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伊塔之柱 绯炎

第八十四章 两个世界

    “啊,呼”

    一片细小的纤尘,正忽而上忽而下,灵动得像是有了生命。

    但往下看去,是一只把眼睛瞪得老大的妮妮,正鼓着腮帮子使劲往上面吹着气,小胸脯一张一缩,尾巴也摇晃不已。

    方鸻有点百无聊赖地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在这里耍宝,偌大的舰长室内,只剩下小光球在天花板上飞来飞去,除了妮妮一呼一吸的声音,显得有点安静。

    一侧是通往炼金工房的门,门敞开着。工作台上放着完成了一半的‘样机’,那是改造状态下的枪骑兵与银蜂,还没组装起来,零件也七零八落的。

    改造枪骑兵与银蜂的工作比预想中困难不少,两种类型的构装并不是简单组合在一起那么简单,新增加的共鸣水晶需要占用额外的配重与空间,散热系统也要重新设计。

    他先前遇上了不小的麻烦,陆陆续续改了十三个设计。第十四个设计诞生于第十三个设计被枪毙五小时之后,也就是眼下这一台。

    不过工作的不顺开始让方鸻感到有些心绪不宁,于是只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坐在这里安静一会儿,好让自己找回‘灵感’。

    但其实自从离开旅者之憩以来,他就一直有这样萦绕不去的感觉。

    不仅仅是沙耶克,其实塔达蜥人与云层港的大主教早就预言了这个世界的变化,祸星降临,世界改变

    只是那究竟意味着什么?

    巨人与巨龙会重新归来么?

    可惜没有证据表明辛萨斯蛇人在面对第一次灾厄之时发生了什么,来自于多处遗迹的壁画上描述了黑色的火焰王座,而关于那时发生的一切,人们知之甚少。

    他于无意中打开了社区,忽然一道黑色的巨大标题映入了视野之中,犹如古老的铅版印刷一样的字体显得如此醒目:‘世界事件任务线,祸星降临’

    他微微一怔,手好像不受控制一样点开主贴,原来里面的内容是说有人在无意之中触发了一条系列任务线。任务内容大约是从寒水港送货鸦爪镇的样子,但在任务结束之时,却意外地触发了这条大任务线。

    作者正对这个任务一头雾水,因为任务线变动之后对于接下来也没有任何提示,只像是无用的信息一样始终占据在他的任务信息栏之中,他只好求助于其他人。

    方鸻手默默向下划动,悬浮在他面前的窗口的反光倒映在眸子深处,这个人的情况与他略微有一些不同,他是直接触发了龙魔女的任务线,进而进入了第三祸星的事件线之中。

    往下看去,下面陆陆续续有些人加入了讨论,他们在回帖之中表明自己也遇上了同样的事情。虽然不知真假,但方鸻发现这些人触发任务的地点大多在塔伦,寒水港与凛风冰川一线,后面两个地方皆在宝杖海岸以东。

    也还有几个人,说自己是在伊斯塔尼亚,不久之前去过依督斯。

    这些信息好像冥冥之中连成了一条线,要么是他去过,要么是他不久之前听说过,或者将要去的地方。

    接下来讨论的内容出现了变化,人们对于任务本身达成了共识之后,便不再怀疑这个‘任务线’存在的真实性,他们转而讨论起与之相关的可能性。

    众所周知,系统似乎对于这个世界的运行有一种神秘的预见性,这条任务线既然存在,那就说明它在未来某一个时间一定会到来。

    只是人们似乎还没意识到‘祸星’与自己能有什么关联,他们像是在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一个游戏的版本更迭,方鸻过去也经历过类似的事件在那些模仿艾塔黎亚的虚拟游戏之中。

    不过游戏之中的版本往往落后真正的艾塔黎亚一个阶段,在这个星门之后的世界确切发生了什么之后,游戏内才会更新相应的内容。

    事实上很多选召者也喜欢将自己在艾塔黎亚的经历,当作是在一个虚拟的世界之中活动毕竟这里有令人无法解释的系统,星辉与信息化这种匪夷所思的东西存在。

    不要说原住民,半个世纪以来人类也一直没搞清楚龙骑士系统的本原。

    它表现得像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但却存在着许多完全无法用人类常识去解释的东西,可一方面两个世界的人又可以互通不仅仅是人类单方面的进入,苏长风与军方早就证实了这一点。

