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氪金魔主 凰中鲤

第六百七十五章 同样的笔迹

    红芒遮天,巨手横空,剑气纵横,风云激荡。

    滚滚的元气大潮席卷八方,让红莲宗议事堂中的诸位长老都被惊动了。

    宗主和太上长老离去之后,红莲宗的长老们却并没有散去。因为还有和他们息息相关之事等待着解决。

    就是简长老刚爆出来的金煞池日益枯竭的事情。

    红莲宗当然并不仅仅掌控着这一个地煞之池。但是它们现在也面临着与金煞池类似的命运。

    众长老为此心忧不已。

    可是要寻找新的地煞之池,并非一朝一夕之功。

    不过,对于剩下的地煞之池使用名额的分配方式,现在却是可以确定出个章程。

    众长老为此争论不休,迟迟拿不出决议。

    或者说主导争论的人不想拿出决议。于是这场长老会就这样一直拖了下去。

    等到东方强烈的元气波动传来,议事堂的好几位长老豁然站了起来。

    “这是……”一位长老望着那边的气象,满脸凝重:“这种波动……莫不是顶尖强者在斗法?”

    “东边,那岂不是太上长老之前离开的方位,莫不是她遇到了敌人?”

    “离我们宗门这么近?这是在挑衅么?诸位,职责所在,我得马上去探查具体情况……”

    一时之间,议事厅中议论纷纷。宗门战堂的几位长老已经坐不住了,起身就要去探查情况。

    “诸位……稍安勿躁!”

    一直坐在上首如同泥塑木雕一般的张供奉突然开了口:“这元气波动,是供奉堂在办事!”

    随后,他开口详细解释道:“诸位安心,以太上长老的脚程,怎么可能走了这么长时间,还在红莲宗区域?现在,不过是有宵小趁着宗主和太上长老不在,过来探查我宗门虚实而已。此事自有我供奉堂应付,诸位继续议事就好。”

    众长老面面相觑一下,略微放下心来。

    可是家门口正在打仗啊,这让他们还怎么有心情议事?

    一位长老开口道:“不知道来的是哪个势力的高手?”

    张供奉遥遥头:“我一直与诸位在一起,怎么会知道?等到供奉堂赶走了敌人传来消息后,在下自会和各位解释。”

    又一位长老忍不住站了起来:“既然供奉堂已然出手,自然我宗门安全无忧。不过看那边元气波动,来者也必是顶尖高手。不如我等一起前往观战如何?观摩这等高手交手,对我们来说也是难得的机缘啊!”

    此言一出,果然得到了几位长老响应。

    那些没有马上响应的人,也跃跃欲试,看上去颇为心动。

    “诸位……”突然,执法堂的一位长老站起身来严肃说道:“宗主和太上长老刚刚离开,敌人就这么快找上门来。事情哪能这么巧,这必然是有人通风报信啊!”

    “而知道她们离开的人,在宗门中只有在座的诸位。所以若有内奸,必定是在我们这些人中产生!”

    “我不知道报信的人到底用的什么手段。可是为了防止这内奸趁乱生事,给宗门造成更多的损失。我建议大家都不要离开议事厅一步,大家在此互相监视,洗脱嫌疑之后再离开不迟。”

    “至于外面的事情,就交给供奉堂处理吧!”

    这位长老的一番话语,让众人陷入了沉默中。

    “宋长老言之有理!”张供奉开口道:“诸位放心,我供奉堂必保宗门无忧!”

    “不过为防奸细作乱,我等会开启宗门护山大阵,全宗戒严,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诸位也请在此静候佳音!”

    张供奉说完,扫视了一下堂中诸人。

    呼啦,一大半的长老站了起来,对着张供奉齐齐一抱拳。

    “谨遵供奉安排!”

    其余反应慢的长老们微微一愣,不过看着大多数人都表态了,他们赶紧也随大流起身行礼,表示同意。

    张供奉眯着眼睛看向了还没站起来的长老们。

    这些长老顿时反应过来,现在正在查奸细啊,要是不遵从安排,岂不是有很大的嫌疑?

    于是他们纷纷站了起来。

    就算是有反射弧实在长一些的夯货,也被交好的长老给硬拉着起了身。

    “谨遵供奉安排!”

    万众一心,气势澎湃!

    众长老都受到了气氛感染。

    他们忍不住纳闷,我们如此团结的长老会,怎么可能出现奸细呢?

    ……

    梁步瑶从来没有一刻像今天这么后悔过。

    她后悔当初怎么没有和温静茹处好关系,要知道当初她们可是师姐妹!

    如果巴结好了那位,从她那里多学点保命秘术,她这次遇到截杀的时候,就不会像今天这么狼狈了。

    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命中之劫就要来临。可是她没想到,这一劫居然来的如此的猛烈,如此的猝不及防!

    谁能想到,她一个人居然会被数十上百个元神高手围杀!

    这些元神高手把她包围的一瞬间,她的心中瞬间就是一清,明了了前因后果!

    如今,能够在这附近这么快就调集这么多的高手,必然是红莲宗的供奉堂的手笔。

    而红莲宗供奉堂为什么对付她?

    这很显然啊,一定是她的身份暴露了!

    想到这里,梁步瑶根本没有半句废话辩解,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字。

    “逃!”

    身为奸细,她早就想过身份暴露的那一天,自然也做过诸多准备。可是她从来没想过,会面临这么恶劣的场景。

    她用尽了手段,保命法器耗尽、符箓耗尽、疗伤丹药也所剩无几,还是没有逃出包围圈。

    在接连使用了消耗潜力自残身躯的秘法后,梁步瑶总算暂时摆脱了对方。但是她能够感觉到,一股股满怀杀意的气息,仍然死死锁定着她。

    她已经无路可逃!

    明明知道生机在吴国,可是她却没有前往吴国的机会了。

    走投无路之下,她不得不遁入秋风城中。

    因为城中的居民,大多都与红莲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只希望供奉堂的人投鼠忌器,因为顾忌城中居民的安危,不敢在这里大动干戈。

    可是来到秋风城后,她就感觉到这里的不对劲。

    此时,已经是酉时。

    这个时候的秋风城应该是刚刚掌灯的时分。要是在往日,以秋风城的繁华,这里的街上应该还有不少行人的。

    可是今天,秋风城却是一片死寂,就好像她进入了一座鬼城一般。

    就连城中的那一点点的光亮,也像是午夜冥灯一般,散发着凄冷幽寂。

    梁步瑶心中发毛,可是如此跗骨之蛆的锁定感,让她不敢停下,不停的在秋风城街道上奔跑着。

    她的身后,一滴滴的鲜血滴下,划出了一条匆忙凌乱的线。

    她眼中一片迷茫,也不知道自己该跑往何方。

    可是现在不跑,马上就会死!

    这样跑,起码还能把这个时间延迟几分……

    跑着跑着,她的脚步蓦然一顿。

    刚才她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一样东西。

    那一瞬间,好似有一道灵光一下子直入她的心田。

    梁步瑶谨慎的后退了一段距离,找到刚才的位置,还是依照刚才的角度看了过去。

    一看之下,她如遭雷击!

    那是一座府邸的大门,大门上的牌匾上铁画银钩的上书两个大字。

    “吴府!”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个吴府两个字,那个“吴”字的笔迹……

    赫然和之前梁步瑶在玉像燃烧火光中看到的字迹一模一样。

    就好像源自于同一个人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