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深空之下 最终永恒

第八十五章 最初的神话(4000字)

    演化还在继续……

    趁着这一段休息时间,于易峰正在总结“游戏”开始到现在的得与失。他发现,自己在这四十亿年的时间里,失误还真的不少。

    譬如说:一开始对刚诞生的微生物群落过于呵护,让它们的进化速度异常缓慢。又对环境的稳定影响过多,抑制了某些火山,某些地震的发生,这导致甲壳类生命长久地称霸陆地,平白浪费了大量的时间。

    “生命爆发与生物灭绝的次数,因为我的关系,减少了很多。”

    就拿近的说,他也犯了不少错:他曾经影响过某原始部落的意识形态,玩笑般地,将现代人的“民主理念”与“科学理念”灌输给原始人,看看会发生什么。

    结果,这个酋长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真的开始搞民主,搞平等!

    结局当然是悲惨的……这个原始部落直接因为不适应环境,而解体了。

    他们死的死,伤的伤,又或者被同类抓为奴隶……

    当这群原始人一个个倒在残酷的丛林中时;当充满求生欲望的眼神,呆滞地看向天空时……

    于易峰,真的懊悔不已。

    “这不仅仅只是游戏啊。小心,还是要小心。”

    如果因为自己的无心之举,死伤了大量人口,于易峰真的有一种负罪感。那一幅幅血琳琳的画面,仿佛在质疑他这个“上帝”。

    丛林时代是残忍的,生存是困难的,蓝星人的平均寿命不到二十岁,进化到现在都是为了适应自然,任何一个改变都有可能付出血的代价。

    疾病、天敌、饥饿、自然灾害,每一项都能夺去大量的生命。

    于易峰不是滥好人,但也不喜欢因为自己引发的大量死亡……他发现自己越急迫,事请越是糟糕,许多措施反倒适得其反。

    默然回首,他发现自己发挥的作用,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巨大。

    很多刻意的、激进的举动,本意是好的,随着时光的流逝,却变成了反作用。

    许多无心举动,反而起到了正面效应。

    “周公畏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白居易的这首咏史诗,也许只是发一点诗人特有的感慨,但却道出了于易峰经常会有的某种困惑。

    “历史的演进,偶然性的因素实在太强了。我没有办法找到全局的最优解。很多事如果不那么赶巧,历史也许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他这个“上帝”智慧的不足,终于承认自己,没有办法把控全局。

    “领先一步是天才,领先两步就是疯子。”

    “原始时代,一定要慢慢来,他们没有办法接受太大的改变啊。”于易峰皱着眉头思索着,承认了自己的过错。

    他变得更加小心翼翼。

    因为长期实验的缘故,他的技巧开始变得逐渐成熟,渐渐总结出了某些规律。

    “可以注入少量的古代科学知识,这方面的正面影响,肯定大于负面。”

    “但是思维形态方面,一律不加更改,也不加干涉。他们连道德都没有诞生呢……”

    说白了,就是于易峰的情操以及思维太过高尚,以他的思维,去强行影响原始人,只会让他们被时代所淘汰掉。

    让一个原始人,去博爱众人,去民主平等,他绝对会被其他人吃的渣都不剩。

    在这个时代,自私自利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历史的偶然性,使得有时历史,好像杯子中的水分子,因为热运动胡乱碰撞,谁碰上谁都没个准。但其实并不尽然,在统计学的角度,必然有规律可循。

    如果这个时代,本身能够诞生出某一项科技,那么,于易峰让它稍稍提前出现,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如果时代没有办法诞生的东西,被于易峰强行催生了,它很可能不被接受,起某些反作用。

    这就是发展的客观规律。

    也因为思维注入以及少量干涉的关系,这个蓝星文明的发展速度,已经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几百万年的原始时代,被缩短到二十万年!

    这绝对是一种了不起的成就,是反思、总结后,带来的结果。

    没有人知道,其中有一个“上帝”在背后搞事情,不过,充当幕后主谋,于易峰乐在其中,怡然自得。

    纪元前一千一百年,因为长时间社会实践的关系,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蓝星人,根据自己对自然的观察,做出了一系列的解释。

    很自然的,他们将没办法解释的东西,归结到了神灵身上。

    第一个神话出现了,叫做《吉尔伽美食》,所用的文字,当然是楔形文字。

    楔形文字由最初的象形文字系统,字形结构逐渐简化和抽象化形成,是自然形成的,并非于易峰的思维注入。

    《吉尔伽美食》认为,世界是神灵创造的。它把生存、繁衍或者死亡的意义,全部算到了神灵的头上,一切生命的所有权归属于神灵。

    当然了,于此同时诞生的,还有各种简单的,奇奇怪怪的迷信巫术。

    这些粗暴的巫术也算是好事,因为它们是医学的开端。

    “好吧……好吧。”

    面对这个答案,于易峰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你们好像猜对了,不过生命的最终归属,可不是神灵。用唯心派的哲学来解释,死了就是死了,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了。用神灵来解释,只是对自己的一种安慰。”

    不过他又有点不满意:“但偏离了我的目标啊……我要培养的是科学思维,不是神话,也不是宗教。”

    经过那一番总结后,他已经不会直接注入“宇宙是从大爆炸中产生的”这种粗暴思想。因为题目的要求是……“发现它,并认可。”

    如果没有大多数人的认可,光光洗脑几个人,并没有太大的用处。就算洗脑几个高层,也会被原先固执的思想给覆盖掉,甚至引发思维混乱,产生精神疾病。

    这样的设定,也真是让他耸耸肩膀,感到一阵阵的无能为力。

    “应该怎么做呢?”他沉思着,沉思着……心中泛起了难。

    “第一个办法,古代人是愚昧的,利用思维注入,去慢慢创造一个‘宇宙大爆炸’的宗教,全民信仰宇宙大爆炸。然后一直持续下去,让它蔓延到整个世界。”于易峰心中暗道。

    “可是,宗教毕竟与神灵有关,神导致了宇宙大爆炸?不行……如何让‘宇宙大爆炸’宗教,与神灵撇清关系呢?”

