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文娱大戏精 何忙忙

第二百零四章 有色眼镜

    ……

    张扬真是好演员,这样都不出戏,反而入戏更深,他对曹操的恐惧越发深邃,直至骨髓。

    他的脱力倒也符合角色,曹一方捏着他的下巴,强迫张扬昂起脸,见他哭的泪流满面,曹一方笑得越发高兴,但他现在的形象实在不好,面容枯槁,皱纹像皲裂的大地,几缕白发垂在额前,开心的像个要吃人的老妖怪。

    他右手松开,长剑哐当一声落地。

    张扬如惊弓之鸟,又是一个激灵。

    曹一方左手捏住他下巴,右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仔细得低头看了看他的脸,哈哈一笑,忽然把他的头拥在怀里,张扬惊恐得睁大眼睛,一动不动。

    “好儿子啊。”曹一方深吸了一口气,眯起眼像在享受最后的父子天伦,说出来的话,却字字如冰:“作为父亲,我想杀了你……但作为魏王,我要把基业留给你。”

    此刻全场所有的目光,都在想方设法凝聚于他的身上,许多人凑近身体,眯起眼聚光,想更仔细一点的看老曹操脸上的表情……他们太好奇了。

    曹一方开始咳嗽,越来越重,他捂着嘴,咳得坐回了榻上。

    张扬回过神来,欣喜的表情一闪而过,赶紧跪着往前,凑到曹一方的腿边:“父王!父王您没事吧?您的意思是……”

    “退下吧。”曹一方又阖上眼,疲惫已极,摆了摆手:“我遗令已经留下,你……马上便是魏王了。”

    张扬怔住了,然后猛地又跪下,嘶喊:“父王!”

    舞台上灯光又熄了,很快亮起,只有两道白色追光,一左一右,在一片黑幕里显得那样清亮。

    左边是张扬,他回身望去,带着五分恐惧,三分崇拜,还有些怨毒吧。

    右边是曹一方,白发苍苍的他,勉力用归了鞘中的长剑……驻在地上,支撑着枯槁般的身子。

    父子俩仿佛隔着万水千山,第一次深深凝望。

    一首极为哀凉的曲子响起。

    张扬往左款步而行,每走一步,腰杆就停直一分,神情越发坚毅。

    而曹一方完全违背了舞台剧的表演方式,他慢慢的回身,完全背对着观众和导师,给他们一个驮着千斤重担的背影。

    每一步都更低,更艰辛,现场可以听到一种古怪的气声,那是他嗓子里喘不上气来的哮音。

    可偏偏,这个快要死的老头子,开始唱歌。

    配上了曲调的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苍凉豪迈的歌声,从历史里头走了出来,在场间徐徐起荡,荡在众人心头,那么慢,却那么美,所有人都对这首诗歌,抱有着前所未有的耐心。

    左边的张扬,走到舞台的尽头,披上了龙袍,戴上了冕旒,又回身望去。

    右边的曹一方,已经坐回到了榻上,双手撑在剑柄上,反反复复的唱着那句:“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声音越来越孱弱,直到无声。

    他闭着眼睛,肩膀垮了下来,脖子一歪。

    当那股精气神泄走,大家就知道,曹操这是死了。

    现场有人捂住嘴,但还是有哭声传来。

    他是不是好人,这时没人去在意,这人是不是演出来的,没人去在意,这场戏是不是合乎历史,没人去在意……大家只知道,这老人死了。

    ……

    导师评论的环节,助演嘉宾按照惯例是不在台上的。

    张扬和另外两人站在舞台上,低眉怂眼,不是特有精神,导师对几个人点评了几句,也一个个的都不在状态,他们也都还没走出来。

    身后有观众时不时的就喊一声曹一方。

    还有众多讨论的杂音,他们不敢相信那个老人是曹一方演的,因为完全看不出他本来的面目,听不到本来的声音。

    崔观海忍不住了:“这样好不好,我们把曹操再请上来一次可以吗?”

    观众一阵兴奋,声音不太齐,但胜在动静大:“好!”

    节目组又忙了起来,赶紧让人去找曹一方。

    没多久,还来不及换装的曹一方上了舞台,主持人是个光头……嗯,哪里都有光头主持人。

    这个光头也是个老演员,叫吴之规,五十来岁的年纪,看着还挺幽默,特意上前搀扶了曹一方一下。

    曹一方也乐的配合,眯起老眼打量着他,干哑着嗓子说了句:“谢谢啊。”

    又听到他发出这样的嗓音,观众一阵尖叫。

    吴之规笑道:“老人家您慢点走。”

    “诶。”曹一方低着头弓着腰,应了一声。

    崔观海忍不住了,笑道:“敢问老人家一声,您到底是谁?”

    全场屏息以待。

    曹一方撩起眼皮子,扫视了大家一圈,嘿嘿一笑,还是用那该死的声线:“我姓曹……曹操的曹。”

    “啊!”

    一阵猛烈的尖叫过后,他的粉丝狂热的喊起来:“曹一方!曹一方!”

    “曹公公我爱你!”

    年纪最大的那位男导师,不满的回头看了一眼。

    曹一方故意用一个凶狠得眼神往那里一撇,顿时安静了下来,随后他咧嘴一笑:“叫主公。”

    粉丝们当然配合的叫了起来。

    “诶,乖。”

    眼看着他跟粉丝互动了起来,节目组的所有人,包括四名导师,感觉都十分古怪。

    这节目好像变成了曹一方的个人秀一样。

    但大家实在震惊太甚,一时半会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崔观海先打开局面。

    她用调笑的口吻要求:“哎,曹一方,能不能正常点。”

    “当然……压着嗓子累死我了。”

    曹一方终于换回了自己声线,抻了个懒腰,扭了扭脖子。

    后面粉丝又在叫……导师决定不予理睬。

    年纪最大的那个导师,是一名电影界颇有名望的导演陶寅。

    他留着长发,戴了副茶色眼镜,一本正经的发话:“曹一方,我没有看过你拍的电视剧,我只听过关于你的非议,在你出场之前,甚至我们几个导师都觉得你适应不了这个舞台,更演不了这个角色。”

    曹一方扭头看他。

    陶寅摘下眼镜,往桌上一扔:“有色眼镜可以扔了。”

    全场掌声雷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