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还看今朝 瑞根

第八卷 第十一节 有奖励

    康广量身体微微向后一仰,让身体更舒适的靠在沙发里。

    对于沙正阳,他从未小觑。

    事实上他很认真的研究分析过这个年轻人,除了因为对方年纪轻轻就攀升到现在的高度这个因素外,还有一些其他原因。

    对方口碑声誉一直不错,除了获得了一些高层领导的青眼相加外,在沙正阳工作过的单位部门,康广量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沙正阳的顶头上司或者分管领导基本上都对其交口称赞,而且似乎都仕途光明。

    康广量专门了解过沙正阳在宛州的工作情况。

    对方担任过市委办副主任,而那个时候的市委秘书长明永昌现在是宛州市常务副市长,他担任过宛州市经开区副主任,而那个时候的经开区党工委I书记、管委会主任钱正是安襄地委委员、常务副专员,他担任过真阳县长,而前后两任书记,袁成功和夏侯通都获得了升迁。

    抛开这些人是否从中受益,康广量姑且不论,最起码用一个俗气的话来说,沙正阳会在很多人眼中是一员福将。

    和他搭档合作或者当他的领导,都能沾染一些运气吧,但康广量更认为是沙正阳在工作中为这些人出谋划策也好,勇挑重担也好,从中获益了。

    沙正阳在每一个岗位上都表现得很优异,这大概是他屡获升迁的主因,而他的这些优异表现康广量也做过一个分析。

    有几方面,一是眼光好,前瞻性强,很善于捕捉到风向潮头,所以一出手就能获得绝佳的效果;二是此人的确很有手段,搞经济工作稳准狠,选择产业培育发展方向很有一手,善于结合本地实际,所以给领导心目中就留下了深刻印象;三是文笔好,善于总结归纳,拿出来的文章每每都能获得高度关注,这也是他为什么要降尊纡贵的把自己精心撰写的文章请对方斧正,这方面他真还不如对方。

    这个人捕捉焦点亮点工作进而加以发挥和攻坚克难的能力非常强,光凭这一条,只要抓住那么几次机会,就很容易树立起金身不破的威望,在长河集团,在发计委这边来了之后信手捕捉到的几次机会都证明了这一点,当然康广量也知道这也是自己有意给了对方一些机会有关,但即便是如此,对方也充分展现了他的才华。

    几方面结合起来,加上此人的政治嗅觉一样厉害,也难怪此人能青云直上。

    正因为如此,康广量相信对方知晓自己拿出这篇文章的意图。

    “正阳,我想你应该明白我搞这篇文章的意图,一方面的确是我这么些年来从涪岗到发计委工作,颇有些感悟体会,咱们内陆地区如何来利用本地区优势来加快经济发展,算是一份总结吧,另一方面我也希望这份经验交流能够抛砖引玉,进而有利于工作,……”

    康广量的话说得文绉绉的,让沙正阳也有些好笑,这人这个时候都还得要端着,太有意思了,不过这也正常,他也能理解。

    “康主任,我明白您的意思,不过刚才我就回答您了,这里边的确有讲究。”沙正阳正色道。

    “唔,你说说。”康广量很虚心,宣传造势这一块他不是不懂,但是在更高层面如何来吸引关注和引发争论,形成热点亮点,他觉得自己还是欠缺一点儿火候,至少比面前这个家伙要逊色不少。

    “您主要是从经济这一块工作上一些论点,那么准备或者希望放在哪一类报刊杂志上?”沙正阳问道。

    “你要什么好的建议?”康广量反问。

    “虽然您这篇东西立意很高,但是着重还是在产业发展的角度来阐述,如果是《求是》和《人民日报》这类政治性更强的报刊杂志难度可能比较高,而且即便是要采用可能在时效性上也会有影响。”沙正阳沉吟着道:“经济方面的报刊杂志,《经济日报》时效性最强,但是若是论影响力和覆盖面《半月谈》其实是最合适的,……”

    康广量听得出沙正阳话语中的委婉意思,要上《人民日报》,他这点儿东西还欠缺一些火候,而《求是》就更不用说了,那是政治权威刊物,不说其他,自己这篇东西分量也不足,所以当沙正阳提到《经济日报》和《半月谈》,尤其是《半月谈》时,他眼睛也是一亮。

