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绝天武帝 孤舟向晚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千夫所指

    “然后呢?”众人心情紧张,迫切想知道接下来的情况。

    闫宽声音沉缓,低沉道:“魔族果然是凶悍到极点的种族,我们刚发现,她便向我们发动了猛烈攻击!”

    想起当时的情景,闫宽历历在目。

    单起亦流露出后怕之色,只有婵姐若有所思,记得没错的话,魔族还没有开始攻击,他们就吓得逃跑了吧……

    不过,事关老人们的声誉,婵姐当然不能揭穿。

    话音落下,在场的人全都心脏一抖。

    “闫师傅,那魔族什么实力?”

    “长什么样子啊?”

    众人实在太好奇了!

    闫宽想了想,面色郑重的取出一面录影水晶球,道:“很不巧,当时我正在采集情报信息,所以录影水晶球正在运转之中,刚好捕捉到了女魔族的画面。”、

    其实,进入魔气领域之后,他随身的录影水晶球,绝大部分时候都在开启状态。

    只不过,他仅仅截留了女魔族的画面。

    至于他们看见女魔族就仓皇逃窜的画面,当然是有选择的剪切掉。

    灌输月力之后,录影水晶球一阵发光,随后便陡然射出一团光芒到半空。

    光芒徐徐均匀散开,形成一幅十丈巨大的画面。

    画面模糊,还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闫宽肃然道:“胆小或者心理承受弱的人,请转身!”

    听他如此说,人群情不自禁聚拢了一些。

    绝大多数人都没见过真正的魔族,毕竟后者最后一次出现,是二十年前。

    可即便是那一次,也给大陆留下了近乎毁灭性的伤害。

    眼下再见一位活生生的魔族影像,谁不心有戚戚?

    “倒计时!”

    “三!”

    “二!”

    众人聚拢得更为紧密,又好气又害怕的凝望着模糊的投影。

    魔族,要出现了!

    “一!”

    伴随闫宽一声令下,画面骤然清晰!

    一个披头散发,皮肤黝黑,浑身都是褶皱,面目丑陋,且身材高大的女性魔族,映入众人眼帘。

    时隔二十年后,魔族以投影的方式,重新出现在人类的视野之中!

    “啊!”首先出现的便是一群惊恐的尖叫!

    人群不自觉的纷纷往后退,神情密布惊恐!

    有些人情不自禁的打颤,有的则是瞳孔剧缩,还有的格外胆小者,甚至吓得当场晕厥。

    “那……那就是魔族!!”一个小月位初期的中年,含着唾沫问道,那双眼睛里写满了恐惧。

    “魔族,真的来了?”又一位女性中年,双臂抱着肩膀,浑身起鸡皮疙瘩道。

    “比传说中,还要吓人!”几位少年少女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紧紧依偎在长辈身旁。

    “真他娘的渗人呐!像鬼一样!”

    “卧槽!这样的魔族,让我靠近都不敢,何谈跟他们打斗?”

    ……

    人群的反应,出奇的一致,恐惧占据绝大多数。

    “真亏闫师傅他们能够逃出来啊!这可是魔族,是吃人不眨眼的魔族啊!”人们由衷的赞叹!

    “换做是我,双腿都吓得不能动了!”

    “不愧是老人出身的闫师傅,我等自叹不如!”

    “能从魔族的手中逃脱,也算是奇迹了!”

    八守墓人含着微笑,适时的鼓掌:“感谢闫宽组合,为我们人类带回了如此重要的情报!”

    啪啪啪啪

    浪声如潮,一声盖过一声,全场都是经久不绝的掌声。

    “刺探情报,到底还是要靠老人们啊,他们总能挖掘出极度重要的情报。”

    “恩,和这份情报相比,夏统帅的情报就实在不够看!”

    “如果我是夏统帅,马上向闫宽他们道歉!”

    “赞同!夏统帅挂着一个统帅的虚名,功劳没见着,却对有功之臣大肆辱骂和批判,实在有失统帅身份,必须道歉!”

    “我也为刚才,对老人们的偏见所道歉!”

    “我也是,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还支持过夏统帅呢,真的很对不起闫师傅!”

    “闫师傅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值得我们尊重的人!”

    人群里反省道歉者比比皆是,声讨夏轻尘的声潮又起来了。

    见状,闫宽十分适时的开口,故作大方的压了压手:“诸位,切不可如此!”

    “正如我刚才所说,不论身份高低,都是为人类的未来奉献,绝对不能比较谁的功劳大,谁的小。”闫宽堪堪而道:“另外,夏统帅的二级情报,其实也不错,大家不能小瞧。”

    他哪里是在为夏轻尘解围,分明是将夏轻尘对比下去,令他陷入道德的深渊。

    “听到了吗?姓夏的?看看人家闫师傅,拿到一级情报,还为你说好话!”

    “就是,看看你刚才的德行,一副小人得志的猖狂,真丢脸!”

    “妈的!你这种人也能当统帅,不怕带坏当代青少年一代吗?”

    “什么玩意儿!我为刚才支持夏轻尘而羞耻!”

    “哎!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以后谁在跟我提到姓夏的,我跟谁急!”

    “道歉!”

    “夏轻尘必须道歉!”

    “我们不能容忍这样有污点的人继续当统帅,除非他道歉!”

    全场的立场,几乎一边倒的反对夏轻尘,强烈要求他道歉。

    张晓风和于古公气得不行,和凑近的人对骂。

    “都是什么人呐?”

    “夏公子的二级情报,难道就不是情报不成?”

    “明明是老人们在挑事,夏公子还不能还嘴了?”

    可惜,他们只有两张嘴,怎么说得过上百张嘴,愣是被连带着骂得狗血淋头。

    集体的只会往往是盲目的,一旦被人煽风点火便失去了理智。

    平心而论,夏轻尘的二级情报,是绝大多数人都难以企及的,只是在突然出现的一级情报面现显得逊色而已。

    可两份情报的差距,却被人群无限放大,以至于觉得二级情报不足为重。

    至于谁先挑衅,谁在反击,对于失去理智的人群而言,这个道理他们完全不在意。

    此时,台上的闫宽和单起,面无表情。

    心里却都露出了微笑。

    夏轻尘总算落得千夫所指的下场!

    这样的效果,他们很满意。

    八守墓人连忙打圆场,道:“好了,接下来要发放今日的黑皇人参奖励,请闫宽组合先下台吧!”

    闫宽下意识的挪移脚步,随机一怔的止住。

    他面带困惑,望了望八守墓人,又望了望一动未动,没有被请下去的夏轻尘。

    婵姐也怔住,面孔上弥漫着不解。

    单起脾气直,当场就问:“口误了吧?既然发放奖励,怎么让我们下去啊?要下去,也是夏轻尘下去吧?”

    八守墓人面无表情,正对着人群,严肃并吐字清晰,一字一顿道:“请,闫宽组合,下台!”

    闫宽三人愣住,台下群众们也愣住。

    什么情况?(晚上十点,没更就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