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祭炼山河 食堂包子

第1805章 收服上古遗民

    秦宇收手,点头,“还要多谢民老爷,助本宗跨过门槛。”

    民长京:……

    我是这么想的吗?

    狗屁!

    凭什么啊!

    多少年了,老子做了无数尝试,折腾的翻来覆去,死去活来的。结果统统都失败了,一丁点成功可能都没有,不然我舍得放弃?

    可这才过去多久,他搬家过来屁股没焐热呢,秦宇就又找上门,然后告诉自己他成功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但事实俱在眼下!

    民长京张了张嘴,“恭喜。”

    两个字,他说的艰涩无比,胸腹、喉咙之中,似卡了石子。

    秦宇似笑非笑,“本宗倒是觉得,民老爷应该说一句同喜才对。”

    民长京浑浑噩噩,“啥?”

    “本宗跨入香火大道,多亏民老爷指点迷津,本宗自然不会忘恩负义,定会庇护民家上下的安危。”秦宇顿了下,嘴角微翘,“毕竟,万一秦皇知道,是民老爷你告诉本宗,关于香火大道的秘密,想必他会很生气。”

    民长京瞪大眼。

    这还能听不懂?毕竟,秦宇可是已经,将赤裸裸的威胁,直接摆在面前。说什么庇护民家上下,翻译过来不就是,你如果不合作,秦皇肯定就会知道这事。

    秦宇神色平静。

    要说愧疚,心里多少有点,毕竟从根本上说,民长京并没招惹他,也不欠他的。

    把人家逼到这步,过分了!

    可过分总比死好。

    民长京双手搓脸,长叹一声,“蛮皇陛下已经,将话说到这一步,老夫还能如何?”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秦宇道:“民老爷放心,蛮族与荒域各国间的战争,现在才刚刚开始,最终结局尚未可知。”

    民长京不说话。

    秦宇明白他的意思。

    就眼下看,哪怕他是蛮皇,也根本没有资格,跟秦皇争锋。

    双方之间大战,说一句以卵击石,或许太夸张。

    但胜算,真的不大。

    “蛮皇陛下,先吃饭,我们边吃边聊。”

    秦宇点头,“好。”

    老厨子跟自家姑娘的动作,还是很快的,就这么一会说话功夫,已经凑出几样小菜。

    香味扑鼻,酒香四溢,一应摆在案桌上,父女两人主动退下。

    民长京提起酒壶,给自己倒了杯,略微犹豫又给秦宇倒满,举杯道:“蛮皇陛下,民家不求兴旺发达,只希望今日后,您能放过我们。”

    秦宇看了眼酒杯,摇头,“大势已成,必定席卷天下,无人可以置身事外。”

    “民老爷,即便今日本宗给你承诺,可日后若有问题,依旧还会找上门来,本宗不愿骗你。”

    民长京咬牙,“没商量?”

    秦宇点头。

    民长京仰头,一口饮尽,脸上阴沉至极。

    秦宇端起酒杯喝完,放下保持沉默,他能感受到,此时民长京的挣扎跟犹豫。也很确定如今安静的竹林,便是一座巨大火山口,随时都有可能,被肆意爆发的岩浆撕成粉碎。

    退一步,就能避免这些,但秦宇不能退。了解香火大道的之人,当世除秦皇之外,就只有民长京一人。

    呼

    民长京吐出口气,很长很长,脸色变得平静。

    他拿起筷子吃菜,“蛮皇陛下今日来,所为何事?”

    秦宇露出笑容,提起酒壶先给他倒满,再给自己倒酒,“本宗此来还要求教民老爷,跨入香火大道后,该如何做才能够,加速点燃进程,毕竟当世局面险峻万分,留给本宗的时间不多。”

    民长京略微沉默,道:“老夫确有几分研究,但我并未真正修炼香火大道,并不确定。”

    秦宇道:“但说无妨。”

    民长京道:“第一,找到更多的信众,收集更多的香火,只要数量足够多,自然就能加速。”

    “第二,陛下需要找到,一些强大的追随者,他们对您的认可,比普通香火更有用。”

    “第三,在十三楼。陛下或许不知道,老夫所获知的关于香火大道的信息,便来自十三楼。”

    略微停顿,民场景眼神中露出忌惮,“又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来自那座白玉京。”

    秦宇眉头微皱。

    白玉京!

    觉醒蛮皇一脉记忆后,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它的背后是人族修炼者体系。

    念头转动几圈,秦宇道:“就这些?”

