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吹个大气球9

第三百六十八章

    “怎么回事?”

    陷入寂静的人群,过了片刻,终于有了声响。本打算过来凑个热闹,等大领导们回去后,请区里和西城街道几位头头吃个饭的吴宁祥,明知发生了什么,却还抱着侥幸,小声询问身旁的姜胜善。姜胜善自然无话可说,省府办督查室,往日里根本没接触过过,甚至连这个名字,她都是头回听到,可单凭监察两个字,她也不难联想,肯定是和纪监委差不多的机构。

    老林这厮,绝逼是犯了大案了……

    姜胜善回想老林往日的做派,越想越觉得老林在劫难逃,再望向正和冯骁眼神对峙的林淼,更是突然有种烫手山芋在手的感觉。如果老林趴窝了,林淼这个孩子,学校以后又该怎么对待他?这不是人性不人性的问题出门做生意,怕的就是钱没挣着,还引火上身。

    此时的现场,和姜胜善同样想法的,绝对不在少数。

    但同样也有人,并未第一时间就往利益问题上考虑。

    更多的,只是纯粹的愕然和担忧。

    胡剑慧、严晓海、董希伯,全都没比此时已经陷入百分百懵逼状态的老林好多少,手脚发凉,后脑勺莫名发麻。冯骁几十年办案经验积累出的气场,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不可控制地对他产生又敬又怕的畏惧感。哪怕事实上,冯骁早已经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这回只是以省府办督查室巡视员的身份南下东瓯,可无论如何,级别就摆在这儿呢!

    正局级的巡视员,眼下除了兼任省常委的东瓯市首官,纵观整个东瓯市,就没有官儿比冯骁还更大的。就算彭二月他爷爷跳出来,也照样屁用没有。

    “怎么了?”沙阳看不明白,怎么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开幕式,一下子气氛就急转直下,忍不住问身旁的张幼薇道。

    张幼薇摇摇头,心里当然清楚,可却只是对沙阳说了句,我不知道。

    “唉……”老狄叹了口气,这样的情形,他自己就经历过。一个七十年代的大学生,沦落到外国语初中当一个民办中学的教师,不是没有原因的,“人呐,该享多少福气,都是有定数的,过了就受不住了。只是可怜小朋友了,家里出了这种事,以后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

    人群里头,各种嘀嘀咕咕。

    也想不想说话的,林国华、李晶晶,还有此时惊喜交加的宋佳倩,都紧紧闭着嘴。石厅长和东瓯市的几个领导,则是纯粹抱着观察的态度,选择保持沉默。

    唯有罗万洲,攥紧了拳头,眼里带着某种拼命前的决绝。

    这一波,老林要是挂了,他的政治生涯,估计也就到此为止了……

    人心复杂的氛围下,冯骁半晌没有任何举动,只是一直盯着强行出头的林淼。

    “小朋友,你知道什么叫程序吗?”两人对视了足足半分多钟后,冯骁终于开了口。

    问题一出口,现场所有的目光,瞬间全都聚焦到了林淼身上。

    东瓯电视台的镜头没关,就那么直勾勾地捕捉着林淼的一举一动。

    而下一刻,林淼的回答,让现场所有的人,全都猝不及防。

    “不知道!”林淼状态昂扬,说话的气势比平时强了不知多少个段位,嗓音更是嘹亮,能让现场的每个一人,都清清楚楚听明白,他说出的每一个字,“我干嘛要知道什么叫程序?我只需要明白,你们现在做事情不合规矩就行。你敢说你现在把我爸带走,是完全符合程序的吗?如果调查程序有问题,你们最终写在调查报告上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就统统不具备法理性,你查了也白查,写了也白写。

    但反过来,由此造成的负面影响和负面后果,全都需要你个人来承担。东瓯市这么大的一个摊子,我不管你级别有多高,这个负责,这个后果,你担得起吗?你扛得住吗?

    你当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一没有任何有效的书面文件,二没有确凿的办案证据,只是动动嘴皮子,就要当着这么多我爸的领导,这么多我爸的同事和朋友,还有我爸亲儿子的面把他带走,你凭什么?就冲你这办事方法,我用小脑去想,都能猜出只要我爸跟你们走,就算他没问题,也会被你们搞出问题来!

    要查没问题,但你们至少得先告诉我们,你们到底要查我爸什么?是贪污受贿啊,还是卖官鬻爵啊?如果要查我爸的经济问题,请先把账目整理好,要是真查出我爸贪过一分钱,我不但不拦你,我第一个带头大义灭亲,你们要现场枪毙了我爸我都支持你!我家现在一个月收入十几万,比我爸单位的每月财政收入都高……”

    “诶诶!”董希伯突然打断道,“孩子,街道的财政收入没那么低啊,你别乱说!”

