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伊塔之柱 绯炎

第一百六十三章 抉择 IV

    “艾德团长,后面有人!”

    方鸻头也不回,手中的发条妖精脱手飞出,闪烁着黯淡光芒的黄铜外壳飞速旋转着,弹开双翼,在半空之中摆正了姿态,忽然拉出一道长长的光芒,加速向相反的方向飞去。

    一道明亮的闪光,震动几乎将街面上掀起一层波纹,浮动的尘埃横扫而至,巨响带着扬起的人体四散飞出,沉重地撞在地面与墙上。

    方鸻看着带着血珠子的残肢飞出,一边用手护住自己,劲风夹杂着烟尘与火苗已扑面而至,撞得他领子扑扑直晃。

    焰尘一过,他将手一洒,手中三只银梭状的构装体分别向着三个不同的方向飞出,各自拖着一道长长的暗红轨迹,在烟雾之中一闪即逝。

    方鸻用手扶住自己的风镜,风镜铜质的机械部分发出轻微的声音灵巧地转动着,内里如同螺旋一样张开的镜头中,在他的视野里三个画面正飞速倒退离开地面拔升向半空,将一切映入眼底。

    方鸻看了左边一眼,用力将手向斜后方一划,打着手势道:“向右走,进入小巷之中。”

    “左后方有敌人”

    小空得他提醒,立刻转身张开长弓,瞄向另一个方向,三个人影正从那里扫开烟雾走出来。少年开弓,放弦,连续三箭带起三道低沉的破空之音,从左向右,一箭穿喉,一箭命中胸口,另一箭穿过大腿。

    三箭的力道掀起三人,带着他们重重摔在地上。

    那个大腿中箭的城卫军几乎是立刻哀嚎着跪了下去,不过小空只放下长弓,取下匕首,用力向前一掷。匕首飞旋着正中眉心,那人向后一仰,惨叫声戛然而止,额头上插着匕首倒了下去。

    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射得不错。”

    方鸻举起手来,向他竖了一下大拇指。

    小空只轻轻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但他手甚至都兴奋得微微有些颤抖。直到身后有人拍了他一把,差点把他一巴掌拍到地上。

    受赎者的猎人们正一一走过少年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向他轻轻点点头。

    方鸻从那里收回目光,向其他人打着手势:“进入右边的小巷。”

    发条妖精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向前扫过狭窄的巷弄,在逐渐拉长的视野之中,他看到更多的细节从其他方向包抄过来的城卫军,或是一行藏身于院落之中,正等待着他们上门的灰骑士。

    他调整转动着操控手套上的魔力浮标,一边用冷静的语气告诉其他人:“小心那个方向有鸦爪圣殿的人。”

    门外克威德停了下来,举起大剑,轻呼一口气,一剑劈开木门

    碎裂的巨响,纷散的木屑与崩裂的门框结构逼迫得那后面的人不得不向后退开,而尘埃尚未落定,一位赤发的女剑士已一个闪身进入门内,手中细剑快若闪电,一剑穿透一名灰骑士的咽喉。

    她回身,抽剑,剑刃带起一抹温热的血珠,再反手一刺,将一个试图欺近身来的灰骑士举起的右手钉穿在墙上。

    后者惨叫一声,锋利的剑刃透甲而入,手中长剑立刻锵然一声掉在地上。而这时大门外灰光一闪,一柄巨剑向下切断那骑士的右臂,砂夜这才后退一步抽回细剑,看着两名灰骑士失去重心向后倒在地上。

    在砂夜与克威德身后,又闪出一道人影,正双手持枪左右开弓,两团火光夹杂着巨响向前喷涌而出,挡在前面的的灰骑士还没反应过来胸口已绽开一团血花飞了出去。

    从进来的正是布莱克博。

    “清理干净了!”

    他拉开枪匣,让冒着烟的黄铜弹壳掉在地上,左右看了看,见四名灰骑士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立刻大喊一声。

    剩下的受赎者立刻蜂拥而入。

    此刻已有源源不断的城卫军从后方的巷落之中涌现出来,不过受赎者已经占据了院落的有利位置,从墙头上方开弓搭箭,一通箭如雨下让对方只留下七八具尸体而已。

    方鸻看着城卫军狼狈退走,等所有人离开之后,才从自己的藏身处现身,但并没有跟上其他人,而是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艾德团长!”

    他听到小空在后面叫他的声音。

    “艾德先生,”水晶中也马上传来砂夜的声音,微微有些喘息,显然之前的战斗也并不是那么轻松,“你去什么地方?”

