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绝命毒尸 十阶浮屠

1350 出征前夕

    “突突突……”

    两架黑色的直升机缓缓从天而降,稳稳落在了洪家山仙庙的操场上,一身红裙的沙小红急忙从屋里跑了出来,略显削瘦的九天玄女也紧随其后,面色古怪的望着两架直升机。

    “怎么坐直升机回来了,一定有大事发生……”

    沙小红不无担忧的皱起了眉头,周静秀也跟着说道:“怕是圣地的入口已经被找到了,以山哥的能耐一定会被调去当主力,只看他这回怎么选了,抗命就得跟仙庙翻脸,领命也是九死一生!”

    “当然是抗命,凭什么帮那些家伙卖命……”

    沙小红丢下一句话便迎了出去,只看大黄带着沈琼跳下了飞机,大黄领着她们三个径直来到了后院,一路上什么也不说,直到走进一间密室才坐下来倒了杯茶。

    沙小红急忙关上门问道:“老公!你这么急匆匆的赶回来,是不是找到了圣地入口,黑阎罗让你带兵过去清障?”

    “入口的确找到了,在翠螺山九曲河,跟静秀说的地方差不多……”

    大黄喝了口茶抬起头说道:“天王军和仙庙同时发现了那里,并且联手进行防御,但是就在我回来之前,两帮人又同时遭遇了严重打击,现在应该已经全军覆没了,天王军得到的报告也是这样!”

    沙小红惊讶道:“这么危险吗,那你还是赶紧找个理由回避吧,黑阎罗现在也没时间找你麻烦,等一切见了分晓你再出来!”

    “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大黄站起身来说道:“圣地里有什么你们都很清楚,不论让谁得到了初代虫母,他都可以轻松统治这个世界,要是让天王军得到了还好说,可要是让仙庙得到了,咱们这帮人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没这么严重吧……”

    周静秀迟疑不决的看着他,但大黄却说道:“你想为奴为婢你就去,反正我夏怀山绝不会给人当奴才,我赶回来也只是跟你们告个别,这次我会尽全力抢夺虫母,只有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老公!你别去啦……”

    沙小红急声道:“咱们现在兵强马壮还有六颗导弹,仙庙就算抢到虫母也不敢轻易翻了,而且现在是最佳的发展时机,你就让他们去打个你死我活,咱们闷声发大财吧!”

    沈琼也跟着说道:“老公!红红说的没错,圣地太危险了,天王军和仙庙一旦遭遇,肯定会是一场生死战,你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何苦呢?”

    “好男儿志在四方,这么大的热闹我怎能不去……”

    大黄满不在乎的说道:“黑阎罗和张莽会亲赴前线,我怀疑他们的主上也会前往附近等待,天王军那边就更不用说了,夏不二那边的人恐怕会尽数出动,就算为了咱们的将来,我也得亲自过去看看!”

    沙小红握住他的手说道:“那你答应我,碰上硬仗立刻就跑,不要想着投机取巧,张子余和黑阎罗全都是老狐狸,他们不会让你钻空子的,活着才最重要!”

    “我答应你,以缩头乌龟为榜样……”

    大黄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说道:“如果我要是回不来了,你跟老沈就按照原计划发展,天王军能合作就合作,合作不了就敬而远之吧,你们俩也别为我守寡什么的,碰上好男人就嫁了吧!”

    “我不嫁!你不会有事的……”

    沙小红的眼眶一下就湿红了起来,死死拉着他舍不得放手,沈琼也在旁边伤感的泪眼婆娑。

    “老沈……”

    大黄转身抱住了沈琼,笑道:“我一直以为咱俩都是逢场作戏,从没想过你能真心对我,不过既然走到了今天这步,你这便宜老婆我也就认了,不能让你白跟我一场,给你留笔嫁妆聊表心意,以后好好的活着!”

    “不!我不让你走,我要跟你在一起……”

    沈琼突然失态的大哭了起来,沙小红也抱住他俩嚎啕大哭,尽管她们不知道大黄这一去,不管输赢都不可能再回来了,但大黄这话说的就像遗言一样,直戳她们心中最柔软的一块。

    “好啦!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夫妻也有分开的那一天……”

    大黄用力拍了拍她俩的后背,直起身来看向了周静秀,直视着她通红的双眼什么也不说。

    “我知道我不管说什么,你都不会再相信我了,但我真的问心无愧……”

    周静秀抹了把眼角的泪水,泣声道:“那晚我只是不想白白死掉,所以才会跟张子余说那些话,今后我也不会再奢求什么了,我会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交给小红,找个没人知道我的地方……了却残生!”

