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还看今朝 瑞根

第八卷 第一百七十九节 发展才是硬道理

    伴随着干部队伍作风整顿专项工作的全面展开,沙正阳也就陷入了忙碌之中,甚至连卿箬笠怀孕都有些顾不上了。

    也幸亏现在沙父沙母都已经正式退休了,所以才有空闲时间来照顾肚子明显开始鼓胀起来的儿媳妇。

    好在卿箬笠也很理解沙正阳的工作,这个市委组织部长可真的不是那么好当的,特别是省会城市的组织部长。

    在这种作风整顿兼人事调整的前夜,可以想象得到会有多少工作需要开展,多少关系需要协调。

    再说你沙正阳有多么底气十足,不惧外部干扰,但你也需要考虑到你日后还要开展工作。

    即便是你要坚持原则,但也还是希望能够在尽可能和谐的环境下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哪怕真的在有些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但也不至于把关系弄得太僵。

    郭业山的拜访在沙正阳预料之中。

    徐华龙出事之前,郭业山就来找过沙正阳,当时是想要为徐华龙搭桥,当然估计也是关系抹不过去,不得不来这么一趟,所以在徐华龙被纪委带走调查之后,郭业山便提都不提这事儿了。

    对于已经落马的人,不值得再提。

    “郭专员,巫陵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沙正阳亲自为郭业山递上热茶。

    能够直接来沙正阳家中拜访的人屈指可数,可能不会超过五个人,沙正阳本来就不喜欢工作上的事情和家庭扯上关系,所以一般不欢迎外人来家中,当然郭业山关系不一样,老领导,所以属于五个人中一个。

    “还行吧。”郭业山接过茶杯,捧在手中。

    “你也知道巫陵的情况,工业底子太薄,叶专员也接受了你的一些建议,食品产业是目前整个地区全力以赴培育的主导产业,像水果加工,趣味饮品的果汁基地规模还在扩大,目前很有潜力可挖,还有茶产业,总体来说也有比较好的前景,另外就是药材种植和加工,这也是当前我们重点扶持的一大产业,主要还是我们巫陵的交通条件太差,现在我们的希望就寄托在汉武高速上,从进度来看,还算不错,基本上能在预计工期内完工,届时巫陵的投资环境可以迎来一个飞跃式的进步。”

    “看样子叶专员也还是下了苦功的啊,没有等和靠,食品和医药产业,都算是切合了巫陵现有资源和条件,如果一门心思想要等到汉武高速竣工,那也未免太被动了。”

    沙正阳也大略知道叶和泰在巫陵熟悉了情况之后,就渐渐开始按照自己的规划设想来行动了,并没有一味的怨天尤人,巫陵现实情况就摆在那里,你再怎么埋怨发牢骚也起不到作用,还不如沉下心思来做点儿实实在在的工作。

    省里边对叶和泰的评价不错,认为叶和泰虽然没有多少大开大合创新突破的举措,但是恰恰是这种踏踏实实做实事的作风才最适合巫陵这类落后地区。

    你要真的成天好高骛远要去引入多少大项目,或者提出多么宏大的发展规划,反而会沦为笑柄,你本身的条件就不支撑那样的发展格局。

    像以果汁饮料、食品罐头、茶叶、休闲食品为主的食品产业,以药材种植和中成药制造的医药产业,这两年的发展势头很猛。

    东方红集团旗下的趣味饮品集团已经持续在巫陵地区投入巨资建设和改造,打造四个高山和丘陵果园带,包括广柑和蜜橘、猕猴桃、葡萄、梨等多种水果种植基地,一方面是提供优质的绿色无公害水果,另一方面也是要为打造国内最大的果汁饮品企业打好基础。

    宁月凤在抽时间来沙正阳这里小坐的时候就主动介绍了目前趣味饮品在巫陵地区的投资,重点在水果果汁领域,但也谈到了未来东方红集团可能有意要进军休闲食品领域,目前还处于市场考察阶段。

    根据专业团队给出的意见,像薯片、山药片这一类休闲膨化食品目前市场潜力巨大,但是国内著名品牌和一些国际知名品牌已经开始占领市场,如果东方红集团要进入这一领域,也会面临巨大的竞争。

    但宁月凤还是觉得这一块市场可以试水,而巫陵地区作为高山地带,土豆、山药这一类种植也同样是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在获知东方红集团有意要进入休闲食品领域之后,巫陵地区也积极对接,希望东方红集团能够继续深耕巫陵地区,一方面将企业落户巫陵地区,同时也能带动广大巫陵地区农户致富增收。