    他曾经就此询问过塔塔小姐,妖精小姐想了一下之后告诉他:“信息是可以置换的。”

    “两个世界的物质基础可能并不一样。”

    “但信息决定了物质应当表现出什么样的形态。”

    方鸻听得云里雾里,至今也没能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能说两个世界的人对于世界本身的认知也并不一样。星辉、以太与元素,就像是微观世界的基本结构一样,在这里也深入人心。

    他再看了一会儿讨论,讨论的话题都是一些他已知的内容,而他想要的线索,也在他们讨论之间便已经得到了,因此似乎也没有参与进去的必要。

    后面的讨论再无营养,关上主贴,方鸻看了一眼帖子的热度,上升得飞快,一小会儿的工夫便已超过他所发的那个帖子。

    舷窗之外白云飞渡,风吹得翼帆猎猎作响,七海旅人号正在云层之上航行。

    横穿宪章城是前往古拉最近的一条航线。这条航线很少有船会走,眼下则更加危险,因此七海旅人号一直飞得很高,以防遇上盘踞在这一带的飞行亚龙。

    那种心绪不宁的感觉再一次从方鸻心中升起,促使他从自己的位子上站了起来。闹出的动静让妮妮回过头来,歪着小脑袋奇怪地看着自己的‘帕帕’,忽闪着大眼睛。

    那片纤尘悠悠然落了下来,盖在她脸上,让她不重不轻打了一个喷嚏:

    “阿嚏!”

    妮妮伸手擦了擦鼻子。

    方鸻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心中安定了不少,伸出手去,放在书桌上,让妮妮爬了上来。

    小丫头顺着那条自己最熟悉的‘小径’,像是一只灵巧的小猴子一样,驾轻就熟地爬上方鸻的肩膀,并在那个专属于她的位置盘腿坐了下来。

    方鸻向外走去,正好看到甲板上帕帕拉尔人做贼一样偷偷摸摸溜了过去,他在害怕前几天还没有呆足时间的禁闭室,但方鸻其实没心思去计较这个。

    “最近又没有什么事情?”他问一旁正在关注气压计的爱丽莎,这位小姐一边正在做一件令他感到有点哭笑不得的事情她一边把自己的头发末梢卷在船的输热管道上,把它烫成卷曲状,一边回过头来看着他。

    “亲爱的船长大人,你是问我的新发型,还是别的什么?”爱丽莎俏皮地眨眨眼睛,问道。

    “我是问古拉港。”

    古拉港正好位于旅者沼泽的另一边,隔着宪章城与旅者之憩遥遥相对,事实上两者之间的陆上通道正需要从中经过宪章城。

    那里是考林—伊休里安北方的边境,跨过扬尘之海向北航行,便能抵达罗塔奥

    那里还是彩虹同盟控制的边缘地区,与弗洛尔之裔所掌控的宝杖海岸北方一带隔海相望,BBK下属的几个公会,尤其是杰弗利特红衣队也在那个地方相当有影响力。

    他们要去那个地方与洛羽的父母会面,那两位对于他们来说应当称得上是前辈,不过方鸻自从知道了自己父母的事情之后,总觉得有点莫名的紧张。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古塔的局势十分紧张,因为龙兽的入侵,接连发生了许多起失踪案件,过往旅行者时常被袭击,甚至流传着一个黑暗之中潜藏着可以抹杀人星辉的生物的传说。

    方鸻总觉得自己心中不安的源头,正是来源于此。

    他有点后悔与洛羽的父母定了这么一个地方会面,但失踪案是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又不好与长辈改口。

    而且军方那边也传来消息,停泊于彩虹空峡南面的弗洛尔之裔的舰队,似乎有一些异动。虽然方鸻觉得对方未必是冲着自己来的,可这相关的种种信息都透露着一股不详的意味。

    他之前便让爱丽莎关注古拉港的消息,第三赛区有一个总社区,下面还有许多地方论坛,汇聚着林林种种成百上千的消息,他和塔塔小姐也不可能一一去关注,只好发动大家的力量。

    爱丽莎拨弄了一下发卷,甩了甩头发,轻描淡写地答道:“还是那些事情,又失踪了几个人,多了几场袭击事件,龙兽入侵了某个小镇,杀死了多少人。不过幸好,附近有另一座爱莎的圣殿,没让它们围住圣殿展开屠杀”

    “这听起来可一点都不好。”

    “这有什么办法呢,正如沙耶克先生所说,那些龙兽像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北方诸领,罗戴尔、艾尔帕欣与芬里斯都是半自治的性质,兵力本就捉襟见肘。”

    她停顿了一下语气:“更重要的是,王国的军队目前都汇聚在都伦北方一线,防范着南境的叛乱。要不是凤凰大捷,现在的境况只会更差。听说连罗班爵士都回到了王城,看起来情况不容乐观。”

    “不过至少有一个好消息。”

    方鸻微微一怔:“什么好消息?”

