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品修仙 不放心油条

第五二一章 大郎,该喝药了;您的猪队友上线了

    黄瑛很满意新入伙的李伟,满意的不得了,没枉费她亲自跑一趟。

    近来诸多计划都执行的不是很顺利,如今总算是有一件进行的非常顺利的事,总算是让她心里舒坦了些。

    李伟对于他们来说,可是一个宝贝了,她还真舍不得让李伟亲自去涉险。

    秦阳也很满意,两次表态之后,黄瑛这边也给了更加深入,更加机密的情报,窝在敌人的老巢里,敌人亲自送上来一些他难以弄到的情报,让他好好看,秦阳当然很爽了。

    这也让秦阳明白了一些事,以后在黄瑛面前,说话的时候,最好还是悠着点,有些明显是不符合他本心的话,还是别说了,就算是说,也要斟酌一下怎么说。

    这位看起来挺好说话,那也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认定了他绝对是沐氏后人,哪怕他说自己叫李伟,人家也没再多追究,指不定还会按照情报一路追查上去,给他找到一个曾经拜师沐氏的李姓祖宗。

    二么,也是对幻心面具的威能极为相信,没看穿秦阳压根没带面具的情况下,根本不会太过多疑。

    就算如此,秦阳也发现了,黄瑛这边两次给他加大了权限时,正好他都说了绝对符合本心的大实话。

    黄瑛肯定是有什么特别的能力,或者说什么特别的宝物,能让她可以确认哪些话是完全可信,哪些话是不那么坚定的。

    幸好啊,他跟嬴帝有生死大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秦阳要弄死嬴帝的心有多坚定,绝对不逊色于前朝大帝。

    至于杀自己这种话,也早有准备了,他要干掉的是躲在乌龟壳庄园里的秦阳,跟他李伟有什么关系,绝对的大实话。

    而且,以张正义多年被拧掉脑袋的经验,肯定也不会天真的以为,给他开出奇异果这种普天之下再无第二家的价码,只是让他在那里舒舒服服的收礼、晒太阳、混吃等死吧。

    张师弟这么聪明,心里肯定明白的吧,相信他也早已经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准备了。

    秦阳看完手中的资料,为了害怕自己忘掉某些细节,又装作闭目养神,意识钻进海眼里,不怕麻烦的将这些资料誊写了一份备用。

    一晃半个月过去,秦阳每天忙活的事情,大抵就是这些。

    只不过让他有些失望的是,那位敢用他身份的作死小能手到底是谁,这些资料里没有。

    那位射了他一箭的家伙是谁,也没有,甚至那五十支杀神箭的消息,也没有。

    看来他的权限还不够高,能给他看的情报,都不是核心的情报。

    不过没关系,他在外面追查不到很多事,才想着卧底混进来的,想方设法的提高自己的权限不得了。

    最简单的办法,去把“秦阳”干掉。

    算算时间,让张师弟逍遥快活的也足够久了,也是时候让他办事了。

    又过了半月,秦阳现阶段的工作,了解前朝这些人想让他了解的大荒,算是告一段落,他空闲时间变多了。

    于是,他又开始了出门瞎晃悠的时间,晃悠的距离也越来越远,黄瑛也只是大概确认了一下他的行踪,对于他的人身自由并不干涉,反正出门了更好啊,出门了就必须时时刻刻都带着幻心面具了不是么。