    除了引入了外来资金和项目发展外,巫陵地区也大刀阔斧的对现有的一些地区所属和县属国企进行改制,欢迎私营企业参与国企改制,并出台了一系列针对性很强的鼓励私营企业发展的政策,这很大程度激发了巫陵地区的私营经济发展的活力。

    在这一系列工作上,叶和泰都表现出了十分鲜明的态度,特别是在国有企业和乡镇企业改制问题上,他旗帜鲜明的支持尽快尽早改制,同时表示不要拘泥于企业性质,只要是有利于发展有利于做大企业的方式,巫陵地区地委行署都会大力支持。

    郭业山在巫陵地区行署中主要分管招商引资和经开区以及工业工作,这基本上是仅次于常务副专员的角色了,但是郭业山却做得很出色。

    去年校庆之后,汪亚光就带着他那个在宝岭挂职的同学卢志坚来沙正阳这里了一趟。

    卢志坚原来在地区行署办工作,下挂宝岭县府办,后来和沙正阳也打过几次交道,当然他的层级太低,实在接触不多。

    下挂期满了之后,卢志坚回了巫陵地区行署办,这层关系也就算是有了作用,目前卢志坚已经担任了行署办综合科的副科长,算是迈入了领导干部的层级。

    原本沙正阳也一度想问一问卢志坚是否愿意给郭业山当秘书,但是通过汪亚光了解到卢志坚其实更喜欢做一些实在的工作,也就算了。

    沙正阳对汪亚光和卢志坚这两个小师弟的印象都不错,汪亚光很有独立性,但却不拘泥,卢志坚踏实肯干,像任一杰要说级别已经更高,但是沙正阳却不太看得上,这个人骨子里就缺乏独立的人格。

    “巫陵地区条件的确是太差了一点,硬件方面,尤其是基础设施方面,地委行署短时间也无法做到翻天覆地的改变,只能等到汉武高速通车,但是我们在软环境方面还是在有意识的打造,不能等到汉武高速通车了,基础设施条件具备了,我们的投资软环境又跟不上趟了。”

    郭业山叹了一口气,“在汉都市呆久了,突然去了巫陵,才发现原来在汉都浪费了多少机会啊,想当初在华阳,真的是不愁项目,不愁资金,现在倒真的成了翻了个个儿。”

    “郭专员,当年的华阳也许还行,现在的华阳恐怕有点儿够呛了。”沙正阳淡淡的道:“饮马区现在的发展势头,恐怕最迟明年就要赶超华阳,如果华阳没有大的改变的话。”

    “唔,不仅仅是华阳吧?金江,西都,碑堰,这几个老牌的经济强县,应该说状况都有下滑,反倒是饮马、银台、津县这几个县的情况发展势头不错啊,一涨一消也很正常。”郭业山对汉都的情况还是很了解的。

    “涨很正常,当下这种经济大气候下,没理由不涨,但是这个消,有点儿说不过去。”沙正阳摇摇头,“金江不说了,一度是和华阳争夺状元榜眼的,西都和碑堰呢?也都曾经是全省经济十强县榜上有名的,但现在呢?全都滑落到了十多名去了,而且几乎每年都要倒退那么一两名,这可真的不是好现象。”

    “难怪何宇中有些着急了。”郭业山轻笑起来,如果说汉都市委对华阳、金江、西都、碑堰几个区县的观感都是如此,那华阳县委I书记何宇中别说想要进一步,弄不好连这个县委I书记都悬了。

    “这个时候知道着急还不算晚,就怕麻木不仁,自我感觉良好,甚至还觉得满腹委屈,怨天尤人,那可真的就问题大了。”

    沙正阳已经大略摸到了郭业山的来意了。

    他是知道郭业山和何宇中关系一直不错的,徐华龙其实反而和郭业山关系很一般。

    郭业山担任常务副县长时,何宇中是县委副书记,郭业山回市委宣传部之后也和何宇中保持着比较密切的关系,现在徐华龙出事,虽说没有迹象显示与何宇中有关,但你何宇中作为县委I书记难道没有领导责任?

    加上现在市委对华阳的发展也很不满意,这就有点儿麻烦了。

    原来一直是一枝独秀的华阳县,现在慢慢被饮马区这个各方面产业基础都远不及华阳的郊区赶上来了,这固然有这两年汽车产业迎来大发展的原因,但你华阳为什么就没能抓住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