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吹个大气球9

第一百二十五章 年夜饭(下)

    江娟一溜烟地就跑了,说是要回去给李晓拿衣服。

    连带着,连她那个新交的男朋友也没脸继续待下去,两个人闪得比闪电还快。

    李晓在经历了短暂的失神后,就开始默默哭泣。

    林淼从没见过这么小的孩子能哭得如此压抑她几乎没发出什么哭声,但眼泪却汹涌如潮,双肩颤颤地抖动着,执拗地咬着牙,连嘴都不愿意张一下。

    林淼的外婆看得心都碎了,年夜饭还有两个菜没做,就先抱着李晓一起痛哭起来,边哭边骂江娟不是东西,连女儿都舍得扔了不要。

    江萍抹着泪,劝老人家别哭,结果越劝反而自己哭得越凶。

    大年三十,这老中幼三代哭得跟交响曲似的。

    林淼和林国荣看了有十来分钟,林国荣默默掏出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林淼则倒满一杯旺仔牛奶,深沉地喝下,并打了一个饱嗝。

    父子二人对视一眼。

    林淼认真严肃地问道:“爸,养得起吗?养不起千万不要硬撑啊……”

    老林惋惜道:“要是长大了能给你当老婆也行,但是法律不允许啊,白给你大姨养女儿,太亏本了……”

    嗯?

    林淼听了这话不由微微一愣,貌似这一幕,上辈子也曾发生过?

    所以不管今天我说不说那句话,感情我大姨就是早有预谋来碰瓷的吧?

    我擦这也太恶劣了!我的漂亮小姐姐绝不能落在那货手里!

    林淼突然硬下了心肠,心说老子顶多不买奔驰了,拿来挽救别人的人生总可以吧?

    “爸,我养她!”林淼很霸气地来了句。

    林国荣直接给了林淼后脑勺一下,“都说了你长大了不能娶她当老婆的,你个小孩才几岁啊就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林淼被打懵逼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大喊道:“卧槽!谁说要娶她了,你当我是法盲啊?我背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好不好!”

    这一嗓子喊得有点突然。

    正哭哭啼啼个不停的三个女人全都停了下来,泪眼汪汪地望向林国荣。

    林淼马上指着老林先发制人道:“妈!我说以后让姐姐跟我们住,爸他非要说什么我长大后不能娶她,我听都听不懂他到底在讲什么,他还要没完没了的说!”

    江萍和林淼的外婆一听,立马就调转枪口,狂喷老林。

    “你脑子有问题吧?跟你儿子讲这些?”

    “阿荣,你这就有点下流了啊,怎么满脑子都是这么肮脏的想法,小孩子懂什么啊?”

    老林窘得不行,转头怒视林淼。

    林淼根本不接老林的招,跑到李晓跟前安慰道:“姐姐,以后你就住我们家,你跟我妈睡,我跟我的床睡,我爸睡沙发,一点都不会挤的。”

    江萍直接就扑哧一声笑出来。

    老林脸都黑了,走到阳台点根烟,觉得需要静一静。

    李晓的哭声终于被止住,外婆拉着她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再坐下来,基本也就没什么吃饭的胃口了。剩下两个大菜也没做,又吃了半个来小时,就撤了餐桌。

    到了八点出头,江娟和她男朋友迟迟没有出现。

    一家子闲着也是闲着,就支起麻将桌来看春晚。

    打牌的人意料之外的多,除了三个大人,林淼和李晓也都会。不过林淼会打麻将不奇怪反正他现在除了生孩子外,干出什么来老林和江萍都不会觉得奇怪。倒是李晓,连小学都还没上,就先在江娟身边耳濡目染得麻将、牌九样样精通,这才叫让人难以接受。

    外婆给林淼和李晓搬了张长凳子,让两个小孩坐在一块儿当一个人使。

    麻将声声,很快就冲淡了方才地悲伤。

    然后接下来,就轮到三个大人开始悲伤。

    不知是手气太好还是技术太高明,又或者老林和江萍就是两个庸手。

    林淼和李晓的二人组一晚上差不都就没怎么输过,和外婆轮流赢着老林和江萍的钱,老林和江萍一次又一次地花钱从林淼和李晓手里买回当筹码用的扑克牌,然后一次又一次地输光。

    林淼一直听电视里从“辣妹子辣”唱到“天不刮风天不下雨天上有太阳”,打牌打得精神奕奕,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口袋里的零花钱也很快就超过了100块钱。

    临近午夜,当华仔唱起“啊啊~给我一杯忘情水~”,林淼才生物钟敲响,开始哈欠连连。

    李晓更是早就忍不住地睡着,躺在沙发上缩成一团,身上盖了条毛毯。

    外婆抬头看了眼时间,小声对老林道:“阿荣,你们先回去吧,阿娟明天早上会过来接孩子走的。”

    江萍问道:“她要是不来呢?”

