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文娱大戏精 何忙忙

第三百九十三章 王总:我曹

    ……

    这个私人会所档次不算太高,但小而美,胜在清幽。

    简约的木门木窗上糊着窗纸,看起来像是日式移门,实际上乃是魏晋之风。

    靠窗的一侧植了一排绿竹,既素雅美观,也起了掩映的作用。

    四个人仿照着古人的习惯,跪坐在案前,案上摆着清酒佳肴,墙壁上一副泼墨山水画,横亘在中间,将四人的阵营切割成两方。

    环境极雅,食客很俗。

    曹一方看似蛮憨的话,落在案上,砸在心里,蔡总和王总俱是脸色微变,略有些紧张得看向陈娅蛮……开玩笑,这不是你说曹一方要这个角色,所以我们才跟邱丕撕了脸皮吗!他现在这话是什么意思?

    或许是曹一方以往的名声使然,蔡丽丽心里也悬着,毕竟都说他脾气比较怪,而且对剧本要求非常高,难不成这经纪人和曹一方根本没谈妥?还是曹一方临时变卦?

    他们一时都没往别处想。

    陈娅蛮表情微微有些尴尬,干笑了一声:“一方,不是说好了吗?你说你可以接的啊?”

    曹一方先是微微一怔,似乎有些不明白她在说什么,随即皱眉思索片刻,顿时恍然,“唉”了一声,“哎哟我说呢,陈姐你理解错了!我说可以接,仙侠剧没问题啊,档期也没问题,但是你也知道我的习惯,剧本我没看过,演员阵容我还不了解,导演是谁,我也没数,我怎么可能就直接应下来。”

    “啊?”陈娅蛮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那这……”她反应过来,对一脸懵逼的两位总连连道歉:“实在抱歉,这次是我没协调好,我还以为一方他已经答应了呢,结果闹了误会……”

    “陈姐,你最近太心不在焉了吧?通告时间弄错也就算了,现在接戏也弄错?”

    曹一方摆出一副愠怒的姿态:“我还以为你让我过来跟出品公司接触一下,跟蔡总他们聊聊,合着人家以为今天直接签合同来的?”

    陈娅蛮干笑不语,面色难看。

    然后曹一方一脸诚恳的对他们说:“蔡总、王总,我是真不知道,我这人最不愿意浪费别人的时间,这样吧,你们今天带剧本了吗?我抓紧时间看一遍,然后你们把这部剧的投资情况、剧组情况都跟我简单说一说,我今天就给你们答复。”

    蔡丽丽有些不快,脸色有些阴沉,大家都很忙,这顿饭本来是有讨好性质的,算是答谢曹一方肯接这部戏,现在这么一说,就是顿聊聊天的便饭?

    不过商场中打拼多年的她,这点气量自然不缺,还是扯出了一个礼貌性微笑:“嗯……原来是这样。”她稍作停顿,想好了说辞,道:“没关系,好演员都有要求,有要求是好事。”

    她对那个正琢磨曹一方是不是在演戏的王总道:“老王,剧本带了吗?”

    没带,合同倒是带了,但职场之中,话不能说实。

    王总点头:“当然带了,我们先用餐,餐后我给曹先生安排了一些会所里的休闲服务,到时候我给拿来,你可以慢慢看。”

    “哦,那些就不必了吧,我个人不怎么喜欢按摩之类的。”曹一方婉拒道。

    蔡总笑着劝说:“哎呀,既来之则安之,这个会所里,日式推拿是最专业的,我也算是会所的老板之一,总要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嘛。”

    曹一方想了想,为难的应下:“行吧,蔡总都这么说了,我就体验一下。”

    气氛似乎好转,几个人顿时有说有笑起来。

    但片刻后,曹一方还是把话题转了回来:“剧本一会儿看,那剧组导演定了嘛,主要的几个角色都是谁?说不定有我熟人呢?”

