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先声夺人 吹个大气球9

第八百二十四章 又是一年

    林淼坐在电脑前刷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贴吧,见只有自家公司的水军在活动,不由意兴阑珊,索性关了机,然后找了本高中历史课本看着玩儿。

    许久没接触这种“科普级”的历史读物,林淼很顺畅地翻阅下来,对书上的内容既感觉熟悉,又有种久别重逢的怀恋。有些遗忘掉的小知识点再捡起来,还很有一种温故知新、有所收获的惊喜,于是不知不觉间,就看得很是忘我和快乐。

    黄清清期间来了一次,想告诉林淼202那户人家已经搬出去了,想问林淼要不要抓紧找施工队来做装修,结果一走到门口,就发现林淼捧着历史课本看得眉飞色舞,立马吓得转头就跑。看教科书能看出这种表情,小豆丁定是心理变态了。清清姑娘觉得自己现在何止是不懂有钱人的快乐,她甚至怀疑林淼在精神上已经迥异于正常人类,类似于传说中的走火入魔。

    下午五点半,晓晓在学校里拍完一支多功能书包广告回到家里时,林淼已经把高一的历史课本翻完了大半本。前世十多年近现代史研究的基础摆在这儿,高一的历史课本真心没什么挑战性。晓晓走上楼,一听慧兰说林淼回来了,立马腾腾跑上六楼,高兴地朝林淼飞奔过去,一边喊道:“淼淼!爸爸昨天钓鱼掉池子里了!舅妈快要孩子了!”

    嗯?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林淼对晓晓神奇的表达能力很是无语,直接忽略掉前半句,拣重要的问道:“薇薇去医院了?”

    “嗯。”晓晓点着头道,“爸爸和小姨早上就过去了。”

    林淼仰头回忆了一下,貌似今天中午回来,确实是没看到老林和江萍,原来是去凑热闹了,他稍微想了想,感觉自己没必要再过去,以江洋的身家,医院那边根本不可能缺人手,张幼薇也绝对是特级看护,便很淡定地放下不需要他去操的心,笑着问晓晓道:“这两天有好好学习吗?”

    晓晓鼓起了嘴,一脸你不说学习我们还能做朋友的哀愁表情。

    林淼却不轻易放过她,重申道:“数学70分,语文65分,这是最低要求了。”

    晓晓怯怯地问道:“那万一没考好呢……”

    林淼道:“你自己觉得呢?”

    “唉。”晓晓叹了口气,讨价还价道,“那能不能总分135分,我觉得我最近语文进步了,数学退步了……”

    林淼对这个小学渣有点心生绝望,揉了揉额头,说道:“那要不总分140吧,两门课随便你考多少,你就当给我个面子行不行?”

    晓晓艰难地考虑半天,总算咬了咬牙:“好!我跟语文课拼了!”

    林淼一脸苦笑。

    慧兰很快做好了晚饭,林淼把黄清清和王斌,还有现在跟王斌住一起的晓晓的保镖王志强喊上了5楼。王志强是林淼这支保镖队伍里身材最魁梧的,身高185,在林淼家中普遍身高不超不过170的环境中,相当鹤立鸡群。小强同志生性腼腆且非常实诚,跟林淼坐在一起吃饭显得颇为放不开。林淼边吃边问了下晓晓这两天的情况,小强只是一味地说晓晓听话懂事,然后飞快地两碗饭下肚,就跟林淼说自己吃饱了,又向小姐道了别,便匆匆跑下了楼。

    小姐自然指的就是晓晓。

    家里人多了之后,目前底下人对林淼一家的称呼都比较有意思,兵哥哥们全都统一管林淼叫林总,管老林叫林老师,管江萍叫江阿姨,最后落到晓晓身上,只有清清、斌哥和慧兰会直接喊晓晓的名字,洪鹏和小强他们,却全都一致地管晓晓叫“小姐”,很洋气,也算是唯一暴露林淼家搞封建人身附庸关系的证据。

    晚饭过后,林淼回楼上玩了一会儿尤克里里,又继续看他的历史课本。看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心头一惊,赶紧给庞毅打了个电话,宣称想参加这学期的期末考试虽然到现在为止一节正常的课都没上过。

    庞毅接到电话也吓了一跳,问林总你是认真的吗?林淼对他解释道:“我要是没有高一的成绩单,将来容易被傻逼无脑围攻,就算不考,造假也得造个单子出来。不过为了防止到时候学校里有奸贼背叛寡人,这个过场还是走一下比较好。”

    庞毅对林淼的话半懂不懂,不过站在考试的角度上,他还是忍不住奇怪道:“时间是不是太紧了?24号就期末考了啊。这么多门课,你怎么复习得过来啊?”

