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李闲鱼

0205章 趁你病要你命

    宁涛抱着赵无双从方便之门中跌落出来,背部着地,震动虽然不是很强烈,可是右臂和右胸的伤口却还是因为震动而剧痛,疼得他大口吸气。白圣的蛇爪不仅在他的右臂和右胸上留下了恐怖的伤口,而且有剧毒,伤口的血肉正在溃烂!

    如果不是特种灵力的治愈,他恐怕早就死了。他扎了白圣一天针恶疾,正是追杀白圣的最好的时机,可他自己的情况却比白圣好不到哪里去。真要追上去,谁杀死谁还真是说不一定。

    赵无双还处在麻醉的状态里,没有醒来。

    宁涛松开了她,仰躺在在地上,极力催动特种灵力解毒,治疗伤口。

    善恶鼎青烟缭绕,那是因为赵无双进了诊所的原因。宁涛重伤倒地,可它没有半点反应。它有着匪夷所思的治愈疾病的能力,可是它从来不会治疗没有诊金的病人。

    作为天生的善恶中间人,宁涛的身上就没有半点诊金,就算做了大善事,那也饿只是在账本竹简上添一笔“白账”而已。

    天道无情,是万物为刍狗,宁涛也在其中。

    足足半个小时之后宁涛才解掉了白圣蛇爪上的剧毒,不再受剧毒侵蚀,他的伤口恢复得很快。

    又过了一会儿,宁涛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个时候伤口虽然还没有愈合,可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这一次受伤让他元气大伤,为了稳妥起见,他走到书桌边,打开抽屉,从抽屉里取出了一颗精品初级处方丹吃了下去。

    一颗精品初级处方丹下肚,宁涛顿时感觉一股清凉从胃里往身体各处蔓延,说过之处如沐浴阳光一般舒服。他的精气神也为之一震,一扫重伤之后的萎靡不振和疲惫。

    精品初级处方丹虽然是诊金病人的媒介,可是同样具有精品丹药的培本固原,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作用。

    感觉不错,宁涛又吃了一颗。这一颗下去浑身火热,皮肤冒汗。

    丹药丹药,它始终是药,药力不知道比医院里的药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即便是他也不能因为它好就多吃。

    宁涛不敢再吃第三颗,抱起赵无双离开了天外诊所,然后回到了租住屋之中。

    殷墨蓝、白婧和青追并没有睡,宁涛一进门便迎了上来。

    宁涛身上的血迹让青追感到,“宁哥哥,你怎么了?你受伤了吗?”

    宁涛说道:“我没事,不用担心。”

    白婧神色凝重地道:“你和白圣交过手了,是不是?”

    “是的,不过他也受伤了。”宁涛将赵无双放在了沙发上,然后他将与白圣交手的经过简单的讲述了一下。

    青追和白婧听得心惊担颤。

    “那条毒蛇中了你的天针恶疾,会死吗?”殷墨蓝问。

    宁涛摇了一下头,“我也不知道。”

    白婧说道:“他不会死的,我们要趁早做打算。”

    青追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杀意,“趁他病,我们这就杀到阴山第一楼,要他的命!”

    殷墨蓝说道:“对,趁他病,要他命!我们四个一起去,他就算再厉害,重伤的他也不会是我们的对手。”

    白婧直盯盯的看着宁涛,“宁兄弟,快拿主意吧,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宁涛说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可是青追……”他的视线落在了青追的身上,最快的路径自然是动用方便之门赶到阴山,上次他在阴山上留下了血锁,为的就是应对今天这种情况,可是每次进入天外诊所青追都会遭到镇压,那个经过对她来说比死还难受。

    “我……”青追咬了一下薄薄的嘴唇,“我不怕,带我走方便之门吧!”

    “好,我们去阴山第一楼。”宁涛做出了决定。

    四人来到天外诊所门前,还没进门青追就紧张得不得了。

    宁涛走到她身边,将她拦腰抱在了怀里,并说道:“白姐姐,等下进去之后你帮我拿上我的扇子和砍柴刀,殷前辈你帮我背上药箱,我开门,然后带青追先进去。”

    殷墨蓝和白婧同时点了一下头。

    一分钟后,阴山脚下一片山林中打开了一道方便之门。宁涛抱着青追从里面冲了出来,白婧和殷墨蓝紧随其后也从方便之门中冲了出来。

    青追在宁涛的怀里瑟瑟发抖,脸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

    宁涛往青追的身体里注入了特种灵力,她的情况才得到好转。宁涛也没将她放下来,抱着青追便往第一楼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用特种灵力治疗青追。一段距离之后,直到青追彻底好转过来才将她放下来。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亮开了,东方的天际一轮红日正上升。

    四人来到了山门前,可一眼看去,不仅是宁涛这个“外人”目瞪口呆,就连白婧和青追也都是一脸惊呆的表情。

    曾经的雄伟高阔的山门垮塌了,只有一堆乱石。

    通往第一楼的石梯也不再干净整洁,长满了荒草,甚至还有人在上面扔的卫生纸、零食塑料包装袋什么的。给人的感觉,这个地方好像一夜之间经历了几十年的时光,该塌的都塌了,剩下的只是一片废墟。

    “这……这怎么可能?”宁涛惊讶地道:“白姐姐,你应该最清楚这里的情况,这是怎么回事?”