    民场景摇头,“还有最后一点,那就是香火之灵,他承载神国香火,是修炼香火大

    道的关键。”

    “加速香火大道,或许可以从,提升香火之灵的力量着手。当然,这需要谨慎,否则造成尾大不掉,将有很大麻烦。”

    秦宇眼神微亮,“说的不错。”他举杯,“多谢民老爷!”

    民长京神色摇头,“老夫更希望,永远都不要,再接到来自陛下的感谢。”

    秦宇起身,“那有点难。”他看着民长京,“朕希望,能够早日在神国中,感受到民老爷的气息。”

    唰

    身影消失不见。

    民长京独坐不动,他喝了一杯又一杯,直至空壶。

    老厨子满脸担心,忐忑不安过来,“老爷……”

    只喊了一声,他就跪下来。

    民长京看他一眼,冷笑,“现在知道怕了?早干嘛去了!”

    老厨子委屈,“我就一个闺女……”

    “屁!你还就一个老爷呢!”民长京翻白眼。

    丢下酒杯,他长叹一声,起身就走。

    “老爷您去哪?”

    民长京道:“去蛮族。”

    老厨子瞪大眼。

    “你真以为,秦宇倒的酒好喝?老爷我既然喝了酒,就得出去替人卖命,不然肯定就没命。”民长京满脸恼火,他逍遥自在至今,终归还是没能跳出去。

    不过有一点,秦宇还算光明磊落,浩劫席卷天下,他如论如何都不可能,真的置身事外。

    唰

    民长京消失不见。

    “老东西,你留下看家,别让我儿子出事,不然你闺女的活寡是守定了!”

    ……

    渔夫记不清,这丝第几次见秦宇了,但有一点倒是确定肯定没啥好事。

    他看了一眼,采星山下的无尽云海,做了一个决定。

    这地,不能再呆了!

    宁愿饿肚子,再开辟新的食粮来源,也得离开玉门关,这破地方,谁愿意来谁来!

    不过这次,谈话的内容却让有些,出乎渔夫的预料,让他眼神骤然变得明亮,有灼热气息在翻滚、涌动。

    “蛮皇此言当真?”

    秦宇面朝云海,背负双手,“朕是蛮皇,自然一言九鼎,只要上古遗民一脉,愿意加入蛮族,朕便承诺你们,认可上古遗民的地位,给予你们一片活下去的净土,不必再如现在一样,忙碌于逃亡活命。”

    “朕不敢保证,最终一定能获得胜利,但对上古遗民一脉而言,局势再坏又如何?总不会比现在更糟。”

    渔夫脸上阴晴不定,几息后咬牙,“此事涉及重大,我不能独自做主。”

    “那就让能做主的人来,朕时间不多,你最好尽快。”

    “好!”

    渔夫转身就走。

    秦宇身影不定,依旧面朝云海,偶尔能够听到,其中来自飞鱼的鸣叫。

    这些小东西现在非常不安,在秦宇眼神之下,它们感受到了无尽恐惧。

    可这片云海,依旧是它们,最后的栖身之地,它们不敢逃也无处可逃。

    这实在是一件,极其悲哀的事情!

    而事实上,上古遗民一脉,与这些飞鱼的处境,颇有一些相似。面对秦皇,便似飞鱼面对秦宇,无处可逃更无力抗衡,最终的结局,便是被一点一点削弱,直至消亡。

    这,便是秦宇今日,最先来找上古遗民一脉的原因。

    因为,秦宇能够给他们,一个新的可能。

    哪怕就眼下看机会并不大,但对一个深陷泥潭,逐渐沉沦濒临毁灭的种族而言,他们应该知道该如何选择。

    空间震荡中,渔夫迈步走出,又有两道身影跟随在后。

    “蛮皇,我们来了!”

    秦宇转身,“朕相信,你们已有决断。”

    渔夫身后,唯一的女性上古遗民真皇,突然道:“蛮皇就不担心,此刻来的是秦皇。”

    秦宇抬手一指,那是咸阳的方向,“秦皇若有动作,朕自然知晓。”这点,绝非妄言。

    今日之秦国,的确是秦皇的大秦……但秦宇,与它同样牵扯颇深。秦皇身在秦国,对秦宇而言,就是黑夜中的明月,抬头可见。

    否则,他也不会如此托大,放任渔夫离开,一直等在采星山之巅。

    “朕没有太多时间,告诉我你们的决定!”

    短暂沉默,三位上古遗民真皇,同时单膝跪下,“圣族,愿追随蛮皇!”

    渔夫转述的一句话,是他们做出决定的关键局势总不会比现在更糟。

    没有人知道,上古遗民一脉无数年来,在秦国的疯狂追杀、镇压下,已到了何种地步。当年统治天地的强大族群,就只剩下四位

    真皇,且每一个都苟延残喘,不敢暴露半点。

    洞庭之主被秦宇斩杀后,更是只剩下眼前三位,上古遗民真的到了,坠入毁灭深渊的边缘!