    外婆笑道:“不来也没关系啊,晓晓在我这里住几天也行。”

    林淼马上摇摇头,把瞌睡虫从身体里赶出去,很坚定道:“说了去我家住,当然要带她回我家啊!”

    外婆摸了摸林淼的头,一脸慈爱道:“孩子,你不懂,哪有那么简单啊……”

    “就有这么简单!”林淼道,“让我大姨去她们那边的派出所和区委会开个证明,再让我爸去民政局办个手续,无非就是盖几个章的事情,勤快点一天两就能把手续办好。我爸现在好歹也是有点脸面的人,这些单位的人不会不给面子的。”

    林淼三两句话,就把外婆说得无话可说。

    林淼又转头问老林:“爸,舍得花钱多养个女儿吗?”

    老林果断打肿脸充胖子,狠抽烟道:“有什么舍不得的?不过就是吃饭多双筷子嘛!”

    “那不止的。”林淼掰着指头给老林做财务分析,“上学也要钱,还有平时买衣服啊,长大了买化妆品啊,偶尔出去旅个游啊,成本多少还是有点高的。要不桑纳塔就先别买了吧……”

    外婆闻言一惊,愕然问道:“你们都要买桑塔纳了?今年到底赚了多少钱啊?”

    话题滚滚跑偏……

    此时砰砰两声,屋外有人敲门,只听江娟喊道:“妈,我回来了!”

    林淼的外婆立马收起了惊讶的表情,换上一张臭脸走出去。打开门,只见江娟抱着两个袋子,探头探脑地问道:“阿萍走了没啊?把我家晓晓带回去了吗?”

    老人家一看江娟这副样子,火气一下就燃了起来。

    站在门口怒骂道:“你疯了是吧?还真打算把女儿送人啊?”

    江娟的眼泪簌簌而下,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哭号起来:“妈,我也不想的啊,我今年在外面欠了好几万,我要不跑,被人抓住了不是打死就是**,我总不能让晓晓跟着我一起吃苦吧,呜呜呜呜呜……”

    这哭得有点惨,大过年的家家户户又睡得晚,左邻右舍纷纷开门看戏。

    林淼的外婆赶紧把这个不靠谱的女儿拉进屋子,这时林淼一家三口,就在从牌桌上下来了。

    江娟哭哭啼啼地把李晓的那几件换洗衣服放下,跟林国荣哭了一通穷。

    老林于是又一次心软,从口袋里掏出装逼用的三千块,数了25张出来给江娟,让她麻溜儿地赶紧到外地躲债去。

    江娟这下倒开始矫情了,一步三回头地看着李晓,最终被林淼地外婆拿着鸡毛掸子赶了出去。

    老人家生怕江娟再来作妖,等江娟下了楼,还不忘隔着窗外的铁栅栏朝楼下喊:“女儿送给别人就别腆着脸再去看了,以后晓晓没你这个妈!”

    喊完回头,发现林淼和李晓都站在她的身后。

    李晓扑到窗边,嚎啕大哭:“妈妈!你回来啊!妈妈……”

    林淼的外婆赶紧把窗户都关上,抱着李晓回到隔壁房间,心疼地摸着她的背,泪流满面地哽咽道:“晓晓,以后你二姨就是你妈妈了,你乖乖跟二姨回去,二姨会送你去读书,每天给你做好吃的,将来还送你去上大学……”

    外婆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抱着李晓一起哭,哭得肝肠寸断。

    祖孙俩哭了有20来分钟,电视里都开始难忘今宵了,李晓才体力耗尽地哼哧哼哧停下来,渐渐在外婆怀里睡去。

    一个小时后,当她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睡在了一张温暖柔软的小床上。

    李晓突然间有点茫然和害怕,胡乱地在黑暗中一摸,摸到一团软乎乎的肉。

    林淼梦呓了一声,一个翻身,抱住了李晓。

    李晓闻着林淼身上熟悉的气味,紧张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黑暗中,她瞪着大眼睛,看着眼前熟睡的弟弟,犹豫许久,还是轻轻推醒了他。

    林淼迷迷糊糊:“干嘛?”

    李晓声细如蚊:“我想尿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