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投影 裴屠狗

第三百七十章 鬼仙

    玉京城西南,正阳街的偏僻角落里,有一家新开的医馆。

    新开张的头两天,还有人来看一眼,后面,日子久了,除了临近的几家医馆稍稍留意一下,再没有任何人关注。

    只知道,这家医馆的掌柜的,是一个清瘦老者,名为李醇丰。

    而这家名为“天命堂”的医馆门处,一直会有一个八九岁的孩童躺在一张太师椅之上,懒洋洋的晒太阳。

    隆冬快要到了,玉京城的天气变得更加寒冷起来,即使此时方是中午时分,天地间也没有了丝毫的温度。

    街道上的行人稀少,一些生意不太好的商家更是早早的就关上门。

    “天意即民意?”

    顾少伤斜躺在太师椅上,捧着一本书卷,细细观看着。

    呼呼~

    一阵寒风吹拂而来,掀起街道上的片片黄叶。

    “智慧与意志!”

    顾少伤慢慢的翻动着书卷,心中思索着。

    阳神世界比之他所历经的几个世界都要神异的多,关于智慧与意志,即使苍茫大陆也及不上。

    苍茫大陆之上武道昌盛,其余诸道不显于世,绝对没有阳神世界这样,苦读诗书多年的老者,道理明白之后,一跃度过七重雷劫,成就“造物主”这样的事情。

    “这个世界,道理最大!意志干涉现实,心灵意志强盛无比!真正的,心有多大,力量就有多大!”

    顾少伤眸子微微亮起。

    踏踏~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

    “快点!快点!我记得这里有一家医馆!”

    惶急的男声传来。

    顾少伤微微抬起头,只见远处街道之上,一对青年男女,抱着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女童快步走来。

    “大夫!大夫!”

    远隔十几丈,青年男子就放声大喊起来:“救救我女儿,救救我女儿!”

    “嗯?”

    顾少伤眉头微微一扬,自椅子上站起身来。

    “来了!”

    医馆之内,李醇丰快步走出。

    噗通!

    青年男子抱着女童跪倒在地:“大夫,救救我女儿!”

    “快快起来!”

    李醇丰皱起眉,伸手将女童抱到怀里,心中咯噔一声。

    进了医馆,老者一脸凝重的取出银针,在女童身上轻轻一点。

    “噗!”

    昏迷中的女童呻吟一声,嘴巴张开,吐出一股水箭来。

    “附近没有河流,不知你家女儿在哪里溺的水?”

    眼看女童鼓胀的小腹低落下去,李醇丰的面色却越加难看起来。

    “是我家后院,一处早就干枯多时的水塘!”

    青年男子脸色惶急道:“哪里知道,不过只有尺许的水塘,怎么会溺水!”

    “有意思!”

    顾少伤缓缓走来,淡淡道:“一只阴魂,也敢害人?”

    他掌控圆满的气机微微一动,一缕细小的血气露出。

    呼~

    医馆之内登时好似燃起一方大火炉,隆冬的寒意一扫而空。

    顾少伤此时的体魄何等之强大,若是不加掩饰的释放出来,整个玉京城中一切未曾度过雷劫的道术修行者全数都会形神俱灭!

    即使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缕,也足以震死鬼仙以下的所有阴魂。

    “啊!血气阳刚!武圣!怎么可能是武圣!”

    凄厉的惨叫声在众人的耳中响起。

    嗤嗤

    空气中嗤嗤作响,一缕缕黑烟在小女孩的身上升起。

    “啊!娘!”

    黑气消失的瞬间,小女孩睁开眼睛,满脸惊慌的扑进母亲的怀里。

    “多谢大夫救命之恩!多谢大夫救命之恩!”

    两夫妻跪倒在地,连连叩首不止。

    “阴魂作祟,伤了你女儿的元气,待会取几副滋补元气的药草回去服下,就无大碍了。”

    顾少伤淡淡开口道。

    此刻的大乾还远远不足以慑服境内的诸多道术高手,阴魂害人之事屡见不鲜。

    不过,像刚才那道阴魂的强度,已经接近附体程度,倒是极为少见。

    两夫妻不断道谢,抱着女儿回家。

    “大人。”

    李醇丰面色敬畏的看着顾少伤,躬身一拜道:“还请大人传我真正的医道!”

    “也是时候了。”

    顾少伤点点头,踏步上前,坐上上首的椅子,淡淡道:“医道不同于武道,仙道,更不存在藏私的道理。”

    顾少伤手掌一抬,止住李醇丰下拜的身子,道:“传你医道,不是收你为徒,不用行此大礼!”

    “不然,传道授艺之恩大于天。”

    李醇丰面色肃然,缓缓拜倒在地:“李醇丰,恳求先生传道!”

    “也罢!”

