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祭炼山河 食堂包子

第1278章 热情好客

    秦宇早就发现了,这地裂里煞气所凝雾气是个机灵的,颇懂得看人下碟的精髓,你要是不能抵挡煞气侵袭,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一路狂暴平推将你彻底干趴,侵蚀意识变成被操控傀儡。

    但如果你能抵挡的住,煞气就又换了一个套路,在你面前展露出,堪称温和的一面,不给你太大压力,顶多算是在生活里增添点小情趣比如,勾动你心底里的,那点小玉望之类,让你不自觉的变得冲动,更容易被勾引到。

    所以,秦宇很快就发现,带着藏珠上路事实上,也并非太过明智的选择。因为这女人略带急促的喘息声,及身上散发出的味道,如今都变得格外挑战人的神经,得废不少力气才能压制,心底蠢蠢欲动的荡漾。

    而且最让秦宇无奈的是,随着不断继续深入,地裂没有到底的迹象,空气里的雾气却更浓了。暂时来看,他还能坚守住意识,藏珠这女人的状态,却变得不太对劲。她呼吸变得更快更急促,抓住秦宇的手,如今潮湿哒哒,总是不自觉的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香汗淋漓,面若桃花,大概说的就是藏珠如今的状态,她整个人渐渐像是被抽掉全身骨头,柔弱无力半倚半靠在秦宇身上,就这么一幕……它实在太考验人的承受能力啊。

    秦宇觉得鼻子有点痒,心想不会要流鼻血吧,可千万别这样,不然脸就丢光了。就在他努力胡思乱想,分散自身注意力的时候,藏珠突然抬头盯住他,“秦兄,我现在意识不清醒,很可能会毁掉蚌珠,所以请你不要动我,拜托你。”

    能让一个骄傲的女人,主动说出这样的话,其内心的难堪与羞耻感,怕是已经爆棚。藏珠咬住嘴唇,努力不让自己的表情,露出荡漾的情绪,却不知道她如今苦苦坚持的模样,对一个男人而言才更加具备诱惑力。

    秦宇暗骂一声,绷住脸面无表情,“放心,我对胸大腿长模样俊的女人没兴趣。”

    ……还能这么夸人的吗?尽管是现在这局面,藏珠还是忍不住的,小小的开心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生出一个念头来,反正约定还没有彻底完成,不如趁此机会……不行,藏珠你给我冷静点,男人都是贱胚啊,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越不会珍惜。

    坚持、坚持!你现在坚持的越久,他以后才会对你更好,才能让两个人的关系,有回到正轨的可能。否则,两个因为一场交易,而走到一起的男女,未来如何可想而知。

    “嗯”了一声低下头,其实藏珠心里,对秦宇如今的表现,还是感到很满意的。这个人吧,虽然奸猾了一些,坏了一些,但并不是一个趁人之危的人,而且有着很强的自我克制、束缚能力,这样的一个男人,大都不会是什么碌碌无为之辈。

    两个时辰后,藏珠受煞气影响越来越强,整个人已经紧紧贴到了,秦宇的身上。像是条美人蛇,不断摩擦蠕动着,眼眸半睁半闭,口鼻吐气如兰。

    这……简直不能忍啊!

    秦宇能够察觉到,这女人眼底的一丝羞愤与难堪,但她苦苦维持一丝清明的意识,显然已经不能,压制住身体本能中的冲动。

    藏珠很清楚,如果这个时候,秦宇想做点什么的话,无论身体还是心理上,她都没办法拒绝,甚至还有几分她不愿承认,却真实存在的期待感。

    这简直太羞耻了!他会不会已经察觉到,然后很快就要动手?我是装作毫无反应,还是主动去配合?这件事情会不会很难受,问过族里的姐姐们几次,脸色都好古怪。

    秦宇闭上眼又睁开,突然伸出手,落在藏珠呈现粉色的脖颈上,触及瞬间这女人“嘤咛”一声……可也就到这里了,五指手指蓦地用力抓紧,然后手臂发力外推,就像是抓住一只调皮的小兔子,将她提溜在半空中。

    “意识不清醒的话,就睡一会吧,这对身体好。”只听到了这一句,藏珠脑门挨了一巴掌,眼前一黑意识瞬间昏迷。

    终于安静了!

    秦宇长出口气,忍不住咬了咬牙花子,带这女人一起上路,绝对就是个错误。倒也不是没办法修正,将她丢在这自生自灭,便可就此解脱。但这种言而无信的事情,实在太没品了,而且藏珠嘴里的那个秘密,秦宇还没问出来。

    倒不是忘了,而是藏珠很聪明,知道有所保留才能最大程度上,确保自身安全。秦宇对此可以理解,原本是想着等等再找机会开口,可谁知到这女人如此不济,居然抵挡不住煞气引诱,差点……连他也给带歪了!