    爱丽莎有点俏皮地答道:“那就是伊斯塔尼亚那边至少相安无事,看起来不会有人去烦那位大公主和阿勒夫殿下了。”

    方鸻叹了口气:“爱丽莎,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这也不算全然是玩笑,”爱丽莎答道:“别忘了全靠了我们,否则现在伊斯塔尼亚恐怕才是大问题……”

    方鸻不由想到他们在伊斯塔尼亚所经历的那一场动乱。

    要是真让盲从者得逞的话,夜莺小姐的话好像还真没说错,眼下的伊斯塔尼亚就并非是相安无事,而是一颗比南境还要大的定时炸弹。

    “至于诺格尼丝呢,”爱丽莎又道,“要是崇山之心被带走了,船长大人猜会怎么样?船长大人你有没有发现,眼下的考林—伊休里安还真是‘烽烟四起’啊。”

    夜莺小姐一边说,一边故意地看着他。

    传统意义上的考林—伊休里安一共分为七个区域,四个王国,核心的王国是考林王国(地区),这是王国的政治腹地,中央所在,与艾尔帕欣、罗戴尔、南考林(南境、长湖地区)、伊斯、宝杖海岸与诺格尼丝五大区域。

    最后,再加上芬里斯这个自治领,与三个加盟王国矮人之国,埃尔德隆;精灵之廷,艾奎因;以及沙漠王国,伊斯塔尼亚。

    仔细想来,王国的十一个核心区域之中,诺格尼丝,南考林,伊斯塔尼亚,艾尔帕欣与芬里斯好像都先后一起出了问题。南考林与艾尔帕欣也就罢了,要是芬里斯和伊斯塔尼亚不是因为他的话,眼下整个考林—伊休里安还真是一片‘烽烟四起’的场景。

    想想看?

    芬里斯陆沉,艾尔帕欣又盘踞着尼可波拉斯与龙兽大军。

    南境叛乱蜂起,并随时威胁都伦一线。

    伊斯塔尼亚王都沦陷,沙之王、公主殿下与王长子皆陷于盲从者之手,而诺格尼丝以太流失,万物正逐渐陷入枯萎之中。

    到那时候,王国还剩下多少好的地方?

    方鸻怔了一下,这才隐隐有点意识到自己不安的来源,黑暗信徒们好像在这一年之间搞了不少大事情。他还没去过伊斯、艾奎因与埃尔德隆,宝杖海岸也只是有一个前往的意向而已。

    艾奎因那边有好几位拜恩之战的英雄,布丽安公主看起来又十分精明,她父王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精灵那边理应当问题不大。而矮人则也是同理。

    罗戴尔那边他记忆中没什么大岔子,可宝杖海岸与伊斯,总让他有点不妙的感觉。

    “黑暗信徒们这么大的手笔,已经远远超过当年龙魔女一事的规模了。要是他们事事得逞,眼下整个考林—伊休里安眼下都有颠覆的危险。”爱丽莎这才答道:“船长大人所担心的,其实正是这个吧?”

    方鸻点了点头。

    “其实这些天我也在想这个问题,”爱丽莎将自己的发卷从输热管上取了下来,直起身来,“黑暗信徒们这场‘盛大的宴会’,究竟是为了什么。不过自从听了沙耶克先生的那番话,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方鸻听完这番话,心中竟有点恍然大悟的意思。

    “他们在迎接祸星降临?”

