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祭炼山河 食堂包子

第705章 交易灰线草

    时隔近月向子悦再度来到中朝城,雾隐宗在这种区域性大城自然有产业,进入后没休息半刻,向子悦直接吩咐,“即刻与宣云楼联系,申请求见宁秦先生,记住态度一定要谨慎,不可有半分不敬!”

    事关暗星冰瓥,为雾隐宗最高隐秘,除宗门高层以外,只有极少数人知晓。中朝城产业话事人尽管有些惊讶,却不敢表露半点,“是,我即刻去做。”

    目送此人离开,向子悦轻皱眉头依旧没有舒展,如今距离一月期限还有些时日,只怕会惹得大师不喜。

    如果今日求见遭拒,那便只能启动其他准备方案,来时他已被宗门授予权限,宁愿付出更多代价,务必提前拿到灰线草!

    希望可以顺利完成,不辜负老师的与宗门的期望吧。

    ……

    实验室门外,云蝶安静伫立,她微微低头,神色恭敬。

    片刻后,大门上阵法纹理相继熄灭,秦宇推门而出,“什么事?”

    他抬头揉了揉眉心,脸上带着一丝倦意。

    这几日忙于恢复伤势,又有几份任务需要“照看”,精神确有些疲倦。

    云蝶面露崇敬,老师依旧是老师啊,需一生都去学习。

    “老师,外务处传信,说雾隐宗来人,希望可以求见您。”

    如果是其他的求见者,云蝶自不会来打搅老师,可雾隐宗终归地位不同。

    作为雄踞一方的顶级宗派之一,无论他们此行是何目的,都需要给予应有的尊重。

    揉着眉心的手指微僵,秦宇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好在云蝶低头以示尊敬,并未看到这一幕,否则老师完美的形象必然崩塌。

    是真的给忘了……

    虽说有忙于伤势,接任务兑换各类珍贵灵物的原因,但最重要的原因应当是,自个根本没将雾隐宗的委托放在心上吧……咳咳,主要也是因为,实在太简单了啊。

    好在距离期限还有些时间,秦宇按下心思,道:“告诉雾隐宗之人,我现在有个试验脱不开身,让他们三日后来。”

    云蝶恭谨行礼,“是,老师。”

    ……

    听闻宁秦先生拒绝接见,向子悦心头一紧,好在产业负责人接下来的话,让他长出一口气,看着这货,以他的好脾气也忍不住心生怒意,恨不得按住他暴打一顿。

    “知道了,你下去吧!”

    负责人缩了缩脑袋,尽管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但刚才向子悦看向他时凌厉的眼神,摆明是有问题。

    还是赶紧的麻溜滚远。

    深吸口气,向子悦快速平复心绪,起身来回踱步,他有些不太确定,宁秦先生的意思。

    不满想来是有一些的,否则不会凉他三日,可应该并没有太多怒意,否则完全可以在期限前拒绝接见。

    想到这里向子悦心头微松,这样看的话,三日后只要他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向宁秦先生表达歉意并奉上厚礼,问题不会太大。

    ……

    第一层试验台后,云蝶正在认真阅读一份饲兽师日记式的手札,里面的记载虽然零碎,却包含了一位饲兽师全部的体悟与实验经验,对她而言简直是不可多得的“圣典”。

    老师没有多少精力,可以真正的教导她,好在身为老师的弟子,她如今在中朝城分部中,有着近乎超然的地位至少借阅各种珍贵的典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云蝶原本就有着扎实的饲兽师基础,得到这些典籍之后,似一块海绵如饥如渴的疯狂吸收着养分,只要没有事情打搅,往往几个时辰都不会抬头。

    老师原本说三日后见雾隐宗来人,可不知为何又推迟一天,云蝶考虑了一会儿,才拿着这份手札进入第一层,避免老师找不到人。

    内部通信装置响起,将云蝶惊醒过来,她看了一眼听筒,眉头轻轻皱起。停顿了一下,她提起话筒,果然对面响起颜娇的声音,“师姐,路道友有些事情找你。”

    语气很平静,话里面的一丝酸意,没能瞒过云蝶的耳朵,对此她只能暗感无奈。

    可当初已经答应了对方,云蝶没有出尔反尔的习惯,淡淡道:“知道了,请路道友稍等。”

    这几日,路远航不时会找借口求见,尽管都言之有物,可心意却已经表明。

    云蝶原本是想,等到任务完成之后,路远航离开两人再无瓜葛就好,可颜娇的表现……或许应该提前表明态度,她并不想与这个一直跟在身边的小姐妹,心里出现裂痕。

    看了眼依旧紧闭的实验室大门,云蝶起身向外行去,只是说几句话的时间,她很快就会回来。

    可就在云蝶离开不久,门上阵法纹理熄灭,秦宇迈步出来,眼神一扫略微皱眉,旋即向外行去。

    他习惯了云蝶的周全,既然她没有在这里,应该是有其他事情。

    “老师!”走出第一层的时候,遇上一名记名弟子,对方有着一头柔软的灰色头发,神色恭敬隐有激动。

    秦宇想了一下,才记起他的名字,略有一些自嘲,虽说是为了隐藏身份才收了这些弟子,却也未免太不负责了些。

    “云川,你有没有见到云蝶在哪?”

