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还看今朝 瑞根

第六卷 第一百零二节 深入浅出

    见郑国忠望向自己的目光有些疑惑和吃惊,沙正阳也知道自己这番观点肯定有点儿超前了。

    他甚至可以肯定其实东峡县委已经敲定了精细化工产业作为未来新一届县委县政府确定的主导产业和支柱产业,要作为东峡未来能够与医药产业并行的一大支柱。

    这可厚非,他甚至也认为郑国忠和东峡县委县政府在这个判断上是准确且正确的。

    未来中国精细化工产业市场规模会相当大,哪怕是在国际市场上都举足轻重。

    而且这一块领域现在国内产业市场还处于一个起步阶段,此时东峡能够抓住这个契机,毫无疑问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正阳,你是不是有些过虑了?”郑国忠沉吟了一下,才用比较委婉的语气问道:“我去过江浙和广东那边的精细化工生产基地和厂家,也认真考察过,我也知道化工产业肯定有污染,这方面的环评和防污治污肯定要做,但是好像也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啊。”

    沙正阳也忍不住苦笑,这个问题他该怎么来回答呢?

    是说一二十年后人民群众对环保的容忍度会提升到一个相当高的高度,还是说现在的环保要求过低,别说内陆很多地方,甚至沿海地区也一样根本就不在意这一点?

    “国忠书记,或许我看问题的角度和别人略有不同吧。”沙正阳也在斟酌言辞,“目前我们国家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阶段,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和落后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所以我们党委政府的主要目的就是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当十年二十年后达到一定阶段之后,可能这个主要矛盾还会存在,但是会有一些细微调整和变化,人民群众对我们周边的自然环境可能要求会更高,环保意识更强,那个时候……”

    郑国忠笑吟吟的打断沙正阳:“正阳,你都说是十年二十年之后的事情了,而且你这也是一个假设对吧?我倒不是说我这个人就只顾眼前利益,但是我们本届县委县政府肯定要优先考虑当下的发展大计,我知道你的担心和顾虑,但是没道理沿海地区能做到的,我们却做不到是不是?”

    沙正阳张口结舌,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是啊,你凭什么就能断言十年二十年之后会变成这样那样,凭什么就认定这十年二十年间没有其他的办法和对策来解决这些包括环保污染在内的这些问题,你担心顾虑可以,但是你要铁口钢牙的断言会怎样如何,那恐怕说你武断都有点儿是客气了。

    而且人家郑国忠说得也很在理,环评和防污治污这些方面都会考虑,一样要按照当下的程序规则来办,你凭什么就要求人家现在必须要按照十年二十年之后的标准来严格要求?

    那恐怕这啥都别干了,在你眼中恐怕现在干啥都存在问题。

    想通了这个道理,沙正阳也就不再纠结,点点头:“国忠书记,看来是我有些多虑了,您都考虑到了这一点,那就最好,但化工产业最重要的就是要把防污治污做到前面,同时要预留提前量,东峡有医药产业作为基础,精细化工产业应该是一个搭配产业,而且这块产业规模很大,值得提前下足功夫。”

    郑国忠也满意的笑了起来,“嗯,正阳,你和我的看法是一致的,精细化工产业市场规模很大,我也是经过精心考察才确定这一块,还有么?”

    “生物产业,我个人认为这个对人力资源要求太高,如果有合适的项目可以做一做,但是不宜抱太高希望或者投入太大,否则投入和产出不划算。”沙正阳也不再客气,“纺织和服装鞋帽产业,这一块我觉得还要细分,如果直接把这一大块定位要扶持发展,可能会显得散乱,最终难以形成规模优势,这一块待一会儿我再说。”

    郑国忠眼睛一亮,他听出了沙正阳似乎对纺织和服装鞋帽产业有些不同看法,没有一口否定,就意味着有戏,那就好。

    “汽配产业,这也是一个大产业,而且我也可以断言,未来汽配产业市场规模或超乎寻常的大,但是对东峡来说却未必合适,东峡没有任何电子和机械制造业的基础,要从头做起,可能会事倍功半,这一点上我不是很看好,有这份心思完全可以花在精细化工产业上。”