    爱丽莎罕有地认真,点了点头。

    方鸻默然不语,好像一下子被戳中了心中最担忧的那件事。

    祸星将至,群魔乱舞,黑暗的信徒们好像早已从未知的渠道之中预知了这件事,并早早为此做好了准备。

    而他们却甚至连祸星是什么也不知道,连马扎克的那位老管家也无法告诉他们那个答案,毕竟正如其所描述守誓人一族的命运,也终归只是与黑暗巨龙对抗而已。

    可而今黑暗巨龙与屠龙圣剑的故事,上一个世代的传说在这一个时代早已走到了尽头,尼可波拉斯不过是这场历史剧变之中的最后悲歌它始于嘉拉佩亚,而又将终于那把妖精圣剑。

    而那之后又是什么,却无人知晓。

    艾塔黎亚的历史,便是在这样的灾难与治世之间轮回往复么,这一切的意义又是什么?

    这些高深的问题,好像与他们这个小小的冒险团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正像沙耶克所说,龙魔女的任务到他这里已经告一段落,无论是马扎克、还是卢修斯,都没有告诉他们将去向何方。

    他们似乎理应当可以放下一切了。

    把过去一年中发生的每一件事,都仅仅当作是一个任务而已。

    但七海旅团之中,除了帕克那样没心没肺的家伙之外,似乎没有人可以仅仅把这一切当作是一个‘任务’而已。

    社区之上人们正兴致勃勃地讨论着这一切,一个虚拟的世界,一次版本的更迭,接下来会是更加刺激的冒险,大量的机会,可能许多人都会在这场改变之中一夜暴富。

    甚至,更成为一方豪杰。

    但是

    真的是如此么?

    或许是的,对于大部分选召者来说,艾塔黎亚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个选择而已。

    就算到了最万不得已的境地,他们也还可以退守回地球之上。

    因此每个人都可以在社区之上游刃有余。

    “你说我们去思考这些,会不会显得有些傻,船长大人?”爱丽莎回过身去,默默看着穿过船舷的气流与云雾。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忽然问出了这么一句令方鸻有些意外的话。

    “祸星降临又能怎样?”

    “我们只是选召者而已,乱世才有机会,而治世只能令阶级固化,看看那些大公会的所作所为,不就全然明白了?”

    “理论上来说,我们不应当反对它,应当支持这一切才对。船长大人应该也看到了吧,社区上的人们正在兴致勃勃地讨论的事情,你猜猜那些人是谁?他们并不是现行体制之下的既得利益者,而是迫切想要寻求改变,拥有野心的人。”

    “虽然当然了,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人,可能最后也不过是他人刀俎之下的鱼肉而已。在一场盛筵之中,最后能够成为赢家的,归根结底也不过就是那些人而已。”

    “爱丽莎?”方鸻完全没想到自己船上的夜莺小姐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这好像颠覆了他的认知一样,有些不认识似地看着面前的爱丽莎。

    但这位双胞胎的姐姐只是笑了一下,回过头来。“是不是有些吓到了,船长大人?不过这些其实也不算是我真实的想法,只是心中的一些牢骚而已。不过,它们却是我问出这个问题的前提作为选召者,我们真的需要担心祸星降临么?”

    方鸻不由有些默然。

    在他肩头上的妮妮看了看自己的‘帕帕’,在看了看爱丽莎‘阿姨’,她懵懂无知的幼小心灵之中当然完全无法理解这一番对话,不过也隐约可以看到两人之间的紧张气氛。

    她有点担心地向后退了退,蜷缩起尾巴来,害怕地用小小的、雪白的牙齿咬了咬尾巴尖儿。

    “如果考林—伊休里安毁灭了会怎样?”

    “或者进一步说,如果艾塔黎亚毁灭了,又会怎么样?”

    两个问题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但方鸻却立在原地没有动,他心中动荡不安的恐惧,这一刻仿佛才显露出真容。

    他面前浮现出的,是希尔薇德、大猫人、艾缇拉小姐,与这场旅程当中所遇到的每一个人的面容,他们中有些人是朋友,有些是与他有过师生之谊,有些人对他倾囊相授,有些人给予了他们不小的帮助。

    即便是艾塔黎亚毁灭了,会怎样?