    方鸻回头瞥了一眼。

    众星与月之议会耸立的高塔已近在咫尺,它在那片黑沉沉的、起伏的屋顶之后,距离这里最多不过一两个街区而已。

    而他的目光再延伸向另一个方向,在身后几个街区之后投下了一片高大的阴影,如山的巨魔像瞳孔之中正闪动着暗红的光芒,带着压倒性的气势向这个方向缓缓走来。

    远处传来一片吱吱呀呀房屋倾覆的声音,建筑扎扎地成片成片倒塌了下去。在那个方向,城卫军正视图再一次组织起攻势。

    他侧耳倾听,远远地听到一阵清脆的枪声传来,硝烟与火光似乎距离他们并不太远

    “红叶已经帮我们争取到了机会,”方鸻看着那个方向答道:“她应当就在附近,我去带她出来……你们分头前往目标地汇合,我随后就到。”

    砂夜一窒。

    她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那你小心……”

    方鸻点点头。

    “……艾德团长?”水晶那一头又传来小空的声音,但一下便消寂了下去。

    方鸻看着手上暗下去的水晶,那边的人已切断了联络在这个紧要的关头,他们没有选择询问太多,而是信任了他的判断。

    每个人或许都有着自己的责任,大家并未在一起并肩作战过太多次,但这一刻,却默契地选择相信彼此。

    方鸻轻轻按了一下领口的通讯水晶:

    交给我好了。

    他向前看去,并加快脚步走上那个方向的一座铁梯,他扶着铁梯通向屋顶之上,停顿了一下,才一冒头,城卫军的铳士似乎发现了这个方向的人影,举枪便开火。

    黑暗之中一片火光闪现,子弹噼里啪啦打在瓦片之上,方鸻赶忙一个翻滚落入屋顶的阴影一面,回头一看,只见身后小巷之中一片硝烟升腾。

    城卫军注意到了这个方向的动静,开始向这边调动。

    方鸻轻吸了一口气,反手将一只潜伏者丢了过去,再回过头,目光沿着另一个方向搜寻,不过鳞次栉比的屋顶遮住了视线,最后还是天上的发条妖精先一步找到了他想要寻找的东西。

    红叶正沿着一条小巷左右躲闪着前进,但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似乎已经到了极限。

    少女原本扎起来的头发也散开来,并不时回头看去,几个城卫军的铳士正在她身后穷追不舍,时而停下来开枪子弹几乎是擦着前者的边儿飞了过去。

    方鸻看了看那个方向与高塔的距离,也不过才一两个街区而已他默默盘算着路线,心想应当还来得及。

    方鸻再向身后看去,一队城卫军的士兵向着这个方向包抄了过来,并正通过那铁梯爬了上来。

    他比了一个手势,“重力阱。”趴在那里的潜伏者Ts-1一下弹了起来,在一众城卫军惊恐的目光下,铁梯摇晃着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他们用手扶住扶手,但梯子与平台一起发出一声轰然的巨响,带着一众人坠落了下去。

    方鸻看到那个方向的铳士又一次瞄准了自己,来不及多想,借着倾斜的屋顶加速几步,然后飞身一跃,落在另一栋楼的屋顶上。

    他毕竟不是什么敏捷系的职业,极差的平衡性让他几乎是一下撞在地上,闷哼一声,顺势翻滚了好几圈儿才吃力地爬起来。

    方鸻没时间去看身后,咬紧牙关一个向前跑去,再纵身一滚藏入那里的一排烟囱后面。

    子弹的响声紧接着响起,打得他身后的瓦片四分五裂。

    瓦片的渣子溅在他身上生疼,不过方鸻顾不得这个,只立刻沿着屋顶向下滑去,并来到这栋建筑的另一面边缘处。

    他将身子探了出去,向下面大喊一声:

    “红叶,看这边!”

    ……

    在完全相反的方向上,小空正被其他人拖着前进。

    他其实有心回去帮忙,红叶小姐也曾是塔波利斯的一员,而他也是,怎么能让艾德团长一个人去冒险呢?

    不过砂夜让受赎者的猎人们一左一右按住他,让他无力反抗,只能一边向前走一边担忧地向身后看去。

    不一会,他便看到身后远处的屋顶上升起了一片烟尘,远远还有魔导铳一排排清脆的枪声传来。

    小空不由万分担忧地问:“艾德团长他不会有事吧?”

    “你得学会相信你的头儿,小家伙,”而那个抓住他的猎人低声开口道:“他既然作出了这样的决定,就一定有把握。”

    “可我们呢,难道就这么看着?”游侠少年回过头问道。

    猎人摇摇头:“我们要做的,就是执行他的命令。”

    “可是,”小空还想再问什么。

    但这时布莱克博忽然停了下来。

    他正一脸狐疑地回过头来,看向其他人,“等下,各位,”他目光环视过在场的每一个人,似乎才从之前激烈的战斗之中回过神来,揉了揉眉心道:“我说……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

    所有人都是一怔。

    小巷之中

    红叶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她弯下腰,将双手按在自己的膝头上,只感到眼冒金星,肺部好像要裂开来一样。

    已经跑了这么长距离,实在是再也跑不动一步了。她是战斗工匠,又不是什么游侠或者夜莺,能引着敌人走这么远已经是极限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那几道人影已出现在了小巷之外,对方似乎察觉了她的状态,也跟着停了下来,举起枪瞄准了这个方向。

    红叶反手拔出匕首,同时将手按在心口的信息化水晶上,投影出几台魔导构装的虚影。

    既然逃不了,那就放手一搏

    她是橡木骑士团这一代的指挥官,字典里可没有束手就擒一说。

    巷口处又多了几道人影,是灰骑士,鸦爪圣殿的人。红叶咬了咬牙,这是她的第二次,但她一点也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心中只想的是其他人究竟有没有突围成功

    那是唯一的机会。

    她相信那个人一定可以作到。

    可正是这个时候,她听到一个喊声从自己头顶上传来:

    “红叶,看这边!”

