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技艺天王 第三颗雪梨

第二百一十四节 集中华美学之粹,显华夏哲学之华(下)

    “你还需要夸奖吗?”

    阎老先生笑着摇头,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不过呢,阎老先生刚才不说话,是因为他也被秦淮这件作品给惊到了。

    整件作品,透露着一股奇伟瑰丽。

    它不同于秦淮以往的任何作品,也不不同于其它任何玉雕师的作品。

    它是独一无二的一件孤品。

    首先。

    从美学来看,这件作品以几何美学为基础,在追求大道至简的同时,亦在黑与白、阴与阳的对立中寻到了一种平衡与和谐。

    多种美学理念揉在一起,却全然不冲突。

    一件作品能展示一种美学理念,都算精品了,而秦淮兼而有之。

    其次。

    毫不夸张的说,这件作品把中华传统的哲学思辨法表现得淋漓尽致。

    阴鱼衔阳尾,阳鱼衔阴尾。

    对立统一。

    两性环抱相吸。

    阴阳相生。

    天人合一。

    这些规律,是中华家笔墨文化的核心。

    若翻开中华两千年的笔墨艺术史便会发现,无论是笔墨艺术的工具,还是笔墨艺术的形式,都在遵循着如上所说的辩证规律。

    譬如毛笔。

    本是由柔软毫毛组成,却并不软绵无力,反倒是处处见骨,软中有硬。

    虽以柔软的姿态示人,却能力透纸背,入木三分。

    作为笔墨艺术的核心工具,它涉及了阴与阳,柔与刚,遵循的是中华哲学的思辨理念。

    而古人书法创作时,也会秉承‘计黑即计白,计白即计黑’的辩证统一思想。

    宣纸素白,墨汁纯黑,黑白渗透,对立中天人合一。

    所以秦淮这件作品,实际上是非常了得的。

    把中华美学与华夏哲学有机的糅合在一起,以千年的厚重底蕴为风骨,即将而来的盛世繁华为血肉,这就是秦核舟的模样。

    如果说后世会景仰这个时代,那么秦核舟会是绕不开的人物。

    阎老先生将手放在秦淮背上,欣慰的笑了,脸上皱纹舒展开来:

    “我觉得它堪称集中华美学之粹,显华夏哲学之华。”

    阎老先生语气温和,言简意赅。

    说完还看了一下四周,好像在说,我这样夸秦淮,你们没意见吧?

    闻言,在场所有老先生哑然无声。

    ‘集中华美学之粹,显华夏哲学之华’?

    “不偏不倚,中肯方正。”

    过了几十秒,须老先生敲定了阎老先生的评语。

    秦淮的这件玉雕,配得上‘集中华美学之粹,显华夏哲学之华’的评语。

    “嗯,确实很贴切了。”

    一群老先生颔首赞同。

    “哈哈哈,几位老先生谬赞了。”

    秦淮爽朗的笑出声,谦虚着。

    商雅抿了抿红唇,不忍直视秦淮那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

    嗯,秦淮是真的开心。

    开心到得意忘形了。

    庄子有一句话:

    筌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

    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

    意思便是,捕鱼者的目的在鱼,得到鱼了,忘掉捕鱼工具多好呀。

    说话是为了表意,那我知道义理了,不妨忘掉语言本身。

    庄子的话本身并非贬义,而是褒扬。

    作协主席铁凝也有篇散文,叫《你在大雾里得意忘形》,说的便是秦淮此刻的状态卸下面具,情绪率真,坦诚。

    ……

    ……

    傍晚时分,老先生们走了。

    不过接下来七天,老先生们天天来秦淮家里做客。

    目的是为了欣赏这件玉雕。

    他们品鉴了七天,方才渐渐来得少了。

    第十天。

    秦淮把作品送到吟笙拍卖行。

    “真要卖掉?”

    商雅阻拦过多次,但秦淮坚决要卖。

    “必须卖掉。曾经的荣耀会让人迷失,我最近一看到它,就开始膨胀。所以我要卖掉它,眼不见心为净,力求再攀登高峰。”

    秦淮目光炯炯有神,虽然他隐隐约约有预感,在近两年内,它想超越这件玉雕都有点困难……

    毕竟这件玉雕确实是耗掉他太多灵气了。

    经过四十天的颓废失败,尔后突然领悟,创作气势由低谷陡然攀向高峰,大起大落之下,亢奋到物我两忘。

    想要再重复一次,何其困难。

    这件作品,可以说是秦淮玉雕创作的一个休止符。

    至于要停顿多久,看秦淮的能耐了!