    林淼道:“我明天开始就在家里自学,你明天早上给我送几套高一的卷子过来吧?”

    庞毅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高一的期末试卷,应该已经出好了,要不要我……”

    “可以!”林淼都没让庞毅把话说完,半点不跟他矫情,很干脆道,“复习归复习,作弊归作弊,有条件不用是煞笔,反正也是做给人看的,你先把卷子拿过来也行。”

    庞毅愣了愣,没想到林淼居然没有半点“文化人的廉耻之心”,随即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笑,很开明道:“那行,你这几天先自己找一找考试的状态,答案放我这儿,你要是有把握,24号之前做完交给我,我给你批一下。”

    “好,麻烦你了。”林淼挂了电话,微微呼出一口气。魏军说的零容错率,不仅在各项比赛方面,同样也在他生活的其他方面。简而言之,就是不能太过明显地犯规。虽说他这学期过了三门会考,但在外界舆论的观察角度下,这显然不是他不参加期末考试的理由,如果哪天被人刁难,以某些人的逻辑,他拿不出成绩单这件事,差不多就够判死刑了。

    所以绝不能给杠精、喷子和黑粉甚至发作的空间。不但如此,还得时刻做好扬起巴掌抽他们脸的准备,让他们知道烂钱不是那么好恰的。

    至于作弊不作弊的呵呵,爷爷现在要的是结果!哪儿有功夫跟渣渣们讲江湖道义?

    当天晚上打完这个电话,林淼马上就着手给自己准备了一个为期20天的闭关计划。

    从早上6点起床到晚上10点睡觉,各种计划时间精细到5分钟之内。弄完计划后,又分别给郭凤祥和郭思齐打了电话,让他们按原计划干活,除非公司的资金链断了,否则其余事情全都别来打扰他。跟这爷儿俩说完,林淼又喊来黄清清,跟她耳提面命了一番。黄清清一听林淼要闭关修炼,赶紧打消了喊装修队来施工的念头,不然万一影响到小豆丁学习,小豆丁分分钟变成小暴龙,那就相当不妙了……

    片刻后,等黄清清把晓晓这个作业困难户带下楼,林淼半分钟不耽误,就把英语课本拿了出来。计划这东西,没有什么“等明天”或者“等到几点钟我就开始”的说法,既然制定了,那就分分钟要执行起来,能省下一分钟就是赚到一分钟,赚到一分钟,就离目标更进一步。

    所有的成功,说到底就是一个人对时间的利用效率,到底能达到多高的程度。

    林淼翻开英语课本后面的单词表,拿着铅笔一半记忆、一半回忆地往下读,多亏了张幼薇前段时间让他做翻译练习,高一单词表里的单词和短语,八成以上他都非常熟悉,只有少数需要再花几秒钟重新注意一下拼写,对这些半生不熟的词汇,林淼全都用铅笔一个个圈出来,这样第二轮再看的时候,就只用看这些圈出来的就行。

    所以林淼说要20天挑战高一上学期的期末考试,倒也不是完全在吹牛逼

    首先高一还没分班,上课进度是很按部就班的,一学期就只上一学期的课,不像外国语初中那样,非要一学期学完一整年的,所以林淼需要应付的就是所有科目的单册课本而已;

    其次则是,这个学期已经突击学完了高一的所有数理化课程,物理甚至连会考都提前考完了,所以复习上不用花太多时间,随便做两三套卷子巩固一下就行;

    最后真正需要突击的,也就只剩下语文和英语,以及文综三门课的高一上学期的课本。

    对林淼来说,文综三门课的突击重点,无非就是重新熟悉题型,找回考试感觉。语文的关键在于熟悉课,主要就是课内文言文;英语稍微麻烦一些,既要回归课本,也要找熟悉考试题型,但好在林淼重生回来这两年时间,最硬核的收获就是英文水平突飞猛进,现在的英语能力,比前世高考那会儿都生猛至少三五个档次。

    如此这般,只要复习计划能顺利进行下来,期末考对他来说,难度上只能算是“平庸级”,唯一挑战只在于,时间上确实有点紧。

    晚上把英语单词表过了一遍,10点不到,林淼就准时上床睡觉。

    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林淼把晓晓从床上拉起来,下楼吃早饭的时候,就听慧兰说张幼薇生了。小表妹凌晨1点多降世,母女平安。

