛尔之裔的人甚至是他见过的那条彩虹同盟的船相比,那就差得有点太远了。

    尤其是船上的风元素探测仪很老旧,这在搜寻工作之中至关重要,空海太大,靠目视搜索基本等于大海捞针。但他们那个风元素探测仪,其实也比目视距离远不了多少。

    所以当有选召者来告诉他探测仪上有微弱反应时,埃兰的第一反应是他们又遇上同行了。其实那个选召者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按空海上的经验,他们必须先排除那是不是空海生物。

    这很简单,就和七海旅人号一样,由于风元素探测仪太过丢人,所以当上面探测到东西时,往往意味着那目标几乎已经可以目视了。虽然奥欣银火号上的探测仪要稍微好那么一些,但其实也差不多,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埃兰与其他人就通过望远镜看到了那个信号的源头。

    然后每一个人都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是他们!”

    不知是谁首先大喊了一声。

    船上几乎顿时就乱作了一团,但还好埃兰经验丰富,马上就下达命令,让奥欣银火号马上重新驶入云层背后。

    虽然对方可能已经看到了他们,但这么远的距离上未必能第一时间分辨出他们的船型,他听说过那些被通缉的人只是一群年轻人而已。年轻人,还是圣选者,能有什么丰富的在空海之上航行的经验?

    要是对方稍有犹豫,就会给他们接近的机会。而就算对方足够警觉,藏在云层后面也可以隐藏他们的意图,给他们争取足够多的时间。

    奥欣银火号所属的那个公会的会长几乎立刻找上了埃兰,对方甚至有点兴奋地对他说道:“埃兰先生,你绝对是我们找来的最杰出的船长,我们当初选择您几乎肯定是一个明智之举。不过现在能够告诉我们一下,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么?”

    埃兰-拉德维尔也有点兴奋,因为对方早就和他约定好了,他们不会要考林王室通缉令上的赏金,只要抓到了那些人,那些赏金都是属于他的。

    “对方的船很小,而且按照目击者的说法几乎没有什么武备,”他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保持着谨慎的心态分析道:“他们应该跑不过我们,唯一要防范的是他们逃入云墙之中。”

    “能做到吗?”

    “问题不大,我们的船更大,而且武备齐全,可以开炮把他们逼停,但这需要接近到一定距离之内,”他侃侃而谈道:“现在先让船上的魔导士们升空,我们在云层后面,他们看不到我们,但我们同样也看不到他们,我们需要眼线。”

    那会长虽然对空海之上的海战一窍不知,但毕竟也不是一个新手,当即答道:“我早先已经让魔导士们升空了,船长先生,但现在前面传来消息说,对方正把船开向北边的云岛后面。”

    “北边?”

    “是的,北边。”

    “那他们一定是想借助云岛的掩护,下降高度到云层下面去,然后再进入云墙之中,”埃兰口气有些兴奋起来:“但他们犯了一个错误,”因为风向的缘故,云墙会向东北方后退,他们在耽误自己的时间,我们肯定可以追得上他们!”

    会长眼中一亮,“船长先生,这船上你是经验最丰富的人,那你可说好了,这边就交给你了。要求要抓活口,我们这就去准备接舷战。”

    埃兰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但也提醒了自己的合作者们一句:“空海之上我是专家,但怎么战斗你们比我更懂,不过听说那些人也不简单,听说他们在多里芬时和龙干过一架。”

    “是巨龙之影而已,而且那时是他们运气好,”会长哈哈一笑:“半年之前他们平均等级才只有二十级左右,我们随便应付。放心,正如你所说,船长先生,这方便我们是专家。”

    圣选者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埃兰大约也明白二十级出头是什么水平,他知道这个公会的其他人的大致水准,因此也放心地颔首。

    只是显然两人都不知道,在奥欣银火号穿过云层之时,一只银色的梭状飞行物,正在这艘船的头顶之上保持着同样的速度,并用晶状体的瞳孔,默默注视着下方正在发生的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