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李闲鱼

0810章 恐怖家庭

    几个女人坐在四合院里的一个客厅里,各干各的事情。

    “宁哥哥怎么还不回来?”青追眺望着门口,有些着急。

    江好说道:“对啊,老公不是说过一会儿来接我们吗,他怎么还没回来?”

    白婧翻看着她的手机,一边慢吞吞地说着话:“你们着什么急啊,他那么大个人又不会丢。”

    江好说道:“你不着急吗?万一……”

    白婧打断了江好的话:“打住打住,你个乌鸦嘴,没万一,我这辈子都不会当寡妇。”

    江好怼了回来:“你才是乌鸦嘴,什么寡妇?晦气!”

    青追捂住了额头:“你们两个不要吵行不行?要是宁哥哥在这里,肯定打你们的屁股!”

    江好和白婧却又相视一笑,吵归吵,但不会伤和气。一张天生床的人,床头拌嘴床尾合。

    “我倒是好夫君想对什么地方下手,你们能猜到吗?”白婧转移了话题。

    江好说道:“我猜是日本的那座供奉战犯的神社,他所他读书的时候讨厌那个地方,我猜是那个地方。”

    软天音说道:“阴家在冲绳,我们去那个地方搞事,要小心阴家的人,开山锄现在在主公的手里,他们肯定会来要。”

    宁涛也说过阴家的事,包括开山锄和那个二战余孽,可是说得较简单。江好、白婧和青追那个时期都在闭关,没有经历过,所以对阴家的人都感到很陌生。

    “天音,你对冲绳阴家很了解吗?”江好问道。

    软天音点了一下头:“我跟主公一起去的……”

    这句话出口,她忽然有些后悔了,可说出去的话像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果然,她担心会发生的情况转眼发生了。

    江好试探地道:“那一路都是你在伺候你主公吧?”

    软天音顿时紧张了起来:“嗯……我们……”

    “怎么个伺候法啊?”江好追问了一句,语气淡淡,但已经有点警察审问疑犯的味道了。

    林清妤将一只刚削好的苹果递到江好的面前,笑着说道:“江姐儿,吃个苹果。”

    “谢谢。”江好拿着苹果,说了句谢谢。

    软天音总算是缓过了气来:“也是弄点吃的,背个小药箱什么的,主公元婴出窍的时候帮他看着人,对了,我还下海给主公抓过龙虾呢。”

    她还抓过鲍鱼,但她担心会刺激到江好的敏感神经,把鲍鱼给隐藏了。

    林清妤又给青追和白婧递了一只削好的苹果,最后又给软天音递了一只。

    软天音冲林清妤笑了一下,笑容里藏着感激。

    这个客厅充满了谍战的味道,三个国军女军统,两个女地下党斗智斗勇。

    “要不我再给夫君打个电话吧,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接我们,我们也好做点准备。”白婧说。

    在这个时候,大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会不会是主公回来了?我去开门。”软天音拔腿走,生怕江好又问她什么问题。

    宁涛说得对,她也完全感觉出来了,白主母完全不在乎,青主母更不会说什么,只有江主母难对付。搞情报出身的江主母疑心重,醋劲还大!

    房门打开,软天音却愣在了当场。

    门外站着的不是宁涛,而是阴人杰,还有一大群阴家的修真者。一个个西装革履,给人的感觉像是什么公司的大型推销团队登门一样。

    她刚刚才说起冲绳阴家,这不冲绳阴家的人来了。

    “软姑娘。”阴人杰开门见山地道:“我们来找宁先生,还请通报一下。”

    软天音说道:“我家主公不在。”

    阴寻说道:“他不在,那他在什么地方?”

    软天音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找我家主公干什么?”

    “你应该知道我们想要干什么。”阴人杰说。

    软天音说道:“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也没兴趣知道,你们走吧,我家主公不在。”

    “哼!”阴寻冷哼了一声,不客气地道:“他不会是躲起来了吧?你告诉他,躲是躲不掉的,有些东西拿着是祸害!”

    这句话已经不只是不客气了,甚至还有点威胁的意味。

    软天音顿时皱起了眉头:“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阴寻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什么地方?我告诉你,这个世界还没有……”

    不等他把话说完,阴人杰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寻儿,闭嘴。”

    几个女人正往这边走来。

    “天音,谁啊。”白婧问。

    软天音说道:“是阴家的人。”

    “是你刚才说的那个冲绳阴家?”青追的声音。

    软天音应了一声:“嗯。”

    这么两句话的时间,三个主母,还有林清妤都来到了门口。

    四合院的门槛成了一道分界线,一边是宁家的女人们,一二三四五,一边是冲绳阴家的男人们,十好有几个。可是,这看似一面倒的场面,紧张的却是阴家的男人们。

    尤其是阴人杰,在另外四个女人过来的时候,他看到了其两个女人眼闪过一抹金芒!另外他还感受到了大量的妖气,那感觉像是一团妖云笼罩在头顶一样!

