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还看今朝 瑞根

第七卷 第一百零三节 大想法

    “真的就这么忙?”沙正阳到曲廊风荷时,已经是七点过了,朱凤厚带着一拨人亲自迎出来,握着沙正阳的手。

    沙正阳有点儿受宠若惊,朱凤厚不是还在汉都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的朱凤厚了,他现在是秦都市委I书记兼市长,一肩挑,虽然这只能是很短暂的一段时间,但也足以说明其在省委心目中的地位了。

    实际上他出任秦都市长时大家就知道他当市长只是一个过渡,只不过大家都没想到他接任市委I书记会这么快,不到一年就接任书记,这还是让人惊讶。

    “在您面前我还能说谎?再说了,您的消息那么灵通,我能瞒得住您?瞒您又能有什么意思?”沙正阳飞快的扫了一眼跟随着朱凤厚的一群人,都是秦都市里的领导干部,短短几个月时间,朱凤厚已经在秦都站稳脚跟,而且看这副模样已经能驾轻就熟的控制局面了。

    “那可不一定,沙主任,朱书记说了,本来你的工作重心应该是协助我们秦都市委市政府完成省委省政府交给我们的产业转型任务,可现在又把巫陵地区和蒲池地区的产业培育和脱贫致富结合起来,顺带还给您压上一个都宜高速项目的担子,这要分心几用,秦都这边你怕是就来不了几回了吧?”

    接上话的是秦都市委副书记曹忠诚,这是一个典型的西北汉子,个头不比沙正阳小,口音也明显带着西北甘陕一带的口音,脸膛红黑,但是穿着一身铁灰色的西装倒是很有气势。

    沙正阳上次去秦都考察调研时,曹忠诚没怎么露面,他是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自己调研经济工作,自然没什么接触,不过最后饯行的时候还是来参加了。

    “曹书记,这地球离了谁都一样转,秦都市的发展还是在诸位身上,我就是发计委的一小卒,能够为秦都发展尽我自己一份努力,也算是三生有幸了,您别把我捧太高,那跌下来我就起不来了。”沙正阳也朗声大笑,和曹忠诚握手。

    “嘿嘿,沙主任,我这个人是军人出身,说话直来直去,秦都改革开放发展二十年,的确发展速度很快,但是存在的问题更多,特别是产业结构的单一,基本上就是唱煤炭石油的独角戏,石油产业咱们也靠不上边那都是中央的,可煤炭产业一木独大不是好事,朱书记来秦都就已经把这个问题给全市干部挑明了,让大家意识到了我们秦都市的发展危机,拿朱书记的话来说,我们需要居安思危,否则一旦煤炭资源挖完了,我们怎么办?我们的子孙后代怎么办?”

    曹忠诚一番话立即让沙正阳明白,这家伙怕是在争取朱凤厚接任市委I书记之后的市长位置了。

    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而且也代表着朱凤厚的观点。

    据沙正阳所知,朱凤厚到秦都之后最先提出这个观点时,秦都很多干部对此并不感冒,或者说有些人也承认的确存在这方面的隐忧,但是还远谈不上那么紧迫,认为现在秦都还不需要考虑那么遥远的事情,而且甚至也有人暗示朱凤厚你干一届书记市长就要走人的,那都是后面几届班子的事情了。

    只不过今年的煤价大跌立即就让整个秦都市感受到凛冽的凉意,整个秦都市的GDP增速迅速下滑到全省倒数第一,财政收入也是锐减,更为关键的是从全国总体经济形势来看,这一轮煤价下跌恐怕还不是一两年之内就能到头的,甚至可能会延续到2000年以后去了,这也在整个秦都市内各级干部中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持续了多年的煤价上涨给秦都市的干部群众带来了很大的自信,虽然从GDP总量来说秦都市排序处于中等,但是从财政收入状况和人均GDP来说,秦都却是排在全省前列的,秦都人均GDP仅次于汉都、涪岗、昭阳,人均财政收入仅次于汉都和昭阳,财政总收入次于汉都、涪岗、昭阳、宛州和武阳。

    GDP增速和财政收入的下滑对秦都的冲击相当大,这也显现出了秦都经济结构的畸形和严重不平衡,正因为如此朱凤厚后面几次在全市干部大会上的讲话和对全市经济发展的定调才逐渐获得认可。

    毕竟经济下滑和财力锐减是现实的,固定资产投资也紧随下滑,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原本秦都市是有意和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合作建设汉秦高速的,但是现在这个项目就只能暂停了,当然这也和目前连通秦都和汉都之间的国道路况较好有一定关系。

