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伊塔之柱 绯炎

第二百零四章 艾尔帕欣上空的火焰 V

    黑暗中,方鸻顺着锚链的方向爬了过去,在狭窄的空间中,他脑子里似乎仍难以抑制地翻腾着之前那一幕。虽然来到这个世界的时日已长,令他不至于再犯过去那样的错误,以至于闹出好些笑话来。

    但那一幕,还是在方鸻心中留下了一种淡淡的、挥之不去的触动感是的,选召者们在这个世界是一种另类的存在,而那也并算不上什么真正的生离与死别。

    但在这支杂七杂八的,所临时拼凑起来的舰队之中,每一个曾在他身边,与他并肩战斗过的人们,都是由他一手带来这里。他需要给那些人一个交代。

    纵使是他们的结局,早已与这场战局无关

    远在整个广袤的战场之上,选召者们已经发起了最后的总攻,从天空中,从地面上,银色维斯兰、银林之矛与杰弗利特红衣队那些人似乎已经抓住了那个唯一的机会,并将影人们牢牢钉死在了这片空海战场之上。

    那正是他们,用尽一切努力想要达成的目的。

    而从这一刻起,这场战斗便已脱离了他们的掌控,北境与这场大战两者命运的轨迹,早已滑入了一个任何人也不可预测的方向。

    此刻纵使整个分舰队化为璀璨的火光,灰飞烟灭,而也再无改于最后的结果。每个人皆已松开手,而将剩下的一切,交由冥冥之中的命运来裁定。

    之后所仅存的,无非不过是关乎于他们自身的战斗。

    包括他在内,还有此刻在另一边的红叶等人,就是他们仅存的最后一点力量。

    但那边的情况或许同样岌岌可危,不容乐观。

    对于失败的猜测并不难预计,冰冷的现实横亘在每一个人面前,方鸻明白接下来的选择并不是如何活着,而是如何去死。但总归都要走到那一步,虽然有些可惜自己的星辉,然而他心中其实并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卡卡最后的那个眼神,仿佛在黑暗空洞的思绪世界之中一闪而过。他们面对的是终亡之局,可选择的方式却一样可以多样化。

    是该给那些兴风作浪的邪教徒们一个深刻的教训了,方鸻心想。

    他们不好过,但对方也休想,死亡无法阻止那些狂热的信徒,于是打败他们的主子,或许从某种意义上对于那些人来说更加难以忍受。

    他默默向前方丢出一只发条妖精,并看着那道银色的光轨消失在黑暗之中。

    那些人追求的是不朽,但不朽本身就是不存在的东西,自己马上就要证明这一点,并让那些在黑暗之中藏头露尾的家伙,亲眼目睹这一切。

    因为当死亡本身也可以消散之时,那么它就不再是横亘在人心之中最大的阴霾。而一个可以被击败的所谓的神祇,那么它就不再能主宰一切了。

    所谓不朽者,在尘埃之中腐烂,还有什么比这更讽刺的事情?

    而这一切,将从它们的失败开始。

    锚链所穿过了狭长的通道,此刻终于来到了它的尽头,银色的发条妖精从前方飞了回来,发出‘啪嗒’一声轻响,落回他手心中。

    方鸻探头向下看去,外面是一间空空荡荡的房间,似乎是某个储物间,黑暗中弥漫着一层余灰,这巨舰似乎曾经穿过某个布满了尘埃的世界,灰尘随着船体的晃动,而轻轻上下沉浮着。

    他一只手撑在平台的边缘,从上面跳了下去,稳稳踩在地板上,厚厚的一层尘埃似乎消弭了大部分声音,令重物落地的闷响仿佛化为一片轻柔的羽毛。

    一种不知名的虫子从货架之间的缝隙之中爬过,它们像是蜘蛛一样织网,令灰色的丝网雾蒙蒙一层笼罩在货物之上。这些网到处都是,网子上沾染着尘埃,令整个房间似乎都沉浸在一段相当古老的时光之中。

    方鸻四下看了一眼,他其实在下层甲板那片沉寂的黑暗之中也见过类似的光景,只是没有这里这么明显罢了。他不由想起了那个传说,这支舰队不知被尘封在那个残缺的世界之中多久,才有重见天日的一刻。

    在五百年前,一千年或者更长的尺度之上,让人得以窥见昔日那场大战的惨烈,而这支被封印的舰队,不过只是那场战争之中不起眼的一隅而已。

    祸星究竟象征着什么,或许凡人不得而知。

    而努美林精灵,又究竟是如何获得胜利的呢?

