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洪荒之红云大道 无量小光

第三百三十三章直言不讳

    大隋朝的国教是道教,但是到了大唐,至今没有立下国教,因为当朝圣上有意立佛教为国教,但是却担心大臣们的暴动,毕竟道教的根基在九州天地已经根深蒂固了。

    轻易无法更改国教,这道教从秦朝就已经传下来了,所以李世民就算是想要更改,也有些困难,但是他却重用佛教,因为佛教当初救过他的命。

    李世民开办水陆大会,这就是倾向佛教的体现,而这一次佛教出场的一共有一千多位,而上台讲诵佛教的只有十位,这十位之中其中有一位就是陈玄奘。

    按照李世民的意思,那就是在这十位大法师挑选出一位圣僧,然后定居皇宫,为他驱魔,也就是提防李建成与李元吉的出现,因为李世民最近只要一入梦,就会梦到这两个兄弟前来索命。

    水陆大会之中的陈玄奘正是陈家的陈祎,也就是陈光蕊的儿子,说来也怪,陈光蕊痛恨佛教,认为佛教都是一些虚心假意之徒,要不然怎么会让自己的老婆害自己。

    可是陈玄奘就不这么认为了,他认为佛教教义乃是真理,对于佛教菩萨佛祖都是无比的崇敬,不过他做的一切都得不到陈光蕊的支持,但是古有一法,百善孝为先。

    你信道教也好,信佛教也罢,但是有一点,千古不变,那就是父之命大于天,就算是陈玄奘的成就再高,他还有一个父亲,如果陈玄奘为了佛教而不要自己的父亲,那么他此生将不会有成就。

    所以说,在长安城上空的观音心中那个气啊!若不是有陈光蕊一直从中挑拨,陈玄奘早就成为大唐的佛教第一法师了,也可以担当取经大任了。

    不出意料,在观音的帮助下,陈玄奘从十位大法师之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大唐的圣僧,进入了皇宫大殿之上,前来拜见李世民,受李世民的封赏。

    而这个时候,陈光蕊与道羲也是在大殿之上,今日早朝,陈光蕊的想法,本来是让道羲帮助李世民给驱魔,陈光蕊知晓道羲不是凡人,可以帮助李世民。

    但是却不知道今天他的儿子也来到了大殿之上,并且还是以圣僧的身份来给李世民驱魔来了,也就是说帮助李世民超度李建成与李元吉的亡魂。

    “逆子,见到陛下还不下跪。”陈光蕊看到陈玄奘只是对着李世民躬身施礼,并没有下跪,当即便是大喝了一声。

    陈玄奘对着陈光蕊施了一礼,恭敬的说道:“贫僧拜见父亲大人。”虽然陈玄奘的内心也是不喜陈光蕊,但是他多次得到菩萨的托梦,不可对他父亲无礼。

    “怎么?看到我装没有看到是不是。”道羲站到了陈光蕊的前面,对着陈玄奘玩味的说道。

    若是说,陈玄奘最怕谁,那么绝对是面前的道羲,那可真就是不管你多大年龄,取得了多大的成就,只要一个不顺眼,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头上,而且陈光蕊也不会多说什么。

    并且陈光蕊也曾明言,以后陈玄奘就靠道羲来管教了,只不过道羲还忙着修炼和小曦谈情说爱,那里有功夫管教陈玄奘,就是这么的不经常管教,都让陈玄奘怕成了这样。

    “拜见道羲叔叔。”陈玄奘连贫僧两个字都没有敢说,毕竟这是金銮殿,要是被道羲当众打脸,那就太有损佛教的脸面了,而且陈玄奘也知道道羲不是凡人。

    “哈哈没想到圣僧竟然是陈爱卿的爱子,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陈爱卿可谓是大唐的第一状元,而爱子又是大唐的第一法师,哈哈”李世民大笑了起来。

    当然,以李世民的眼力,又岂会看不出,此时的陈玄奘非常的尴尬,陈光蕊好像并不支持陈玄奘入佛门一样。

    “陛下有所不知,臣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生下此子,不听教诲,好好的圣贤书不读,非要看什么经书,妖言惑众,难等大雅之堂。”陈光蕊直接就是贬低佛教。

    若是陈光蕊与道羲没有关系的话,那么这句话一出,陈光蕊必死无疑,即便是佛教欠了陈光蕊一个因果,但是一个凡人想要找佛教讨要因果,这不是开玩笑吗?

    “陈大人您说这话贫僧”

    “啪”道羲走到了陈玄奘的面前,一巴掌便是抡在了锃光瓦亮的脑门上,扬声说道:“怎么称呼你父亲的?如此没有涵养,这就是你们佛教的佛祖教导你们的?”

    陈玄奘直接被打蒙圈了,而李世民也蒙圈了,上空的观音更是蒙圈了,这道羲果真是说打就打,没有一丝的含糊。

    道羲与陈光蕊交情很是深厚,毕竟陈光蕊乃是道羲在人间遇到的第一个朋友,岂能让自己这个朋友被佛教给欺负,哪怕是有无礼之举都不行,毕竟佛教说到底还欠了陈光蕊的因果。

    “放肆,金銮殿之上,当着圣上的面,岂能如此的无礼!”一个身穿蟒袍的中年怒喝了一声,此人正是开国大将,程咬金,也是大唐程千岁。

    不仅仅是程咬金有点怒了,就算是李世民也是有些恼火,毕竟这是金銮殿,而且还当着他的面,竟然出手打当朝圣僧,这不是在打大唐的脸面吗?

    道羲什么场面没有见过,这种不管是小场面,一群凡人而已,直接走了出来,扫视了一周金銮殿之上的所有官员,以及李世民。

    “大唐开国十几年而已,你们这些当权者就已经开始得意忘形了吗?开始目中无人了是吗?陈玄奘就算是成为了佛祖,他一样有父亲,只要他父亲在一天,他就是个儿子,怎么?难道你们这群人都是没有父亲的畜生吗?”道羲可不管这是哪里,不要说一个凡人的金銮殿,就算是凌霄宝殿,道羲都可以直言不讳。

    程咬金以及那些为陈玄奘打抱不平的大臣,各个都被道羲说的面赤耳红,但是却无法反驳,不过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却是说道:“你话虽然有理,但这是金銮殿,当着陛下动粗,恐怕有失体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