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祭炼山河 食堂包子

第1117章 无稽之谈

    七杀族老干的好!

    这一刻,聚集在青瓦别院外的魔族,心头为他疯狂点赞。连“黑令”都说出来了,绝对是动了真格,云无涯再想耍狠充楞,就没余地了。

    除非,他真的想跟七杀分个生死……且不说今日这般局面,就旧王一脉当下局势,他敢拼命吗?

    七杀死了,古王一脉折损一员巅峰战力,但基本盘还在。但如果死的是云无涯……哼哼,只怕不需要别人动手,旧王一脉的那些废物们,就能把自己折腾废了。

    事实上,杀死云无涯才是,毁灭旧王一脉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选择。

    只不过这老阴比实力强横,心思也缜密无比,基本很难算计到他。

    当然,这些年尝试还是有人尝试过的,但没干掉云无涯,反而自身损兵折将,最终只好放弃这个最优选项。

    云无涯看了一眼七杀族老,心头恶狠狠又记了一笔,以后有机会了,再好好清算。

    不过,今日这局面,顶多再打几句嘴炮的事,拖延不了太久的……这下真麻烦了!

    就在这时,青瓦别院上方,浮现出来的祖地投影,此刻蓦地一颤,像是被搅乱的水面,顿时变得模糊起来。

    它要消散了!

    千钧侯脸色微变,沉声道:“云无涯族老,请不要让我等为难,否则今日就只能冒犯了。”他上前一步,与七杀族老并列而立,两人气息叠加在一起压向云无涯。

    他愿意看戏,却绝对不允许,旧王一脉真的将这件事遮掩下去。

    新王大位角逐在即……千钧侯要确保,事情在掌控范围之内……

    云无涯脸色铁青,对上七杀他有把握,可千钧侯的实力,纵是他都有些捉摸不透。

    更别说,摆明了他们两个,是要联手发难了,如果他再继续阻拦,他们必然会趁机出手。

    甚至于,这两人未尝没想过,借今日的机会,对他下重手……

    不求能够当场格杀,只要他被打成重伤,接下来的王位角逐,也就没旧王一脉什么事了。

    “族老……既然千钧侯、七杀族老诸位……想要来我青瓦别院做客……就让他们进来吧……只是我血脉刚刚蜕变……如今虚弱怕是不能……亲自迎接诸位贵客登门了……”

    云岚略带虚弱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云无涯眼底微亮,旋即怒笑一声,“好!既然你完成了突破,老夫也就不怕,有人对你暗中出手了。”

    眼神冰寒扫过众人,“诸位不是要进去吗?请吧!”转身一步迈出,身影“唰”的一下消失不见。

    七杀族老脸色阴沉,没有半点犹豫,直接进入青瓦别院。

    千钧侯眉头微皱,眼底露出惊讶,旋即跟在后面。

    其余魔族也纷纷动身。

    无名大殿外,云岚盘膝而坐,她脸色微微发白,周身激荡着一丝仍未消散的气机。

    紧随在云无涯身后,第一个到来的七杀族老,眼神落到她身上,脸色便是微变。

    这份气息……

    论修为,云岚尽管也踏入了魔帅层次,但与他相比依旧有着,极其惊人的差距。

    可如今,他却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压迫……这是来自,血脉层次上的压制。

    也就是说,云岚体内如今流淌的血脉,比他更加强大……不,更确切的说,是品阶更高。

    对于一切力量皆,以自身血脉为基础的深渊魔族而言,血脉强大便意味着潜力更大。

    七杀族老本身已经,站到了魔帅阶最巅峰,即便比不得云无涯,差距却也不大。

    云岚血脉比他更强,也就是说……她有着足够资格,冲击魔王阶……一念及此,七杀族老脸色越发难看,看向云岚的时候,眼中阴沉几乎凝成实质。

    唰

    千钧侯身影出来,看了一眼云岚,略略沉默后,脸上露出赞叹,拱手道:“云无涯族老,恭喜了。”

    古王一脉连续三次设局,都没能抓住云岚,如今对方反而完成了血脉蜕变……虽说归根究底,是云岚自身血脉根基好,但谁敢确定这其中,没有古王一脉的功劳。

    毕竟压力即动力,连续三次死里逃生,积攒了跨出关键一步的力量,并非没有可能。

    看了一眼,脸上阴沉欲滴的七杀族老,千钧侯心头冷笑一声,云岚血脉完成蜕变,只此一点便足够打破,对方的所有判断。

    女人……呵呵,之前自己居然有些信了,现在看简直荒谬至极!一个女人,是绝对不可能,引动祖地力量激发,继而降临投影的。

    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可以弄错,甚至因为这种错误的信息,浪费了准备多年的手段。

    着实可笑!

