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里表世界 宝可梦

第六百八十九章:物质波公式与质能方程

    法云寺是陕西最大的寺庙之一,供奉佛指舍利,在佛门有极崇高的地位,清朝因为道教在明末时的抵抗,摧毁大量道观屠戮了成千上万道士,但佛门比较顺从所以没受到打压而且喇嘛也属于佛门反而得到了推崇,这个寺庙占地数千亩,一座座大殿金碧辉煌。

    凌云道长带着徒弟小九,站在法云寺的门口。

    这个正太一脸震撼,虽然仅仅只是站在寺庙的外面,看到门内那宏伟的大殿,巨大的青石练功场,还有耸立在广场上的鎏金宝塔,鼎状香炉和插在其中一根根手臂粗的信香,完全超出这全道观只有2人连三清像都是木头质地,破败斑驳小地方出来道童的想象力。

    “师父,我们都从早上站到天快黑了,他们怎么还不让我们进去啊。”

    小九的肚子传来了一阵“咕”的响声。

    “饿了吗?”

    凌云道长解下身上的包裹,从其中取出一块硬饼,掰开拳头大小的一块递给徒弟:“吃吧。”

    “师父,我不饿,你吃。”

    “吃吧。”

    凌云见徒弟开始用力的咬着硬饼,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将掰开硬饼时落在手中的碎屑撮在手心一把放入口中,这些饼是麦麸与玉米面磨碎在一起烙出来的,十分粗糙,加上缺少水,咽下去的饼渣刮着嗓子极为艰涩,但他吃的很珍惜,带下山的食物在灾民身上散出大半,现在剩的饼已经不多了。

    咽下了硬饼的碎屑,凌云道长看向宏伟的法云寺,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早上就以“青云观观主”的身份递出了拜帖,不过对方到现在都没有理会显然是不想见自己,寺庙中的大师们对他这一次来意肯定也清楚为了对抗旱灾只有动用佛祖舍利这个级别的宝物才行,镇寺之宝,估计法云寺是舍不得拿出来的。

    “咳咳咳,咳咳……”

    小九被饼渣子噎的喉咙生疼,剧烈的咳嗽。

    嗓子一片干涩,好想喝水,这时小九突然感觉有什么滴落在脸上。

    是雨?

    下雨了!

    小九惊喜的抬头,果然乌云遮挡了傍晚的天空,淅淅沥沥的雨点不断落下,凌云道长惊讶的抬头,居然下雨了!他曲起手指掐算一番又有些叹息的摇了摇头,这一场雨,雨量并不大,仅仅只会持续一夜,对整个关中的大旱没有太大的用处,连缓解都做不到。

    因为降下的这一点点雨,明天估计一个白天就蒸发了。

    不过,现在下一场雨,对处于绝境的很多灾民也等于是救命,所以凌云道长对法云寺的举动充满感激之心,既然寺庙中的大师有慈悲之意,也许可以说动他们动用佛指舍利。

    心情好转了许多,凌云道长见小九伸着舌头贪婪吸着雨点的表情,微笑着用手掐了个法诀,立刻周围涌起一股小旋风,将大量雨点吸纳而来汇成一道水流,冲入了徒弟的嘴巴里。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一只队伍在向法云寺返回,一名身材肥硕的和尚走在最前方,右手抓一只烧鸡,左手抓着一块肘子,吃的满嘴流油,旁边几个小沙弥脸色献媚的奉承着:

    “不愧是普真师叔,居然能在这大旱下,成功的祈下雨来,真是法力高深。”

    “普真师叔的这一场雨活人无数,可谓是在世菩萨。”

    “什么菩萨?普真师叔以后是要做佛陀的,我们这些人也跟着前往西天极乐,做罗汉陪伴在师叔的身边。”

    “哈哈哈……”

    普真听的眉开眼笑,但口中还是喝骂道:“一群小机灵鬼,祈雨是靠八部天龙宝幡,哪是靠我?还有佛陀与菩萨,那是我能当的?日后能修行到阿罗汉境界,当一名罗汉我就满足了。”

    听到传来的说话声凌云道长微微的叹了口气,如此随意的谈论佛菩萨,心中几乎无一丝敬畏之心,现在的法云寺已经变成这样了吗?