    大演员接戏,要把一部戏的配置了解的清清楚楚也是常事,但是这说起来就尴尬了,导演也好,演员也罢,都不是什么知名人物,按照曹一方如今的势头,还真不一定看得上。

    王总只能道:“嗯……暂时还没定。”

    “哦……那不急,我一会儿先看看剧本再说。”曹一方得饶人处且饶人,他想套的话都套出来了,接下来慢慢磨就是。

    他现在胃口越来越大,想要的也不仅仅只是钱。

    他要经营人脉,他要塞人。

    ……

    饭后,王总赶紧偷偷给助理发信息,让她把剧本打印出来,马上带到会所。

    按摩之前,王总陪同曹一方去泡了个澡。

    会所有室内温泉,汤池不多,寥寥六个,曹一方对几个颜色诡谲的药汤避而远之,直接进了大池子。

    偌大的空间里,水烟袅袅,泡在人造的温泉中也倍感舒适,浑身放松,曹一方和王总第一次见,不太熟悉,所以没有坦诚相见,而是都围着会所提供的浴巾。

    两人尬聊了十分钟。

    都一起泡澡了,说起话来自然也热络了不少。

    “曹老弟身材真不错啊,平时一直在健身吗?”

    “最近没时间去了。”曹一方瞄着王总的大肚腩:“王老哥的将军肚也很有霸气啊。”

    “哈哈哈哈哈……”王总摸着大肚子,笑呵呵道:“人到中年,难免大腹便便,而且我们基本上一天天的也坐着不动,这肚子就越来越膨胀了。”

    曹一方不走心的聊着:“运动运动嘛。”

    “没年轻时的精神啦。”王总忽然语气有点暧昧:“现在也就是做点晚间劳动,垫上运动。”

    曹一方忽然表现出了兴趣:“哦?你能做多少?”

    王总自以为曹一方是同道中人,套出了他的兴趣点:“嘿嘿嘿嘿,最多的一次……”他伸出一只手掌,五根手指十分招摇。

    曹一方看破不说破,只是笑笑。

    王总发现曹一方也没想象中那么难搞嘛,传说这人性情乖张,看来所言非实,男人嘛,共同点还是很多的。

    蔡总交付的任务,他自认为已经完成了一半。

    他在池边的假石旁边,按了一个隐藏得很好的服务按钮,猥琐笑道:“这运动啊,水里做,更别有一番风味。”

    他话音刚落,温泉门口处袅袅婷婷的走来两个女人,俱是身材曼妙,她们都穿着浴巾,在雾气的遮掩下,仿佛是天地山水之间走来的几个婀娜妖精。

    曹一方带着手机,隔着防水罩,不太方便操作。

    不过他设定了一个紧急拨号。

    两个女人赤着脚款步走到他们眼前,一句话也没说,光顾着眼神放电,然后缓缓解开浴袍。

    浴袍落到脚踝处,四人都身着着比基尼。

    王总看来猴急,叨叨着:“哎,穿那么多干嘛!”

    女人们含羞带怯,嗔怒的瞥了他一眼,个个妖娆得像没有骨头,一边往池子里走,一边伸手到背后,主动解开……怎么说比较文雅来着?罩子?

    王总眼睛发直,毫无出息,没注意到曹一方逐渐沉下来的脸色,还有嘴角一抹勾人的冷笑。

    砰的一声!温泉浴场大门被人踹开!

    贾潮一马当先,冲破了雾气,气势汹汹停在他们身前,与墨小碎步也迈得飞快,紧随其后。

    “老板。”两人同声喊道。

    王总被吓得一脸呆滞,无措的看向曹一方。

    曹一方扬了扬下巴:“架出去。”

    贾潮看向惊慌失措的两个女人,小眼睛眯成一线天,满是冷厉煞气,与墨随机应变,立刻把地上的浴袍捡了起来,甩在两女的身上,贾潮一个箭步上前,左右开弓,真就把两个女人架了出去。

    这二位出师未捷,满面惊惶,还以为是扫黄的来了,“王……王总?”

    第二句话还没出,他们就被贾潮架着推到了门外。

    王总憋着股气,转头看向曹一方。

    曹一方也在看他,眼神没有情绪。

    王总顿时软了。

    ……

    气场也是一种演技。

    陈娅蛮为这事跟王总他们半真半假的发了一顿火,这回换他道歉了,蔡总装作不知,置身事外。

    “哎呀我的王总!”陈娅蛮痛心疾首:“你也没问过我,怎么就安排了这种活动呢?林丞的事你没听说过吗?”

