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祭炼山河 食堂包子

第1804章 蛮皇之体

    确定秦皇无法,继续追溯气息,强行闯入星海洞天。秦宇心头微松,嘴角露出笑意,让白菲菲去十三楼的作用,现在已经体现出来。

    如今,蛮族虽是众矢之的,但秦皇却也多了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更何况,十三楼的这种表态,对于荒域世界各国而言,也是一种无形威慑。

    足够让他们,在做出一些举动的时候,更多几分忌惮、犹豫。当然,这还远远不够,但秦宇会继续加码,破坏举世伐蛮之局,为蛮族争取生存空间。

    否则,荒域各国联手,又有大秦主导,这一场蛮、荒大战,蛮族没有半点胜算。

    转身,秦宇进入回到星海洞天,心念一动蛮族祖庭,顿时降落苍龙山。

    轰隆隆

    大地震荡,蛮族祖庭与苍龙山,正在快速融合。这点换做任何一人,都肯定无法办到,但对秦宇而言却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他是天地气运之灵,是星海洞天的主人,而作为蛮皇,自然可以完全掌控蛮族祖庭。

    如此一来,苍龙山与蛮族祖庭融合,便意味着蛮族获得了,天地气运的加持!而这点,也是秦宇决定将蛮族祖庭,迁徙来星海洞天的关键!

    而很快,蛮族中的大巫们,便纷纷感受到了不同,那是一种很难用语言来形容的感觉。就好像是,身上穿着的一件被打湿的棉衣,如今突然被脱下来,倍感舒畅、轻松。

    “是天地,它对我蛮族的压制,消失了!”一位大巫激动开口。

    另一位大巫低吼,“自从当年,我蛮族被人族击败,失去天地主导者身份,逃入这片荒凉之地后,便失去天地青睐,遭受无形压制。而现在,这份压制终于破去!”

    “蛮族从今日起,终于能够挺直腰背,跟荒人站在同等高度,不需要再负重迎敌!”

    蒙山大巫抬头,看向祖庭上空,如今随着它融入苍龙山中,秦宇身影再度浮现。

    威严而强大,有若撑天神诋!

    而如今,更有天地气运之力,在秦宇周身萦绕、翻滚,更添无尽磅礴气息。

    他激动万分,泪流满面,“是陛下,将天地之气运,赐给了我们蛮族!”

    蒙山大巫跪地,高呼,“我蛮族迎回陛下,必定能够重新崛起,再度屹立天地之巅!”

    祖庭之中,所有蛮族心中忐忑、慌乱,此时尽数退去,他们跟随着大巫跪伏在地,心中第一次真正确信,陛下将会带领蛮族越来越好。

    轰隆隆

    更多的香火之力爆发,融入秦宇大道之中,他能够清楚感受到,香火大道在凝聚。

    积攒底蕴,等待契机!

    秦宇脸上露出笑容,冒险迁徙蛮族祖庭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

    他起身,举起手中权杖。

    那撑天立地,巍峨无尽的虚影,跟随他的动作,低沉、浩荡声音,从口中传出。

    “朕为蛮皇,亦是天地气运之灵,自当为我蛮族,解除天地压制。”

    “今日后,星海洞天即是新祖庭,是我蛮族开启新生的.asxs.!”

    “朕向你们保证,蛮族终将崛起,镇压十方!”

    无数蛮族高呼。

    “蛮皇陛下万岁!”

    “蛮皇陛下万岁!”

    咔嚓

    咔嚓

    秦宇手中,属于祖庭的权杖,表面突然破碎。

    在他惊讶眼神中,流淌出混杂着,丝丝金色的液体,直接融入秦宇体内。而权杖碎片,则像是风化了无数年,直接变成齑粉。

    强大的力量,在体内震荡咆哮,它们并未进入秦宇的大道,而是融入道血肉之中。在短短几个呼吸中,就将秦宇的肉身,直接淬炼到最强地步!

    握拳可碎虚空。

    这是真正的蛮皇之体,也是世间最强体魄。这一刻秦宇非常确定,哪怕他不动用大道之力,仅仅凭借肉身也足够击杀真皇。

    无数属于蛮皇一脉的记忆,在他脑海深处爆开,秦宇闭上眼,快速吸收、整理。

    许久,他睁开眼,双目之中流露一丝沧桑。

    原来,这才是蛮族。

    在这些记忆中,秦宇看到了远古苍茫世界,看到了身高万丈,抬手可摘星月的蛮族先祖。

    那时,他们有另外一个名字古族!

