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代汉 王不过霸

第四十二章 建安五年春

    非臣不忠,乃君不明!

    刘辩突然感觉心里有些堵得慌,虽说当初何后说了那样的话,但让刘辩就这么安安心心的当一辈子金丝雀,他不甘心,所以,他想要利用蔡邕,希望蔡邕能够帮他联络一些心向皇室的义士!

    蔡邕是有些迂腐,但又不傻,这个时候,刘辩联络心向皇室的义士要干什么,蔡邕自然清楚,只是关中经历连翻战乱,正是求稳的时候,而且如今能有这番境况实属不易,内部实在不该继续争斗,至少不该是在这个时候。

    劝了刘辩几句,然后刘辩说了一些气话,在刘辩看来是气话,但对这个效忠了一辈子汉室的老人耳里,就难以接受了。

    本来就夹在叶昭跟皇室之间,左右为难,心中就有煎熬,如今,刘辩不但不体谅,反而恶意揣测和挤兑,让蔡邕一颗心郁郁难平,再加上自蜀中之事以后,本就心有郁结,刘辩那些话,最终成了压垮蔡邕的最后一根稻草。

    刘辩在听闻蔡邕病倒的消息时,也有些忐忑,只是他没想到,叶昭会就这么直接找上门来。

    面对叶昭迥异于往日的态度,刘辩有些怂了,糯糯道:“此事,孤实不知,或许是他们跟蔡翁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了解了!”叶昭扫了一眼面色微变的一众名士,挥手道:“带下去!”

    “殿下!殿下!”几名名士闻言大惊,典韦带来的亲卫营却已经凶神恶煞般扑上来,不由分说将这些人踹倒在地。

    “殿下太过年轻,看来殿下的幕僚,还需臣来为殿下仔细甄选。”没有理会几名名士惊怒的哀求和怒骂,叶昭对着刘辩一礼道:“夜已深,臣便不打扰殿下休息了。”

    杀刘辩是不可能的,不说将来叶昭还要用刘辩的名义来占据大义之名跟许昌朝廷分庭抗礼,弑君这个罪名,叶昭就不想戴,叶昭只能最大幅度的去打击刘辩的声威和话语权。

    “主公,这些人怎么处置?”出了王府,典韦看了一眼几名名士,对着叶昭躬身道。

    “送到满宠那里,告诉他,我要杀人,但也要师出有名,包括里面死了的那个。”身后的王府中,依稀能够听到刘辩不甘的怒吼,叶昭看了几名谋士一眼,淡然道。

    “喏!”典韦点了点头,没再多言。

    王府中,刘辩俊朗的表情有些扭曲,看着叶昭离开的方向咆哮道:“奸贼,安敢如此欺辱于孤!”

    “殿下,莫要气坏了身子。”闻讯而来的唐妃连忙上前,拉住刘辩,劝慰道。

    “贱人,你也在嘲笑孤!?”刘辩红着眼睛,凶狠的看着唐妃怒道。

    “妾身怎敢?”唐妃连忙摇头道。

    “贱人,给我过来!”刘辩不由分说,一把将唐妃拉过来,疯狂的撕扯着她的衣物。

    唐妃花容失色,连忙道:“殿下,莫要在此处!”

    “闭嘴!”

    喝骂之声,逐渐变了味道,名贵的衣物也被疯狂的撕碎,刘辩需要发泄,但无论是叶昭,还是这府中的下人,他都没办法动,只能找身边最亲的人来发泄。

    后堂,早已闻讯而来的何后看着逐渐叠加在一起的两人悠悠的叹了口气,对着身后的婢女道:“将四周的婢女、下人遣散,莫要让他们过来。”

    “喏!”

    有些失望的看了刘辩的身影一眼,何后叹了口气,默默地走开,现在,他对刘辩已经不抱希望,唯一能在叶昭身边有影响力的老臣,都被刘辩给活生生气的不行了,到此时,她真不知道还有哪条路可走,何后有些心累,他不知道当初明明挺乖巧温顺的刘辩,为何会变成今日这般模样。

    蔡邕没了,这长安城中,还有谁可以作为依靠?

    叶昭回到太尉府时,已经很晚了,刘薇等人没想到叶昭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之前叶昭可是说短则半月,长则要一月的时间才会回来,这才几天?