    唰

    唰

    越来越多魔族,出现在大殿外,眼神汇聚到云岚身上,神色震动眼中神色阴晴不定。

    王位角逐之前,旧王一脉云澜,居然血脉再进一步……这无疑,大大增加了,他夺取王位的可能。

    一旦真的成功,如今风光显赫,不可一世的古王一脉,只怕就要倒大霉了。虽说古王一脉根基深厚,几乎不可能真的被连根斩除……但这说的也只是,古王一脉嫡传。

    一些旁根枝节,被毁掉简直不要太轻松……此刻人群里,一些个魔族纷纷色变。开始忍不住反思,这段时间以来,是否与古王一脉之间,走的太过靠近了一些。

    很显然,他们这些人就是可以,被归类到旁根枝节内的那一拨。

    云无涯将一切看在眼中,心头大爽接着冷笑一声,“诸位来也来了,看也看了,还有别的要求吗?或者,老夫命人准备酒菜,今日大家都不要走了,且留下来吃喝一顿。”

    “咳咳!族老说笑了,我等先前的态度,就有些冒犯了,如何还敢再做打搅呢。”

    “没错没错,云澜公子今日突破,尚有一些虚弱,正当休息的时候,我等便告辞了。”

    “请云澜公子好好休养,过几日某自当备好礼物,亲自登门恭贺,也为今日之事表示歉意。”

    “告辞告辞!”

    一个个心思转的快的,话都不多说几句,隐晦表示了一下歉意及态度后转身就走。

    云澜血脉突破,一向弱势的旧王一脉,有可能迎来困境逆袭,态度当然得改改。

    不然的话,万一日后算账,今天有一个算一个,大家都得倒霉,谁也别想好了。

    他们可不是古王一脉,也不是被深渊意志认可,亲自册封的千钧侯,哪还敢放肆。

    即便几个,向来与古王一脉亲近的魔族强者,如今也是低着头,转身匆匆离去。

    虽然没说什么,但看这几人阴沉的脸色,可知心头定然在骂娘!

    大家都站好队了,眼睁睁看着是大好局势,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这样了?

    千钧侯目光深邃,看了一眼云澜,微笑拱手,“云无涯族老,冒犯之处还请见谅,本侯也告辞了。”

    余光扫了一眼七杀族老,没有跟他打招呼,转身直接离去。

    这表现,让七杀族老本就阴沉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几分。

    混蛋!

    千钧侯之前,虽然游离在外,未曾真正与古王一脉抱成一团,却也基本保证了,与他们共进退的态度。

    今日,居然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这么直接离开了……看似不起眼,可这件事情传递出的某种信息却非常不好。

    冷哼一声,七杀族老转身就走,他身影一个闪动,就追上了已经离开的千钧侯。

    “千钧侯,你莫非以为,旧王一脉出了个,血脉蜕变的小辈,就能逆天改命了吧?”

    千钧侯神色平静,“本侯并未这样想。”他看着七杀族老,能够感受到对方心头,涌动着的怒火,淡淡道:“但有一点,本侯希望七杀族老能够回禀族长……有些事情,还是调查清楚为好,否则何至于连番失利,令局势陷入被动。本侯言尽于此,告辞了。”

    说完,不管七杀族老脸色铁青,千钧侯身影一动,消失在面前。

    他之前自行离开是一个态度,等在青瓦别院外也是一个态度。

    现在,该说的说完了,态度也已经表达清楚,当然不必再继续留下来。

    “可恶!”七杀族老低吼一声,他当然知道,千钧侯是什么意思。

    云澜是个女人……这件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想到当初耗费心力,拿到这个秘密时的惊喜若狂,七杀族老脸上越发火辣辣,像是被狠狠抽了几巴掌。

    该死!

    这一定是云无涯,那个老阴比的陷阱。

    想到进入厄峰城后,族中不惜代价,连续三次出手,最终全部以失败而告终……七杀族老眼中凶光涌动,越发确定这点。

    如果不是云无涯早有准备,云澜岂能接二连三脱身,甚至于就是故意,在引他们动手!

    想到为了这件事,古王一脉接连动用安插的棋子,多年布置心血,尽数化为乌有。

    尤其是,还被云无涯拿到痛脚,最近在族老会上发飙,让古王一脉处境颇为被动,很是收割了一笔好处跟同情。

    越想越是憋屈,七杀族老脸上涨得通红,差点喷出一口鲜血。

    云无涯这混蛋,果然不负老阴比之名,还是这么奸诈狡猾,一切都布置的跟真的一样。

    否则,古王一脉岂会上当……扭头恶狠狠看了一眼青瓦别院,他深吸口气快速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