    咸阳一战,秦宇表现出了,自身强大的实力。尽管,秦皇依旧无敌于世,可他能全身而退,本身就是一种资格。

    更何况,如今秦宇又有了,蛮皇的身份,无疑更添几分胜算。所以,上古遗民一脉,愿意放手一搏!

    若胜利,则可以改变,整个族群的窘迫局面。

    失败……不过是再经历一场,来自大秦的清洗、追杀,反正对圣族而言,早就习惯了这些。

    “很好!”

    秦宇面露笑容,“你们做出明智的选择,朕对你们的承诺,必然会在未来实现。”

    说到这,他心神微动,更多几分笑容。

    秦宇感受到了,来自民长京的气息,也就是说,他已经明白喝了那杯酒的代价。

    喝下去,便是他的人!

    “三位,荒域各国联手征伐蛮族,朕如今不便现身、插手,需要你们帮主蛮族稳定战局。”

    三个上古遗民真皇,脸色微变。

    “蛮皇,并非我等不愿,而是秦皇追杀我等多年,一旦气息暴露,他必然会亲身降临,到时……”

    秦宇道:“放心,朕既然让你们出手,自然就会保证,秦皇绝对不会降临蛮、荒战场。”

    有一句话,他并未说出来“……除非,秦皇想丢了咸阳!”

    作为大秦帝都,它同样是大秦国运枢纽,是世间香火之力汇聚之处,一旦被毁掉,将会对秦皇造成极大反噬。

    真皇一念降临,只要秦皇敢离开咸阳,秦宇就能在下一刻抵达!

    女性真皇深吸口气,咬牙,“好,本圣等人便相信陛下,希望陛下不要,让我等后悔。”

    秦宇挥手,“你们现在,便可以着手准备,尽快进入蛮部境内,朕会提前安排一切。”

    “是。”

    渔夫突然道:“蛮皇,本圣还有一事。”

    秦宇道:“你说。”

    “即便有圣族加入,但对抗各国征伐,蛮族依旧落在绝对下风。所以,本圣建议陛下收服妖族,它们不似上古遗民一脉,至今仍保持着巨大的族群规模,如果有妖族相助,局势必然会好很多。”

    秦宇道:“继续。”

    渔夫深吸口气,“妖月的状态,出现了问题。”

    秦宇眼神一亮,“确定?”

    渔夫点头,“之前,在妖族祖地大战时,本圣就有所感应,具体原因涉及我修行大道,不便告知陛下。但本圣可以确定,妖月必然有意外,而她是妖族最大底气所在,陛下掌握这点,或许能说动妖族。”

    “好!”秦宇面露笑容,“此事若成,朕记你一功。”

    “圣族不求功劳,只愿陛下能够获胜!”渔夫说完,拱手行礼。

    唰

    三个上古遗民真皇离去。

    意外收获!

    妖月的身体,出了问题?渔夫说的如此确定,还郑重告诉秦宇,此事必然不小。甚至于,会危及妖月生死,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动摇妖族的态度。

    毕竟,妖族跟上古遗民一脉不同,虽然至今也是,夹着尾巴过日子,但局势要好得多,远没到生死存亡地步。

    让他们跟着秦宇,一起对抗大秦,的确是有难度。但现在不同了……妖月一旦殒落,妖族势必再难,维持今日的地位!

    念头快速转动,秦宇眼神露出决断。

    去一趟妖族!

    别管成与不成,既然有机会就要去尝试,现在他必须拉拢一切,能够拉拢的力量,提高自身胜算。

    一步迈出,秦宇心念所及,下一刻出现在,妖族祖地外。

    眼前,还是无尽浓雾。

    他迈步踏入其中,雾气自行消退,很快就被妖族察觉。

    “是秦宇!”

    “蛮皇!”

    “他居然敢来妖族!”

    “快通报给青神!”

    尖叫中,一名名妖族快速退后。

    咸阳一战,秦宇威名传遍天下,他们岂敢放肆。

    唰

    美艳绝伦,似谪仙降临的青神,直接出现。

    她看着秦宇,眉头轻皱,“蛮皇,以阁下的身份,已经不再适合,进入我妖族祖地,请回吧。”

    秦宇看了她一眼,“妖月在哪?”

    青神眉头皱更紧,“不关蛮皇之事,请离开!”

    秦宇看向妖族祖地深处,在那个方向,有淡淡血性味道传来。

    “朕可以走,但妖月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