    “不要在意那点细节!”林淼直接就把董希伯摁了回去。

    但这个时候,现场的气氛,已经在林淼火力堪比加特林的嘴炮中,渐渐轻松了下来。

    现场看戏的一大群人,这会儿压根儿没往“神童”的方向去想。

    大家共同的想法基本就是:艹你妈!“不知道”开头,都能扯这么多,要是“知道”,还不能说到天黑去?这小孩这张嘴,厉害得也太离谱了吧?

    街道里的胡剑慧、严晓海几位,学校里的吴宁祥、姜胜善、张幼薇几个人,一个个脸色全都在不停变化,脸上渐渐浮现出笑容。

    罗万洲紧握的拳头,也稍微放松下来。他本是想自己亲自出面的,现在看来,老林的这个儿子,要比想象中,至少还更“神”好几倍……

    林淼当然也不是真的就这么能鬼扯。

    在领导身边当秘书这么多年,他学会的另一个实用技能就是,如果预料到肯定会有特殊情况发生,那么在情况出现之前,就必定会提前准备一套应付突然场面的腹稿。

    不一定写出来,但绝对在脑海中不止预演过一次。

    而为了这回的事情,林淼自己在夜深人静时,暗暗预演的次数,起码超过十次。

    应急的思路,更是在这一次次的预演中,彻底印刻下来。

    他的思路很简单:出对手之不意,把所有的话抢先说在前头,牢牢掌控说话的主动权。

    “我爸用不着贪污受贿,他那点权力,除了走后门安排我妈去街道当个临时工,也干不了卖官鬻爵的活。”林淼摁下董希伯后,完全不给冯骁开口的机会,立马又语速飞快地继续往下说,“所以你们到底想查我爸什么?”

    冯骁算是有点反应过来了,看了眼林淼,又饶有深意地转头看了眼罗东岳和沈望江,打断道:“我们收到了三十二封,揭发你爸滥用职权,影响群众生活的匿名信。”

    “嚯!笑话!”林淼的语气直接嘲讽起来,“匿名信也能当证据?老伯伯啊,你这个办案能力,看来还有待提高啊!我们街道分管纪检的许佳昌主任都不会犯这种错误!您要是今天有个什么传唤令、拘捕令、调查令随便什么令,带走我爸没问题,顶多我们叫个人陪着,可你要是手上只有匿名信,对不住了,别说三十二封,三百二十封都没用!你们想这么轻易就把人带走,那就是违背工作程序,就是违法!你们上级部门敢带头违反乱纪,我家里头,也不是没有活人了!”

    “好!”人群中突然暴起一声较好。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群众们,终于发挥出了搅屎棍的作用。

    也不知是谁带的头,现场掌声四起。

    “啪啪啪啪啪啪……”

    冯骁却笑了。

    这小孩是不是神童,他不敢肯定,但语言天赋,真的是强啊……

    就这职业相声演员级别的口条,这煽动力,长大了要是去干坏事,那破坏力还得了?

    “石厅长,时间不早了,要不……”石厅长的秘书小声提醒。

    石厅长却精神抖擞,双眼发亮地一抬手:“等等,再看看!”

    东瓯市这边的戏太精彩了。

    石厅长心想要不是冯骁坐镇,事后有人告诉他,这就是一场事先彩排过的戏他都愿意相信!

    哪儿就冒出来这么个小孩啊?

    说这小孩不是神童的人,就算眼睛瞎了,耳聋总不能也聋了吧?

    这特么不是神童,那你告诉老子什么才叫神童?

    算是《曲江南都报》忠实读者的石厅长,这会儿开始有立场了。

    眼见不一定为实,对的,可老子是个有文化的领导,老子有自己的判断能力!

    “汪市长,小林老师家的孩子,挺有趣啊。”石厅长对东瓯市的二把手,轻声说了句。

    二把手会意地点点头,很明事理地一起站队道:“是,我也觉得这孩子挺好,别的不说,就这场面,一般孩子不哭就不算不错了,哪儿还有这样替当爹的出头的。你看小林,他自己都蒙了。”

    石厅长抬眼望去,只见老林果然一脸懵逼,不由轻笑了几声。

    罗万洲听到两个大佬的对话,整个人彻底放松了下来。

    这场翻身仗,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