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娱乐圈刑警 圆游丝

第五百六十章 科学与鬼神

    包子默随口回答,“这个你可能不清楚,梁珍家小有资产,她父亲在魔都开公司的,家底能有个几千万吧。”

    几千万在魔都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一般人而言,确实足够丰衣足食外加小小的创个业了。

    所以梁父资助一下女儿,也说的过去。

    “这样啊”

    既然包子默这么解释了,闵学也没再多说啥,只是趁等红灯,用几秒钟的时间发了条微讯。

    包子默却在此刻反应过点味儿来,“你是觉得,翁文德当年的死有蹊跷?”

    闵学耸了下肩,“我什么都没觉得,只是提供个思路。”

    包子默也没太在意,毕竟关于这个案子的一些细节,他这个师弟并不知情。

    绿灯亮起,闵学继续向前开去。

    到魔东分局门口时,包子默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DNA鉴定结果出来了?”包子默直接手机外放问道。

    是陆曼彤打来的,妹子熟悉的声音自听筒内向外扩散着。

    “对,根据你提供的翁家老二翁文盛儿子的DNA,我赶工进行了比对,结果证实死者与其并不具备父子关系。”

    “啥?”本以为能听到肯定结果的包子默忍不住怪叫道。

    也不怪包子默如此激动,实在是这个消息太出乎意料了!

    之前说过,死者的DNA证实了他和翁家老三的兄弟关系。

    而翁家统共三兄弟,老大五年前就已经车祸死亡,老三经过警方验证还活蹦乱跳着,只剩下老二下落不明。

    换句话说,死者一定就是翁家老二。

    为此,警方特地取了老二儿子的DNA进行比对,可结论出来后,竟然不是?

    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总不能是翁家老大又死了一遍吧?

    别说包子默了,连闵学都陷入了少有的懵圈之中。

    作为法医,陆曼彤只负责将检测结果如实反馈,案件侦破并不在其职责范围内。

    所以将该说的都说完后,陆曼彤直接挂了电话。

    在“嘟嘟嘟”的声响中,车内的闵学和包子默二人面面相觑。

    这案子,太特么邪门了!

    然而沉默并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眼瞅着中午到了,包子默下了车,伸手一招呼,“工作餐,别嫌弃。”

    闵学当然不嫌弃,偶尔能换换局里其他部门的食堂口味,那也是一大幸事。

    只是二人都忽略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某位闵警官的名头今非昔比,在刑总大家每日司空见惯还好,到了这里嘛

    珍稀动物!

    “那是闵学吗?”

    “没错!就是闵队长!”

    “啊,好帅!比视频里还要帅!”

    “可算是见到一次活人,好激动,我晚上要睡不着了怎么办!”

    “”

    围观,惨无人道的围观。

    总之在签了一堆名外加合影数张后,闵学才在包子默的带领下挤回了其办公室。

    好在,回到包子默自己的地盘上后,小姑娘们虽然仍旧在门口晃的勤快,却没有敢再次造次的。

    扒拉了下盘子里的饭菜,包子默毫无胃口。

    “人家妹子好不容易帮咱打回来的呢,别浪费!”闵学倒是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包子默翻了个白眼,意味不明的来了句,“看来你的名气还不够大啊”

    “怎么说?”

    就刚才那场面,还要怎么大?再大点闵警官就要被姑娘们拆吃入腹了。

    包子默呵呵冷笑打击,“那位梁珍梁女士,可一点儿没认出你来。”

    “”

    也是啊,去之前二人谁都没意识到这个问题。

    要不是此刻的声势浩大,估计这问题仍会被下意识忽略掉。

    看来刚才的走访还挺幸运的。

    既定事实无需纠结,闵学二人迅速将这篇翻了过去。

    “你小子脑子一向灵光,来说说这案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包子默仍旧没动筷子,盯着闵学道。

    闵学已经打扫光了半盘子饭菜,闻言稍稍抬头,“这次可是科学与鬼神的完美融合。”

    “咱说话能不能别这么云山雾绕?”包子默拿筷子戳了戳米饭。

    “没有吧?”闵学暂停了吃饭动作,“相信科学的话,那就应该相信DNA鉴定结果不会出错,也即死的人不是翁文盛。”

    “不是翁文盛,那死者就只有已经死了五年的翁文德可能性最高,这样一来,我们就不得不相信鬼神了。”

    闵学这话无异于在说翁家老大文德死了又活了,并换了个地方再死了一回。这话扯的毫无营养,连闵学自己都不信。

    包子默完全无视了闵学后面分析的不着调,转而自行分析起来“死的人如果不是翁文盛,那会是谁?”

    “难道翁家不止兄弟三人?不对啊,不管户籍登记还是街坊邻居证实,他们家确确实实只有三兄弟。”

    纠结中的包子默脑洞大开,“莫非现在活着的翁文昌是伪装的?又或者,翁老爷子当年有外遇,在外头生了个私生子?”

    闵学闻言一口饭差点噎到喉咙里。

    果然包子默又开始自我否定,“不对不对,翁家三兄弟长的是挺像,但也就是亲兄弟间的那种像,还达不到双胞胎以假乱真那种地步。”

    “翁老爷子更是典型的农村人,忠厚老实,一辈子连县城都没进过几回,外遇这种时髦的事情,概率太低了。”

    嘴上说着不可能,不想放过任何一丝可能性的包子默,仍旧派人顺着这个方向去做调查了。

    闵学也不能完全否定这种可能性,只有顺着包子默去折腾了。

    瞎折腾了半天的包子默,终于提起碗筷快速解决起温饱问题。

    闵学则在包子默的办公室里转悠着倒了杯茶。

    看包装就知道,包子默这里的茶叶也是那种几十块钱一筒的,关于这点二人的品味倒是出奇一致。

    “这什么破案子,越想越不靠谱!”

    包子默吃着吃着,又忍不住发起飙来,摔了筷子。

    “稍安勿躁,事情也许没那么难理解,”闵学此刻反倒有了一丝明悟。

    他一手端着茶杯,一手举起了手中的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是一条刚收到的微讯。

    曹小白:“闵哥,你让我查的东西查到了,翁文德在日国的名字叫田中文德,生前曾在一家保险公司投保,意外身亡后获赔人民币五百万,受益人是田中珍子。”

    “田中珍子?”包子默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

    闵学放下茶杯,“就是梁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