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绝天武帝 孤舟向晚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请神前来(八更)

    许多人耳膜生疼,纷纷捂住耳朵,闭上了嘴。 小 说    .

    场面,总算安静下来。

    萧老太爷重重道:“先听夏大人怎么说!”

    即便货物是假,亦要让他给大家一个交代是不是?吵闹有什么用?

    一旁的赵护法,暗暗冷笑,他倒是想看看夏轻尘怎么给他们交代,不管如何他都逃不掉身败名裂的下场吧?

    萧老太爷望着夏轻尘,诚恳道:“夏大人,您就说个话吧!”

    其老泪闪动,满是恳求之色,恳求夏轻尘不是在欺骗他们!

    夏轻尘轻轻放下茶盏,目光首次和众人目光交汇,淡淡一扫之后,道:“邱掌柜,退钱。”

    仅仅五个字,打碎萧老太爷最后希望。

    既然是退钱,那就是默认,那些雕像都是假的,默认,夏轻尘是在欺骗他们的钱财。

    “可是……”邱万金万分不舍。

    会场规矩时,售卖出去的东西,不得反悔,三个家族也在遵守此规定。

    现在他们已经身败名裂,退钱与否都改不变不了什么,与其如此,不如留着钱远走高飞。

    “退钱!”夏轻尘语调沉重一些。

    邱万金略一犹豫,咬牙道:“拿着雕像过来,退钱!”

    三家之人如蒙大赦,立刻将雕像还回去,邱万金则原封不动的将所有钱都归还。

    “这还像话!”

    “还不是看我们人多,不得已才退钱?死骗子!”

    “呸!什么东西,以后他可别来南疆了!”

    ……

    尽管退钱,可依旧无人原谅,一切正如邱万金所猜想得那样,他们的名声已经臭大街。

    邱万金神情落寞,本想借此机会一飞冲天,可结果……

    本来一切顺利,售卖出中月位兽卵,就可达到预期的效果,重建他在南疆商人圈的威望。

    可最后多出来的雕像竞拍,毁掉一切。

    他想起一个成语画蛇添足!

    望了眼夏轻尘,邱万金心头说不出的失望,如果本次没有邀请夏轻尘来,虽然说会失去十颗妖兽精华,但绝对不会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

    本次商会,最大败笔,就是请来夏轻尘。

    从今往后,他都不想再和夏轻尘有多少来往。

    赵护法心中冷笑,他都有些佩服自己的计策,这一箭双雕,既让吴家除掉邱万金这个心头大患,更让令其讨厌的夏轻尘身败名裂,从此再无颜面出现在南疆。

    他正色道:“亦如我所言,十颗雕像并非什么强化妖兽之物,而是深受诅咒的不祥之物,现在,你们信了吗?”

    众多商人纷纷抱拳,萧族长则上前鞠躬一拜,歉意道:“我为老太爷刚才对您的不敬深表歉意!”

    深深一鞠躬后,道:“今年我萧家的香火钱加倍,以表歉意。”

    陈家主和王家主相继走过来,忏悔道:“我等刚才多有冒犯,请赵护法原谅。”

    此刻回想起来,自己等人竟然为了偏袒一个骗子,而怒斥赵护法,实在过意不去。

    “我陈家的香火钱,也加倍。”

    “王家同样!”

    围观的商人们,纷纷感叹。

    “到头来,还是我们南疆自己人靠得住!外来的和尚念歪经!”

    “大家散了吧,这姓邱的以后举办的商会,谁都别来。”

    “呵呵,他还有脸举办商会?”

    众人纷纷起身,如潮水般退去,赵护法冷笑等待,待他们离开,再低价将四个雕像全部买回来。

    那绝对是罕见的蛮神触碰过的雕像,价值连城!

    亦是在此时,夏轻尘抚摸着身前摆放好的四个雕像,淡淡道:“总殿主,看在借用过你们银棺的份上,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捡起雕像,触摸到它时,夏轻尘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有人以神殿的灵性,压制住了四个雕像的效果,所以不论怎样尝试,雕像都无法令妖兽狂化。

    有如帝王一般的总殿主,不言不语,在诸位护法的庇护下,静坐在神座之上,根本就不曾理会夏轻尘!

    他眼中,夏轻尘只若凡尘,不屑一顾。

    赵护法则威严呵斥:“姓夏的,你出售假冒雕像,还敢威胁总殿主?世上怎有你这样厚颜无耻的人?”

    他故意扯开嗓音,将走远的宾客们全都吸引回来。

    “怎么回事这是?”

    “姓夏的还不依不饶了对吧?”

    “他可真没把咱们南疆人放在眼里啊,卖假货被揭穿,不赶紧夹着尾巴灰溜溜的滚,还在这里和神殿叫板?”

    ……

    夏轻尘无视他们,只是把玩着掌心的一个蛮族雕像,淡淡道:“你们好歹是侍奉神明的人,却施展这种阴险轨迹害人,不知道你们奉的到底是什么神明!”

    他虽然憎恨凝霜神王,但不得不说,凝霜除了野心大一点外,并不喜欢施展阴险计谋。

    可总神殿的一群人,要么是不够虔诚,未曾真的皈依凝霜神王的光辉下,要么就是供奉的阴险神明。

    “夏轻尘,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神明之事乃神殿大忌,岂是你一个凡人能够忌讳的?也不怕神明谴责?”赵护法呵斥道。

    夏轻尘缓缓站起身,沐浴在阳光下,身躯涌现丝丝圣洁光芒,淡淡道:“若神明投影下来,第一个要惩罚的会是你!”

    赵护法嘴角轻微哆嗦一下,他干了什么,自己心中清楚。

    若是神明有灵,第一个无法饶恕的一定是他。

    “夏轻尘,你到底想说什么?”赵护法呵斥道。

    夏轻尘淡淡道:“我的话,不是说得很清楚吗?堂堂护法,利用神殿阴谋害人,这种人,总殿主不以殿法除灭,还留着干什么?”

    总殿主终于肯正视夏轻尘,他有些奇怪,夏轻尘居然能够看出赵护法所用的手段。

    那可是相当高明且隐秘的秘术,即便是许多神殿的高级职员都不一定明白。

    当然,他是不可能承认神殿的护法害人。

    否则,神殿千年信誉,要坍塌大半。

    传出去神殿堂堂护法害人,以后谁还信奉,谁还来膜拜,又有谁肯来供奉香火?

    “他没有。”总殿主淡漠道出三字,好似是下结论般,不作任何解释与辩解。

    夏轻尘双手背负,道:“敢对神明发誓么?”

    别人对神明发誓还没什么,可神殿职员一旦对神明发誓,是极为灵验的。

    轻易没有神职者敢对所供奉的神明发誓。

    “没必要,老夫说没有,他就没有。”这是总殿主说过的最长一句话,依旧淡漠如帝王,令人无法抗拒。

    周围回来的商人们,纷纷谴责。

    “闭嘴吧,死骗子!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满口谎言!”

    “滚出南疆!”

    “滚!!”

    众怒,夏轻尘视若空气,风轻云淡道:“你说没有,那,我就叫来一个说有的人。”

    总殿主淡漠道:“谁?”

    放眼南疆,还有谁的话语权,比他堂堂总神殿殿主还要高吗?

    何况,是被夏轻尘叫来,而不是请来的人,能有什么份量?

    大抵是一些不入流的小人物吧?

    那种人的话,有什么可在意的?

    “九天神明!”夏轻尘仰头望天,目露淡漠天地之色——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