    “其实这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大黄轻声说道:“你并不是一个利欲熏心的女人,只是被卷进来的无辜者而已,归隐田园对你来说利大于弊,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一座农庄,能保你几年的平安富贵,就当是我最后送你的分手礼吧,毕竟咱俩也好过一场!”

    “你爱过我吗?哪怕是一点点……”

    周静秀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整个人激动的都在微微发抖,但大黄却摇着头说道:“别傻了!我们俩只是互相利用,谁都不可能爱上谁,不过……我挺喜欢跟你相处的感觉,要是没有那些利益纠葛的话,我想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情人!”

    “我也以为我不会爱上一个粗鄙的男人,可我错了,大错特错……”

    周静秀泪流满面的垂下了双手,惨笑着说道:“我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爱上你的,可能是从你成为我依靠的那一天吧,但我知道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不管你们天王军是胜还是败,你都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

    “你们天王军?什么意思……”

    沙小红和沈琼悚然一惊,大黄也相当惊讶的看着周静秀,但她却说道:“你不用再瞒我了,在山上被炮轰的那一夜,有人亲眼看到张子余救了你,还用自己的身体掩护你,不过你放心,那人已经被我灭口了!”

    沙小红匪夷所思的问道:“老公!你……你怎么会是张子余的人呢,你什么时候投靠他们的,不会是从洪家山就开始了吧?”

    “不!他应该是夏

    不二小队的成员,一个隐藏极深的内奸……”

    周静秀笑着说道:“陈安琪有个妹妹叫楚语嫣,铜口之战那晚她去找过你,还给你画了一只奇怪的黄老鼠,看到那只老鼠以后你马上就跑了,所以结合着两件事在一起,我才断定你是夏不二的人,连陈安琪都在试探你!”

    沈琼捂嘴震惊道:“真的假的?夏不二小队的人我们都快找齐了,只剩楚秦和另一个夏不二了,你……你该不会就是另一个夏不二吧?”

    “静秀!你真是个干情报工作的天才,但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大黄目光炯炯的盯着周静秀,万万没想到自己早就让她看穿了,但周静秀却捂住肚皮笑道:“如果没有这个小讨厌的话,我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带上一批人直接远走高飞,但有了他就不一样了,他让我成了一个完整的女人!”

    “你不◇零零会怀孕了吧……”

    大黄惊得双眼暴突,沙小红跟沈琼也是惊骇欲绝,而周静秀又嗔怪道:“专家都说我恢复的很好,有做母亲的可能性,你偏偏不信邪,回回都不戴套,我哪有不怀孕的道理,铁树也让你弄开花了呀!讨厌!”

    沙小红惊喜的叫道:“快!老沈,咱俩也去找东西测测,我例假也好长时间没来了,咱俩搞不好也怀上了!”

    “慢着!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大黄皱眉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们,我的确是夏不二小队的人,这次我们要是胜了还好,可我们一旦失败了,你们又怀了我的孩子,仙庙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几个,一定会把你斩草除根,所以这孩子……”

    “不行!我绝不会拿掉……”

    周静秀坚定不移的说道:“在你来之前我的确想过偷偷拿掉,但看到你对我也是真心的之后,这孩子我一定要为你留下来,他不但是上天赐给我的宝贝,更是我们俩的感情见证,还是我的精神寄托!”

    沙小红也点头说道:“老公!我要是怀了,我也会为你生下来,为了孩子我可以什么都不要,而且我坚信你一定会胜利,我们肯定还有再见的那一天!”

    “我也生,死也要把孩子生下来……”

    沈琼跺着脚信誓旦旦,大黄只好将她们三个抱在了一起,惆怅道:“想当年二哥全家都死在了战场上,只有我陪着他浪迹天涯,但我始终体会不了他当时的心态,不过我现在明白了,有爱人全力支持的感觉……真好!”

    “你不是夏不二吗?那你到底是谁……”

    三个女人全都抬头看着他,大黄挨个在她们唇上亲了一口,笑道:“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我不是夏不二,也不是你们所知道的任何人,我的名字就叫做夏怀山,一个见证过夏不二大起大落的男人!”

    “孩子叫什么,你给起个名字吧……”

    周静秀用力抱住他的腰,迷离的眼神里充满了爱恋,而大黄想都没想就回答道:“我这身体属于赵家才,怎么也得给老赵家留个香火,你们生的第一个男孩就叫赵官仁吧,让他记住‘为官者仁’,否则猪狗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