    王总回忆了一下,还真听说过,那个彻底哑火的泰湾女艺人嘛,曾经试图和曹一方捆绑炒作,本想靠着绯闻再火一回,后来脸被打肿,彻底熄了火。

    他唯唯诺诺道:“哎……我……我没想太多,我看他口风就……怎么就……这么凶呢?”

    陈娅蛮怒道:“不管怎么说,他是艺人,公众人物,曹一方是很看重自己职业生涯,他不想因为一点污点葬送了一切!你也不是不知道,多少男艺人栽在了女人肚皮上,特别是有了林丞那件事,曹一方一直非常谨慎的和女人保持距离,生怕被连累,媒体一通乱写,知道他要损失多少吗?”

    “是是是。”王总只能认错:“是我疏忽大意了。”

    陈娅蛮本来还想补一句,马屁拍在马腿上,但感觉有点过分。

    她眼下也觉得不可思议,这情景着实荒诞,王总怎么说也是辕门的二把手,多少演员巴结还来不及,现在居然还反过来拍曹一方这个新人的马屁。

    而且拍不好还要被批评?

    果然啊,这个圈子就是谁红谁是爸爸……曹一方看着是一个人,其实是一堆钱。

    ……

    王总还要继续陪曹一方按摩,趁他去拿剧本,陈娅蛮到spa间,跟穿着浴袍的曹一方偷摸聊了几句。

    “会不会过了啊?”

    曹一方坐在压床上,笑道:“没事的,他们现在摸不准我的脾气,给点压力也好,我就是个脾气古怪的演员嘛,顺便啊,这消息就传出去了,以后估计没人再想用女人来招待我,省了不少麻烦。”

    演艺圈消息都长了腿,跑得飞快,任何掌握了资源的人,都不免会被人巴结拍马,而巴结者则往往会收罗足够的信息,搞清楚目标的喜好口味,以免出现今天这种马屁拍在马腿上的事。

    “行行行,你心里有数就好。”陈娅蛮提点道:“接下来,怀柔一点啊,别整的王总真下不来台。”

    说是这么说,曹一方之后跟王总的相处,可依然是半点不客气……不过至少有善意。

    他们躺在两张压床上,美女按摩师在身后按压着,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

    嗅着熏香,曹一方感觉眼皮子略重,但还是撑着精神和王总聊刚才的事。

    “曹老弟啊,不喜欢你早说嘛!我这还给你经纪人一顿批评!”

    “王老哥你也没问我啊。”

    王总气急,转头看他,瞪着眼道:“我……我不是暗示过了吗?”

    曹一方佯装醒悟:“就你说得那什么垫上运动?”

    “是啊!”

    “我还以为你说仰卧起坐呢。”

    王总被口水呛到,不禁咳嗽起来,“咳咳咳!那……那你又问我多少?”

    “我平时也喜欢练练仰卧起坐,问问你能做多少个没毛病啊。”曹一方无辜道:“你比个五,我就有点蒙,我还在想,这到底啥意思啊,五分钟?还是五十个?不管是哪个,都挺怂啊,然后我又琢磨,你这一脸蜜汁自信的怎么回事……结果那两女人就进来了!嘿!好家伙把我给吓得呀!”

    王总可能气急攻心,咳得有点严重,为他服务的按摩师细声问道:“是不是按的太重了?”

    王总没好气道:“太轻了!”

    按摩师礼貌的说:“其实我们分五种不同的力道,现在我用的是最轻的一种,王总您看……”

    “我能吃劲儿。”王总哼声道:“上你的最重手。”

    “好的。”按摩师别看她娇娇弱弱的,应了一声后,眼神顿时锐利,瞅准了穴道,就是一拧!

    “啊!”杀猪似的叫声从王总灵魂深处迸发:“疼!”

    曹一方乐呵呵的打趣:“逼是你装的,疼也是你喊的,王总你这是要分娩啊?”

    ……

    当你的实力足够强势的时候,哪怕怼人,人也乐意,还觉得你拿他当朋友了。

    一通流程伺候完,曹一方安逸的坐在休息室里,安静的翻看剧本。

    十分钟后,他就把剧本放在了一旁。

    王总这回真觉得他们俩算是有点相熟了,笑嘻嘻的问:“本子怎么样啊,行不行?”

    曹一方翻脸就不认人:“不行。”

    https: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