    给他说了这里绝对安全,他待在别院里,竟然压根不带幻心面具了,这可要不得,万一不佩戴幻心面具,出问题怎么办?就算不出问题,幻心效果没这么完美了,那也是得不偿失。

    所以了,每次秦阳说要出门转转,多见见长长见识,历练历练的时候,黄瑛都会很客气的送一笔灵石,让他出门在外想买什么就买。

    毕竟,这位沐氏后人的资产情况,大家心里还是有数的,一艘一堆小毛病的垃圾飞舟,都不舍得扔,不是穷鬼是什么。

    秦阳还在到处瞎转悠的时候,绝地庄园里站在院中,如同雕像一般陷入沉思的人偶师,忽然眨了一下眼睛,眼神望向了庄园之外。

    片刻之后,他走到墙角蹲了下来,盯着其中一块墙角砖。

    不一会,墙角砖动了动,像似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推开了这块砖,一只普普通通,什么威能都没有,可是闭上眼睛的时候,却绝对感应不到的机关鼠,从里面钻了出来,停在了人偶师脚下。

    人偶师拿起机关鼠,三两下便将其揉成了一颗机关圆球,上面有一枚符文随之亮起,这是一个机关匣子,没有正确的开启之法,里面的东西就会被毁掉。

    人偶师面露笑容,略有些得意,这是他的杰作,他很是自信没人能在不知道开启之法的前提下,拿到里面的东西。

    甚至为了精益求精的保证安全,保证自身制作的东西不会出现破绽,他还以自己为假想敌,若是遇到一个机关傀儡技艺,能于他一样强的人,怎么保证呢?

    于是沉思了许久,在秦阳给出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建议之后,他将机关匣子升级成了语音密码的机关匣子,除非知道正确口令,以标准的官话念出口令,不然的话,就算是他自己也无法拿到里面的东西。

    捧着机关匣子,人偶师一脸肃穆,字正腔圆的以官话念道。

    “墨阳智计天下第一,技艺独步天下。”

    机关匣子是他做的,设置语音密码的事,自然也是他做的。

    随着口令念出,机关匣子上的符文,闪烁了一下,消失不见,他的双手化作一片残影,一个呼吸之后,将复杂无比的机关匣子,一层又一层的剥开,最后得到一张纸条。

    “大郎,该喝药了。”

    人偶师拿着轻飘飘的纸条,看着上面挺眼熟的字迹,一脸茫然,这什么意思?

    人偶师拿着纸条,化作雕像,站在原地思考了足足一天之后,才一脸恍然的抬起头。

    “差点忘了,秦阳出去的时候,不是留了个分身么,我去问问不得了。”

    绝地庄园的地下密室里,之前留下的分身,依然在孜孜不倦的做胎教,尸魁的气息变得愈发浓郁,甚至还有一些散乱的意识波动,证明尸魁已经快要出世了。

    分身蹲在床边,语速很慢,一副极有耐心的样子。

    “你记住啊,我再说第三百二十九次,你身为尸魁,第一要记着的,就是你绝对不能告诉别人你是尸魁,你只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僵尸,这样你才会更加安全。

    ……

    第一百八十八条,你初生之时,没有恶也没有善,所谓的善恶,只是站在我们的角度上来看待问题的,滥杀成就自身,早晚遭逢横祸,可对敌之时,能先下手为强,就最好先干死敌人,只有死掉之后,被超度过的敌人,才是好敌人。

    第一百八十九条……”

    说到这里,密室大门忽然被推开,人偶师拿着纸条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本尊送来的,这是什么意思?”

    分身拿着纸条看了一眼,呵呵的怪笑了起来,慢慢的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眼看着就要笑死了。

    “哈哈哈,我就知道,张正义还想躺着占便宜,想什么好事呢。”

    “笑什么?到底什么意思啊?”人偶师急了,他怎么都没想明白这话什么意思。

    分身拿着纸条斟酌了一下,随手将纸条震碎。

    “意思就是秦有德快要回来了,但是他不方便先回来一趟,为了保险也不方便说明白,他要回来干掉张师弟一次……

    唔,不对,张师弟最近可是用他的身份呢,秦阳是要以别的身份回来,对了,张师弟最近一直用秦阳的身份吧?中间没有变回来过吧?”

