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氪金魔主 凰中鲤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疯狂的公输伯牙

    公输伯牙疯了!

    除了吴浩本尊,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疯的。

    这是吴浩利用魔胎在公输伯牙与秦家老祖鹬蚌相争的时候,坐收了渔翁之利。

    以魔胎开眼,发出一记摄魂魔眼,就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别看摄魂魔眼仅仅是一门神通,对付意志不坚或者有着心灵破绽的修行者,它甚至比拥有神意的招式更加好用。

    公输伯牙已经摸到了斧神之境,神魂本应如斧一般坚实锐利。

    可惜他受伤之身,又被秦家老祖纠缠良久,终究是让本来就有的心灵破绽开始变得明显起来。

    秦家老祖正与他进行神魂方面的缠斗,即便是发现一些破绽被重重盯防之下,也难以趁隙而入。

    于是就便宜了吴浩。

    公输伯牙的心灵破绽,严格的来说并不能算破绽。

    这源自于他对亡妻的思念。

    尤其是女儿与异时空吴浩成亲后,在他身边偶尔秀一秀恩爱,无形中就让他对亡妻愈发的想念。

    然而生死之别,他纵是天下第一,也无力回天。

    昔人已矣,思念的多了,就变成了遗憾。

    这份遗憾,反而让他对伊人的印象更加清晰。

    言笑晏晏,犹在眼前。

    本来,这种思念也是人之常情。就算变成了遗憾,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人生在世,又有谁没有遗憾呢?

    就是吴浩本尊,有时候也会有点遗憾。

    为了那些错过机会,还有错过的人。

    然而,吴浩的一记摄魂魔眼,却让公输伯牙心中的遗憾出现了某种变异。

    开始触及他不足为外人道的私密。

    公输伯牙的妻子,是蜀国第一美女。

    然而他却是五短身材,其貌不扬。

    本来当年他是没有机会的,可是他把竞争对手都劈了,让女神多年嫁不出去,也就花落他家了。

    事情有了一个圆满结局,可是公输伯牙心中却有些疑神疑鬼。

    女神到底看上了他哪里?

    是真的看上了他了吗?

    他不是接盘侠吧?

    有时候,公输家族有任务需要外出,他也会莫名担忧。

    她能耐得住寂寞么?

    是看的紧一点好,还是要相信她呢?

    前些天她看到公输季康,好像多看了两眼……

    在外人眼中强硬而杀伐果断的公输大长老,其实有着一颗敏感的心。

    在女儿未曾出生之前,他无时无刻不担心哪天头上多出点什么来。

    正是这种心绪,被吴浩的摄魂魔眼引动了。

    正在与公输伯牙神魂纠缠的秦家老祖,也发现了对手情况不妙,又给加了一把火。

    本来,吴浩的摄魂魔眼是让公输伯牙体验到了当时那种患得患失的彷徨感觉。

    公输伯牙神魂难以集中,在与秦家老祖的较量之中逐渐占据了下风。

    这让秦家老祖腾出了一丝精力,关注到了吴浩这个入侵的第三方。

    也同时得知了公输伯牙心态变化的关键。

    秦家老祖反应很快,立刻改变了一下神魂入侵方式。

    无数的高清信息不断的朝着吴浩与公输伯牙两方传输过来。

    吴浩稍微一感知,险些维持不住摄魂魔眼状态。

    这坏种!

    居然用公输伯牙亡妻的面容,制作了大量放纵苟且的幻像。

    毫无PS痕迹。

    故事线合理,情节逼真。

    场景、神情、人物、动作,无一不引人入胜,简直超越了诸天一个纪元!

    要不是知道秦家老祖的为人,吴浩差点就信了。

    吴浩觉得自己可能不是人,但秦家老祖绝对是狗!

    杀人不过头点地,他这是造啥孽呢?

    是可忍孰不可忍!

    吴浩这种见多识广之人,都险些受不了,更何况公输伯牙这位当事者。

    他当场就黑化了。

    神魂沸腾化作无边煞气巨斧,把秦家老祖给劈成了渣渣。

    临死的时候,秦家老祖犹自不甘。

    “不是吧,刺激过头了?”

    “不就是一个女人么,你特么有毛病吧……”

    可惜,公输伯牙已经听不到他的解释了。

    斧影扫荡,似乎要把眼前的世界净化!

    本来,斩杀天魔王秦家老祖后,公输伯牙可以吸收秦家老祖的神魂力量。

    到时候,不仅仅能够逐渐恢复神智,还能够神魂大进因祸得福。

    可惜,现在吴浩的摄魂魔眼还在影响着他。

    看到公输伯牙爆发,神魂不再审查秦家老祖的罪证,而是把目标转向了他。

    公输伯牙的神魂本能的在吸收秦家老祖的神魂力量。

    然而,这些神魂力量已经被摄魂魔眼加了料了。

    他吸收的越多,疯狂的只会越严重。

    ……

    轰隆!

    公输伯牙闭关的大殿轰然倒塌,他双目发红,提着斧子就闯了出来。

    嘴里还喃喃自语着。

    “绿了,绿了,是谁给绿的?”

    此时,守在禁地边缘的异时空吴浩与公输玉听到动静,齐齐赶了过来。

    看到这里的大殿废墟,还有公输伯牙狼狈的样子,公输玉感紧冲了上去。

    “爹,你怎么了爹?”

    公输伯牙低着头喃喃自语,却并不回答她。

    这个时候此吴浩眉头微微一皱,联想到一种可能,面色微变。

    “小玉,小心!”

    他刚刚提醒一声,就看到公输伯牙举起了斧头。

    “是你,是你把我绿了!”

    斧落风云聚。

    公输玉还没有反应过来吴浩的“小心”是什么意思,就被劈成了两半。

    “小……玉!”

    吴浩嘶吼一声,麒麟战甲在他身上飞速的凝聚。

    “邪魔!我跟你拼了!”

    他的手上瞬间完成了模块重组,灵力火神炮冒着蓝光轰鸣着朝着公输伯牙倾泻子弹。

    公输伯牙眼中毫无焦距,却本能的挥动斧子凝聚罡气挡住子弹的袭击。

    然后,他看向了吴浩。

    “是你?”

    这个时候,公输家族听到这边动静的高层们也纷纷的赶来。

    公输涵混在其中显得丝毫不起眼。

    看到此吴浩与大长老产生了冲突,公输家族的人大惊,纷纷出声质问此吴浩。

    “他不是大长老!他是夺舍了大长老的邪魔,小玉已经被他害了!”

    见到这些人到现在还黑白不分,此吴浩怒火熊熊,开着麒麟上的扩音器大吼道。

    还别说,到了这种纷乱场合,声音大的作用立竿见影。

    公输家族长老们楞了一下,开始向大长老求证。

    感情上,他们还是相信大长老的,毕竟此吴浩并非公输家族之人。

    谁知道是不是他杀妻噬岳图谋不轨?

    然而,公输伯牙却不理会他们。

    而是对着他们问道。

    “是谁?是不是你们绿的?”

    突然,他的视线定格了。

    他看到了听到消息匆匆赶来的族长公输季康。

    “公输季康,是你,一定是你!”

    说罢,他斧子卷起无边煞气,就朝着公输季康劈了过去。

    “保护族长!”

    “我天……真的入魔了!”

    “上天为何如此薄待我公输家……”

    “吴浩,吴浩……快救救族长!”

    整个禁地一片纷乱。

    谁也没有注意到,公输涵早已经在废墟中找出了绮云剑,悄然朝着禁地深处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