    顾少伤不以为意,淡淡道:“医道一途之上,你也算入了门户。”

    “觉察小病于毫末之时,调整人体与未发之际才是医道之入门阶段,你虽有所根基,但也还差些火候。”

    顾少伤坦然受了他一礼,自胸口九鼎中取出一本秘籍:“此为医道修行筑基之篇,你尽可学之。”

    这本秘籍当然不是陈昂的《金匮要略》,虽然陈昂的那一本金匮要略并未完善,只有寥寥几笔,但也不是一个连一星也没有之人可以修习。

    而这数月时间,顾少伤以光脑为凭,将他记忆中所记下的万卷医书尽数归纳总结出来,以金匮要略为本,推演出一门医道修行之法。

    “谢先生!”

    李醇丰满面郑重的双手捧起秘籍,躬身再谢。

    “医道修行不比武道仙道,最为中正平和,习之可延年益寿,护身保命,百病不生,若是明悟人体阴阳变化,四时升降之大道理,自不属于武道。”

    顾少伤面色微微郑重,不知回想起什么。

    一时间,没了谈兴,只是摆摆手道:“你且下去自学,若有不懂之处,细细揣摩便是。”

    “是!”

    李醇丰微微躬身,捧着秘籍缓缓退到后堂而去。

    “荒古圣体!”

    顾少伤缓缓起身,周身清静琉璃一片,隐隐可见裸露在外的皮肤之下,一条条血管之中流淌的鲜红血液。

    而在那粘稠的鲜红血液中,隐隐透漏一丝淡金色。

    那就是他的荒古圣体血脉!

    六星级的血脉乃是诸天万界之中最为顶尖的血脉,再如何伟大的存在,其所诞下的子嗣所拥有的血脉也只有六星级。

    此为后天血脉所能达到的天花板。

    七星以上的血脉,都是混沌所生,其跟脚本质堪比世界!

    那不是任何后天生命的血脉所可以比拟,想要超越,只有修炼这一个途径!

    跨越七星,你才能与那些先天而生的大能,站在同一个高度,当然,是人家出生时的高度

    此时的大乾,还不是后世扫灭大禅寺,将道术修炼禁绝的霸道王朝。

    整个玉京城中,不知多少有道法在身之人。

    夜色深沉,乌云遮蔽月光,整个玉京城中陷入一片黑暗,只有高门大户之中,才有星星点点的光亮透出。

    呼~

    凄厉的夜风吹拂而过。

    一道通体漆黑的影子在天空中飞掠而过,停留在玉京西南方向的一处宅院之上。

    “武圣?如今的大乾,怎么可能有武圣存在?”

    黑影在夜色中喃喃自语。

    大乾初立不久,有名有姓的武圣只有那么几个,怎么可能突然冒出来一个,还那么巧的灭杀了他的念头?

    “哼!武圣又怎样!以我鬼仙之尊,在这寒夜之中,足以将其灭杀!”

    黑影喃喃自语片刻后,猛地下定决心。

    呼

    夜风吹拂下,黑影消失在黑夜之中。

    天命堂后院。

    “咦,居然有人窥伺我?”

    顾少伤心中一动,眸中金光一闪而逝,隐隐察觉十数里外,好似有一道敌意升起。

    以他此时的灵觉,方圆数十里之内,一草一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除非有至宝掩护,或者有什么神异功法,否则,根本瞒不过他。

    “鬼仙?”

    他心中有些好奇。

    鬼仙他并不陌生,在大唐之中,向雨田就曾以他所赐下的秘籍修成鬼仙之身。

    不过,向雨田死活不愿意以鬼仙之体与他交战,他也毫无办法。

    此刻,突然知道一位鬼仙来袭,顾少伤不禁有些见猎心喜。

    呼~

    夜风吹拂之中,一道暗淡的黑影陡然立于天命堂之外。

    “天命堂?”

    人影冷哼一声,细细感应之中,听到天命堂中的细微的心跳之声。

    “两个女人,一个老头,还有一个,嗯?这是个孩子?”

    人影微微惊诧道:“武圣的气息呢?”

    武圣一声血气阳刚,强横无比,按理说在他的感应之中,就应该如黑夜中的火把一般夺目。

    “你找我?”

    突然,一道还带着童稚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啊!”

    这一惊可不得了,那人影猛地向前一窜,窜出数丈之外,周身突然冒出浓烈的黑气!

    瞬息间化身一个头生螺旋双角的无上天魔。

    那天魔身高数丈,青面獠牙,粗大的手掌之上,握着一根巨大的铁叉。

    “咦?就这样?”

    顾少伤负手立在街道正中,微微有些失望。

    这天魔看似面目可憎,实则,对于如今的他而言,简直不值一提。

    “就是你毁了本尊的念头?”

    阴冷的声音如同寒潮般涌动,配合四周阴风阵阵以及那副人憎鬼厌的模样,真好似巨魔出场。

    “不值一晒!”

    顾少伤微微叹了口气,手掌骤然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