    深吸口气

    ,秦宇突然觉得,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例,在此应该为男人们辩驳一句,其实有时候他们犯了错误,真的不该背负全部责任啊,实在外面的小妖精们太妖了,稍不留神就五迷六道。

    还好,我秦某人稳得住!

    唔

    眼神扫了一眼,藏珠衣衫不整的模样,脑海油然涌出刚才,摩擦时的软滑感觉,秦宇心跳骤然加速……不行,赶紧打住……你问我抬头干什么,我突然很想研究一下,头顶地裂的石头纹理走向不行吗?为什么用手堵住鼻子?呵呵,这么深的地裂里,常年空气都不流通,我难受了堵一堵不行吗?管的倒是宽啊!

    好不容易,将自身状态调整好了,秦宇想了想,在储物宝物中翻腾了一阵,找到几件衣物,把藏珠塞了进去,外面裹住好几层,脑袋也一起包住,就留了个小孔喘气。

    这下好多了。

    愧疚是不会愧疚的,毕竟我这也是在,遵守答应你的承诺,倒是你这个女人太善变,不久前还求我不动你来着,刚才那都算是主动投怀送抱了吧。

    哼哼,果然女人不可信!

    伸手提溜了几下,似乎对手感颇感满意,秦宇点点头就像是提着,一个大号的鸟笼子走向雾气更深处。

    都已经这么深了,也差不多该到地方了,难道还想留他在这过年不成?许是感受到了,秦宇心中的吐槽,又半日后穿过脚下的地裂,一座巨大无比的石窟,突然出现在眼前。

    很突兀,前一刻还浓雾如夜,伸手难见五指呢,结果一步迈出就像是,像是跨过了某种阻隔,一个“全新的世界”就这么,毫无预兆出现在眼前。

    山很大,所以山体内部的石窟也很大,简单直接的逻辑,没毛病。

    而且事实上,它是真的很大很大,大到简直就是,一望无际的山中原野。没了浓到齁鼻的雾气,空气都变得无比清新,眼前有光明照耀,有大树青翠郁郁,有一望无际的草地,还有各式各样的生灵。

    甚至于,秦宇还在田野中,看到了一些耕种的农人,此刻正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他们。

    没有意外,也没有冲突,这里的所有生灵,都友善和睦的一塌糊涂,而且热情极了。即便对秦宇这个,手提昏迷美少女的人,除了最初的惊讶后,都是满脸笑容。

    村长热情相邀下,秦宇来到他家中做客,女主人是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家中还有三个貌美如花的女儿,虽说都穿着粗布衣衫,却难掩钟灵俊秀的灵气,大眼睛长睫毛,忽闪忽闪的可好看了。

    端酒上菜的时候,一个劲的偷看秦宇,然后看着看着就脸红了,话都不敢说一句扭着头小跑出去,那青春活泼的气息,和透出稚嫩却又与稚嫩不相符合的饱满弧线,简直诱人极了。

    村长笑容满面,“乡下野丫头,实在有失礼节,贵客不要介意才好。”说着迟疑一下,指了指秦宇脚边的布袋,“如果可以的话,让里面这位贵客也出来吧,可让我家娘子跟小娘,陪女客稍作梳洗打扮再来用餐。”

    秦宇察言观色,愣是没能从对方脸上,找到丝毫不对的地方,满满都是情真意切。但答应是肯定不能答应的,就算不用膝盖想他也能猜到,这地方肯定是有问题。

    “咳!我这个妹子,身体不太好,见不得太多光线,所以让她留在里面就好。”

    “哦,既然这样的话,是小老儿多嘴了,贵客不要见怪,请请请,都是些乡野粗茶淡饭,贵客莫嫌弃才好。”村长笑容灿烂。

    秦宇暗暗嘀咕,他如今的状态,大概是毒不死的,当即应了一声主动提筷举杯。

    好一阵吃喝,以修行者的体质,当然不惧酒力,村长很快就满面-潮红醉眼迷离,秦宇见状微微一笑,又拉他共饮了一杯,道:“村长,我们这个村子,为何会在这里,与外界就没有联系吗?”

    村长打个酒嗝,先是满脸歉意告个罪,接着才说道:“我们的村子啊,在这里繁衍、传承好多年,已经很多年都没人出去了,这是村里的规矩。以前还有不听话的后生,仗着一身力气凶悍,不听劝硬是跑了出去,结果再也没回来。”

    秦宇目光微闪,“不瞒村长,我跟妹子两个,就是从家里跑出来的,想要跟高人拜师学艺,不知怎么就来到这了。还请村长告知,咱们这里有没有传说中的高人?”