    这个世界或许在地球人看来显得有些虚无缈缥。

    在缺乏死亡的认知的情况下,人们总是对于世界的真实缺乏一种沉甸甸的质感。

    但唯独,人们所经历的一切,他们在旅行的路上所遇上的每一个人。他们所听闻的,所见证的,他们心中的感情,却永远是真挚存在的。

    信息的置换,似乎在他们所接触这个世界的那一刻,便已经发生了。

    方鸻不由握了一下拳头艾塔黎亚对于他们来说,绝不仅仅是一场大梦而已。

    爱丽莎看着他,不由笑了:“看来船长大人的答案其实很简单,也就是放不下大猫人,艾缇拉小姐他们而已,当然了,还有你那位希尔薇德小姐。”

    听到最后的那个名字,方鸻不由略有一丝不好意思,但他心中明白,绝不仅仅是因为希尔薇德一个人而已。

    他默然片刻之后,才反问道:

    “那么爱丽莎小姐又放得下么,艾缇拉,希尔薇德还有大猫人他们?”

    听了这个问题之后,少女罕见地没有反驳,她只温柔地笑了一下,眼中反而闪烁着轻柔而温和的光彩,“我当然也放不下了。”

    方鸻不由有点意外地看着对方。

    爱丽莎有点好笑:“船长大人,你那么看着我干什么?这也很正常啊,感性与理性本来就是人类一体两面的特质,而我又不是什么特别古怪的人,当然也是一样。”

    “亲情、爱情与友情,那是在无数诗歌之中为人们所讴歌的高贵品质,而我同样向往,与其他人并无分别。不仅仅是我,天蓝,帕克甚至箱子他们也是一样,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其实并没有人们想象之中那么大。”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而对于感情的眷念,正是我们最珍贵的品质之一,船长大人。”

    她以船长大人开头,又以船长大人结尾。

    方鸻不由张大了嘴巴看着这位夜莺小姐。

    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位双胞胎的姐姐,会讲出这一番近乎于说教一般的话儿来。

    “所以我们应当该怎么做呢,船长大人?”爱丽莎看着他,却自言自语道:“我想作为七海旅人号的船长大人,当然不能和我们这些无名小卒一样,纠结于这些旁枝末节的细节之中,对吧?”

    方鸻心中才刚刚升起的一丝感动,不由烟消云散,苦笑着看着对方:“爱丽莎小姐,你可不算是无名小卒。”

    他可算是发现了,这船上有一个算一个,除了他这个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用的船长大人之外,好像没一个省油的灯。

    爱丽莎捂嘴一笑,“这奉承我可收下,但你最好不要告诉希尔薇德小姐,否则她一定会找我麻烦的。”

    方鸻点了点头,与这位双胞胎的姐姐的对话,总算让他心中迷雾尽散。

    的确,祸星降临是否与每一个选召者都息息相关,他管不着那么宽的事情。但他们这一路走来,总也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因为这个世界,早已与他们密不可分。

    何况,他相信绝非只是自己一个人这么想而已。或许终有一天,他会遇上更多志同道合的人,艾塔黎亚曾经两次经历灾难,而这一次也未必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消弭了心中的隔阂,他才总算有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之中,不过看了看面前的爱丽莎,总觉得这位夜莺小姐似乎是有意来与自己说这番话的。

    但爱丽莎当然不会承认,只换了一个话题道:“不过船长大人,在担心古拉港的事情之前,其实我建议最好还是把心思先放在眼下的事情上。”

    “嗯?”

    “气压计显示有一场风暴正从北面袭来,当然这还不是关键,关键的是我们已经到了宪章城的上方空域,不久之前姬塔告诉我们在附近发现了几个风元素探测点。”

    方鸻大吃一惊:“怎么没早点告诉我这个?”

    “船长大人早先也没问啊。”

    “……。”

    方鸻一拍脑门,有点无语地急匆匆冲了出去。

    只是走出去两步,他又回过头来,看着爱丽莎,说道:“对了,我也有一件事忘了和你说。”

    “船长大人请讲。”夜莺小姐十分客气地答道。

    “你刚才说的也不全对。”

    “船长大人指哪一部分?”

    “你说对于选召者来说,祸星降临一事就真的可以高高挂起么?”

    爱丽莎卷了卷长发,好奇地问:“喔,船长大人有有何见教?”

    方鸻闭上嘴巴,表情稍稍有些严肃起来。

    他心中其实一直潜藏着那个令他不寒而栗的想法。他总觉得苏长风在此之前与自己的谈话之中提到过的那件事,似乎是在告诉他一个可能性。

    地球,真的就安全么?

    他吸了一口气,然后才答道:

    “他们可能真不能高高挂起。”

    “不仅仅是他们,甚至我们的世界可能也无法置身事外。”

    爱丽莎愕然地怔在原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