    “还有……整个过程,算不算题目规定的‘发现’?”

    “宗教理论,应该不能算是发现吧?”于易峰皱着眉头,发现了其中的难点。

    “第二个办法,培养科学思维,利用科学方法,去真正的发现……”

    两条路,暂时只能选择一条。

    如果真的选择宗教路线,对科学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就如同曾经的迪格人……这一点于易峰心知肚明。

    他沉默了半晌,又结合了边缘文明的意图,还是选择了……“科学路线”。

    那么问题又来了,从懵懂的原始人,进化到愚昧的古代人,如何才能改造成现代人呢?

    如何才能破解边缘文明的难题呢?至少需要一个规模浩大的科学家团队吧!

    这一个问题,复杂而具有挑战性,于易峰苦苦思索,乐在其中,不能自拔。

    很快,他就想到了办法。

    那就是……借鉴地球时期的历史,来效仿着,推进这个“蓝星文明”!

    “这可能是最简单,最不费脑力的办法了,至少地球文明顺利发展出了现代科学,也提出了宇宙大爆炸假说,还算比较优秀。文明发展的道路实在是太坎坷了,一个不妙,停滞几千年只是小意思。光靠我自己的智慧,没有任何借鉴,实在是太难了……”

    “我会帮助你们,把前进的障碍全部肃清。”

    随着时光的流逝,四个不同地区的文明古国,因为地理、人文上的优越,开始逐渐诞生。

    于易峰想了想,开始将少量的思想注入到“老子”、“释迦摩”等几位杰出的天才人士身上,试图培养这些文明的科学萌芽。

    这是他再次出手,影响一个人的意识形态。

    前几次的出手,全都失败了,但这一次,时间节点已经比较成熟,应该不至于输得太惨。

    老子这位牛逼哄哄的人士,作为国家级图书管理员,率先得出了自己的宇宙观:“道生万物,大道无形,宇宙循环,有无相生!”

    听到这一句话,于易峰差点跳了起来,激动地不要不要的。

    “道生万物”,不就是……宇宙大爆炸吗?!

    “看来,让老子每天都做宇宙爆炸的梦,的确是没错的!”他抚了抚狂跳的心脏,感觉自己离成功似乎不太遥远了。

    只要这个思想能够一直延伸,发展出现代科技后,就会有完整的“宇宙大爆炸”思想!

    不过很快,无所事事的“老子”,又提出了另一套教他做人的理论:无为而无所不为!

    什么意思呢,说的是人要遵循自然之理,顺应自然的运行,不必去干预自然的运行,不做不必的事。反正大自然到底怎么样,管他呢,做好自己就够了。

    可以说,是一种淡漠了世俗的一种价值观。

    实践证明,第一套关于宇宙的理论太过玄乎,统治阶级完全不在乎,并没有太多地发扬光大。而且能够接受、理解的人还真的不多……

    老子的思想,还是太超前了啊。

    后边的一套理论,反而一直继承下去了,因为对统治阶级有利,民众要顺其自然嘛。

    这又让于易峰感到一阵阵的无力感。

    面对这个事实,他感到有点口干舌燥,他这个上帝,竟然很想用喝水来缓解心绪。

    释迦摩更加过分,这个家伙与“老子”对话后,也变得无欲无求,抛弃妻儿去搞宗教!他还扭曲了注入的思想,创办了什么“虚空无尽,三千大世界”的宇宙观,整个宗教一天天地开始流传。

    “这他妈不是多世界理论吗?我什么时候让你搞多世界了?”

    于易峰差点气死了,这简直就是搞事情。“上帝”可以注入思维,却不能强行改变人的思想,他也不知道这个释迦摩这么想出这一些理论的。

    但他深深地知道“释迦摩教”的牛逼之处,这个宗教可比老子的影响力大得多。一旦流传开来,大片的地区直接就沉迷于宗教,废了!

    这和他的初衷是相违背的……

    没办法,他只能狠下心,引发了一场……大地震!

    “轰轰轰!”

    整个“释迦摩教”的源头,被整成了一片废墟。

    这一个大宗教……因此没落了,和地球上的历史产生了根本性的差别。

    于易峰再次改变了自己的思路:“问题的主要点,还是现代科学……没有现代科学,宇宙大爆炸是不可能被发现并认可的。现代科学的萌芽以及诞生土壤……让我想想。”

    很快,他有将目光投影到古希腊,这个神奇、浪漫、与众不同的国度。

    他认为,可以在古希腊地区搞出一批高素质人才,以更快速地催生出现代科学体系的萌芽。

    此时的时间,已经到了公元前6世纪,养足了精力的于易峰,正牢牢盯着这片土地,寻找才干人士。

    古希腊(爱奥尼亚)是一个神奇的好地方,有着非常好的文化氛围。在政治上,它是由很多小的、自治的、繁荣的城邦或岛屿组成的,实行共和制或是僭主政治。

    这一类的制度,放在那个历史时期,显得相当奇怪。

    而另一方面,居住在岛屿上的爱奥尼亚人,以来往于东西方之间的航海来谋生。在这充满活力的交易过程中,技术和技能的迅速发展,造就了聪明的人民,也冲击着理论思想家的思想。

    更关键的是,很多爱奥尼亚人不信仰宗教!

    “很好,很好。这三点加起来,已经可以成为现代科学思想的发源地了。”

    于易峰恶狠狠地打了一个响指,差点让宇宙毁灭一半的生命,又连忙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