    村长连连摆手,“哪里来的高人,都是些锻炼力气的把式罢了,贵客切莫相信啊。这次您们二位是运气好,从外面跑了进来,可不敢再出去了,就在咱们

    村住下吧,我们这只要勤快些,收成就够糊口活命。”

    说话的时候,口齿还算清醒,可刚刚说完了,就“啪嗒”一声栽倒桌上,顿时鼾声大起。

    女主人显然很了解,自家男人的酒量,或许一直就等在外面,听到动静走了进来,满脸歉意开口,“让贵客见笑了,他年纪大了却不服老,哪还有当年的酒量……我先带他去安置,贵客在此稍等,我回来再为您跟女客安排住处。”

    弯腰扶起醉酒的村长,衣衫绷紧上拉,露出成熟妇人丰腴白腻的腰肢,一闪而过却回味悠长,起身对秦宇又歉意笑笑,女主人扶着村长转身出去。

    果然很快,没等秦宇转过几个念头,女主人就去而复返,许是因为废了些力气,她脸上微红气息略有不平,“贵客吃好了吗?”

    见秦宇点头,她笑容更胜,“洗漱之物都备好了,贵客跟我来吧,就在你们的住处。”

    村长家院子占地不小,虽然修建的不算华丽,却莫名让人觉得舒服,入眼哪里都觉得就该如此。推开东屋房门,是有厅有房的格局,如今内间竹帘后面热气腾腾,像是已经摆好了洗澡水。

    女主人微笑,“女客还在睡梦中,贵客不妨先自行洗漱,将她放在床上继续休息吧。”

    秦宇想了想,道:“也好。”解开衣服包裹成的布袋,将藏珠放到床上,他也想看看,眼下究竟弄的什么鬼。将她当诱饵,或许能引出点东西,也算是没办法的办法。

    女主人吸一口气,脸上微红,“贵客,请跟我去洗漱吧。”

    秦宇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如今,他根据对方的心意走,倒是要看看,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宽衣解带,身上还剩贴身白衫时,秦宇跨步进入浴桶,“就这样吧。”

    女主人称是,红着脸在一边为他捧水,稍事洗漱就在秦宇觉得,也不过如此时,身后突然传来宽衣解带的摩挲声,扭头看了一眼秦宇马上回头,心想竟如此生猛?这剧情进展的,倒是够快的啊!

    “等下,夫人这是何意?”

    “啊?”女主人呆了下,喃喃道:“奴家进去,伺候贵客洗漱啊……”

    理所当然的语气,眼神里还有些茫然,一副您现在为何要说这些的不解模样,差点就让秦宇觉得,是他的不正常了。

    这就没办法继续了,就在秦宇考虑,要不要翻脸的时候,女主人又穿上了衣服,眼神略带一丝幽怨,看了一眼秦宇后,轻声道:“奴家残枝败柳,的确不配服侍贵客,就让我那三个女儿来吧,她们虽然粗野,但模样还算清秀。”

    秦宇心想就那三个少女,居然只算是清秀,您这定义美丽的标准,是真的不低。突然听到外面一丝动静,他挥挥手:“不用了,我们家中没这种习惯,夫人自去就是。”

    女主人低低称是转身出门。

    秦宇从浴桶中起身,心念一动衣衫干透,心念一动长袍自动出现,迈步走了出去。

    “醒了就起来吧,装睡都装不像。”

    藏珠睁开眼,盯着他幽幽开口,“我这是怕自己说话,坏了秦兄你的好事啊。”语气那叫一个千转百折。

    秦宇抬手揉了揉眉心,“少胡思乱想了,我跟你简单说下,现在的情况。”

    藏珠听完,面露凝重,“这里肯定有问题!”

    秦宇一脸无语,心想还用你说,我的膝盖都能想明白,看了藏珠一眼果断放弃了,她能给出什么,建设性意见的期待。

    没问题,至少从进来到现在,秦宇还没能察觉到不妥,除了被女主人宽衣解带吓了一跳外,甚至可以说这是一出近乎完美的,热情待客的例子。

    可没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秦宇觉得这个村子,处处透出古怪,或许他该出去转转。没错,只要是局,就一定会有破绽,有心寻找必有收获。

    秦宇起身道:“我要出去走走,你去不去?”

    藏珠赶紧点头。

    院中,跟女主人打了个招呼,在三个女儿略带幽怨的眼神中,秦宇带着藏珠出门。

    刚跨出门口,身后就响起她的声音,“很漂亮哦,秦兄真的就一点也不动心?”

    秦宇懒得回答,什么情况都弄不清楚,他动个屁的心?

    而且这小娘皮,似乎太小瞧他了,连你亲身上阵我都稳得住,还怕这三个丫头。

    嗯……这话不能说,女人这种神奇的生物,偶尔夸一下效果最好,经常说就没啥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