    郑国忠点头认可这一观点,贪多嚼不烂,看见那样红火就一拥而上,效果未必好。

    “正阳,实际上我也明白,想要啥都捞在手中,本身就不可能,但是你也知道我们东峡,乃至宛州,或者说整个中西部地区的情况,我们和沿海差距太大,真的是不敢东挑西拣,说句不客气的话,只要愿意来我们这里投资的,我们都欢迎。”

    郑国忠的话是大实话,现在内陆地区你真没挑三拣四的资格,能到你这里来投资,那就是看得起你,你不要,多的是人抢着要。

    “当然,但是我们自己却要明白我们想要促进和引导发展的优势产业和主导产业目标是什么,这就需要在各方面政策上的适当倾斜,比如税收和土地,比如配套园区建设等等,这些都不用我多说了。”

    沙正阳见郑国忠嘴角带笑,也就懒得多说,“那我就再说说一些更具体一点儿的。”

    “嗯,正阳,我洗耳恭听。”郑国忠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戏肉来了。

    “我注意到你们县里有几家企业,一家是红星鞋业,一家是凯龙运动器材厂,还有一家摩岩体育用品厂,以及那家攀登鞋业,……”沙正阳沉吟着道:“这几家企业不知道国忠书记和晓伟了解么?”

    “我可能了解一些。”曲晓伟有些惊讶。

    她没想到沙正阳对这家企业居然如此感兴趣,这几家企业规模都不大。

    红星鞋业老板是本地人,但是在福建那边打工认识了一个福建姑娘,后来二人结了婚,老板也得到了老岳父的资助,觉得老家工资更低,各方面开支也小,就回来创业了。

    攀登鞋业的情况有些类似,老板也是在广东那边打工,一直干到管理层,后来攒了一笔钱就干脆回来之后找亲戚朋友凑了一些钱,干了起来。

    摩岩体育用品厂规模很小,产值不到一百万,总资产大概也就在五十万左右,主要是生产户外用的帐篷、睡袋、登山包和登山手套等产品,老板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是汉都体院的毕业生,毕业之后没要工作,因为家里有点儿海外关系,在海外的亲戚给他出了点儿资金,他自己就搞起了这家莫言体育用品厂,虽然规模产值都不大,但是却因为专业原因,在业界内小有名气。

    凯龙运动器材厂则是一个生产健身器材的厂家,规模一样不大,这原来是县里一家集体企业,生产文体用品,最早是生产乒乓球拍和羽毛球拍,但是企业效益不佳,最终破产,然后县里将其转卖之后,被在沿海地区打工多年的老板林书言买下,搞成了生产保龄球、高尔夫球、台球等小众类球的生产厂家,主要是为台湾企业配套。

    曲晓伟作了介绍之后,沙正阳点了点头,其实他从资料上都已经看到了。

    红星鞋业和攀登鞋业都是以生产运动鞋为主,但实际上就是为沿海地区的鞋企做代工,当然也有一部分用上了自己的牌子主要在内陆地区销售,甚至就干脆不用牌子直接以进口水货名义在农村市场中销售,就这样居然生意也不错。

    这个时代的这些企业都还没有多少品牌意识,赚钱才是第一要务。

    他们这种代工其实已经被沿海地区那些代工厂盘剥了一轮,但是凭借着内陆地区廉价的原料和薪资,即便是这样被几轮盘剥,依然有得赚,而且生产出来的部分产品不打品牌在内陆市场销售,也能有赚头,所以一样活得很滋润。

    如果要想赚得更多,那就索性打点儿擦边球,耐克变成耐格,阿迪达斯变成阿达迪斯,彪马变成飘马普马,总而言之,沾点儿这些品牌的边儿,在内陆农村乡镇里一样很好卖。

    “国忠书记,这几家企业其实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和沿海地区的同类或者关联企业有很大关系,他们之所以进入东峡,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和东峡有关系,比如老家是东峡的,另一方面就是东峡这边的劳动力薪资价格低廉,原材料也相对便宜,这其实可能和内陆很多地方相似,他们可以在东峡落户,那么肯定也就会有与这些条件相似的企业在其他地方落户,……”

    郑国忠和曲晓伟都深以为然,这些条件在其他地方都可以被复制和取代。

    “那么我们有没有机会让这几家我们可以归纳为体育用品生产企业的这类产业在东峡变得更加繁荣,或者说东峡对于这类产业更具吸引力甚至难以被其他地方所代替呢?”沙正阳悠悠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