    可他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镇定了下来,试探地道:“这几位是?”

    软天音说道:“这几位是我的主母,你们刚才想说什么?”

    蚌仗主母势!

    你们刚才不是很凶吗?

    再凶一个给姑奶奶看看!

    青追的一双眼睛变成了金色,脖子的皮肤也快速浮现出龙鳞,身满是戾气:“刚才是谁说我夫君躲起来啦?”

    “你……是龙女?”阴人杰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白婧的双眼也变成了金黄色,脖子虽然没有龙鳞浮现,但手背却浮现出了龙鳞,十指也快速往龙爪变化。

    还有江好,一团寒气从她的身体之释放出来,周遭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十度,门前的地面一转眼开始结冰!

    这是要动手的迹象。

    “那个……既然宁先生不在,我们改日再来拜访,告辞。”阴人杰转身走。

    这特么是什么家庭啊!

    女主人全部是妖,而且还有龙女!

    那宁涛吃得消吗!

    阴人杰和一大群阴家的修真者跟着阴人杰离开,连年少轻狂的阴人杰都变老实了。

    白婧说道:“下次来拜访别空手来,带点礼物,这样也显得礼貌一点。”

    阴人杰的眼眸顿时闪过了一抹怒意,他这个阴家的家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轻视?可是,生气归生气,他的脚步没停,也没有回头说一句什么。

    几个女人回到了客厅里。

    “天音,那些人是冲绳阴家的人?”白婧问了一句。

    软天音说道:“是的,那个老头是阴人杰,阴家的家主。那个说话冒失的青年是他的儿子,叫阴寻。他们虽然没说来找主公什么事,可我知道他们是来要开山锄的。”

    青追冷哼了一声:“算他们走得快,他要是敢开口要,我撕烂他的嘴。”

    她的脾气没变。

    “算了,别理会那些傻逼,我们接着聊,刚才说道哪啦?”白婧说,她也并没有把什么阴家放在眼里。

    冲绳阴家?

    在华国宁家面前是个战五渣。

    江好想了起来:“刚才说给老公打电话来着,我来打。”

    她掏出了手机。

    却在这个时候,手机屏幕浮现出了一条头条推送的新闻,一眼瞅见,她的眼珠子一下子定住了。

    那条新闻的内容:剧西方媒体称法国警方刚刚在枫丹白露宫抓获了被美国全球通缉的头号恐怖分子宁涛……

    “我了个去!”江好语气夸张:“老公被抓了!”

    “啊?”

    一地下巴。

    同一时间。

    枫丹白露镇警局的一间审讯室里,十几个警察如临大敌地拿着枪指着被手铐拷在椅子的华国青年。

    这个华国青年是让远在华国的宁家五女主惊掉下巴的她们的男人宁涛。

    “你们至于这么紧张吗?”宁涛笑着说道:“你们拷着我,还用这么多枪指着我,我那么可怕吗?”

    正在墙角的一只垃圾篓旁边吐血的阿方斯一听这话,顿时被刺激到了,他两步冲了来,一拳头抽在了宁涛的后脑勺。

    咚一声闷响。

    宁涛手突然一挣,手铐咔嚓一声断裂,他的右臂也在那一瞬间回扫过去,一记摆拳击了阿方斯的脸。

    噗!

    一口鲜血合着十几颗牙齿从阿方斯的嘴里飞了出来,他的身体也在那一瞬间离地飞起,撞在了墙壁,然后又被弹落在了地。

    这一次他再没能爬起来。

    “不许动!”一屋子的警察都在吼。

    宁涛举起了双手,慢吞吞地坐在了椅子,面带微笑地道:“再给我换一副结实一点的手铐吧,刚刚那副质量太差了。”

    他已经摆出了一副等着戴手铐的姿势,却没有人敢前。

    审讯室里的气氛对于这十几个拿着枪的法国警察来说太过紧张、压抑,一点都不友好。

    宁涛耸了一下肩:“我知道你们想开枪打死我,可是我又是美国人想要抓的人,你们又不敢开枪,那么美国人什么时候来?你们谁打电话催一催,我还赶时间。”

    他恐怕是法国大革命以来,警察所逮捕的最最嚣张的一个犯人。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