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吹个大气球9

第二百八十六章 目标远大

    林淼进教室如进狼窝,张雪茹一个人罩不住他,小豆丁的使用权一转眼功夫便收归国有。教室里但凡是个女的,不管年纪大小,都要过来抓一把或是摸一下,甚至有热情奔放的阿姨还要把林淼抱起来亲上一口,亲得林淼挣扎不止,然后越挣扎她们就越兴奋。

    一起过来的许风帆看得很吃味,不仅因为他现在享受不到林淼这样的待遇,就算放在六年前,他和林淼一个岁数的时候,也照样吸引不到这么多姐姐和阿姨的关照。看着班上最漂亮的小美女高媛媛同学把林淼抱在怀里蹭啊蹭,蹭得林淼完全不再挣扎。

    许风帆心里暗骂一声没原则的小鬼,嘴上口口声声说要为自己的小女朋友守身如玉,转眼落入别的女人之手就如此顺从,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诶?奇怪?

    为什么脑子里会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

    许风帆有点茫然地找了个距离林淼很远的角落坐下来,默默思考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林淼的舔狗,以及为什么自己会变成一个幼儿园小朋友的舔狗。

    就在许风帆长考不得其解的时候,外头又零零星星跑进来几个漂亮小姑娘这一届外国语初中,男女比例差不多是三比一,班上的姑娘要比男孩子多很多。

    小姑娘们一见神童正在被揉,二话不说就凑上前去参加集体活动。

    许风帆看得越发眼红,忍不住把心里话骂了出来,不想却是异口同声:“靠!”

    许风帆转过头,发现刚才闹出些许小动静,自称彭二月的伙计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他的身后。

    两人对视一眼,眼神中带着对某个小豆丁的默契声讨。

    抛下亲爹的彭二月看着沦陷在女人堆里的林淼,深深感慨:“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个小孩很容易被掐死的样子……”

    许风帆沉默片刻,想起大人们讳莫如深的某个关于林淼的黑夜传说,喉结微微一动,劝道:“兄弟,我劝你还是先别冲动,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如果你非要行动的话,很有可能会是你先被解决掉。”

    彭二月一怔:“为什么?”

    许风帆远远看着林淼,摇头叹道:“别问了,我一直那个家伙,有可能不是人类……”

    彭二月微微眯起眼,摸着下巴,看着林淼作深思状。

    可造型还没凹过三秒,后脑勺就挨了一记巴掌。

    老彭手里拿着个大哥大,没好气对小彭道:“爸有点事,先走了,待会儿放学了你自己回家,别去游戏厅知道吗?不然老子打死你!”

    彭二月点头如捣蒜。

    老彭又对许风帆友好地笑了笑,然后径直就出了教室。

    家里的老爷子一走,彭二月立马又张狂起来,嘴里叨叨:“嘁,你让我不去我就不去啊,我不但要去,还要带同学一起去!哥们儿,你去不去?我请你!”

    彭二月装出一副社会人的架势问许风帆。

    许风帆却伸手一指林淼:“先问过我淼哥。”

    彭二月又眯起了眼睛望向林淼,疑惑不解的表情中,带着些许的探究意味,总体而言,样子看起来有点显蠢……

    ……

    老彭离开没一分钟,在外头当了半天迎宾小姐的姜胜善,就回到了教室。

    阶梯教室的门一关,姜胜善走到礼堂前,面向众人,拿起话筒拍了两下。

    刺耳的声音从音箱里传出。

    正在揉林淼玩儿的姑娘们,赶忙全都坐下来,一个个露出贤良淑德的模样,仿佛刚才肆意玩弄幼儿身体的人不是她们。

    “莉莉,我对不起你啊……”林淼拿高媛媛的手帕擦着脸上的口水。

    高媛媛好奇问道:“莉莉是谁?”

    林淼叹道:“姐姐,不要问了,我现在心情好复杂……”

    话没说完,就被吃醋的张雪茹从高媛媛怀里拎了回去。

    “开会了!别说话!”张雪茹忿忿对林淼道,总觉得刚才那一通闹,自己被人占了便宜。

    林淼身在曹营心在汉,被张雪茹抱着,却依然跟高媛媛保持眼神交流。

    长得漂亮的小姑娘,就是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啊……

    讲台前的姜胜善,和坐下来的吴宁祥对视一眼。

    吴宁祥点点头。

    姜胜善开始说话道:“各位同学,各位家长,今天是我们开学第一天。因为我们学校的特殊情况,开学仪式呢,就不弄了。今天在正式上课之前,请各位过来开这个见面会,主要是想给各位家长和同学,在思想上打一个预防针。我知道,各位家长之所以愿意把孩子送到这里来,是因为大家信得过我们的教学质量。当然,我们学校在教学方面,也保证不会让大家失望。但是,学习这件事,归根到底,关键的关键,根本的根本,还是在于孩子自身的努力。