    与外务处的对接事宜,一向都是由云蝶来做。

    云川脸上涨红,“老……老师,云蝶师姐正在接待客人,在前面的迎客厅。”显然没有料到,小透明似的自己,居然能够得到了,老师如此温和的态度。

    秦宇点点头,“去忙吧。”

    迈步离开,心里暗暗想着,或许他应该,多少尽一些老师的职责了。尽管他本身对于饲兽师这个职业,只是了解一些皮毛,但帮助一下这些记名弟子,却是很简单的事情。

    迎客厅。

    云蝶坐在沙发上,回答了路远航的询问,并记住他提出的一些小的细节。

    “实在是麻烦云蝶小姐了,实在这次事情,是家中对我的一次重要考验,不容半分闪失。”路远航神色歉然,“待任务之后,一定请云蝶小姐给我一个机会,聊表心意。”

    颜娇神色一黯。

    路远航转身,“当然,还有颜娇小姐,也请一定要来。”

    “啊……”颜娇又惊又喜,如果不是云蝶没有点头,她怕是马上就要答应下来。

    对面沙发上,云蝶淡淡道:“路道友,我只是代替老师,尽了对委托方应尽的义务,你不必放在心上。”

    路远航神色诚恳,“云蝶小姐,任务之后我将会去继承家族,不知何时才能再来中朝城……”

    欲言又止,星眸凝望。

    不得不承认,以路远航的身份、地位,再加上英俊无比的样貌,进退得体的举止,足以让绝大多数女人沉迷。

    可云蝶是个例外,她皱了皱没有,眼底闪过一丝不耐,对方的纠缠已让她产生厌弃。

    路远航心头一惊,他自认为时间虽然不长,可这几日已做了足够的铺垫,即便云蝶还未真正动心,也会对他心存好感。

    可现在看,与预料之中的结果却相差太多,绝对不能让云蝶说出拒绝的话,否则日后很难再打动她。

    “云蝶小姐……”路远航抢先开口,可没等他巧舌鼓动,对面云蝶豁然起身,脸上冰冷如霜花般散去,快步走向门口,“老师,您来了。”

    路远航长出口气,心想这位宁秦先生,来的倒是恰如其分。

    他赶忙起身,跟在颜娇身后,恭敬拜下,“路远航见过宁秦大师!”

    脸上带着十足的激动、惊喜。

    这才是意外见到之后,他应有的情绪表现,路远航自然不会,忽略了这些不起眼的小细节。

    秦宇点点头,“这位是?”

    云蝶恭敬道:“老师,您前段时间,接的关于培育灵物的任务,这位是委托方路道友。”

    字里行间充满疏离。

    “冒昧前来,不想今日竟能见到先生,实乃大幸!”路远航激动开口。

    秦宇看了他一眼,“抱歉,宁某今日还有其他事情,就不多留路道友了。”

    路远航没想到,这位拿了大好处的宁秦先生,居然如此不讲情面,略微一怔赶紧道:“既然如此,路某就告辞了。”

    云蝶站着不动,“颜娇,你送一下路道友。”

    待两人离去,她看了一眼老师,脸上露出一丝犹豫。

    刚才的事情,老师或许察觉到了,他会不会感到不满?

    毕竟,在云蝶看来,能够跟随在老师身边学习,已经是天大的幸运。

    浪费时间精力,在其他事情方面,简直不可饶恕。

    “云蝶,你去通知雾隐宗来人,如果今日得空,就让他们过来吧,。”

    还好,老师似乎并没有在意,云蝶心底松一口气,“是,老师,我即刻去做。”

    ……

    焦虑不安的向子悦,终于得到了来自宣云楼的信息,没有半点耽搁,直接来到养湖庄园。

    “云蝶姑娘……”他眼神期待。

    云蝶行礼,“向道友,我家老师正在里面,请跟我来吧。”

    向子悦面露惊喜,“请姑娘带路!”

    他整理了一下衣衫,确定没有施礼之处,快步跟在后面。

    湖边小楼客厅,云蝶先行进入,“老师,雾隐宗向子悦道友到了。”

    “嗯,请向道友进来吧。”

    向子悦深吸口气,不敢多看急忙躬身行礼,“雾隐宗向子悦,拜见宁秦先生,此番冒昧求见,多有失礼唐突之处,还请先生海涵!”

    秦宇摆手,“你来意我已知晓,三株灰线草已完成,检查下若无异议,便带走吧。”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