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文娱大戏精 何忙忙

第五百二十一章 呵,男人

    ……

    一夜无眠,一夜无话。

    也不能说是完全无眠。

    曹一方是典型的神经衰弱,长期高强度的用脑,超快节奏的工作状态,很容易就出现这种精神亢奋而脑力易乏的状态,这种状态下,每天能睡个三小时就很不错了,而且也并非什么高质量睡眠,基本上介于……

    我睡着没有?

    我睁开眼试试。

    三点?

    擦,我居然真的没睡着!

    我睡着没有?

    我睁开眼试试。

    咦,五点了?

    我刚刚两小时是不是睡着了?好开森!

    介于这种死样活气、半梦半醒之间。

    大脑仿佛成了永动机,只要闭上眼睛就是天黑,但却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因为思考有了一个不间断的持续性,他在睡着前头脑发散,想着一个已经持续了多年的宏大系列电影构思,然后或许睡着了,但梦境依旧在思考,醒来以后甚至可以把梦里的思绪做笔记写下来。

    完整、清晰、富有强逻辑性。

    梦不再是潜意识的驰骋,而是显意识长时间的待机。

    不过……

    也没什么格外特别的,这年头在大城市里工作生活的上班族也好,象牙塔内的学生也罢,没点亚健康、神经病、德国骨科之类的都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十个当红明星里,十个都有病,只是分个轻重缓急罢了,类似崔观海那种强迫性的节食也是病,很多圈内人都知道,崔观海如果某顿饭稍微吃多了点,不用亲自动手,她内心深处对于发胖的恐惧会让她的肠胃全自动的把摄入的食物统统喷射出来。

    一滴不剩。

    话又说回来,娱乐圈也半点都不特别,任何高压职业都普遍有这种问题,只是没被放在显微镜下曝光,所以才会造成好像娱乐圈是心理疾病和精神疾病高发地的错觉。

    悉悉索索……

    听到枕边人蹑手蹑脚的起床动静,曹一方睁开了眼睛。

    谢妍婷起床动作极为小心,她没敢开灯,但窗帘缝隙隐约透光,借着这点微光,她打算从曹一方身上跨过去,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

    就像刺客一样安静!

    脑海中浮现出权游里二丫阴鸷的微笑。

    睡裙下迈出一条光溜溜的长腿去探索,她打算踩着床的边沿,在不接触到曹一方身体的情况下,偷偷的下床。

    结果左脚还没在鼓鼓囊囊的被子上找到支点,无意中一撇,她就看到曹一方无比清醒的双眼,直愣愣的盯着她看。

    蜂虿作于怀袖,勇夫为之惊骇,出于意外故也。

    人话就是突然吓到了。

    两人面面相觑。

    她动作僵住,挫败无比:“你没睡着?”

    曹一方于心不忍:“我睡着了。”

    “你睡着了不可能这么早醒!”

    “我……我……我没醒。”

    谢妍婷气结,幻想中熟稔老练的刺客并不存在,她本来就没找到支点,左脚踩的被子下面是曹一方的胳膊肘,脚下打滑,啊的一声,香艳无比的扑倒,胸口春光乱泄,但人体自平衡系统让她匆忙的用另外三肢寻找固定点,于是……

    膝盖砸在了曹一方脐下四寸,纯阳元气汇集之所,金丹承压,痛不可言。

    曹一方英俊的五官逐渐失控。

    扭曲。

    虬结。

    “啊啊啊啊啊啊啊!”

    美好的一天,从吊嗓子开始。

    半晌后,气若游丝的说:

    “我现在醒了……”

    ……

    “曹一方,你很多毛病我都可以接受,但你不要骗我!你老是骗我!”

    “我哪里骗你了?”

    “你说你睡着了!”

    “我确实睡着了啊。”

    “你睡了多久?”

    “二……三四五六个小时吧。”

    “你跟我玩四舍五入呢?”

    “四舍五入我应该睡满了十小时,婴儿般的睡眠。”

    “别嬉皮笑脸的,睡好了你眼睛里哪那么多红血丝?”

