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吃相 牧尘客

第842章 权宜之计

    “站住,何人竟敢擅闯县衙?”守门的警卒用长戈将两人拦住。

    “我等从咸阳来,有重要书信要亲自交给县令江大人!”

    “咸阳……两位随我来!”

    萧主吏带着两人转身走进县衙大堂,在江北亭耳边嘀咕一句之后江北亭抬头看着送信的两个陌生人脸色略有些严肃的点头说:“我便是江北亭,何人让你等送信?”

    “江大人,书信在此,您一看便知!”一个侍卫从怀里掏出一个麻浆纸信封双手递过来。

    看着信封上‘江县令亲启’几个歪模狗样的毛笔字,江北亭手微微一抖然后脸上露出一抹喜色摆摆手说:“二位信使随我来!”

    县衙后面有一栋十余亩的院子,前院后院分的很清楚,前院大约有七八亩,有一个小池塘和一块练武场,因为是夏季,因此院子里也草木葱茏非常清幽。

    一个二十余岁的年轻人正在穿着短卦在练习剑术,旁边有几个家仆围观,喝彩声此起彼伏。

    一个身穿淡蓝色长裙的少女坐在池塘边的树荫下,柳眉凤目,瑶鼻琼腮,绝美的脸颊清秀绝伦,手里捧着一卷书,眼神却落在池塘里面密密层层的荷叶和抽出骨朵的荷花上,看着来来往往在阳光下飞舞的蜻蜓发呆,对旁边的动静似乎充耳不闻。

    江北亭大步走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侍卫。

    “星儿过来!”江北亭扬起手中的书信。

    正在练习剑术的青年立刻停下来擦着满脸的汗水小跑过来说:“爹,有何事吩咐?”

    江北亭拉着儿子走到一个僻静处,打开信封掏出里面的一张麻浆纸低声说:“清河侯已经来了沛县,方才让人送来书信,让我们给他安排一个合适而不让人起疑的身份……”

    “爹,清河侯为何要如此遮遮掩掩,他如今名满天下,车马仪仗大摇大摆而来岂不是万民塞道相迎……”江楚星虽然也有些激动,但却又满心的疑惑。

    “勿要多问,此是清河侯安排,我们照办就是,江氏在咸阳虽然亲戚众多,但要想给清河侯一个合适的身份却让为父伤脑筋,你赶快也想一想,不然时间恐怕来不及了!”

    “亲戚……”江楚星捏着下巴想了一下然后转头看着坐在池塘边发呆的妹妹。

    “不行!”江北亭脸色发黑的一口否决。

    他知道女儿的心思,来沛县两年有余,女儿越长越大越长越俊俏,但却越来越沉默寡言,而且死活不愿意嫁人,逼急了就要拔剑自刎,弄得江北亭两口子现在都不敢提相亲二字,虽然女儿不怎么重要,但毕竟还是自己的嫡亲血肉,不嫁人也不能真的逼着她去死。

    而江楚星自然也知道妹妹的心思,普天之下她愿意嫁的只有一个人,但那个人却早已名花有主,而且双方的身份实在相差太大了,大到让整个江氏一族都不敢奢望能够搭上这个关系。

    “爹,这是最好的一个身份,也绝对不会让人起疑,而且万一……”

    江楚星仍旧不愿意放弃给妹妹创造这个难得的机会,其实他知道,哪怕只是和陈旭见上一面,妹妹或许也会不在每天这样痴痴呆呆,从离开咸阳之后,江楚月的变化让他这个哥哥揪心到痛,但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看着她一天一天的沉默,只是偶尔看到报纸上关于清河侯的一些事情眼神中才会露出一点儿光彩,但除开陈旭之外的任何事对于她来说都是多余的,仿佛天地间再也没有一个能够让她牵挂的存在。

    “爹,您还犹豫什么,清河侯眼下可能已经到了城外,何况也只是对外一个身份,清河侯必不会在意,而且清河侯也不会在沛县呆多久,数日之后便就会离开,这次事了,也让小妹再无牵挂……”江楚星继续催促。

    江北亭脸皮抖抖了许久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此事你去和月儿说,只是逢场作戏罢了,让她配合一些不要太过任性,如若出了岔子我真的要将她逐出家门!”

    “爹放心,我这就去和小妹说!”

    江楚星飞快的把书信再次看了一遍之后走到池塘边的树荫下,挥手驱退附近的几个侍女和家仆。

    “三妹!”

    等了许久江楚月才收回发呆的眼神,转过头看着江楚星,俏丽的脸颊看看不出太多情绪,嘴唇略微有些干枯,眼眸深处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孤寂和哀愁。

    “二兄,何事?”许久之后江楚月才开口。

    “有一个你想见的人来了!”江楚星犹豫了一下说。

    “我想见的人……莫非是陈……”江楚月孤寂的眼神猛然爆发出一股从未有过的光彩,惊呼着站了起来,窈窕修长的身姿一下显露无疑。

    “慎言……”江楚星赶紧伸手一把捂住妹妹的嘴巴,脸色严肃而认真的点头低声说:“正是清河侯,他暗访沛县需要一个掩饰的身份,我方才与爹爹商议,让他扮作你的未婚夫婿,身份是咸阳一位公侯之家的公子,唤作徐成,但这只是一个掩饰,爹爹叮嘱你千万不要假戏真做……”

    江楚月手中的书册啪嗒一声掉到地上,双眼之中有滚滚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二兄,这是不是真的?他……他同意了?”江楚月使劲儿捂着自己的嘴巴满脸泪水的看着兄长。