    “夫君,可是出了什么事?”刘薇疑惑的看着叶昭,其他三人也是担忧的看着叶昭。

    “没事。”叶昭伸手将蔡琰揽进怀里,笑看着众人道:“矿脉探索的比较顺利,剩下的事,自有专人去做,你们都有身孕在身,自该回来多陪陪夫人。”

    蔡邕的事情,最终还是没让蔡琰知道,虽然按照医匠的说法,蔡邕大限之日,怕就是这几日了,但能拖一日就多拖一日吧,他真怕蔡琰接受不了这个打击。

    蔡琰敏锐的察觉到叶昭有事瞒着她们,只是却乖巧的没有询问。

    “夜深了,回房歇息吧。”叶昭扶着蔡琰,搀着馨儿,这两个肚子已经很大了,他准备今夜陪两人。

    ……

    蔡邕最终还是没有撑过去,在叶昭回到长安的第三天,撒手人寰,生命弥留之际,叶昭最终还是带着蔡琰、蔡益去了一趟蔡府,见了老人最后一面。

    蔡邕之死,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终结,这些年来,汉室老臣一个个相继过世,皇甫嵩、朱儁、卢植如今是蔡邕。

    蔡邕的倒下,也代表着长安代表汉室忠臣的旗帜彻底倒下,以往蔡邕在世,还能庇护一些忠于汉室的臣子,有他在,哪怕处境艰难,这些臣子也会拥护在刘辩身边,但随着蔡邕这一死,也代表着叶昭麾下,代表着汉室忠臣的派系彻底消散。

    不过对叶昭来说,这个派系并没什么影响,他真正关心的,还是蔡琰因此而病倒。

    本就身怀六甲,如今遭受到这样的打击,若非叶昭早有准备,护理及时,就算能保住孩子,恐怕也会落下病根。

    ……

    三月的长安沐浴在春风之中,田垄上,关中百姓已经开始为一年之初的春耕而奔波,一年之初在于春,关中的百姓都期望未来的一年能够过得更好,他们也有理由这样想。

    叶昭执政以来,不但去除了大量李傕、郭汜留下来的杂税,只留下农税、商税两样,而且税率也极低,在经历过三税一甚至两税一的李傕和郭汜的时代以及之后更恐怖的军阀乱战年代,叶昭五税一的税收绝对已经是低的不能再低,而且直接租借官田,没有了世家豪族在中间抽取之后,实际上所带来的变化更远不止如此。

    而且去年粪肥被大家抵触,但少数接受官府推广的人,去年一年产量倍增,让不少人在去年还没过完的时候,便纷纷跑到官府去请教这粪肥的制作方法,如果都能如那些人一般的话,今年的粮食收成恐怕会迎来一次大爆。

    除此之外,陇右之地的畜牧业也开始初见成效,家中有些余粮的人家,已经开始主动去官府购买一些鸡仔、牛犊之类的牲畜来蓄养。

    至于果蔬之类的种植,因为大家还都处于挣扎在温饱线上的缘故,并没有迅速发展起来,不过叶昭也不急,人的需求是随着生活水平的变化而不断改善的,等百姓不必再为温饱而头痛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会开始关注生活水平的提升,到时候才是这些果蔬真正发展起来的时候。

    至于现在,种植果蔬的田地大都是未曾租用出去的官田,由军队或者一些官员来租用。

    毕竟军队是需要维持营养平衡的,那巨大的需求,目前只能自给自足。

    此外叶昭也开始鼓励民间商贸的进行,最迟明年,关中的商业会如蜀中那样迎来一次蜕变,到时候蜀中和关中的贸易开始流通,同时走西域的民间商队也会多起来。

    长安在经过一年的修整和治理之后,恢复了些许繁华,虽然还无法与鼎盛时期相比,但比之叶昭刚刚占据这座城池的那份死气沉沉而言,已经好了不知多少倍。

    去岁一年,关中人口停止了衰减,甚至增添了万户人口。

    听起来,相比之前蜀中十万十万的人口增加来说,少了不少,但当初蜀中人口能那样飞速增加,一来是叶昭不断归化南蛮、羌人,更重要的是,关中大乱,蜀中这些年增加的人口,有一大半是来自关中。

    如今关中被叶昭所占据,四周很难再找到能够大量吸纳人口的地方,对周围羌人的策略,目前还是处于柔和的同化状态,这万户新增人口中,有不少是从蜀中回流过来的,实际上,整个叶昭势力人口的增加来说,并没有增加多少。

    西凉人口本就不旺,也没有战乱出现,自然也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的人口南迁,根据戏志才、李儒、满宠、阎圃、费观等人的预测,未来除了叶昭势力范围内,自己产出的人口之外,很难再像前些年一样出现人口暴增的状态,想要继续增添人口,除了鼓励生育之外,还得向周边地区想办法,归化羌人、胡人是一条,但最好能尽快将西凉占据,贯通南北,就算暂时不准备发兵中原,也要将丝绸之路掌握在手中,以此来吸纳西域各国以及草原的人口、资源还有人才。

    总之,建安五年这一年,除非中原出现影响天下大势的战争,否则叶昭势力的目标,基本上都放在发展自身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