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氪金魔主 凰中鲤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融合前夕(二)

    “嘿,忘尘师太不愧是佛门高人!”

    听郭晓茹谈起忘尘师太想要与飞云观互换宝经成全至尊宝一事,吴浩不由得赞了一声。

    只是这一声赞的有几分出于真心,就只有吴浩自己知晓了。

    无相天魔已将天魔洞悉人心的能力发挥到了极限。

    这种能力在面对云中子、楚江王那等道境强者的时候,效用很是有限。

    可是面对如今区区地仙境的忘尘师太,吴浩一眼之下就能够把她的心思猜个七七八八。

    吴浩承认,老尼姑确实是出于好心。

    可是,她在其中依然掺杂着一番算计。

    要不然她早不提晚不提,为何偏偏吴浩来此的时候跟郭晓茹提起此事。

    吴浩曾化名尚德在大乾混迹过一段时间,对于星辰界佛门势力的布局也算是有所了解。

    佛门看似利贞禅院最为兴盛,其实真正做主的还是禅院背后的断空山飞云观。

    近些年来,飞云观崛起之姿近乎势不可挡。

    这是因为那里出了一个大乾天后。

    飞云观远在断空山福地中,名声不显于世。可是因为朝中有人所获得的红利却是实实在在的。

    他们的影响力几乎能够遍及整个大乾。

    资源、功法、弟子、功德……所获不知凡几。

    这种情况对于归霞湖心雨观来说,就不那么好受了。

    说好一起同甘共苦,你却偷偷发了财。

    说好一起相爱相杀,你却悄悄出了轨。

    心雨观与飞云观这种关系,就好似分手后的情侣。

    哦不,是怨侣!

    忍得了风吹雨打,忍得了尔虞我诈,忍得了饥寒交迫,就是忍不了他(她)活的比我还滋润。

    投资至尊宝,忘尘师太确实下了一手好棋。

    交换秘籍看似公平,其中却也带着深意。

    一旦与飞云观的交换达成,这等于佛门二观付出了同等的代价。

    可是显然,这份人情是她忘尘的。

    将来至尊宝也是记他的好。

    此事,对于飞云观的公平之处在于,他们可以选择拒绝。

    或者附加上其他条件。

    可是忘尘老尼却授意郭晓茹把事情透露给了吴浩。

    正所谓借力打力,吴浩现在就是天然的打手啊!

    自己孩子的事情,他又岂能坐视?

    这样一来,飞云观就失去了拒绝的余地。

    不愧是资深佛门高人,不仅敲的一手好木鱼,还打的一手好算盘!

    吴浩即便是对这些有所察觉,却也不得走入局中。

    而且事成之后,还要感谢忘尘师太成全。

    毕竟此事最大的收益者是至尊宝。

    哪怕吴浩在诸天万界已经有了一点儿基础,他也不敢说能够找到比菩提心经更适合至尊宝的筑基功法。

    吴浩自身修习的功法虽然等级很高,可那是阿星(氪)针对吴浩自身特色所打造的专属功法。

    要想它们具备普适性,可以代代传承,这还需要吴浩将功法修习到圆满境界,再进行梳理归纳才行。

    吴浩三相同修。

    精之一脉要契合先天灵根特性,除非将来有了仙杏血脉的后人,要么几乎无人再能修成。

    气之一脉吴浩自己还是个弟弟,现在不过区区神境元神期而已,等他达到道境再考虑传承的事情还差不多。

    倒是神之一脉,他近乎已经走到了尽头。

    只需完成究极变,他的神魂功法就能圆满大成,再经过他修整就能够传于他人了。

    只是此法乃神魂功法,由人化魔,过程几乎不可逆。

    孩子是否要走这条路,他还要征求孩子们自己的意见。让他们自己做出选择。

    在他们成年有了自己的主见之前,吴浩不打算传下去。

    反正修行者有着悠长的寿命,他不急的。

    而且修习神魂功法,也不影响孩子们其他法门。

    至于菩提心经,更是专业对口。

    到时候要是孩子想改修魔道,完全可以通过天魔噬佛之能来完成修为转换。

    堪称是无缝衔接!

    就算是孩子坚持要走佛门道路,吴浩也不是不可接受。

    以吴浩自身的佛法造诣,在星辰界足足能够称得上一声高僧。

    在异时空斩我的记忆中,他可是曾经在佛门称佛道祖的人物。

    因此,他对佛门的态度,与诸天道门认知思想还是有区别的。

    在道门的眼中,天魔是邪魔,佛门是外道。

    可是在吴浩的眼中,这些都是直通大道的道统。

    坑它归坑它,可他对佛门没有任何偏见。

    说起来他能有今天的成就,还多亏了佛门的一番骚操作呢。

    此世的佛门与一般理解的断情绝欲、戒律森严、舍家撇业、四大皆空的出家人并不能完全等同。

    佛门有两大圣地,各有不同佛法奥义,所秉持的戒律也是有所区别的。

    而且从两大圣地传往诸天世界,又兴起了不同的流派和禅宗。

    云梦师太一脉,戒律尚属宽松,尤其是对带发修行的居士。

    比如说大乾天后和郭妈无空,都是嫁人生子,生杀不禁的人物。

    郭晓茹亦是如此。

    当然,亦有苦行僧持戒甚严,以求定中生慧,不惹尘埃。

    这却是参一样佛,念一样经,途径千差万别,所得各有不同。

    其中得失种种,怕只有当事人才能够体会的了。

    吴浩若入佛门,现在怕是至少能混个菩萨果位。

    只是去与不去,全部由他心情。

    自由无碍是也!

    他既然自由无碍,自然也不会对儿女多加干涉。

    儿孙自有儿孙福,只要能够健康成长,吴浩才不在乎佛道儒魔。

    哪怕是将来儿孙闯出泼天大祸,或者惹下生死之危,吴浩觉得自己也能够给他们兜着。

    要是真到他也兜不住了的时候,那差不多就说明他们早以青出于蓝胜于蓝了。

    将来的事情现在说还为时过早,起码在星辰界中,吴浩觉得他能够兜得住一切。

    不就是去断空山飞云观去换取秘笈么,去就是了。

    看在当年他是尚德的时候,那忘忧师太和慧宁小师父对他有援手之恩,吴浩自然会客客气气。

    就算她们冥顽不灵,吴浩也不会施以辣手。

    顶多就稍微使点手段,把东西悄悄弄到手罢了。

    鲁迅……

    算了,别老麻烦人家鲁迅。

    有人不是说过么,读书人的事情,能够叫偷么?

    此乃风韵雅士,当谓之“窃”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