    《经济日报》虽然是国家级大报,覆盖面也很宽泛,但是从政治意义上来说略略欠缺一些,或者说和自己所需要达到的目的意图来说略有分歧,而《半月谈》作为时政性很强的杂志刊物,无论是从哪个角度,都更为适合。

    “正阳,不瞒你说,我也是在考虑《半月谈》,但我总感觉我这篇东西如果要刊载在《半月谈》上,还是有点儿薄弱了些,但我自己又找不到症结,怎么来提升一步,你给我参考参考,提提意见,如何来提炼升华一下,……”

    康广量身体从沙发上挺直起来,微微前倾,一双手合十,手肘撑在自己的膝盖上,注视着沙正阳,很认真的道。

    沙正阳也没有忸怩作态或者谦虚什么,稍加思索便道:“您这篇文章主要方向是探讨内陆地区在发展工业上的一些构想,但是我觉得经验归纳得不错,毕竟都是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但是在展望上我觉得略微狭窄了一些,单薄了一些,如果可以在这方面更丰富一点,甚至主动向中央层面提一些建议意见,我觉得可能在深度上和冲击力上会更有看点。”

    “对未来的展望?”康广量站起身来,背负双手,在办公室里踱步一圈,“你是指咱们内陆地区在产业上的建议上再丰富有些,具体一些?”

    “对,因为您的身份和你的文章主题决定了你的内容主要围绕着我们内陆地区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产业如何规划培育,你介绍了一些经验,但是光是经验只能说明你的既往,那么展望和前瞻呢?是不是可以以咱们汉川、嘉州和西安这些城市作范本,提一些设想,比如汉都的互联网和电子信息产业,比如嘉州的汽车和摩托车制造业,比如西安的现代航空航天产业,……”

    沙正阳说得很随意,但康广量却知道这也不简单,你不能蜻蜓点水的一掠而过,要提,起码要说点儿一针见血入骨三分的东西才行,到这份儿上,大家都是明白人,康广量也就不客气了:“正阳,你觉得就以汉都的电子信息产业和互联网产业来发挥一下如何?”

    “我看可以,也不宜阐述太宽太深,但要在具体点上拿出点儿让人耳目一新的,……”沙正阳点点头。

    这是沙正阳的拿手本事,康广量也就坦然请教,沙正阳也没保留,该说什么说什么,康广量索性拿笔出来自己记录了几点,觉得差不多够火候了,这才拍了拍沙正阳肩膀,没说其他话,一切都在不言中。

    在离开的时候,康广量又叫住沙正阳:“正阳,向东书记和我说起过,汉都市那边很希望能有一个对工业和高新技术产业比较有想法的领导,我知道他是在说你,不过我觉得你才来发计委不到一年时间,发计委这个部门比较特殊,无论是自身能力的提升还是在资历的打磨上,我觉得都会对你未来的发展有很大帮助,可以说,在发计委干上两年的履历,绝对要比在其他岗位上更能让组织认可,让领导放心,所以我觉得你留下来再干上一年半载更合适一些,……”

    “主任,我可从没有过离开的心思,如您所说,我也才来半年多时间,很多工作都还处于一个熟悉的阶段,现阶段我也从未想过其他。”沙正阳赶紧解释。

    “嗯,你明白就好,我也是给你一个建议。”康广量随即又道:“向东书记也是好意,汉都市毕竟不比其他城市,如果哪天向东书记真的向你提出来,你也要好好和向东书记解释,不要伤了向东书记的一番心意。”

    “我明白,谢谢主任关心。”沙正阳赶紧道。

    康广量能说出这样一番话,看来今天自己的表现很让对方认可,也极大的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嗯,还有,高峰论坛很重要,你的讲话要好好准备一下,届时王省I长可能要亲自到会。”康广量顿了一顿,“我和省电视台那边打了招呼,到时候他们的新闻综合频道可能要对做一个专访,你也要准备一下讲话稿,到时候和省电视台那边对接一下。”

    “啊?这不合适吧?”沙正阳吃了一惊,这是一个奖励么?

    “没什么不合适,向东书记和我商量了,就你和季国力分别接受采访,一个从产业发展的前瞻角度来谈,一个从招商引资和创业的环境来谈,各有侧重,……”康广量一挥手,“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好好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