    压下心中的叹息这名道士整理了一番衣冠,站在道路边在这只队伍接近时,走上前道:“贫道青云观观主,凌云见过普真大师。”

    普真这一趟赚了1千多两,心中愉快,路上回来的时候大吃一通,没想到山上会遇到人,居然还是一个道士,他的脸色变了几下,将肘子和烧鸡递给旁边的小沙弥,双手合十道:“贫僧普真,刚从祈雨法事回来,那个啊……法事的消耗比较大,所以就吃点肉补一补。”

    “我们佛门并没有不食荤腥的说法,只是不吃辛辣之物罢了。”他解释道。

    凌云道长连忙道:“贫道晓得。”

    “普真大师能祈雨下来,也是一番功德,只是不知大师能不能彻底救一救关中百姓?”

    “这个啊……”

    普真脸色变得难看:“你是为了佛祖指骨舍利而来吧?贫僧劝你还是快点离开吧,此事绝无可能,佛指舍利自从唐太宗第一次诏迎佛骨,到武则天,唐肃宗……仅仅唐朝就6次迎佛骨,传承到清代已经是中原佛门象征,用佛门至宝圣物,去镇压一只旱魃?”

    “若是损毁,我等前往西天极乐,如何对佛祖交代?”

    凌云道长再一次劝说道:“佛祖是觉者,慈悲为怀,为了拯救百姓动用舍利,就是知道又怎么会怪罪?关中数百万百姓的死活,就在贵寺的一念之间。”

    “哼!”

    普真不悦道:“你这么说是法云寺不在意百姓的死活?我们是方外之人原本就不过问红尘俗事,旱魃不用去管,也许到冬天,半年时间就会自动再次进入沉睡了,你们这些道士就喜欢拿大义来逼迫,沽名钓誉,殊不知佛门为了发展隐忍,背负了多少诬蔑和骂名。”

    “你走吧,法云寺从7天前已经开始闭寺,不会再见任何人了。”

    他从身边小沙弥手中抓过烧鸡和肘子,几大口啃完将骨头扔在地上,愤愤而去,很快,寺庙的大门“咣当”一声关上。

    小九看着地上油光发亮的鸡骨头和猪骨头,闻到散发出的香味忍不住舔了舔嘴巴,费了好大力气才将目光移开:“师父,我们怎么办?”

    “离开吧,法云寺看来是不会用佛祖指骨对抗旱魃了,再等下去也是无用。”

    凌云道长正要离开,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我说道长啊,既然对方不愿意拿出来,为什么我们不趁着夜色,偷偷进去,干他一票?”

    一个黑袍人从树林中走出。

    凌云有些惊疑的打量了对方几眼:“法云寺是陕西的大寺,又是佛祖舍利所在之处寺中高手众多,特别是方丈等慈字辈的高僧每一位都法力精深,想进去偷窃恐怕会被打死,再说如果偷窃了佛指舍利,整个中原大地的佛门都要惊动,无法善了……阁下是?”

    “这样啊。”

    琰罗将帽子放下,露出了里面的面孔:“名字什么的只是比较虚幻的东西,你可以当我是一个热心人,我正在为这关中的大旱灾奔走。”

    “你可以喊我为秦先生。”

    见到帽子下异与常人的相貌,蓝白黑的头发,凌云道长吃了一惊,他睁开一双道家灵眼窥视了一番惊道:“你不是血肉之躯!”

    “水银之躯法体,和佛门的金刚不坏法体类似,不过我是能够常态维持。”

    “路上我听一名夫子说,这一次的大旱是上古凶物旱魃导致,法云寺有佛指舍利能镇住妖邪,所以前来看看。”

    琰罗的水银之躯内并没有任何妖邪之气,人也毫无杀人的凶煞之气,凌云道长放下戒心,说道:“佛指舍利是佛门至宝,法云寺不肯拿出来也没办法。”

    “唉……舍利子对妖魔鬼怪僵尸都有极大克制,可惜……”

    琰罗听到这句话,又跃起从庙宇的墙壁观察里面的和尚,他到颇有用狙击枪干掉几名“大师”拉走尸体烧舍利子的想法,这时他突然产生一个灵感:“凌云道长,我说,我们夜里偷偷放一把火,将法云寺烧毁,从灰烬废墟中是不是能捡到一堆舍利子?”