    “清河侯前来送信的侍卫还没离开,但这件事需要你同意,而且事不宜迟,你需要马上决定要不要这样做,如不你不同意,我和爹爹还要马上另想对策……”

    “二兄……我……我同意!”江楚月一边流泪一边使劲儿点头。

    “那就好,你赶紧回房换衣洗漱收拾一下,稍后和我去迎接清河侯,记住,他的身份是你的未婚夫婿,姓徐名成……”

    江楚星也不知道方才自己一番叮嘱妹妹听进去没有,因为时间的确太紧了,简单的说完之后就让江楚月回去洗漱换衣,半个小时之后,江楚星骑着马带着十多为家仆护送着江楚月乘坐的马车出城,陈旭的两个护卫也随同一起。

    申时,夕阳斜照波光粼粼的大湖,晚归的渔夫在湖边喊着号子拖船上岸,十多匹骏马护送着一辆马车顺着大湖岸边的驿道慢慢腾腾而来,沛县县城近在咫尺,两丈高的夯土城墙和古老的城楼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哇……往前走……莫回呀头……”

    合着渔夫的号子声,骑在马上的陈旭也大吼着一首粗狂的歌谣,引得湖边渔夫和路上的行人都纷纷侧目,而对于少年吼唱的这首言辞粗鄙的歌谣,所有人又都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扛着农具渔具赤胳膊露腿的农人和渔夫甚至还高兴的竖起大拇指嚷嚷小郎君唱的好。

    “哈哈,多谢多谢!”陈旭得意洋洋的骑在马背上对着路边的农人和渔夫拱手。

    听闻着在晚风中传来的陈旭这熟悉而别具特色的歌谣,一个侍卫低声对江楚星说:“江公子,侯爷来了!”

    “是他……果然就是他……”

    坐在马车里面的江楚月听着隐隐约约传来的那首熟悉的歌谣,瞬间再次回想起在心中回忆过千百遍的那第一次亲密接触。

    也是在那一天,被他揍了屁股,然后他唱的就是这首歌。

    而几年过去,这首歌就像一个魔鬼一样在她心中驱逐不散。

    自己和他最先认识,但他却娶了水氏,娶了公主,娶了蒙婉……

    他娶了那么多的女人,不知可曾有没有想起过我……

    抑制不住的泪水顺着白皙的脸颊噗噗不断往下落,歌声传来的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再也抑制不住压在心底的那份思念,就想被他紧紧的拥在怀中,从此地老天荒。

    “小妹,妹婿快到了!”江楚星掀开车帘提醒,却发现妹妹又是满脸泪水的样子,因此忍不住低声提醒说:“小妹,这次过后,希望你真的能够把侯爷忘记,然后寻一个夫婿嫁了安安稳稳过平淡的生活,这事我好不容易劝说爹爹才答应!”

    “二兄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江楚月点头慢慢擦干眼泪,等待片刻之后推开车门下车,淡蓝色的绸裙在晚风中随风拂动,贴在窈窕的身上看起来充满了青春少女的娇美和诱惑。

    很快,一队人马踢踢踏踏从摇晃的芦苇丛中慢慢出现,一个身穿青色衣服的少年策马走在最前面,面带笑容神情畅快,身后原野翠绿,湖光闪烁,倒映着落日余辉仿佛一湖蒸腾的火焰,看起来就如同从未知的天地之间飘然而来。

    “驾~”江楚星一夹马腹迎了上去。

    “咦,江兄原来也在沛县,看来这几天不用另外找向导了!”陈旭很是欣喜的骑在马上拱手打招呼。

    “楚星见过妹婿!”江楚星也赶紧拱手还礼。

    陈旭差点儿一头从马背上栽下去,扯着马缰脸色惊恐的看着江楚星:“江兄莫要胡乱开玩笑,我啥时候成了你的妹婿?”

    江楚星赶紧策马与陈旭并辔而行,同时把头凑到陈旭耳边低声解释了一番。

    陈旭满头黑线的看着江楚星,脸皮抽抽几下苦笑说:“江兄这不是在给我找麻烦吗,你妹妹见我就跟见仇人似的,何况此事一旦传出去,对楚月姑娘也不好……”

    “侯爷言重了,这只是权宜之计,侯爷又不在沛县常住,等侯爷一走必然就没有人再问起了,舍妹也同意如此安排,免得被人起疑。”

    陈旭抬头看了一眼数十丈外站在马车旁边的一个看似熟悉但又陌生的美丽女子,忍不住心头微微荡起一阵涟漪。

    转眼三年过去,当日那个刁蛮任性的少女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可惜可惜,这么漂亮一个大姑娘,竟然一直没有嫁出去,似乎自己还有她戴过的一块玉佩,却不知道如今已经丢到了何处。

    陈旭胡思乱想中已经慢慢走到城门口。

    “楚月拜见徐郎!”江楚月盈盈福身下拜。

    “我等迎接姑爷!”江府的一群仆人也都一起躬身行礼。

    陈旭骑在马上看了一眼突然变的文静温柔的江楚月,翻身从马背上跳下来笑着扶起江楚月说:“勿用多礼,劳烦三娘久等,我们从咸阳远道而来,还是先进城再说!”

    江楚月被陈旭这轻轻一扶,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瞬间脑袋一片空白。

    她日思夜念整整三年,在万念如灰中竟然还见到了他,而且竟然还要假扮一次夫妻,虽然是未婚妻,但在这个时代基本上就是可以看做夫妻,差的只是最后迎亲入洞房这一步而已。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