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文娱大戏精 何忙忙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大佬们

    ……

    这是个颇有水准的提问。

    曹一方当时认真的思考了很久。

    除了老人以外,他还能诠释什么类型的声音呢?

    不知道诶。

    说实在话,从业至今,正常的演员根本不会去挑战自己声线可塑性的极限,往往能在一个类型的声音中,把情绪塑造的足够饱满,这就完全合格了。

    所以他打算提前去做一把练习,摸索一下自己声音的各种可能性……当然,除此之外,声音的领域里,他确实也是有一个特长。

    他犹豫片刻,便把这个特长告诉了黄清蕾。

    黄清蕾最初只是觉得可笑。

    然后曹一方当场示范了一下。

    黄主任的整个工作团队从那以后,就换了一种目光审视曹一方。

    反正不是看人类的目光。

    ……

    无论如何,节目组还是尽职尽责的进行做筹备准备,当天先定了定基调,然后给曹一方安排服装,沟通台本,第二天就把前期vr给拍了,这倒是很简单,无非是用声音念一些内容,故弄玄虚,其他几名嘉宾也在这几天会把vr拍摄完毕。

    接下来是一段紧张忙碌的准备,曹一方刚开始还是比较轻松的心情,可是当他看到已经播出的两期声临其境后,实在是难以淡定。

    这个综艺请来的明星和配音演员,都太牛逼了。

    第一期王者之声,三名骨灰级老戏骨,加上中生代的一位帝王专业户,历史性的同时出现在一个舞台,功底内力雄浑,谈吐插科打诨,情怀满分,观赏性至少也有八十分,直接就为这个从未在国内出现过的崭新综艺节目打开了局面。

    刚拿了金鹰奖视帝的贺兵,大热剧刺圣的男主角,大秀了一把配音功底,直面三位老妖怪的碾压,不遑多让。

    新神雕的黄老邪,肌肉戏骨王治坤,年轻时饰演了众多历史剧猛将,随着年龄增长,他从赵子龙演到张居正,杀神白起到晚清名臣李鸿章,出将入相。

    帝王演的少,但也有过朱元璋的经典形象。

    这位人艺的老戏骨,先前和曹一方他们一起上大本营,太浮夸的综艺显然不适合他,风头被抢没了。这回算是找回了场子,人气飕飕的涨,甚至有些无良健身房开始拿他的裸照打广告。

    还有两位,一位是曾经在白玉兰颁奖时,给过曹一方脸色看的老诸葛樊清让,这位老爷爷虽然说人迂腐了点,性格倚老卖老了一点,但业务能力真的过硬。

    最后一位朱佑君,正儿八经的帝王专业户,除了皇帝以外,每一个角色能让人记住……

    但不妨碍人家皇帝演得生猛,如今上了声临其境,大家发现,嚯,老爷子老而弥坚啊,不但业务能力强,开车也又稳又快,黄段子刚刚的!

    第二期魅力女声,崔观海去了,却也没能独领风骚,风头被另一个名气没那么大的女演员抢了一半。

    谭燕,红二代,谢妍婷唯一的闺蜜。

    她跟谢妍婷是同学,比谢妍婷早出道了两年,不过不知道是性格问题还是眼光问题,没有选择到什么大热的剧作,只是刷了个脸熟,如今以举重若轻的人格魅力,还有声线无与伦比的可塑性,大肆吸睛,死命涨粉……

    还有两个也都是资深老戏骨,一位泰湾一者港岛,曾经都是女神级的人物,声音的实力偏弱,但情怀两个字实在是太容易加分。

    总而言之,这档综艺节目……

    收视连环爆炸,口碑睥睨天下。

    将看似同类型的以演员之名,鞭尸吊打,很多观众感慨,这两档节目还好不是同期上映,不然前者的收视份额估计会掉得很可怕。

    简单的刷了刷观众的评价后,曹一方的压力可想而知。

    尤其是他现在已经确认了,和自己同台切磋的另外两位嘉宾的身份……

    ……

    11月11日,光棍节。

    17:50,常沙黄花国际机场,江琛刚从东京电影节归来,以他如今的地位自然不需要安排粉丝接机之类的手段来保持热度。

    但他实在太眼熟了。

    机场的旅客虽然大都来去匆匆,但是不乏眼尖的,当江琛带着两名助理匆匆而过时,还是有人认出了这位笑起来有淡淡法令纹的巨星,登时引起了一波骚乱。

    很快,江琛便微笑着跟众人挥手道别,在出口处上了声临其境节目组安排接机的专车。

    三个小时后,同样从东京电影节归来的另一位大咖,悄默声的从贵宾通道离场。

    余菁一身白色大衣,裹了一条厚围巾,走路带风,匆匆的步入了夜色之中。

    这位国内最拿得出手的女星,如今已经四十有五,眼角眉梢都染上了岁月的痕迹,不过她显然懒得遮掩,此去东京一无所获,心情不佳的她,素面朝天的回国,来参加个综艺节目寻点乐子。

    她的场面更小,身边只带了一个长腿妹子助理,但两人气场彪炳,身高拔群,蹬着高跟鞋,拖着行李箱,飞也似的走起步来,胜似万马千军。

    出口处,一个中年单身狗静立车旁,默然抽烟。

    佛叔看到人来,淡然挥了挥手:“哟西。”

    余菁看到这货,爽利的笑了起来,示意助理把行李给他,笑道:“老佛单身节快乐啊我这次去东京给你带了礼物。”

    佛叔无奈的把行李放在车后座,上车问道:“别是什么新款的硅胶玩具,我会直接扔垃圾桶的。”

    余菁显然跟他足够熟悉,恶意十足,看上去和公众眼中的大气形象十分不符,反倒像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小女生,她压低声音道:“很逼真的,五十万一个,最新款诶,还会动呢……”

    她的助理看起来更高冷,一句不吭的开始玩手机,眼珠子脸皮子都不带动的。

    佛叔叹了口气,一脚蹬向油门:“那成,我收下,挂网上卖五百块补贴家用也好。”

    ……

    几乎是同一时间,常沙火车站北站。

    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头子,拄着拐杖在自家孙子的搀扶下,在汹涌的人流中缓缓前行。

    同前两位不一样,这位爷虽然坐的是火车,但排场可一点儿都不低调。

    路过之人无比瞠目,敬而远之。

    老爷子一身素净的中山装,秃得头发已经不剩几根了,背也挺不起来,整个人看着比周围来来去去的旅客都矮了大半截。

    但他身前有两名西装革履的壮硕男保镖开道,身后还有三名女助理拎包,阵形排开,群众退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