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兵王无双 尘风

881:以后出国报我的名字!

    晚上。

    张鼎风早早的下班了以后,约好了要和赵东来吃饭。

    赵东来来得有些在后,当他到来的时候,就见到了饭桌上坐着的另一个好哥们老常。

    见到赵东来进来,季云常撇撇嘴:“老张,说好的老熟人呢?你可别浪费我时间啊,现在找我办事的人太多了,不认识的我不见啊。”

    赵东来轻笑一声,挪了一个位子就坐在了老常旁边。

    “我两还不够熟吗?”赵东来轻笑一声,虽然伪装。

    但季云常听得出他的嗓音,只是这一句,季云常就愣了一下,然后死死的盯着赵东来,见他似笑非笑的,老常直接就扑了过来。

    “老子跟你拼了。”

    见他要动手了,张鼎风连忙提醒他:“你忘了他是武将第一人?”

    “噢,对啊,老子差点就送人头了。”季云常赶紧回身后,对服务员大吼:“给老子上10斤白酒。”

    点好了以后,老常不忘瞪了赵东来一眼,哼了一声:“老子喝不死你!”

    赵东来不怂:“喝不死我你两就是孙子!”

    “孙子就孙子!”张鼎风一拍桌子,对服务员大吼:“再加10斤!”

    以前两人联手起来就不是赵东来的对手,何况是现在内力见长的赵东来?

    5斤白酒下肚以后,两人就已经开始上头了。

    赵东来感觉差不多的时候,干了一杯下肚后,轻笑一声,问季云常道:“老常,你这边都还好吗?”

    他不问还好,一问张鼎风咧嘴笑了出来。

    季云常一把搂过赵东来喷起了火星唾沫道:“你特么还好意思问?你走倒是甩手两袖清风的,但季老太爷和燕京决裂了,关键是特么就我能去照顾,结果我每天都要被我老太爷摧残,我特么过得比你还非人一般的生活!”

    说到这里,他又给赵东来倒酒:“甭说了,喝酒!”

    赵东来又跟他碰了一杯。

    总之季云常今晚以各种理由和赵东来碰杯喝酒,三人还真把那10斤白酒给喝完了。

    最后肯定是张鼎风和季云常醉上心头。

    季云常已经算是有些力不从心了,还提着杯子跟赵东来拼,赵东来把他杯子给放下来后,责怪的说了他一句:“你特么是要喝死自己吗?”

    “你让我喝死也好。”季云常推开了赵东来按着他坐下来,自己又拿起杯子就一口闷。

    赵东来看老常今天情绪不对,轻笑着转移了话题:“听说你高升了。”

    老常低着头自嘲的苦笑一声:“高升又如何?还是没办法帮上你!”

    赵东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常突然抬起头,红着双眼看向了赵东来道:“我说真的东来,我今天的这一切可以说从遇见你之后开始改变,但我好像从来就没有为你做过什么事,别说咱们是兄弟,就是萍水相逢我都有义务帮你,可我却一点为你分担的能力都没有。有时候我在想,我特么这官当得窝囊,有特么的屁用!眼看着你在外面不知道是生还是死,我这心里特别揪心,越是升官发财,我就越觉得对不起你。”

    说着,老常自责的又是灌了一杯酒。

    “好了,我懂你的心情。”赵东来抢过他的杯子道:“别喝了。”

    “喝!”老常哽咽道:“再不喝我特么都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跟你喝了,每当我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自己不配做你兄弟!”

    说到最后,老常也是情绪化的酒后吐真言,他一个大老爷们直接哭了出来。

    他拿起赵东来的酒杯子自己灌了起来。

    “老张,你就不劝劝他?”赵东来白了张鼎风一眼。

    “让他喝吧。”张鼎风怎么不知道季云常的那种心情?赵东来每天在外不知道生死的这些日子里,老常经常找他喝酒,每次都是烂醉如泥的。

    “他怕如果再不跟你喝个够,以后没机会喝了,怕你哪一天熬不住死在外面。”张鼎风看了看季云常已经有些醉晕晕的一头栽在桌子上,他自己也是有些头晕目眩的,但逻辑还算正常:“其实老常现在非常努力,他努力的向上爬,有朝一日能够在燕京站稳脚跟的时候,可以帮你说几句话。他怕你熬不住了,就自告奋勇的去承受着季老太爷喜怒无常的脾气,你不知道老太爷现在见到当官就直接放狗咬人,老常没少被老太爷整。但他想把老太爷照顾好了能够让自己可以和家里提条件,他想让家里出面帮帮你,让你能够早点回来。”

    赵东来叹息一声。

    “兄弟,听我的,如果能用钱解决的话,我可以出钱。”张鼎风看着赵东来说道。

    季云常发酒疯的硬着脖子嚷道:“我可以出命!”

    赵东来按着他的头:“睡你的觉。”

    老常拍掉了赵东来的手,支吾着愣是靠他的意志把心里话给说明了道:“东来,听老张的没错,你就这样子别出去了,好好的过完下辈子,就算什么都没有了,钱老张给你花,谁特么欺负你,我努力向上爬,以后我罩你!”

    赵东来微微一笑着拿起了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酒。

    这绝境里,他心里却暖暖的,因为至少还有很多人盼着他挺过去。

    “老常,我会没事的。”赵东来在季云常耳边嚷了一句。

    “你没事泥马勒戈壁。”季云常趴在桌子上醉醺醺的忍不住爆粗口:“你特么搞的是m国,我特么有你这样的弟弟我压力大啊。”

    赵东来噗哧笑了出来。

    “老常你错了。”张鼎风这会儿又在季云常耳边嚷着补了一句:“他现在搞了m国又去搞欧洲了。”

    “完了。”老常神经质的摇着头:“完了完了完了,这回绝逼是要完了!”

    “那好啊,你们要觉得有我这样的弟弟有压力的话,做我弟弟啊。”赵东来打趣道。

    “好啊,你要能活下去每天见面咱们就喊哥。”张鼎风酒意上头,拍了一下季云常喊道:“老常你说怎么样?东来要是能活下去,咱们以后就是弟弟。”

    季云常红彤彤的脸上闭着眼睛对赵东来抱拳:“喊爷爷都行啊。”

    赵东来莞尔,这辈子以为那些战友死去后就不会再有兄弟情义了,眼下看着这两个家伙,他觉得接下来的人生似乎也没有那么绝望了。

    赵东来猛的一拍桌子,大笑道:“好!你们两个弟弟我认了,以后出国喊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