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都市阴阳仙医 辉二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帮谁?

    “呵呵,这事,也就是问问你的意见,既然你说不行,那就算了。”林兴笑了笑,摆了摆手。

    “不是我说不行,实在是……”

    林修话还没说完,林兴却打断了他:“算了,喝酒喝酒。”

    酒过三巡,一直到正午,林修才离开。

    “陛下,这家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东郭宇走了出来:“看来,他心里,林樱依旧比陛下你更重要。”

    林兴没有说话。

    这一次,只是他对林修的一次试验。

    他清楚,自己若是强行将金衣卫的控制权夺过来,会引起金傲,关洪峰那些老臣的不满。

    那些老家伙,追随林炎上千年,肯定不希望看到林炎的遗令被篡改。

    放在之前,林兴不敢。

    如果那些老家伙作怪,整个天庭都吃不消。

    不过现在不同,外患以解,只剩下隐藏在暗中的倪府。

    若是那些老臣不满,林兴大可将他们的职位一同解除。

    只不过,这样做的底气,就是林修支持他。

    有林修手下的精锐大军,林兴才有底气这样做。

    只不过……

    刚才林修的意思也很明显,并不希望自己动林樱手下的人。

    “毕竟七妹和他交情匪浅,若不是他和倪家的小姐相识在先,说不定他和七妹,已经成亲。”林兴低声道。

    “哼,交情匪浅?难道陛下对他还不够好?”东郭宇道:“陛下,那林修,能力再强,不够忠臣,又有什么用?依我看,以后甚至可能和七公主一起谋反!”

    “恩?你忘了朕之前和你说的话么?”林兴沉声骂道。

    “老奴所言,句句属实,陛下,请您想想,若是林修和七公主一起谋反,你岂有半点胜算?”东郭宇道:“先帝曾经说过,人都是会变的,现在这林修再忠心,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谁说得好?陛下,如果真的到了最坏的那一步,后悔就来不及了。”

    林兴咬了咬牙,却没有像之前那样,继续叱喝东郭宇。

    东郭宇见状,也清楚,林兴对林修的信任动摇了。

    “陛下,倒不是说你要对付林修,没那个必要,无论如何,他对天庭做出的贡献,都值得肯定,依我看,只需消减林修的羽翼,让他的手下,在大战中牺牲,最好是英武军和倪府同归于尽,到时候,天下无忧!”东郭宇乘热打铁的说道。

    “放肆!”

    林兴一拍桌子。

    发怒的林兴,让东郭宇浑身一颤,低着头不敢再说。

    “哼!”

    冷哼一声,林兴直接离开。

    东郭宇看着林兴的背影,嘴角却是微微一笑。

    他清楚,虽然林兴嘴上坚持,但他的心,已经开始动摇了。

    自己只需要继续在他耳边加油添醋,灭掉林修的英武军,指日可待。

    玩死了林修,自己才有展现自己才能的机会。

    ……

    “七公主!”

    林樱的寝宫之中,林樱盘膝打坐修炼。

    上官羽不知不觉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林樱睁开眼:“上官总管,有什么事吗?”

    “有些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七公主……陛下那边,对七公主你手握金衣卫大权,不满到了极点。”上官羽低声道。

    “皇兄竟然如此在意?”林樱眉头微微皱起:“既然如此,那上官总管你以后去皇兄身边听令便可,金衣卫就交给他吧。”

    “七公主,不可,若是陛下,还好,但陛下身边,有小人作祟。”上官羽沉声道。

    “小人?”

    林樱眉头皱得更紧:“你是说?东郭宇?”

    “没错!”上官羽点头:“他挑拨离间,其心可诛,你手里握着金衣卫,尚且能让陛下忌惮,若你手中没有金衣卫,陛下再想对你下毒手,可就真的没有反抗之力了。”

    虽说上官羽是金衣卫的头领。

    但是金衣卫的人只认令牌,不认人。

    到时候交出金衣卫之后,林炎就算是下令金衣卫对付林樱,金衣卫也会绝对的执行。

    “那上官总管,你有什么好办法吗?”林樱问道。

    上官羽摇头:“没办法,对我们这些老臣,陛下心中总有一些芥蒂,我们去劝说,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那我去找皇兄说清楚?”林樱反问道。

    “也没用,除非七公主你交出金衣卫,不然陛下对你的忌惮,就不可能松懈,但你也不可能交出去,若是你交出兵权,自身安全,便再没有保障。”上官羽重重的叹了口气。

    现在的情况,两难至极。

    双方都不可能让步。

    “暂时这样吧,皇兄那边,你盯紧一点。”林樱叹了口气道。

    “也只有这样了。”

    上官羽摇了摇头。

    “权利啊,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林樱淡淡的道。

    “皇家无亲情,若是出现什么情况,还请七公主果断一些。”上官羽道。

    在林炎离开之前,便嘱托过上官羽,无论任何条件下,帮助林樱。

    在上官羽看来,若事情到了实在无法阻止的地步。

    让林樱发动叛乱,也未尝不可。

    “以后再说吧,我只想安心修炼。”林樱道。

    或许是女儿之身的原因,对于皇权争斗,林樱并不算热衷。

    如果不是她父皇交代,让她捏住金衣卫,保护自己。

    林樱连金衣卫都不想要。

    ……

    “老张,你说有一天,如果林兴和林樱两人发生矛盾了,我帮谁啊?”

    英武王府的酒桌上。

    林修忽然开口对张狂问道。

    “啊?老大,你为啥这么问啊?”

    “没什么,就是瞎想一下。”

    林修道。

    “你和林兴是好兄弟,但是和林樱的关系也不赖,帮谁,还真不好说。”张狂摸着下巴,一脸认真的思索着:“估计,还是看谁有理吧,对,谁有理就帮谁。”

    林修闻言,苦笑一番,一口酒倒入喉中。

    讲道理?怎么可能讲得通。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站在各自的立场上,谁都没有做错事情。

    这样的情况下,又该帮谁。

    “只希望,最坏的情况,不要发生。”林修呢喃:“林兴也罢,林樱也罢,为了一点权力,闹得兄妹反目……至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