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吃相 牧尘客

第200章 吃肾补肾

    “老杀才终于走了!”

    陈旭站在清河镇东头的路口,和牛大石两人并肩而立,都是T恤短裤猪皮凉鞋如同两个古惑仔,看着王翦和白震带着四个护卫驱马嘚嘚往雉县而去,几匹马的马屁股上还挂着一排如同手雷一样的葡萄酒瓶子,忍不住脸皮使劲儿抽抽了几下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第一批酒喝完,又惦记着陈旭的第二批酒,王翦竟然又在清河镇呆了几天,等到山洞窖藏的葡萄酒完全发酵完毕达到了不错的口感之后,这才厚颜无耻的要了整整四十瓶另带二十瓶葡萄果醋,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醋就算了,但四十瓶酒整整八十斤,也亏得陈旭这次酿造的够多,不然可能自己一滴都剩不下来,三缸酒都只剩下了泥浆般的沉淀物。

    尼玛滴个葫芦瓢,越老越不要脸!

    灌酒的时候,陈旭的心头血流了一地。

    不过用这不值钱的酒结交如今大秦帝国的军神,想想又觉得不算亏本,毕竟不是随便哪个穷乡僻壤的老百姓都能够见到这个老杀才的,就连许多王侯公卿也不敢保证给老杀才送酒他会收,而且这还是他自己厚着脸皮要的。

    按照中国人收礼的习惯,这是老杀才看上自己了。

    而送走王翦,清河镇也迎来了秋粮收割,加上征召第二批修建驰道民夫的命令昨日已经下来,整个清河镇又要开始忙碌,因此陈旭也没有了太多感慨的时间,与牛大石返回之后开始把各种命令传达下去。

    作为镇长,一切都不用自己亲自去做,只需要吩咐四个亭长去各自管辖的乡村通告村正即可,加上今年有脱粒机这种收割利器,而且已经入秋,天气一直比较晴朗,粟米收割不会有太多问题,估计也就七八天时间就会收割完毕,而菽也几乎同时成熟,不过因为口感问题,种植面积相对较少,只不过在这个没有太多动物蛋白质补充的年代,植物蛋白还是一种非常重要的饮食补充,因此几乎家家户户都会种植一些,不过豆荚不像麦菽,无法用脱粒机来收割,只能用人工来采摘,因此秋收的时间相对拖的要长久一些,但在陈旭看来也不过会多上三五天而已,加上晾晒,一个月时间足够入仓。

    因此吩咐完之后,陈旭照例骑着杂毛大马挨着把镇上的各个工坊巡查了一遍,最后唤来刘坡,准备找两三个镇上的猎户护送自己和牛大石回小河村。

    家里就杏儿和老妈,河滩上还有十多亩大豆要收,这么繁重的劳动任务不可能让她们两个女人去做,何况也很久去都没有回去探望过了,还是上次赵擎来的时候开集市见过面,这都快过去一个月了,虽然前几天送山葡萄过来的村民带来了陈姜氏的口信,言说一切都好让他放心,但陈旭其实还是不太放心,决定趁这个机会回去看看,帮忙把大豆收了,还有答应村民们的葡萄酒,第一批都喝光了还没送回去,让陈旭都有些不好意思。

    “恩公,恩公~”就在陈旭和刘坡说话之时,外面隐隐传来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

    陈旭赶紧从房间里冲出来,然后就看到一身崭新黑衣,身背黑剑,头发梳的整整齐齐,骑着一匹浑身段青色高壮大马的虞无涯,正在如同寻找丢失的宠物一样满大街呼喊陈旭。

    你大爷,你特么的还有脸活着回来了!

    陈旭脸色漆黑的站在路中央,看着东张西望的虞无涯大声说:“看个屁,我在这里!”

    “咦,恩公,想死无涯了!”虞无涯激动的跳下马背几步冲到陈旭面前,张开双臂准备狠狠的来了一个熊抱。

    “哼,你不是能么,怎么没有把赵高弄死?”陈旭狠的牙痒痒,忍不住哼哼着说。

    “那个……这个……”虞无涯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满脸通红的蠕动嘴巴几下,很是羞愧的低头,“我也想杀死他的,不过他太不要脸了,竟然在马车上装有暗器,而且还藏了一个墨徒,无涯……无涯差点儿就成功了!”

