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祭炼山河 食堂包子

第831章 再非秦宇

    五力合一方可为玉璧吸收,补全烙印残缺,可秦宇体内五力,哪一个都是来头惊人,岂会甘愿与其他力量融合,失去自己的本性。

    于是通天玉璧内异变接连出现,最不能容忍自身被融合,成为帮助秦宇获得烙印的,显然是天地毁灭之力,它被赋予的意志是彻底杀死秦宇,让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玉璧漩涡中,白色突然爆发,浩荡无尽岁月气息,从中释放出来。

    它代表着历经亿万岁月,与天地日月共存不毁不灭,纵然一时消散也会在岁月长河中,再度凝聚。

    一双淡漠眼眸从中浮现,其内冰冷一片,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直直落在秦宇身上。

    “汝敢融合我?”

    轰隆隆

    似亿万雷霆于脑海深处炸响,秦宇意识“嗡”的一下陷入空白,他感觉到了天空在咆哮,大地在嘶吼,海洋、山川对他发出冰冷警告,不可跨出雷池一步,否则必将万劫不复。

    无数道声音,有男有女有老有幼,都在对他尖叫着,让他匍匐在世界意志面前,只有这样才可以获得它的谅解。

    异象出现,世界之力拒绝被融合,通天玉璧始终保持沉默。这是秦宇自己的选择,遇上的一切难关,都要由他自己闯过。

    几息后,秦宇长出口气,他抬头直视漩涡中,世界之力中浮现出的冰冷淹没,“其实,类似你这样的眼睛,我不是第一次见到了,更确切的说算是打过几次交道。”

    “所以吓人什么的,对我没什么用,今日我就融合了你,想算账的话日后尽管来。”

    小蓝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它便知道对旁人而言,最难渡过的天地意志一关,对秦宇反而是最简单的。

    玉璧漩涡里白色光柱轰然破碎,里面那双眼睛似深深看了秦宇一眼,牢记住他的模样、气息,下一刻消散不见。

    一声嘶吼,代表古族之力的青色光柱间,浮现出一尊巨人虚影,他顶天立地眼眸如日月。

    古老、苍茫气息,自巨人体内释放出来,就像是一座撑天神山,笔挺昂扬不可折弯。

    巨人低头,双目锁定秦宇,“后世之辈,当知我古族生来撑天立地,纵然死亡加身,亦不会委曲求全!”

    秦宇神色平静,“古族遭遇浩劫,当今天下或只剩我一人存活于世,今日放手一搏,若成功秦宇立誓,未来必定重建古族,使其恢复当年荣光!”

    巨人沉默许久,缓缓闭上双眼,“如言而无信,古族血脉必定崩碎,宁玉石俱焚,绝不苟存于世!”

    秦宇郑重道:“好!”

    巨人转身,一步迈出消失不见,青色光柱碎开。

    秦宇深吸口气,看向漩涡中黑色光柱,根据彼此间感应,可以确定它代表着时光之道。一片漆黑,代表着未知与神秘,时光的本质或许就是这样。

    “机缘巧合,我才能于今日境界,触及至高时光之道,说实话我只算碰触到一个点,距离入门尚有很大差距。所以对于时光的特性,我是不了解的,也无法劝说你。”

    “如果你存在自己的意识,那么有一点你应当清楚,我们是一体的,若我活的精彩你也能大放光明,若我泯然众人,你也注定黯然无光。现在,你愿不愿意帮我?”

    黑色光柱沉默,似乎秦宇的说辞,并不足以打动它。

    小蓝灯嘴唇微动,一丝意念波动,直接传入秦宇脑海,他眉头皱了皱,缓缓道:“他日我若为帝,当全力助你解脱,决不食言!”

    黑色光柱直接散开,像是寒潭深处的水,将世界之力的白色与古族之力的青色包裹。

    赤色大盛似烈火燃烧,威严尊贵气势磅礴,道君虚影从中出现,他面庞僵硬眼眸呆滞,就像是一个傀儡。

    “夺我大道者,为本君一世之敌,待我自沉睡中醒来,上穷碧落下黄泉亦要将你粉身碎骨!”

    这或许是,道君在沉睡之前,于自身大道中留下的烙印,一旦道基被夺取就会触发。

    别说只是一个沉睡无尽岁月,很可能再也无法醒来的道君,就算他凶焰滔滔如日中天,秦宇也不会有半点犹豫。

    “道君阁下,夺你大道者秦宇!”

    道君虚影消散。

    五力已破其四,唯剩漩涡中黄色光柱,秦宇目光落下,眼神冷淡中露出复杂。这是他被抽离、剥夺,却又复苏的血脉灵力,代表着他的出身。

    一切都表明,自出生那一刻起,他本不该是个平凡人,却不知经历了什么,落得凄惨下场。若非小蓝灯,或许秦宇早已死去,化为一培黄土,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或是感受到了秦宇的注视,黄色光柱中,一名背负双手老者出现,他只是一道血脉投影,但他站在那里就好似定海神针,周边所有一切,都会被压制、臣服。

    这便是势!

    “我族秉承天地意志而生,血脉尊贵无比,放眼诸天万界亦是一等,你若胆敢舍弃,便是背弃了族群,必为族群厌弃,降下雷霆手段褫夺你出身血脉,永世贬为凡人!“

    秦宇猛地抬头,好一个褫夺出身血脉,好一个永世贬为凡人……

    背弃族群为族群厌弃,方会受此重刑,但根据他的记忆,当年遭受酷刑被剥夺血脉时,他最多只是一个数岁大的孩子。

    这么一个幼-童,能够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需要承受那种非人的痛苦,被族群、亲人抛球,自生自灭!

    脑海中,压下的画面不受控制的再度浮现,不高的矮山之巅,修建着一座宗祠,天空如血暴雨倾盆,耳边似乎可以听到,云层雷霆轰鸣咆哮间,那小小幼-童恐惧的哭泣,以及痛苦尖叫。

    秦宇脸色发白,那个画面突然转动了一下,不再只能看到矮山、宗祠与天空,他看到了一张孩童小小的身躯,几只冷酷有力的大手,将他紧紧按在地面,鲜红的血水不断从他身下流淌出来,就像是墨汁一样,染红了地面积聚的雨水。

    恐惧、痛恨、绝望、暴戾!

    这一切情绪瞬间袭上心头,让秦宇双目发红,他猛地抬手,遥指老者血脉投影,“背弃族群又如何?褫夺血脉又如何?我等你们来!”

    老者怒喝,“不肖子孙……”他抬手,这一刻恐怖气息疯狂汇聚,整座漩涡都在颤抖。

    玉璧震荡,无形意志降临,将他举动打断。

    “怎么可能!”

    失声低呼,老者虚影被震碎。

    轰隆隆

    漩涡疯狂转动,卷动被打碎的五力,开始以惊人速度融合!

    白、黑、青、赤、黄。

    五色逐渐归一,化为苍茫青白,似云雾翻滚。

    平静、淡漠声音,最后一次响起,“今日后,你再非秦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