    “嗯,你这样一说,卖掉好像是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商雅螓首轻点。

    秦淮小哥哥身上有股年轻气盛不服输的劲。

    显得秦淮小哥哥精气神都在燃烧。

    无形大撩啊有木有。

    有人说认真的男人最帅。

    可秦淮小哥哥已经不是认真了,比认真更帅,撩得她心花怒放。

    商雅又开始自我攻略了,目光落在秦淮身上,唇角笑意略痴。

    “这次的拍卖会是特展,只有一件拍卖品,而且开拍前会展览十天。”

    对于吟笙集团的安排,秦淮一开始不理解。

    但须裴说,前期造势必须轰动,而且本次拍卖会面相东南亚华裔等富翁……

    反正有许许多多资本运作的安排。

    总之须裴说了,秦淮不必担心,一定将效益最大化。

    于是秦淮只能静等十天。

    闲来无事。

    秦淮便经常往紫金山上‘听课’。

    有时候会前往金陵博物院走一圈,看看别人眼中的秦核舟。

    期间,秦淮还到中华民间艺术家协会参加一次会议。

    说起来,自秦淮入协会后还从来没参加过会议呢,作为副理事会长,情何以堪!

    而在会议中,秦淮也是遇到了剪纸,皮影戏,烙烫画,面塑等等一系列非常有特色的民间文化技艺的守艺人。

    每一种传统技艺,都是不可多得的璀璨,而且,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都比秦淮有阅历。

    因此,秦淮有了去见识这些传统技艺的想法。

    而最后一天,秦淮来到陈列太极图玉雕的展厅。

    因为这件玉雕的拍卖,其它拍卖品不得不给秦淮让路,偌大一个展厅内,孤零零的只有一个展橱。

    而展厅内藏家云集,平时难得一见的商贾权贵满地都是。

    随手一指,非富即贵。

    秦核舟盛名下的影响力,由此可见恐怖。

    “秦先生!”

    人群中,赵道元眼尖的看到了秦淮,忍不住高声喊了一句。

    一时间,无数看客扭头望向秦淮。

    “秦核舟来了。”

    “那就是秦核舟。”

    “白衣服的那位青年就是秦核舟。”

    有人开始指认。

    “秦先生,我今天刚到,就碰到你了,缘分啊。”

    赵道元哑然失笑。

    他有朋友在展厅逛了九天,可秦淮的影子都没见到,而他一来,秦淮立马出现。

    有点缘分!

    “秦先生的作品更上一层楼了。”

    人群中突然钻出一个光头,原来是玉雕湾宁致远。

    随即,苏杭江然,景德镇李运,蜀川道安都过来了,原来不仅是藏家云集,业内奆佬也云集了。

    这些奆佬的出现令秦淮讶异的挑了挑眉:“你们怎么也来了?”

    “凑凑热闹。”

    江然清冷的哼了一声。

    “秦先生已经炙手可热了,影响力突飞猛进,这次拍卖的热度能媲美全国性的颁奖典礼了。”

    李运不无羡慕的说道。

    年方二十二,本身就是一个超级卖点,秦淮这小小的年纪,在传统文化圈内差不多是个小孩了。

    稀罕着呢!

    故而藏家们猎奇而来,被秦淮的实力折服,是以,秦淮的影响力迎风暴涨。

    “晚辈受宠若惊了。”

    秦淮揉了揉眉心,有点慌张,余光看到漆艺巨匠甘亦可朝他点头,便笑着回敬,真的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

    ……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几位。”

    赵道元他一向喜欢给秦淮介绍朋友。

    “这位……文化部部长。李武,李部长!”

    “秦核舟是吧?久仰。”

    对方伸出手来。

    哈?

    文化部部长?

    秦淮愣了愣。

    一秒。

    五秒。

    十秒。

    李部长惊讶的将手悬在空中。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尴尬的吗?

    他没想到秦淮竟然会杵着不动。

    见状,赵道元立刻推了秦淮一把:“李部长千万不要在意,我这老弟经常走神。”

    秦淮这才伸手握住文化部部长的手。

    “文化部部长,分管国家文物局、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工作,秦先生懂我意思吧?”

    李部长意味深长的紧了紧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