    林淼听得很是感慨,这个小表妹在原来的时空,本是不存在的,要不是因为他,张幼薇或许会嫁给京城或者沪城的某个长得像王力宏的高干子弟,结果现在,却和江洋有了孩子……

    林淼感慨完毕,呼呼几口吃完早饭,就把晓晓赶去了学校。少艺校那么好的学习环境,晓晓要是再不努力,林淼心想以后也就只能安排她去当网红带货,对她的期望到此为止了。

    所以他喜欢小萝莉,真不是没有除了馋她身子之外的其他原因。

    毕竟小萝莉看似多灾多难、心思散漫,但该办的正事从来没掉过链子,四中附小那么大的竞争压力,小萝莉照样一边拳打同学、脚踢师兄,谈着恋爱读着书,认认真真就把满分拿了,就算她以后真长残了,就冲这股劲儿,林淼也照样觉得她是当老婆的好人选。

    两口子能一起奋斗起来,不比什么资源都强?有这么坚挺的同伴一起搭班子,不管今后风向怎么变,林淼都有信心和小萝莉一起把日子过好。

    往后数日,林淼始终保持着极其紧绷的复习状态,上小号跑着去,上大号必定带着纸和笔,每天唯一的消遣,就是雷打不动地跟小萝莉打五分钟电话,情话要说,但也互相督促对方学习不能放松。时间就这么在紧张的学习情绪中飞快过去,林淼每天只吃饭的时候,抽空听黄清清和慧兰说些公司里和家里的事情。

    比如张健给小表妹娶了名字,叫江心月,寓意就是我本将心向明月里的那个“月”,听说小心月长得随妈,大眼睛、小嘴巴,两家人全都为此松了口气。黄清清则报告说小可爱科技成果感人,搜喵网一星期攒了98个用户,其中69个IP地址全都来源于望江大厦,但钱已经烧掉了三十万,用郭思齐的话说就是,平均每吸引一个注册用户,成本是一万人民币……

    “还有王包机,他说想跟你谈谈,江海房开的股份他不要了。”

    12月18日的早上,黄清清对林淼说道。

    林淼这天早上脸上写满杀气,沉声回答:“等我考完试再说。”

    满屋子人就全都闭上了嘴。

    早饭过后,等小强带晓晓出了门,林淼调好闹钟的时间,关上房门,很有仪式感地等到早上8点,便立马进入了考试状态,打开了语文试卷。

    连续三天时间,林淼分批把高一除物理和计算机之外的7门科目全都考了一遍。

    20日晚上晚饭过后,许久没有出门的保镖队伍,三辆车整齐划一地出了门,招摇无比地来到临近年关仍然灯火通明的东瓯中学。

    林淼带着黄清清和王斌进了校长办公室,其余几个兵哥哥在楼下守候。

    走进办公室,东瓯中学的相关科任老师早就在场等候。

    黄清清跟黑帮接头似的,郑重拿出林淼这三天做完的七份试卷,递了上去。

    半小时后,七份试卷全部批改完毕。

    语文116分,数学134分,英语141分,化学100分,历史92分,政治94分,地理96分,物理免试,按会考成绩赋分90分,计算机免试,按会考成绩赋分90分。

    高一上学期,九门考试总分953分。

    在距期末考三天之前,林淼提前完成考试。

    当天晚上,学校很高调地向正在晚自习的学生们公布了这个消息。

    高一年级段24个班,一整栋教学楼里,一千多人齐声高呼林淼不是人。

    但三天过后,更不是人的情况就出现了……

    这个学期,高一期末考最分最高的达到996分,不但数理化和计算机全都满分,英语也考出了148分的神仙分,文综三门总分只比林淼差10分而已,语文却考出了126分,又拉回来10分,林淼的953分,只能排在高一全年级的第24名……

    这让原本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林淼,不由得在寒夜里问自己,到底谁才是禽兽?

    好在,除了他自己外,其他两条战线还是非常成功的。

    晓晓期末考试爆种,数学考了72,语文考了71,居然比目标还搞出3分。

    小萝莉拿了全班第一,数学100分,语文98分。

    对于丢掉的2分,她这么跟林淼解释道:“考试的时候太想你了,神不守舍,就做错了题。”

    这情话说得含金量太高,林淼忍不住就拍桌道:“奶奶的!这个年不在家里过了!我年三十就去京城!”

    小萝莉在电话那头高兴得活蹦乱跳。

    林淼转头看看日历,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八。

    又是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