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最强大少爷 灰头小宝2

第453章 大魔王的《西方策》

    随后王雱抵达北京留守司。

    “站住……”一个嘲讽脸拿王雱不当干部而是商人,拦住说什么未经通报不许进去云云。

    “快滚。”王雱一看打得过这书生,便一脚把他踹了跳起来。

    “你你,还有没有规矩……竟敢在这地方撒野,真当大名府的律法治不了你?”恰好路过的“检察官”小苏指着王雱吐槽。

    小苏一说话,其他人胆气就壮大了,开始一堆的嘲讽。

    “皮痒了啊。”王雱就朝苏轼走了过去。

    “喂……你想干什么,你,别在过来。”

    鉴于大魔王恶名在外,小苏有点紧张的,唯唯诺诺的退后,一脸严肃的警告:“再过来就把你抓起来……哎吆。”

    却是小苏话说不完被后脑勺一巴掌,官帽都打掉了。

    大雱抬起S型的脚,一跳一跳的过去打算踢小苏,却没能得逞,感觉耳朵一痛,被赶出来制止的张方平揪着耳朵拖回来了。

    “你是不是疯了?”张方平问道。

    “额,主要急着来请教伯伯一些问题,他们对开群嘲,我就念头不通达了。”王雱道。

    “你……”

    张方平左右看看围着很多人,便感觉有这么个门生很丢人,但也不想当众抽他,于是摆手道:“都散了,别围着,怎么都不用做事吗?”

    交待完就把大雱拖了进去,关上了门。

    “流氓,强盗!”小苏和其他那群官吏一脸黑线的嘀咕着……

    进来厅堂坐下,张方平也没招待王雱喝茶,吩咐两个护卫道:“把这小子捉了提着脚,倒过来抖抖看,难说会掉出些什么,难说他从我这里偷了什么东西?”

    卧槽。王雱稀里糊涂下被他们倒了过来提着脚抖啊抖,突,调出来一本小册子。

    老张拿起来看看略微放心,这不是他从老夫这里偷的古籍,而是他针对现在的李谅祚和唃厮啰撕逼的事,写的《西方策》。

    关于这些消息老张收到的比王雱更早,也比较关心,于是转身上坐,开始阅读了起来。

    时而皱眉,时而又觉得有道理。

    最终看完了之后,张方平也得佩服这小子那杰出的脑洞及节操。

    这临时写的《西方策》上,把整个过程和前后因果都写明了。包括最早在二月末王雱通过各方消息,判断了这事,从而去中书门下陈述,想在那时外交介入,但失败了。

    富弼同意他小子的思路,却不同意让他及时介入。理由是:他在西夏前科累累,让人无法信任。

    其后富弼虽然采纳了意见,但官僚集团么,一个重大国策的决定不是一时半会,现在他们都还在中书争吵不休,是否援助唃厮啰都没办法确定,是否和西夏“会师”一起瓜分河潢地区,也没确定。

    看完之后张方平便久久不语,进入了慎重的思考中。

    大雱在西方策中表达了一个思路:让张方平出手周旋,从而促成“大宋志愿军进河潢地区”事宜。

    妈的这真的是一个相当杰出的脑洞。

    直接卖燧发枪给吐蕃不行,临阵磨枪打不成,关于燧发枪的战法训练等等那完全是零,破坏规则得罪西夏不说,难说送入吐蕃的燧发枪最终成为西夏的战利品,那就是赔了夫人还折兵。

    鉴于当时王雱在抚宁县剿匪,西夏边军的确以志愿者的身份入场,所以这是他们开的先例。政治外交上,此点是无瑕疵。

    坦白说张方平作为前任经济大臣,当然知道和唃厮啰政权的贸易意味着什么。加上这同时也是富弼的思路,富弼现在毕竟是首相,所以张方平真有可能推动王雱的《西方策》。

    但最严重的一个问题是:何人为将,万一打不赢怎么办?

    皱着眉头考虑许久,张方平道:“你这上面说的,关于大宋志愿军开进河潢地区作战,有可能达成,如果老夫愿意推动有七成把握。还有关于你提及志愿军介入,加上唃厮啰政权的亲汉思维,正式在吐蕃地区展开宣传,是拉近双方民众亲近程度之机会,此点老夫也深以为然。”

    顿了顿凝重的道:“但何人可为将?一但志愿军介入却打不赢,真的丢了河潢地区,而唃厮啰政权退往青海湖以西,西夏实力得到大幅增加,咱们拉了仇恨还损兵折将,士气重伤,那时候情况就很严重?”

    王雱抱拳道:“要有利润,就一定有风险。若真能在唃厮啰政权最危机时刻,面对残暴的西夏骑兵兵临城下,我大宋志愿军投入河潢地区,一但守住,那小子断言往后西方形势会大变,我大宋会真正在天下竖立‘负责任大国之威望’。总之风险多大,利润就有多大。如果这个政策能推动,下官愿意挂帅进吐蕃维稳……”

    却是被后脑勺一巴掌。

    张方平指着鼻子道:“你想的美!想送死还轮不到你,你级别太低,年纪太小,于内部口碑太坏得不到文人信任,于外部,派你这么一黄口小儿去,唃厮啰会认为是儿戏。且我北京之工业建设三年计划不能没有你,所以你给老夫安分待在这里就行。不要一天就想着乱窜。”

    大雱一阵郁闷,捂着脑壳道:“那可咋办?”

    张方平想了想道:“这么办吧,要老夫推动志愿军计划可以,但左右权衡,军事上老夫只信任狄青,若狄青能挂帅入河潢地区作战老夫就认可。否则我宁愿装孙子,任由唃厮啰丢失河潢地区,也不想去得罪西夏人。”

    王雱也倒不敢讲狄青打不成,只是说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又设计了许多政治和外交问题,狄青是个纯粹的人,兴许有些隐患。

    何况,这竖立威望捞取功劳的机会大雱真想要,所谓富贵险中求,大雱的节操就这点。

    张方平再道:“在文人群体中,狄青的口碑不是太好,抬举他的人少。包括韩大脑壳都有这思维,所以要想志愿军出兵,关于狄青的任用上除了老夫推动,你必须写信给你父亲和韩琦,让他们一起支持狄青出阵。你记住,若不是狄青出阵,我张方平绝对反对志愿军进河潢作战之计划。”

    王雱道:“他们觉得我是小屁孩,这应该您写信给韩琦和我父亲的。”

    张方平摇头道:“你错了,韩大脑壳或许会听几句我的,但你父亲王安石的固执一般人不了解,最近因为一些政策的事老夫和你爹有些不对付。说起来,真正的大事上你爹只信你,尤其军事问题,你资历和成绩已有,你父亲会信你。而狄青当时在广南表现出色,你父亲也喜欢他。”

    “然而,狄青身体不好,年纪大了,最好还是下官进吐蕃维稳。”王雱再次毛遂自荐道。

    “想也别想。”张方平道:“我要留你在这里搞工业,若非如此,相信我,我直接能搅了这个志愿军计划。”

    “好吧相公威武,只有这样了。我这便去给家父写信,希望最快时间促成志愿军计划,否则我大宋西面形势堪忧。”

    王雱一阵郁闷,走都走了,又被老张抓了回来指着鼻子道:“再次警告你,不许欺负小清新,你当老夫说话是废话啊?否则欧阳修真能整死你,你以为假的。”

    “哦。”王雱弱弱的点头,却寻思难道他们随意开群嘲,我念头能通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