    “没有……”

    “那就行了,这些天你注意一下,一定不能让张正义搞事,也不能出意外,要是有人想引你和假秦阳离开这里,你跟着离开庄园就行,算了,我跟你一起去吧,省的到时候你掉链子,我不在这里了,将这里完全封闭吧。”

    分身走上前,敲了敲人偶师的肚皮,人偶师哦了一声,撕开血肉伪装,露出下面的傀儡之身,打开之后里面空洞一片,分身化作一道流光钻了进去。

    人偶师走出密室,再出手将密室彻底封闭。

    一晃三天的时间过去,披着马甲的李伟,距离离都已经不远了,他没有进入离都,而是直奔绝地庄园,在绝地庄园周边转悠了好几圈。

    另一边,东境的别院里,黄瑛拿到新到手的情报,大惊失色。

    “什么?李伟已经到离都附近了,怎么没人早点告诉我?”

    想到前些天李伟说过的话,还有那坚定不移的杀机,黄瑛又惊又怒。

    “坏了,他真的要去杀秦阳!”

    如今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沐氏入瓮,以沐氏为招牌,再继续规劝残留的楚朝旧人,就会变得容易很多,起码不会谈都没得谈。

    如今她可不能让这位沐氏后人白白死了,她也没料到,幻心面具的效果哪里是好啊,简直是好的太过分了。

    不容她再多犹豫,立刻化作一道遁光,冲天而去,飞到高空之后,立刻拿出一件光芒暗淡的日月星梭,催动之后,日月星梭崩碎消散,而黄瑛也化作一道星光消失在天际。

    绝地庄园之外,秦阳默默盘算着时间,而已经感应到秦阳已经在附近的人偶师,也利用二者之间的联系,跟秦阳搭上了线,按照秦阳的吩咐,时刻感应着附近出现的强者。

    忽然,人偶师传来的感应,有一位强者正在急速赶来。

    夜色正浓,秦阳举头向着东边望去,就见一道星光从天际之外,拖着长长的尾巴,向着这边飞来。

    竟然还用上了日月星梭,这东西对于这个时代,无法炼化秘宝的人来说,完全就是不可再生的消耗品,用一件少一件,可真是下血本啊。

    秦阳暗暗冷笑,难怪这么放心啊,原来他们早就记下了李伟的气息、神魂波动、真元波动,随时可以以李伟为目标赶到。

    确认了之后,秦阳迈步走向绝地庄园,脚步越来越快,到了庄园外面,感应到警戒线的时候,立刻停下来,高声大喊。

    “秦先生,秦先生在不在,殿下遇袭,被杀神箭射中了……”

    话音落下,院中的人偶师,立刻按照分身的吩咐,将还在呼呼大睡的假秦阳从床上拎了下来,闪身回到了院子里。

    迷迷糊糊的张正义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呢,就听到了外面的大喊声。

    “你现在是秦阳,你现在必须去一趟。”人偶师盯着张正义的眼睛。

    “什么?”

    “你现在是秦阳,你必须去一趟。”复读机再说了一遍。

    “啊……好……”张正义本能的应了一声,只当是出现了突发情况。

    人偶师带着张正义离开了绝地庄园,走出警戒范围之后,人偶师例行封锁庄园,张正义眉头紧蹙,装的跟真的一样走上前,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焦急的陌生人。

    “你是谁?”

    “小人是青鸾大人的下属,青鸾大人差小人前来,通知秦先生殿下遇袭了!”

    “殿下怎么样?”

    “这……小人也不知道,还请秦先生快去吧,青鸾大人已经气疯了,要杀人了,紫鸾大人不在,我们可都拦不住。”

    “快走。”张正义一脸紧张,能不能当个螃蟹横着走,全看能不能把大帝姬变成他师嫂了,如今师嫂遇袭了,这不是要毁他前途么!也不知是哪个该死的家伙如此胆大妄为,别让查出来,不然挖了他祖宗一百八十辈的祖坟!