    少女猛地抬起头去。

    在微微有些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她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方鸻伸出手来,向她喊道:“抓住了!”

    砰一声闷响,飞爪已经脱手而出,在红叶的注视之下,带着长长的缆索向着她所在的方向飞了过来。

    少女心中一怔,但却像是福至心灵一样伸手一揽,稳稳抓住那飞过去的飞爪后面的绳索在她身后,城卫军的铳士选择开火。

    子弹旋转着飞射而至,但只与她擦身而过。

    她听着耳边的轰鸣,看着夹杂着火光的硝烟在身后闪现,铅弹在小巷之中带起点点火花,犹如下了一场弹雨一般。

    方鸻将手一收,魔力引擎拽着一个人的重量向上升了上来,他一只扶着屋顶的围栏,另一只手向下一捞,稳稳抓住红叶的手向上一提。

    但就在那一刻,方鸻却在红叶目光之中看到了一丝不可置信的光芒。

    从那黑沉沉的瞳孔之中,方鸻似乎看到了一道明亮的剑光在自己身后闪现,他心中警兆顿生,下意识侧身一让。

    一道明亮的光华,正好从他原本所站立的地方扫过,击中了屋顶的栏杆。

    剑光‘哗’一声在墙上切开一道豁口,带着无数碎石稀里哗啦地滚落下去。

    剑气

    方鸻一身寒毛都炸开来。

    他回身看去,却见那个方向的屋顶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道人影。

    是个年轻人的身形,对方正微微歪着头,一只手吊儿郎当地揣在兜里,而另一只手则拎着一把细剑,目光中带着一丝玩味地看着这个方向。

    超越者。

    方鸻没在第一时间认出那个年轻人是谁,但却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来自于第二世界的上位选召者。

    他还不清楚对方是不是龙骑士,可剑气离体的攻击,也只有这个等级的存在才能做到。

    是弗洛尔之裔的人。

    但他脑海之中顷刻之间闪过一丝疑惑,对方反应怎么会这么快?弗洛尔之裔的人怎么会知道他们在这个地方?

    与城卫军起冲突前前后后才几分钟时间,对方是怎么赶过来的?

    除了红叶一行人之外,他明明没有与任何人说过自己的计划,除非是希尔薇德那边但他绝不相信七海旅团内部会有问题。

    那个年轻人晃了一下手中的剑,看着他说道:

    “很慢”

    “我已经尽量弄出一些动静了,但你完全没察觉嘛?”

    “不对劲不对劲,那家伙的学生怎么会是这么一个样子,慢吞吞好像蜗牛一样,而且笨笨的也不像是有什么天赋的样子,”年轻人左右上下打量了方鸻一番:“也不是很帅嘛,喂你瞪着我看干嘛,难道我说得不对?”

    “还有,你悄悄咪咪打量四周是什么意思,当我不存在吗,”年轻人用手中的剑指了指,“不用看了,这附近只有两条路,要不要我告诉你怎么走?”

    方鸻眉尖都挑了一下。

    若是之前他还没认出对方来,但眼下心中已经有谱了。

    又来了又来了,直播间内也是一片鬼哭狼嚎,一片一模一样的弹幕飞了过去:

    “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天火公会的标准任务成功率这么低?”

    他们当然知道嘛。

    因为天火公会的旅团副团长是个怠惰的家伙,毫无组织与纪律性,既不守时,也不乐于与团队一起行动。

    要说唯一可取的地方,大约是说话算数,一言九鼎。

    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这其实未必是一个好消息

    尤其是在当事人喜欢口无遮拦的情况之下。

    比如此刻。

    年轻人正用剑指了指方鸻,开口道:“我知道你想跑,不过你肯定跑不掉,因为有人委托我来抓你,同时我又对你这家伙有些兴趣。”

    “不过我们不妨打个赌,要是你能挡得住我三剑,就放你离开你不用担心我,我向来说话算话,”他有些意思地咧嘴一笑,“当然了,你可能说我以大欺小,但那也没什么办法嘛,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过这么说也没错就是,或许我可以给你第二个选择要不你告诉我那家伙在什么地方,我也放你走人?”

    方鸻完全没听懂这对方在说什么,他心中甚至产生了一种荒谬的错位感,弗洛尔之裔的人是不是疯了,真让龙骑士来抓捕自己?

    但他微微眯起眼睛,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什么,那个想法在他心中一经生根便不可抑制地疯狂生长起来。

    方鸻看着对方,毫无预兆地开口道:“……班恩?”

    那正喋喋不休的年轻人微微一怔,看着他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讶的光芒来:

    “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