    “年轻力壮,气血旺盛。”

    两人坐在车后座,谢妍婷气呼呼的打开他伸过来的手,用力捧住曹一方乱扭的头,往下扒拉他的下眼睑,血红一片。

    多动症患者被控制住,不甘寂寞的趁势翻了个白眼。

    谢妍婷确实很生气,或许旁人理解不了她的气点,但她难得对曹一方发脾气,“你别……”

    曹一方从自个脸上摘下她的双手,摁住,挤眉弄眼:“外人面前给点面子。”

    谢妍婷看了一眼,咕哝一句:“贾潮不算外人吧。”她其实特想有人能知道他们俩的关系,而在这样的人面前,可以不用伪装和隐藏。

    曹一方道:“是是是,不算外人,我一箱私人窖藏的饮料都被你送他了,肯定算内人……”

    贾潮在开车,看着极为专心致志,甚至还在扮演路怒症,打开车窗骂街:“会不会开车啊沙雕!巴掌大点的路你加塞个鬼啊!你个糟老头子怎么这么讨厌呢!”

    看起来完全没有听到车内两人的对话。

    贾潮那边还色厉内荏的嚷嚷着,曹一方这边不怒自威的说:“不会骂就别装了,不要偷听我们讲话,戴上耳机。”

    贾潮顿时复原,“好嘞。”然后听话的戴上耳机,乖巧开车。

    两人继续争论。

    谢妍婷态度认真,曹一方油嘴滑舌,他还拿手机前置摄像头打开,看了看自己的双眼,“也是奇怪,就算没睡着,我也闭着眼睛闭了一整宿,你说它为什么还是红呢?”

    谢妍婷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学医的!”

    曹一方嘿嘿直笑:“我以为你什么都懂。”

    “别扯开话题,你能不能有个正形!”谢妍婷不满道:“你说你失眠,我千方百计找办法给你解决,你没睡就没睡,骗我干嘛呢?”

    曹一方费解:“我这不是担心你担心嘛……犯不着生气吧?”

    “我是气你老是骗我?”

    “别夸张啊!我哪有骗过你?”

    谢妍婷数着指头,“你先前说跟我去迪士尼,后来没去吧。”

    曹一方瞪大眼睛:“你这么想去迪士尼?那会儿我不是要赶剧本吗?”

    “我想不想是一回事,你说话不算是另一回事。”

    “不是……这不能算骗吧?最多就是太忙,往后推推。”

    “那你说,推到什么时候?”

    “呃……今年年底吧。”

    “说话过过脑子!无限乐园第二季八月开拍,第一季十集你都拍了快一年,第二季预计二十集,年底能结束吗?抽出点空还有跟笑笑他们的聚会,你是不是已经忘了?你还能空出档期跟我出去玩?”

    “那就再调整嘛。”

    “不要再调整!没空我能理解,我一直都理解,但你说没空也比骗我强!任何许诺都要想清楚了在说出口!”

    “好啦好啦,我记住啦,哎我说你不是电影拍得好好的,现在硬要来我的电视剧掺一脚?”

    “别打岔!我还没说完!还有,你五月二十号晚上十二点半,你跟我说你睡了,但是有网友截图你在知呼的回复,还Po上了微博,那个问题是‘女友穿着单薄还整天说冷,我给她买了件全覆盖羽绒服她干嘛骂我?’你回复‘兄弟你一点都不懂女生,穿那么大的羽绒服裹得像个熊多丑啊?女生都是爱美的动物,而且生命在于运动,你让她蹦蹦,蹦蹦就不冷了,还可以考虑下充电鞋垫,亲测,好用。’”

    曹一方知道他的知呼帐号早就暴露,他第一反应是惊愕:“我还回复过这么弱智的问题?”

    谢妍婷哼了一声:“是,后来很多人转发呢,在一个知呼沙雕问题锦集里。”

    曹一方狂笑三声,然后敬佩不已:“你这记忆力也真了不起,要不参加个最强脑仁吧?”

    “你是真的不觉得自己的回答有什么问题吗……”谢妍婷头疼的捂着额,“算了,不跟你扯这个,我继续说,还有一次是你拍神雕的时候……”

    哦,忘了说,谢妍婷要来参观曹一方工作室,顺便,她要参演无限乐园其中的一个角色,曹一方不同意,但他的不同意被否决了。

    下车。

    曹一方被劈头盖脸怼了一路,这会儿到自己的地盘了,正要告诫她注意影响,但随即发现,谢妍婷下车后转身的一刹那,她就又变成了另一个气质。

    她回眸一笑,沁人心脾:“曹公公,你工作室选址不错嘛。”

    曹一方挑眉,第一次对自己演戏时的情绪切换速度产生了一点点不自信。

    “愣着干嘛?”谢妍婷笑得双眼弯弯,嫣然明媚:“带路啊,不是要带我参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