    张正义一副关心则乱的模样,奔出没几步,就听一声隐约在哪听过的喃呢声响起。

    “请宝贝转身。”

    跟着他就看到一道白光从他颚下飞出,他的视线也越来越高,死出经验的张正义,立刻明白,这是他的脑袋被斩断,脑袋被如同泉涌的鲜血冲击的飞了起来。

    脑袋在半空中翻滚了一下,他也看到身后那人,手里抱着一个好像在哪见过的葫芦。

    意识消散的最后一瞬间,张正义终于想起来了。

    秦有德,你大爷的,就不该信你的邪,哪有什么白吃白喝白拿,晒晒太阳就能拿的好处,原来在这等着呢。

    心里怒骂了一声,那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下了,终于死了,也不用担心秦有德转性了,可以舒舒服服白拿好处了。

    总是会担心这担心那的,如今也终于不用担心了。

    张正义睁着眼睛,死的很安逸。

    脑袋落在地上,脖颈出喷涌而出的鲜血也落下,摇摇晃晃了两下,倒在了地上。

    一时之间,生机消散,神魂气息也随之消失,任谁看都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忙着封锁绝地庄园的人偶师,也强行中断了锁门过程,却也来不及救援了,他只能来得及护住了地上的尸体。

    就在这时,那一道从极远的东方飞来的星光,也坠落到这里,化作了一个被光晕笼罩在里面,看不清身形面容的人影。

    终于赶到的黄瑛,又是惊喜,又是发愁。

    亲眼看到了秦阳被斩颅飞刀斩杀,亲自确认了,地上的无头尸体,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神魂气息都湮灭了,显然是魂飞魄散。

    这当然是惊喜了,惊喜李伟真的能做到,至于怎么做到的,不重要,她甚至觉得,幻心面具的效果太完美,完美的过分了,以至于李伟已经做好了,斩杀秦阳之后,他也跟着被斩杀的结果。

    发愁的却是,她知道秦阳的护卫,实力极强,如今她要怎么救走李伟,却又不暴露,李伟不能死在这里,他的价值还没有发挥,这关乎到他们后面的计划。

    随着黄瑛看了那一眼之后,人偶师已经将脑袋和无头尸体收起。

    不等黄瑛多想,人偶师已经动了,杀机直奔李伟而来,黄瑛也瞬间挡在了人偶师面前。

    “你快走。”黄瑛低喝一声,将似乎已经放弃抵抗的李伟惊醒,李伟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黄瑛惊怒催促:“快走!他留不下我。”

    听到这话,李伟一咬牙一跺脚,转身跑了。

    临走的时候,一句话在人偶师心里想起。

    “别打死,逼迫她尽全力,拖着她打的越久越好,最后让她逃了。”

    听到这话,整天闲的浑身发痒的人偶师,顿时乐了。

    一位法相大佬,哪怕不太出手,也不擅长战斗,走的是潜修之路,可境界到了,本身就不会是弱者。

    而人偶师,防御跟黑影本体孰强孰弱,都是个未知数,就算是差也差不了多少,杀伐比之防御稍弱,却也不会有特别大的差距。

    一个不怕被打死的强者,想要拖住另外一个,还真不是太难的事情,尤其是人偶师手段繁杂,各种傀儡层出不穷。

    一时之间,两人打的很是热闹,黄瑛想要脱身,一时半刻却怎么都摆脱不掉人偶师纠缠。

    这里距离离都不远,如此战斗,自然是很快就被人注意到。

    而黄瑛在人偶师的压迫下,也不得不使出全力,诸多手段也开始一一施展出来。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最先抵达的高手已经到了的时候,却见一只黑手,骤然从虚空之中探出,拍在了人偶师胸口。

    人偶师被拍的化作一道流光,拖着光晕尾巴,瞬间便飞出了数十里地,而那只黑手抓住黄瑛的手臂,将其拖入虚空,消失不见。

    刚抵达的卫兴朝,眼神一凝,追入虚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