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一吨大苹果

第二百一十六章 巴顿的调研(上)

    这个时候就是小秦出马的时候了,因为巴顿的一口异界话也没人听得懂啊。

    “那个,不好意思啊。这位是欧洲国王大学的社会研究学教授,这次是来中国做学术访问的。专门探访关于中国的社会民生问题,教授叫做巴顿,巴顿教授是想请问下能不能和你们坐在一起吃饭。”

    秦蒯仁和张桐在一起待得时间长了,别的没学会,但是说谎起来是一套套的。他算是随便给巴顿按了一堆头衔上去了。不过也不怕人查,如果真的有人查的话相信付长青会帮忙把这些都圆上的。

    正在吃饭的几名清洁工听到秦蒯仁这么一介绍,莫名的搞得很紧张。

    “这……这大学教授,和我们一起吃饭不太好吧。”有个满脸皱纹的大爷小声的说道:“我们也不会说外国话啊。”

    几名环卫工人下意识的就认定秦蒯仁说的是真话。因为巴顿作为传奇法师,他本身就有一种久居上位的气质。穿越异界之门来到这之后,付长青他们也给巴顿和冯美尔准备了得体衣服以方便在外走动。

    巴顿法师须发皆白,但是头发和胡子都是打理得一丝不苟,穿着得体的西装三件套。再加上那股学者的气质,还真让人信了秦蒯仁说的话。

    几名环卫工都显得有些拘谨。而一直在柜台后面算账的老板听到秦蒯仁的话之后心里也嘀咕:我就说呢,这老外看起来就不一样,不像是游客。原来是大学教授啊。

    老板把钱收好之后熟络的走了过来,他看来和几位环卫工是老相识了,直接开口说道:“老张,老李,老王,谢大姐。人家大学教授想和你们一起吃饭一起聊聊,你们就聊呗,怕什么啊!”

    五十多岁的老李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这……这不是怕不会说话吗。”

    “嗨,怕什么。人家大学教授和你们聊聊天露什么怯啊。咱们老首都人不能给国家丢人,你们说是吧。那个翻译,你给我们说说你这大学教授是来中国具体学术研究什么的啊。”

    老板对着秦蒯仁如此说道,秦蒯仁莫名的绝对老板叫自己的时候有一种小兵张嘎在叫胖翻译官的错觉。

    “巴顿教授主要是研究各个国家的幸福指数啊,民生经济啊,生活水平等等社科类的研究。”秦蒯仁的瞎话张口就来。

    “哦,那就是问对吧。”老板这句话一说,旁边几位环卫工瞬间明白了刚刚秦蒯仁说的那一大堆话是什么意思了。

    “哥几个,也别给首都和国家丢人了。怯什么啊,有什么说什么呗,别可劲儿夸,也别可劲黑,照事说事就行了。这顿饭哥哥我请了。”老板大叔当真是大气,而且说话做事特别有一股子首都老炮儿的劲。

    秦蒯仁都忍不住多看了老板一眼,老板挥挥手示意搞定。

    “巴顿法师,您坐吧,都安排好了。”

    在秦蒯仁的示意下,巴顿法师做到了环卫工的中间。不过环卫工人们还是下意识的和巴顿法师拉开了一定距离。

    “你刚刚是不是给我瞎编了一个身份?”巴顿看了眼秦蒯仁。

    “嗯,我说你是学校的学者,做社会研究。不然我真没法解释您为什么突然要和他们一起吃饭聊天。”

    秦蒯仁给出的这个解释巴顿法师算是可以接受。

    “行吧,那你帮我翻译翻译。你帮我问问,他们觉得这小店的饭对他们来说贵还是便宜。”

    巴顿的话被秦蒯仁翻译给四名环卫工之后,老张老李老王和谢大姐四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还是老张先开口:“这教授这话问的。在首都这四九城里,这大奔头开的就不是饭店,就是个善堂。十七块他赚什么钱啊,就指着晚上吃锅仔的和卖饮料酒水赚钱了。这饭当然便宜了,你去首都任何其他地方都吃不到这么便宜的饭菜了,味道还很可口。”

    秦蒯仁对可口这一点持保留意见,因为对他来说太咸了。不过对于要顶着风吹日晒搞卫生的环卫工人来说,这咸味可能还刚好。

    巴顿听完秦蒯仁的翻译,他点点头继续问道:“这十七块钱一顿,对你们的收入来说怎么样?”

    “不贵,现在谁不赚到三五千一个月的啊。”老王回答了这句话,同时从上衣兜里掏出一盒烟,软包的大前门。

    他给自己的几个工友都散了烟,他还热情的把烟递给了巴顿。巴顿法师倒是没有拒绝,因为他看得出这是一种烟草。在法师世界也是有烟草的,自己偶尔也吸,不过数量很少。

    地球上这种不需要烟斗的烟草很有意思。

    众人看见巴顿法师接了他们递的烟之后,瞬间感觉亲切很多。谈话也开始变得随意很多,一开始还是巴顿问他们回答,后来变成了他们也问巴顿各种事情,聊着聊着就变成了闲聊家常。

    “巴顿教授,我和你说啊。什么幸福不幸福的,要我说在这个世上的人都不幸福。生下来就是还上辈子的欠债的。所以啊,生下来人都苦。别说什么幸福不幸福的事儿。我活着没什么幸福不幸福的。”老王抽着烟低着眉说道:“要我说啊,你这老教授也别研究什么中国人幸福不幸福。这玩意儿你研究一辈子也研究不透的。”

    “你要说我幸福吧,我不算幸福。一家四口人现在挤在大杂院住呢,我和我老伴住一间十平米的房子,把二十平米的主屋让给我儿子和儿媳妇住了。你说我幸福吗?大清早的就要扛着扫帚出来扫大街,你说我幸福吗?”

    “但你要说我不幸福,那也不对。我一家四口天伦之乐,家里也没病没灾的。儿子儿媳妇也孝顺。家里除了没什么钱,我也没什么不幸福。”

    老李听到这话搭茬道:“嗨,什么幸福不幸福的,都是瞎扯淡。啥叫幸福啊,就你老王这个肠胃吃点猪油都拉肚子,给你钱了让你吃山珍海味,你天天跑肚拉稀的,你幸福啊?!”

    “那不行,那不行。这大奔头烧的茄子最合我口味了,给我山珍海味龙虾鲍鱼也不换。”老王抽着烟卷哈哈大笑。

    软包大前门,三块钱一包,名副其实的低档烟,抽着呛人。巴顿抽不了这么重口的烟,他只能让烟自然燃烧。

    然后搭茬聊天:“那你们觉得生在这个国家好还是不好呢?”

    “好,那必须要好。老教授,这不是因为你是外国人,我们当着你面说瞎话。我和你说啊,在中国生活,你说不上顶好,但你也算不上顶差啊。人呐不能天天向上看,向上看你得累死。全球七十亿人呢,爬到顶的有几个啊。生活有的过就过啊。”老王抽光了一根烟,又点起了另一根。

    “老王,我能去你家看看吗?”巴顿突然提出了一个让人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