    虞无涯声音越说越小,最后都不敢抬头看陈旭了。

    看着虞无涯风度翩翩的样子和满脸的羞愧,陈旭突然之间也感觉自己的生气来的太无厘头,于是拍拍虞无涯的肩膀轻声说:“能活着回来就好,以后做事要动脑筋,不要冲动,水姑娘上个月也被贼人击伤……”

    “什么?师妹受伤了?伤的怎样?贼子是谁?我这就去杀了他。”虞无涯瞬间大怒,一股霹雳无边的气势散发出来。

    陈旭脸皮抽抽了几下说:“这么激动干啥,等你回来报仇黄花菜都凉了,只是一个窃贼罢了,水姑娘内腑和经脉受到震荡,在清河镇休养了几天刚刚返回宛城,已经并无大碍。”

    听到水轻柔伤势不重,虞无涯浑身的气势瞬间消退下去,脸上再次露出尴尬的神情说:“我……我去咸阳没有找到可以帮忙的人,只好暗中打探了赵高的行踪,本来可以杀死他的,可惜因为墨子门徒的护佑,最后功亏一篑……”

    “算了,此事是我没有叮嘱好,不要多想了,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好了,你回来的刚好,陪我回家一趟,自从你走后我也没有回去过了!”陈旭摇头。

    “甚好甚好,我也挺想念小妹和大嫂!”虞无涯看陈旭没有生气,顿时也放松下来。

    “走吧,我去叫上大石一起,前些天听江北亭说赵高在咸阳被刺杀的消息,我就猜到是你,加上水姑娘又受伤,弄的我跟着担惊受怕许久,你是我最好的大哥,她是我将来的妻子,你们两个一定要好好保重,我也才能安心做事,对了,你的伤势恢复的如何,听说被人砍了七八十剑,血流了半个咸阳城……”

    “怎么可能,绝对是污蔑,我只中了三剑而已,然后被墨驽打上了腿脚,具都是皮外伤,恩公你看,无涯现在生龙活虎一般,哪里像重伤的样子!”虞无涯骑在马上砰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不过呲牙咧嘴明显不像说的这么轻松。

    “嗯,的确生龙活虎,不过前几日我刚撸了一头老虎,虎肉虎心虎肠虎腰子虎筋,香辣劲道,可惜你没在……”

    “什么,恩公您竟然趁我不在撸了一头老虎?无涯后悔也,那虎是公还是母?肾还在不在……”虞无涯气的在马背上再次捶胸顿足。

    “公倒是一头公虎,可惜你回来的太晚了,早就被一个老杀才吃光了!”

    “可惜可惜,暴殄天物也,虎乃猛兽,肾丸乃是阳精大补之物,堪比灵丹妙药,可惜被凡夫俗子啖食浪费也!”虞无涯后悔莫及连声叹息。

    (注一下:中国古代道家言说的肾其实就是**,而不是后世所说的过滤尿水的腰子,古籍《素问》《内经》中都是如此说法,明代的《敬慎山房导引图》介绍了二十四种修身练气的健身方法,开篇就说“诸欲既难戕性,敢问养心如何曰:屏气虎视,以一手托肾,绝非礼之思,默运片时,能清心寡欲,而得仙道者也。”,这里练气之时要一手托肾,指的就是用手握住自己的蛋蛋,不过从西医传入中国之后,肾便不再指蛋蛋,而是成了腰子,要不然此处说的用手托肾,血淋淋的就太特么恐怖了。

    后世中国人把吃腰子当做大补之物,其实都是在吃尿水过滤器,一点儿用都没有,而从中国的道家理论来说,肾乃是存储阳精之所,指的就是蛋蛋,和腰子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而中医说人肾衰之后精气不足导致各种男人难以启齿的问题,其实就是蛋蛋功能退化,带来的后果就是精力衰退,腰膝酸软,视力下降,早泄不举等一系列症状,中医认为吃肾可以补肾的原理就在于此,如果能够吃老虎蛋蛋,估计精力也会变得如同老虎一样凶猛,不光男人喜欢,女人更喜欢!哎呀,尼玛讨论这个问题好羞涩,不说了!)

    陈旭知道虞无涯这个吃货的根底,因此安慰说:“不过我新近酿制出来一种葡萄美酒,堪称人间绝味,晚上请你喝酒!”

    “那敢情好,无涯已经迫不及待了!”虞无涯瞬间高兴起来。

    “对了,你的伤到底要不要紧,要不要去卫生院让徐福给你好好诊治一下?”

    “不用不用,皮外伤耳,焉能伤我根本……”

    两人骑在马上边走边聊,找到牛大石之后,三人带上一些果脯肉干和酒醋之后回小河村。

    虞无涯的回归,陈旭一颗心终于是完全放松下来,而且有了这个免费的武功高手当保镖,接下来几天陈旭来回在小河村和清河镇跑了几次,送走了第二批修路的民夫之后,便踏踏实实在家陪着杏儿和陈姜氏收割秋粮。

    因为当上了里典变成了大秦帝国的剥削阶级,不光免除了家里所有的田税和人头税,而且每年还有几十石的粮食当工资,因此这所有的收获都是自己的,家里的粮食已经多的吃不完了,自然陈旭也不吝啬吃喝,收完黄豆的第一天就立刻炒了一坛子香辣黄豆下酒,顺便也当零食,并且为了吃的更方便,还让陈姜氏给自己的衣服上缝了两个小口袋,平时就把黄豆装在口袋里,干活儿走路闲暇之余摸出来咔嚓咔嚓吃几颗,而这个方便省心的设计也深受全家人乃至全村人的好评,很快村里家家户户人的衣服上都多了两个小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