    方鸻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脑子里缓慢地思考着这些与这场战斗无关想法,脚步轻柔地向前走去,穿过弥漫的灰尘,房间的出口就在前方,而那里是一扇虚掩着的门。

    早先已经问明了另一边的状况,红叶他们也大致清楚自己此刻所在的位置,方鸻明白自己得抓紧时间,与剩下的人会和。他将手按在门上,然后推门而出。

    而同一时刻,红叶一行人也正容身入一处杂物间中。那个来自于杰弗利特红衣队的少女,正将门轻轻掩上,回过头,用有些惊魂未定的目光看着其他人:

    “我们暂时甩掉它们了。”她的目光黯淡了一下:“我搭档他死了。”

    红叶拍了拍她的手:“那并不是真正的死亡。”

    “我知道,只是……”六影摇了摇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一度以为那个讨人厌的家伙是不会死的。在芬里斯,在之前每一次冒险之时,她与对方都多次面临重重的危机,有一些甚至本身就是对方自找的。只是之前每一次,他们总可以化险为夷。

    她以为对方总可以从险境之中逃离,永远也不会遇上真正的危险,就像是那些为伊莲所眷顾的幸运儿,总具有从绝境之中寻求生机的恩眷的能力。

    但事实证明并不是,现实有时候就是如此的突然,谁也不会拥有主角的能力,每个人都会死,只是早晚而已。那就像是神话的坍塌,侥幸的破灭,给人带来一种轻微的不真实的幻灭感。

    红叶像是一眼就看穿了对方在想什么,她相当喜欢这个少女那双漂亮的眼睛,空灵之中还带着某种懵懂的幻梦感,单纯而善良,就像是曾经的她一样。

    她微微笑了一下:“我们现在可是在为它们而战呢。”

    它们是说的那些居住于星辰之中的众圣们,考林人称呼他们为欧林的神祇,睿智的至高者用目光扫视着这片大地,他们曾经经历过一场同样的战争。

    那战争中上一个世代的神祇殒落,新神崛起,那就是埃索林的灾祸。

    选召者们并不信神,但六影却听出红叶的言外之意,勉强笑了一下。命运女神会眷顾他们么?从现在看来,对方的神力似乎鞭长莫及。

    不过宽慰的话总是可以温暖人心,何况还是两个少女之间的窃窃私语,这时舞霞从门边走了回来,作为三个人之中唯一的男士,他自觉要担负起某种责任来。

    只可惜,一个令他有些尴尬的现实是,他其实是三个人里面最弱的那一环。不过实力卑弱并不能减少舞霞心中的警惕心,相反,反而让他更具责任感起来。

    他面上显得有些忧心忡忡,低声对两位女士说道:“我的确没看到它们了,但我们真的甩掉它们了么?船上就这么大的地方,对方只会比我们更熟悉这里。”

    红叶微微一怔,看着对方问道:“你有什么想法么?”

    “我不知道,”舞霞摇了摇头:“我的发条妖精丢失在之前的战斗之中了,不过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眼下安静得有些不正常。虽然这表面上看来好像给了我们喘息的机会,但我要提醒一句的是,这不是游戏,没有存档点,这是在对方的船上。”

    红叶的面色也严肃了起来,她不由四下看去,战场上突如其来的安静好像给了他们一种错觉,这是一个难得的喘息之机。

    但事实上,四周仍危机重重,他们的境况一点也没有改变。眼下对于他们来说所需要的并不是休息,而是赶去和方鸻会和,她们必须速战速决,而不是给对方调整的机会。

    舞霞说得一点不错,这是在对方的主场上。

    她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我们应当赶快与艾德会和。”

    “我也是这么想的。”舞霞松了一口气,对方看起来通情达理,十分干练,是个老手。眼下一共只有三个人,他很担心会遇上那种固执己见的人。

    尤其是对方两人都是女性,如果发生争执,他一个人肯定要落在下风的。

    既然达成了共识,三人也不再犹豫,很快通过杂物间,从另一侧的门鱼贯而入。在进入下一间舱室时,六影微微停了一步,伸手向舱壁探去。

    “怎么了?”只有红叶注意到这个细节,小声开口问道。

    六影微微一怔,摇了摇头,她目光注视着那些灰蒙蒙的木板,地面上像是沉积了一层灰,那些朽烂的木架子像是穿越了漫长的时光来到这个时间节点上。

    其实他们先前登陆到其他船上时,也或多或少有一些察觉,只是这艘巨舰的内部,这一切显得格外的显眼。

    “你听说过一个满是灰尘的世界么?”六影问道。

    红叶回过头来看着她,她似乎听说过这么一个世界,满是尘埃覆盖,仿佛是死亡与时间的尽头,在奥述,奎纳斯提的精灵将那里称之为终末之山。

    “什么意思?”

    但六影咬着嘴唇,没有回答。

    两人低声交谈,但脚下一点不慢,只是顺着漆黑寂静的船舱前进,红叶终于察觉出一丝不对来。她忽然停了下来,问道:“我们已经经过几个舱室了?”

    “两个?三个?”走在最前面的舞霞回过头来,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之色:“怎么了?”

    “这不对,”红叶压低声音说道:“我们走了快三分钟了。”

    “三分钟?”舞霞眼中满是迷茫,仿佛时间对于他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这怎么可能,我们才刚刚离开那个杂物间……”

    但红叶举起手中的怀表,银色的表盖下,指针走过的刻度显然与他们的时间概念产生了极大的谬差。

    她面色一点点阴沉下来,在黑暗之中露出雪白的牙齿,就像是野兽露出獠牙一样,从喉咙里压出一句话来:“是陷阱!”