    白婧苦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表面上我是白圣的义女,可对他来说我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他有什么秘密瞒着我,这太正常了。”

    “我估计这才是它应该有的样子。”殷墨蓝沉声说道:“宁老弟,那个白圣很有可能拥有障眼的法器,或者他已经能施展法术了。上次你来这里,看到的不过是一个幻象。”

    宁涛想到了他第一次去见青追的时候,在野长城脚下看见的大宅院,那其实是几只白色灯笼的所营造的幻象。不过那种幻象很低级,他一眼就看出破绽了。可上一次来阴山第一楼,他却是一点破绽都没有发现!

    “宁哥哥,我们上去看看吧,说不一定眼前才是障眼法……”青追说。

    “好,我们上去看看。”宁涛心里也不甘心。

    石阶尽头便是第一楼。

    上一次,宁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座纯木结构的古楼,古香古色,颇为大气。可是此刻,他看到的却是残垣断壁,哪里有什么古香古色的木楼。

    上一次他还看到了银月樱,可是这一次那棵樱花树也不见了,原本该有樱花树的位置上是一个大坑。而即便是那坑也不像是才挖的,坑里满是野草,以及腐烂的枯枝落叶,动物残骸。

    究竟眼前是障眼法,还是上次来所见所遇是障眼法?

    宁涛忽然想起了上次来看见的那些石塔,他心中有些怀疑,“难道是那些石塔的原因?如果是,那么那些石塔比白婧所用的那种白色的灯笼高级了不知多少倍。”

    “可恶!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玩这样一手!”青追恨恨地道。

    宁涛对白圣会不会死是越来越不报信心了,“看来白圣在由钱入道的俢练道路上已经有所收获了,我遇到过一种来自西方的安装了电子元件的法器,它能让人发疯,失去控制。我的朋友林清华给我留了一句话,他说这个世界就要变了,新的时代就要到来了。我从没将这句话当回事,可是现在我开始相信他说的话了。”

    林清华现在在哪里,是生是死?

    无从知道。

    青追、白婧和殷墨蓝的神色都很凝重,新时代即将来临,可他们显然还没有做好准备。

    迈过第一楼的废墟,宁涛来到上次与白圣吃饭的地方。那里本来是一座凉亭,可是进入他的视线的却是一块荒地而已。

    宁涛说道:“白姐姐,那白圣还有没有别的据点?”

    白婧摇了摇头,“我知道的就只有这里,可是现在看来他一直都在骗我。”

    宁涛想了一下,随即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闻术与望术状态,然后侦测四周环境。这里没妖气,没灵气,甚至没有白圣和那两个修真少年吴晓林和柳仙儿留下的气味。

    “算了,我们回去吧,再另外想办法。”宁涛放弃了。

    掉头下山,宁涛、殷墨蓝、青追和白婧四人刚离开,一条小蛇便从一棵树洞之中钻了出来,昂着三角形的脑袋看着四人离开的方向……

    回到血锁所在的山崖下面,宁涛还没打开血锁,青追便张开了双臂。她什么都没说,可这显然是一个要抱抱的肢体语言。

    殷墨蓝直盯盯的看着宁涛。

    白婧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笑意。

    宁涛苦笑了一下,伸手将青追拦腰抱起,开血锁,然后冲了进去……

    租住屋里,赵无双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短暂的适应了光线之后,她一骨碌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一双眼睛快速扫过身边的环境。她记得这个地方,这是宁涛和那个青追租住的房子。

    “宁大哥?”赵无双叫了一声。

    身后的房门突然打开,宁涛从门外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容,“你醒了?”

    “我怎么会在你家里?”赵无双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

    宁涛说道:“难道你忘了今天凌晨发生的事情了吗?李晓峰在你的盒饭里下了药,你不听我的,偏要吃那盒饭,结果你就昏过去了。我不放心将你留在那里,所以就带着你回来了。”

    赵无双气愤地道:“那个混蛋真的在我的盒饭里下药!我要报警!”

    “没用的,那个家伙会找一大堆证人证明他没罪,何必添那个堵。回头我教训一下他,给你出这口气。”宁涛说。他其实已经教训过了,而且是“斩草除根”的方式,只是没法跟赵无双说。

    “多亏了你,不然我就被那个混蛋……”赵无双忽然张开双臂向宁涛的怀里扎去。

    门口突然又进来一个女人。

    “那谁?”白婧说道:“你吃早饭没有?”

    赵无双的双腿顿时僵住了,姿势尴尬。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