    凌云道长:“……”

    法云寺内高手众多,别说放火烧寺,就是召唤一颗陨石砸下来也不一定能摧毁寺庙。

    琰罗这秦始皇的化身,用来战斗的天魔琴报废了,破军外丹也不在手中,真想乱来说不定体内的水银都会被打出来,也就与凌云道长一起下山,路上谈论旱魃。

    “旱魃的所在我已经找出来了,可惜那一片区域的大地尽所化为岩浆,老道我根本没办法接近。”

    “哦……”

    岩浆可以看成土元素与火元素的结合,琰罗的四元素灵体不在意,秦始皇的水银之躯进入岩浆恐怕会被烧的蒸发。

    “旱魃在沉睡吗?”

    “是,这上古凶物先前被王朝气运镇压,现在清廷龙脉断裂,气运消散才会缓缓的醒来,但不会那么快……不过估计也快了,要不了几天,一旦旱魃彻底苏醒就会离开沉睡的山谷,在关中大地到处猎食,旱灾也会随着它移动影响的范围更大,造下滔天的罪孽。”

    “既然在睡觉,为什么我们不趁着它睡觉时手起刀落,干掉那只僵尸?”

    琰罗用手一点水银凝出的一把剑,做出了“斩杀”的动作。

    “秦先生,在神话中旱魃虽然没有蚩尤厉害,但也是上古凶物,蚩尤是五匹龙马分尸!僵尸的躯体原本就比人坚固,铜尸、铁尸、玄甲尸这些都如钢筋铁骨一般!旱魃肉身之强,贫道估计用剑斩上去都割不开表皮!何况它睡梦之中也在散发极致高温,如何斩杀?”

    琰罗问:“那如何才能干掉旱魃?”

    凌云道长皱着眉,思索了一番说道:“依贫道来看,唯有两种办法,第一,是类似佛指舍利这样,对僵尸邪魔有极大破坏力的至宝,将佛指舍利插在旱魃身上应该能消灭,第二就是雷霆!雷霆诛邪,一道天雷轰下,就是修炼到飞天夜叉的僵尸,都会被劈成焦炭。”

    “只不过旱魃是做为僵尸中的存在,普通雷电肯定是干不掉,道家掌心雷神霄天雷也不行,除非是连续九九八十一道天雷,或是九天雷罚才能做到。”

    “这样啊!”

    琰罗这具分身陷入了沉默,另一边在地宫中的本体,去寻找了特斯拉和爱因斯坦。

    沃登克里弗塔和小型蓄电池,电能接收装置,这些都研究好了,两人正在地宫之中学习琰罗给与的知识。

    事实上,琰罗给了两人一人一个公式。

    给爱因斯坦的是“E=m^2”,也就是质能转换方程。

    给特斯拉的是“λ=h/p”,这是物质波公式,法国物理学家德布罗意在1923年计算出的一个公式,任何物质既有粒子性,又有波动性,或者说,任何物质都可以看成是一种波,包括人本身。人不但是作为一种物质存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波。

    简单的说就是电子不仅是一种粒子,也是一种波。公式表达了波长与能量之间的关系,可以用于任何宏观物体和微观粒子。

    与质能方程相比,物质波公式知道的人不多,但这在英国“物理世界”评选之中,位列“世界最伟大的十个公式”第8位,德布罗意还因此获得了192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在最伟大十个公式中,排名第五。

    电子的波动性!特斯拉做为电磁学的大师和电系魔导士,得到这个公式立刻欣喜若狂。

    当然,爱因斯坦这名火系大魔法师得到质能转换方程也是狂喜,两人对拿出2个公式的琰罗充满了敬佩。

    “特斯拉,物质波公式研究的怎么样了?”

    琰罗走进一间屋子,地上到处是写满数据的废稿纸,特斯拉与爱因斯坦都在埋头奋力的计算着什么。

    “有一些所得!”

    特斯拉表情激动的说道:“依靠物质波公式,可以从电系法术中,开发出新的光系法术!我有了一些灵感,通过叠加电子制造烧毁一切的高能粒子束,我打算将其起名为:死光,一旦研究成功,恐怕是传奇级的光系法术!”

    “我从质能转换方程中也得到了灵感,正开发一个火与爆炸系的魔法,一旦成功恐怕也能达到传奇级,制造出类似微型太阳爆发的超级爆烈火球。”

    爱因斯坦的眼中充满狂热似乎在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质能方程让他灵感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