    可古族实在太强,强到他们的存在,足以威胁到高高在上的至高存在。于是,古族浩劫降临,他们的尸体被镇压在神殿之下,成为支撑至高存在的巨柱。

    古族灭亡!

    他们仅存的血脉

    ,演变成为蛮族,不再拥有远古时期,先祖的那份高贵的血脉。

    秦宇终于明白,为何他会成为新的蛮皇,因为他是最后一名古族!以古族血脉,自然是当今天下蛮族中,血脉最尊贵、强大的一员。

    他的蛮皇之位,无可替代!

    与此同时,完全觉醒的蛮皇传承记忆,也让秦宇知道了很多,关于天地的秘密。

    比如荒域世界,比如人族修炼者体系,比如秦皇的强大,又比如……修炼香火大道的关键!

    借不朽之物,成为所谓不朽者,断绝自身大道,永无可能晋升永恒境,蜕变成为长生种,是大道修行中的错误。一个无数修行者,强大如十三楼楼主,都无法抗拒的错误。

    可谁又能想到,突破永恒境,自身蜕变成为长生种,也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它是远古时代,一些无力走上香火大道,又不甘心就此死去的强大存在,不得已而创造出的境界。

    因为一旦蜕变成为长生种,自身不死不灭,也就断绝了任何改变的可能,永远都没办法,真正登临大道之巅!

    唯一正确的道路,唯有香火大道。

    以一人之力逆天而行,纵再如何强大或惊才艳艳,也绝无半点成功可能。唯有汇聚香火融入大道,合众生之力,方有可能再进一步!

    这才是唯一的大道。

    而蛮族,或者可以说古族,在远古时期便已经尝试过,建立自身的神国,开辟属于古族的时代。

    正因为如此,才会遭遇那场几乎,完全毁灭掉古族的浩劫。而现在,秦宇就要重新走上,古族先祖并未走完的那条道路!

    深吸口气,压下所有念头,秦宇神色坚定。

    不过他很清楚,要真正走通这条路,很难。且不说秦皇,在察觉到秦宇身份后,一定会想方设法杀他。就只是点燃香火大道,便绝非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事情。

    远古时期,强大如当初的古族,甚至已经有了,威胁到至高存在的力量,也没能够扛过浩劫,顺利走出一位点燃香火大道的存在。所以,哪怕已经顺利,跨过了香火大道的门槛,可秦宇心神之中仍不感到轻松。

    他必须想办法,加速点燃香火大道的进程秦宇所面临的威胁,绝不仅仅是秦皇!

    而这件事,放眼世间能够帮助他的,应该只有两人。

    第一个,毫无疑问就是秦皇。

    作为当世唯一一个,点燃了香火大道,无敌于世间的存在,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人比他更有发言权。

    可秦宇找他求教,跟找死没区别。

    第二个,是民长京!

    这个深藏不露,至今都不清楚,究竟有多少手段的老家伙,既然知道如何跨入香火大道。那么,自然就有可能知道,怎么加速修炼。

    当然,秦宇没有绝对把握,但现在这个时候,他只能试试。

    前不久才刚刚,找到民长京面前,亲自上演了一出威胁大戏,扭头再过去找他……咳咳,似乎有点不太厚道。

    可这种念头,只存在了一秒,就被秦宇毫不犹豫直接掐断,活都要活不下去,还在乎这些?

    等祖庭彻底跟苍龙山融合后就去,一刻都不等!

    两日后,大地轰鸣消失,蛮族祖庭已经真正的,与苍龙山融为一体。

    秦宇心思一动,很快蒙山大巫就到来,跟随他一起的,还有地火大巫。

    之前他受了伤,一直都在修养中,如今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磕头,“地火拜见陛下,多谢陛下救我性命。”

    秦宇拂袖一挥,“朕是蛮皇,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大巫被人所害。”

    他眼神,落在两人身上,“朕即将离开祖庭,去外界寻求加速,香火大道的办法,蛮族内部事务就拜托给诸位大巫。”

    “举世伐蛮,蛮族必然承受极大压力,前期战事会极为艰难,你们传信各大蛮部,集合力量主动后退,暂时不要跟各国大军硬碰,朕会想办法尽快破解眼前局面。”

    蒙山、地火两位大巫行礼,“陛下放心,我等竭尽全力,定会维持蛮族局势,静候您归来。”

    秦宇点头,“好!”

    唰

    他身影消失不见。

    ……

    长岛,空荡荡一片。

    秦宇找了一圈,终于确定了坏消息,民长京跑了!