    在座的各位同学,可以说是东瓯市最好的一批苗子,哪怕放在沪城,放在京城,放在任何一个大城市,我相信你们都是属于拔尖的一批。

    我们外国语初中的入学考试,放在东瓯市是头一遭,是东瓯市历史上,第一次小升初需要考试进入。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为了把孩子们分出三六九等,而是为了确保大家,入学之后,能跟上我们的教学进度。因为我们学校的教学计划,跟其他学校包括实验中学在内,是不一样的!可以说只有最好的学生,才能承受得住今后三年的学习强度,你们的入学考试,不是考试那么简单,而是一个能力的象征。所以我这里要先夸奖一下各位同学,我们的考试是按中科院特殊儿童也教室俗称的神童教育初级入学测试的难度设置的,今天能坐在这里的每一位同学,你们都有资格被称为神童。”

    话音落下,教室里所有人全都望向林淼。

    林淼左右看了看,淡定道:“都是虚名,校长,你继续!”

    姜胜善微微一笑。

    另一边的彭二月又摸起下巴,满脸迷惑。

    什么入学考试?

    为什么老子连听都没听说过?……

    姜胜善继续说道:“我们外国语初中,一共有两套教材,一套是东瓯市初中通用的教材,另一套是我们根据各位同学的水平,专门订制的拔高教材。这两套教材,我们要用两年时间学完,最后初三一年,就是全力复习,备战中考。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学新知识的时间,只有普通学校包括实验中学在内的三分之二,但我们的任务量,是他们的两倍!”

    此话一出,教室里微微响起一阵哗然。

    但哇出声的学生和家长一看边上其他人全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赶紧就闭上了嘴。

    姜胜善嘴上说没有三六九等,可考进来的孩子和他们的家长自己心里清楚,他们这些孩子之间,本来.就是存在水平差距的。抛开林淼这个妖孽不说,班里头参加过奥数比赛的学生,互相之间其实都眼熟,像张雪茹这种拿过省里比赛名次的,谁敢说自己就一定能稳赢她?

    就连看似信心十足的刘少锋,其实也就是嘴上给自己打打气他参加过三次奥数比赛,成绩最好的一次,也不过就是全市第八名,跟张雪茹比,还差得远了。

    “为什么我们要用这么严苛的条件来要求大家,因为我们学校所追求的,是最好。”教室里很快又只剩下姜胜善的声音,老姜的语气,也逐渐变得激昂起来,“什么叫最好?东瓯市最好的高中,是东瓯中学。但我们要追求的结果,是三年之后,所有孩子的最低底线,就是东瓯中学!我们外国语初中,不讲什么重点率,更加不存在升学率的概念。什么八中,十四中,市重点算什么重点?我们要的是,每一个同学,都要进入我们这个环境下,所能进入的,最好的省重点高中!二高我们都不考虑!”

    台下家长开始点头。

    姜胜善继续道:“我们学校虽然是初办,可是我们在办学之前,已经为各位同学做了大量的升学准备。全国最好的几所高中,包括镇远中学,京城四中,京师附中,沪旦附中,只要大家能考出足够好的成绩,这些学校,我们都能帮大家再联系二次的入学面试。如果有想出国读高中的,我们也同样有办法。”

    “那这样的话,我们参加中考的意义是什么呢?”坐在台下的刘少锋的父亲突然问道。

    姜胜善一笑,眼中带着傲气:“我们要的是名次。全市十万学生参加高考,东欧中学每年的入学名额是1200个,24个班,也就是说,只有总分达到全市前1200名的孩子,才有资格进东瓯中学读书。但是我们希望的,不仅仅只是进前1200而已。我们的目标,是全市前100名当中,至少有20人是出自我们这两个班级!全市前300名当中,我们有50人在里面,全市前500名当中,有80人在里面!只有做到这样,我们办这所学校,才是有意义的!”

    台下众人听得有点失神。

    张雪茹被这鸡血刺激得不轻,浑身冒鸡皮疙瘩地拽林淼的耳朵道:“听到了吗?”

    廖芳华看得火起,一掌把女儿罪恶的爪子拍开。

    林淼轻轻摸了下耳朵,正色点头:“是时候拿出真正的技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