    财政收入的锐减,也连带着使得干部职工奖金也收到了影响,这才是让全市干部职工们真实感受到产业经济单一带来的巨大影响。

    朱凤厚是年后去秦都任职的,当时秦都尚未感受到煤价下跌带来的影响,但是随着二季度和三季度煤价下跌势头越猛,朱凤厚原来不怎么受人认可和欢迎的观点首先获得了秦都市委市政府班子的认同,然后整个秦都市都开始正视这个趋势可能带来的巨大影响,可以说煤价下跌实际上是变相的促成了朱凤厚迅速在秦都市委市政府确立了自己威信和核心位置。

    “曹书记您的看法可能未必代表所有秦都人吧?”沙正阳笑着回了一句,“情况可能不会像你所说的那么糟糕,当下煤价下跌的确可能给秦都市带来一些影响,但是我觉得这也不完全是坏事,起码这能让大家明白一个地区如果将整体经济寄托在某一项产业上是危险的,煤价下滑都能带来这么大影响,那以后挖完了呢?”

    “煤价起伏只是正常的,前几年上涨,今年开始下滑,都是随着经济发展出现的正常调整势头,也许两三年后煤价还会上涨,不过我一直坚持一个地方经济不能系于一项产业上,而且现在秦都的条件不差,不像巫陵和蒲池,它们自身不具备迅速实现自我发展和积累的条件,需要依靠国家和省里,需要依靠大力招商引资,而秦都自身是具备自我突破和发展条件的。”朱凤厚一边招手示意大家进门,一边和沙正阳并肩而行。

    沙正阳一边说着话,一边也和其他几位秦都市的领导握手寒暄。

    除了曹忠诚他接触少一些,其他几个,像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鲁浩东、常务副市长梅俊明、组织部长张克侠、市委秘书长季唯明、副市长童云波等,他在秦都市调研那几天都打过多次交道,那一次调研中朱凤厚是带着这一帮人轮流陪同自己下到县里调研,而且也和这些人一起参加过几次座谈。

    “看来你们秦都市委市政府胸有成竹嘛,这是好事啊。”沙正阳一边思考,一边接上话:“秦都财政状况良好,这是一个最好的条件,蒲池和巫陵这方面就相差太远,即便是有中央和省里的转移支付和一些其他支持,但是总的来说自身力量不足,就始终受制,所以才很多方面的发展考虑上都显得缩手缩脚,我去了几次,都是觉得相当棘手。”

    “所以省里才要花心思上马都宜高速项目?”接话的是另一名市委副书记鲁浩东,他是省里下派去的干部,原来在省交通厅工作,汉秦高速也是他一直推动的,但是却遇到了这个不太讨巧的时候。

    “鲁书记,您的怨气可别冲着我来,实际上我个人也是支持汉秦高速的,不过……”沙正阳其实是在打一个大主意,不过这个盘子太大,哪怕他有重生的记忆,也觉得这样一个规划显得有些太吓人,但是他又舍不得这样一个机会。

    “沙主任,你这不是在蒙我们吧?”鲁浩东目光流动,脚步都忍不住一顿,汉秦高速对秦都来说当然意义重大,但是论经济分量秦都不及武阳,所以汉秦高速肯定放在汉武高速之后,论政治意义,汉秦高速又无法和都宜高速相比,所以无论怎么看,汉秦高速都只能搁在后边,哪怕秦都市自身意愿再强,这个项目都很难现在获得省里支持。

    沙正阳的话的确让包括朱凤厚在内的所有秦都干部都为之侧目,沙正阳从来不无的放矢,这个话虽然留了口子,但是这说明对方是考虑过的,但是对方是基于何种理由考虑到汉秦高速,却让这一帮人想不通。

    “正阳,你这话不说也罢,可现在说了半截话可不行,待会儿你如果不把这话头给接上让大家听个心知肚明,恐怕你今天想要轻松下桌子就别想了。”朱凤厚也笑了起来,“大家说是不是?连我都被你给勾起了兴趣,你说大家能放你过关么?”

    沙正阳赶紧拱手求饶:“朱书记,算我多嘴,行不?”

    “肯定不行,我知道你的底细,哪怕给大家留个念想也好,老鲁在这事儿上可是花了不少心思的。”朱凤厚摇头笑道:“老鲁,待会儿多和正阳碰几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