    就跟当初,他被肉肉威胁、算计之后,就毫不犹豫拖家带口,搬离了西荒帝都一样。

    长岛这地方,他也不要了。

    走的很干脆、彻底,几乎

    抹掉了民家所有,留在这里的痕迹。这让秦宇皱眉,眼神露出一丝尴尬因为,事实已经证明,民长京的果断很有道理,秦宇又上门了。

    现在怎么办?

    一位活了不知多少年,深不可测的真皇,一心要躲藏的话,真的很难被人发现。

    就在这时,秦宇眉头轻皱。

    他转身,看着从水中走出来的,长辫子的姑娘,“你怎么没走?”

    这姑娘,正是那位老厨子的女儿,如今衣服被湖水浸透,身体曲线毕露。她走过来,神色平静,“因为,我不希望老爷,再继续逃下去。”

    秦宇道:“所以?”

    长辫子姑娘微笑,“我知道老爷在哪,我带你去。”

    “你的要求。”

    长辫子姑娘道:“我希望蛮皇陛下能够,不要再拿少爷进行威胁,我不想守活寡。”

    秦宇点头,“本宗答应了。”

    长辫子姑娘走过来,“抱住我。”

    秦宇挑眉。

    她神色平静,“我不是真皇,没办法一念降临……还有,蛮皇陛下您反映不快一些的话,一旦老爷察觉到不妥,就找不到他了。”

    秦宇伸手将姑娘揽进怀里,微凉的湖水与滚热的身躯,带来异样的刺激,他突然嗅到一点香味儿。

    下一刻秦宇的手,抓住姑娘的脖子,拉到面前,“你胆子很大。”

    长辫子姑娘呼吸困难,脸上涨红,“我认输,但我真的知道,老爷藏在什么地方。”

    秦宇眼神冰冷。

    呼啦

    水面又被破开,老厨子出来,一脸惊慌失措,“陛下饶命,饶命啊!”他瞪著自家闺女,“死丫头,让你乱来,你这是找死!”

    秦宇面无表情,手指更紧。

    长辫子姑娘眼底露出恐惧。

    老厨子尖叫,“蛮皇陛下!”

    秦宇停手,“最后一次,别挑衅我的耐心,民长京在哪。”

    “我带陛下过去……”老厨子脸色苍白。

    秦宇拂袖一挥。

    轰

    空间崩塌,将三人卷入其中,直接消失不见。

    下一刻,在一片无尽竹海中,正躺在竹椅上,摇摇晃晃昏昏欲睡的民长京,火烧屁股般跳起来。

    他转身就逃,却已经来不及。

    嗡

    剑鸣爆发,无尽锋利气息,将民长京笼罩在内,他身体蓦地僵住,硬挺着转过身来,面沉如水。

    “秦宇,你过分了!”

    秦宇也知道,自己太过分,可没办法。

    不过分就得死!

    在生死面前,这句话对秦宇的杀伤力,几乎为零。

    “民老爷,真的是抱歉,又来找你吃饭了。”

    民长京嘴唇直抖!

    吃饭?

    有你这样吃饭的吗?

    他眼神落在失魂落魄的老厨子身上,又看了眼依旧,被秦宇抓住脖子的闺女,长叹一声,“作孽啊!”

    “安稳的活着不好吗?当初的事情,老夫都已经忘了,你们又何必还记在心里。”

    老厨子身体一抖,“老爷,是我对不起您……”

    民长京挥手,咬着牙道:“废什么话!没听到蛮皇陛下说了,要来咱们民家吃饭,你们父女两个,还不赶紧去准备!”

    “怎么?等着让老爷我动手,给你们做饭啊?”

    老厨子猛地抬头,“啊……是是是,老爷您稍等,我马上就去做。”

    他眼神哀求看来。

    秦宇松开手。

    “咳咳咳……”长辫子的姑娘,一阵剧烈咳嗽,眼神落在秦宇身上,露出恐惧之意。

    刚才她真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死丫头,赶紧跟我走!”老厨子拉住她转身就跑,生怕下一刻,秦宇就改变主意。

    很快,这片竹海空地中,就只剩下秦宇跟民长京。

    “唉!蛮皇陛下,您是何等身份,再说了当今局势严峻,您更该回到蛮族之中主持大局,来找我一个糟老头子干啥?”民长京苦着脸,“我求求您,能不能就把我,当成一个屁给放了?”

    秦宇摇头,“朕可不敢,将民老爷当成屁,所以放不了。”

    民长京咬牙切齿,“姓秦的,你到底要干啥……”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此刻秦宇点出一指,而这一指落下,有点点香火气息扩散。

    民长京失声低吼,“香火大道!”

    他死死盯住秦宇,眼神震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