    是幻术,三人之中反而是六影最先反应过来,夜莺出身的她在第一时间从皮甲下抽出三把匕首,一左两右,向黑暗之中的角落丢了过去。

    那里弥漫的灰尘之中,像是闪过了一道紫色的光芒,如同一层透明的帷幕被揭开一般,火星灼烧着幕帷的边角,并将隐藏在后面的事物一点点显现出来。

    那是一片闪烁着红光的水晶,而每一支都注视着他们,那隐藏在腥红光芒下骨架一样嶙峋的机械手臂,正端着一支支魔导铳,将一排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他们。

    闪烁着寒光的枪口,形同一片带刺的森林。

    六影手中按着剩下的一把匕首,紧绷着神经,随时准备动手。但红叶伸手拦住了她,她看向黑暗之中,在那里的魇炉生物之中正荡漾开来一圈圈骚动。

    接下来从那些魇炉的身后,一个高大的、如同阴影一样的身形分开了它们,轻轻昂首走上前来。它如同出现在一群蚂蚁之间的巨大的蚁后一样,昂首阔步,显得高傲而优雅。

    那个生物披着一条灰蒙蒙的斗篷,那灰色的下面似乎流淌着血液一样的暗红,并变幻着令人迷离的花纹,它居高临下地看着所有人,但阴影之中完全看不清其面容,只仿佛一团氤氲的烟雾。

    不过斗篷勾勒出烟雾的形状,仿佛是一个模糊的人影。

    只是在那人影之中,燃烧着一团紫色的火焰。

    红叶一看到那团紫色的焰火,便立刻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影人,只是她从来没见过这个状态的影人,那毫无疑问才是它们之所以得名的原因。

    对方一言不发,但身上仿佛无时无刻不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威压,它只用空洞的面容注视着他们,那空无一物的阴影下面,就似乎令人心中生出无穷无尽的绝望与怯懦来。

    红叶似乎听到了自己上下牙轻轻敲击的声音,这让她感到极为不安,她试图紧紧咬着牙,但似乎于事无补。

    她有些逃避,但又有些迷醉地注视着那片阴影一样的面容之下的虚空,迷离的眼神之中一时间似乎看到了时间的终末,世界的尽头。

    那是一片空虚,寂静与冰冷的宇宙,

    但又有那么一刹那,她回过神来,目光不由自主扫向自己的同伴,三人皆是一模一样的脸色苍白。就在那一刻,他们意识到了对方的可怕,那并不是什么玄之又玄的幻术,而是单纯的实力的碾压。

    那阴影之中的生物只那么注视着他们,就令三人动弹不得。

    接着,对方伸出一只手来,那仿佛是从破破烂烂的斗篷下延伸出的一片烟尘,它轻轻触碰红叶的额头,然后向后一缩。一个陌生的,冰冷的声音,便同时在三人脑海之中响起: : :

    “好久不见,圣选者们。”

    “好久不见?”

    在红叶身后,舞霞正上下牙打颤得咯咯作响,他是三人之中唯一的非战斗成员,对方的威压对他来得更加直接而恐怖。那种冰冷的气息,只好像冻结了他的思绪一样,让他一时间甚至无法去思考这之间的含义。

    只是就在那一刹那,忽然之间,一团亮红色的火焰仿佛映入了这个黑暗而沉寂的世界之中。他有些愕然地抬起头去,眼中看得分明,那火焰是从前方红叶的魔导炉之中迸射而出的。

    那仿佛是恒星所诞生的一刹那,光芒产生,然后向内收敛,化为了一个奇点,连时间也变得缓慢下来。

    但之前那一刻之中所产生温暖的光芒好像消融了空寂宇宙之中的一切冰冷,那种血液涌流,心脏重新搏动的感觉一下子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然而舞霞还没来得及开口,便看到红叶转过了身来,一手握着他的手,一手按着六影的手,用认真的目光看向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舞霞。”

    几乎没有思考,舞霞脱口而出。

    “那么舞霞,交给你们了。”

    红叶轻轻向两人点了点头,然后用力将他们一推,一只方尖碑状的魔导构装出现在了三人之间,接着银光一闪,一道无形的力量将他们向着后方推飞了出去。

    但下一刻,一片无比璀璨的银色的光霞,如同绽放的超新星一样的夺目,从红叶的魔导炉之中闪耀而出。

    那光芒从前向后,迅速吞没了半空之中的魔导构装。也吞没了正立在那个地方的红叶,并将少女的身形,化为片片尘埃。

    也就在那一刻,时间线像是在一刹那之间收束,并回到了正常的状态之下。

    在耀眼的闪光之后,紧随而至是轰然一声巨响,气浪卷起一切尘埃,并扑面而来。

    后者重重地摔在地上,眼泪鼻涕一齐落了下来,舞霞大声咳嗽着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然后便感到有一只手从旁伸了过来,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这边。”

    六影低喊了一声,一把拽起他,同时用极快的语速低声说道:“来不及去和艾德会和了,我想办法去引开那东西,你去魔导舱,红叶死了。眼下只有你能使用这些火巨灵了。”

    说着,她一手将一个沉甸甸的背包塞入舞霞怀中。

    “拿好。”

    “记住了,别让大家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