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绝天武帝 孤舟向晚

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刁难正主

    “和他们比,我们的学生简直是弱智……不,我们这些老师也是弱智。”

    ……

    学生们的回答精彩万分,令身为老师的他们都惊出一身冷汗。

    这种恐怖的战斗分析能力,简直神乎其神。

    顿时,方才那些小觑战斗分析课程的老师们,各个心底发虚。

    他们对耀辉书院的整体水准,算是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太恐怖了!

    甩开他们天星书院十条街都不止!

    两者之间的差距,堪比天才和蠢材!

    课程听到这里,没有老师还能平静,要么惊骇,要么被震慑到。

    此时,但听周行魅道:“第三个问题,在遗迹遇上前来抢夺的敌人,该如何保证最大利益。”

    又是没头没尾的题目,让后排的老师们皱眉沉思起来。

    他们尝试学习耀辉书院的学生,仔细分析各种隐藏条件,短时间内却没有眉目。

    而耀辉书院的学生们则纷纷举起手,三息之内最少有八名学生想到了答案。

    周行魅笑了下,道:“这一题,请咱们天星书院的老师为大家讲解一下如何?大家说好不好?”

    “好!”

    耀辉书院的学生们齐齐鼓掌,纷纷扭过头,向后排的老师们投去渴求的目光。

    周行魅突然来的一手,让在座的各位老师慌了神。

    这种课堂上,这种奇怪的问题,他们答不出来太丢人了,传出去,他们连耀辉书院的学生都不如,天星书院就名声扫地了!

    老师们彼此对望,满眼都是焦急之色的询问对方是否解开题目。

    可彼此间得到的都是焦急之色。

    可见,谁都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更遑教导耀辉书院的学生们。

    “似乎天星书院的各位老师有点为难?”周行魅一脸歉意之色:“抱歉,是我唐突了。”

    耀辉书院的学生们,高高皱起了眉毛。

    “不会吧,天星书院的老师水平这么差吗?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

    “这应该属于战斗分析里最基础的问题,很容易就解答啊,为什么他们都感觉很难的样子?”

    “应该是在为难谁回答吧,我不太相信天星书院的老师水平这么差,好歹是一座正规书院的老师呢。”

    “我也觉得,书院的老师水平总归是有的,不会太差才对。”

    ……

    学生们的交谈,让诸位老师背后冷汗直流,各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心虚不已。

    周行魅一脸恍然之色,道:“喔,原来诸位老师是谦虚啊,既然这样,那随便请一位老师作答吧。”

    她装作寻找目标的样子,目光扫到谁,谁就心底咯噔一下。

    此时此刻,他们无不头皮发麻,后悔自己为何要打脸充胖子跑过来听课。

    现在可好,下不了台。

    万一点到自己,又答不上来,就成天星城的笑话了。

    “不要点我,不要点我!”

    “不要为难我啊,老夫还要脸面呢。”

    他们紧张不已,不少手心里都快冒出汗了。

    直到周行魅开口,令他们悬在胸口的巨石轰然落下,彻底舒口气,浑身都觉得轻松。

    “夏轻尘夏老师,不如你来回答好了。”周行魅一脸热情之色。

    不少老师暗道果然,今天主要就是冲夏轻尘的,他们只是顺带。

    八班老师目光轻轻闪了闪,腰杆微微弯了下来,彻底放松。

    若是点到别的老师,还需要担心一下,回答错误,会不会影响整个天星书院的老师形象。

    可点到夏轻尘,那就不虞担心。

    夏轻尘什么身份?

    一个星级老师都不算的普通老师,他答错,那不很正常吗?

    没有人会因此苛责天星书院水平差,而是给予夏轻尘负面评价。

    只点他,乃是不幸中的万幸。

    夏轻尘正端着一杯茶,慢悠悠的品味,同时暗暗好笑的观察各位老师的神态表情。

    陡然喊到自己,也是略微一怔,道:“我吗?为什么点我?”

    周行魅露出爽朗的微笑:“别的老师都是老资历,谦逊低调不愿作答,夏老师作为天星书院最年轻的老师,就代替老老师们回答一下好了。”

    她说得好听,实际上就是逮着夏轻尘羞辱,要让他名誉扫地。

    前有贵宾楼结仇,后有会议上公然批判他们,以周行魅的心胸,想不报复,她怕自己会被憋死。

    “这样啊。”夏轻尘回想周行魅刚才提出来的问题。

    周行魅见状,道:“怎么,夏老师觉得很为难吗?若是如此,那还是请我们的同学作答好了,没事的。”

    不曾料到,夏轻尘略微皱眉道:“倒不是觉得难,而是问题太简单,我对耀辉书院的教学模式感到一些担忧。”

    呃

    天星书院的老师们集体愕然!

    为谁担忧?

    耀辉书院的这帮怪胎?

    该担忧的是自己学院吧?

    “大放厥词!”八班老师斜目瞪来,很是不满!

    耀辉书院的表现有目共睹,可谓是惊才绝艳,已然刷新了他们的认知。

    夏轻尘不谦虚一点会死吗?

    这样狂妄,除却落人笑柄外,毫无益处。

    “到底是年轻气盛,又深得太子赏识,有些飘飘然了。”九班的老师也道。

    十班老师微微颔首:“我们虽远不如耀辉书院,可该认清的差距还是要勇于面对,这样才能发人深省,奋发进步,一味诋毁实为不智。”

    “他的话固然听的舒坦,可此种逃避心态不可取。”十一班的老师叹息道。

    听到夏轻尘的言辞,许多老教师都微微摇头。

    站在理智的角度,他们并不认同夏轻尘的“大放厥词”。

    反观耀辉书院的师生们,好气又好笑。

    “简单?那你倒是说啊,磨磨唧唧的一看就是不懂装懂。”

    “先贤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夏老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还如何教导学生们呢?”

    “知道就快说啊。”

    “天星书院最年轻的老师,就是一个笑话!”

    周行魅倒是没有生气,她被逗乐了,问道:“夏老师,何以见得我们模式不行呢?”。

    “周某代表耀辉书院,向您讨教讨教。”

    八班老师眉头一皱,这样下去可不行,任由夏轻尘大放厥词,他们也会跟着丢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