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品修仙 不放心油条

第六九一章 心里有数秦有德,诡异的影子杀手

    “前辈,我只是来跟他们聊聊,想问他们点事而已,没什么仇怨的,我这人心软,见不得血,你们可别误会了。”

    眼看有几个五大三粗的绿叔叔冲了出去,秦阳连忙叮嘱了几句。

    “噢,这样啊。”光头老者对着那几个人点了点头,转眼间,那几人便化作一道绿光,消失在原地。

    老者不由分说的拉着秦阳,进入聚居地的深处,这里有一个木桩化作的水潭,不过尺许深的水潭底部,有一个小泉眼,正在慢慢的渗出一些淡绿色的液体。

    老者舀了一勺这种泛着清香的液体,给秦阳盛了一杯。

    “尝尝吧,这是神树的树汁,只有极少数地方,自然产出的树汁,才可以用来饮用,这也是最好的疗伤圣药,尤其是对于你们这种外来者来说,更是如此。”

    秦阳端起木杯,轻轻抿了一口,立刻察觉到体内有一团浓郁之极的生机,骤然间爆开,飞速的贯穿他全身,身体的疲惫,还有一些肉身修行之中,可能有问题的地方,都在这股庞大生机的作用下,自然而然的开始了自我修复的过程。

    甚至还有多余的力量,让他的身体都在发生变化,秦阳念头一动,默默运转葬海修髓典,开始大幅度消耗这些力量,化作让身体发生本质变化的推动力。

    秦阳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这边老者也开始问问题。

    “大荒到这里,可是非常远的,想找到这里可不容易啊。”

    “晚辈只是想问问那几位虎头大妖一些问题,哪想到可能发生了点误会,他们对我有些误解,我追了好半晌也没追上他们,没想到追着追着就到这里了。”

    秦阳叹了口气,他是真心没想开杀戒,杀人未必能解决问题,但若是宰了那几个大妖,还没解决问题,他想追踪一下都得追踪了。

    “白阿农还好吧?当年他离开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少年,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如何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的三生鬼柳,也已经成长起来了。”

    “还好吧。”

    “每一个得到神树认可的族人,才能在神树上培养出来新的圣树,这么多年的时间过去,自阿农离去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培育出来新的圣树,大家都挺想他的,老头子这有生之年,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他……”

    老者逮着秦阳,絮絮叨叨的开始念叨,仿若几千年的话,都要一口气全部说出来。

    秦阳静静的听着,一边听,一边慢慢的抿一口树汁。

    等到老者絮絮叨叨的唠家常唠的有点累了,稍稍停顿一下的时候,秦阳才开口道。

    “前辈,要不您先休息休息吧,这里有书么?若是有书,让晚辈自行察看就行。”

    老者一挥手,一旁的地面上,升起一排书架,上面摆着一枚枚翠绿色的玉简。

    “这里都是老头子的收藏,你自行察看吧,这里危险很多,你不要乱闯,你想做什么事,尽管开口便是,我这些族人,对这里特别熟悉,干什么都很方便。”

    “多谢前辈厚爱。”秦阳憨笑着谢了一句。

    等到老者离去,秦阳拿起一枚玉简查看,里面记载的东西,都是跟这里有关的。

    神树的名字就叫神树,来历已经不可考证,很早以前的时候,当第一批绿族人抵达这里的时候,神树就已经存在了,他们历经无数年的生息繁衍,彻底进化成了完全适应这里的种族。

    跟秦阳预料的一样,这里的绿族人,刚出生的孩童,最差都是筑基,有些天赋比较强的,出生便拥有三元的力量,还有一些特别稀少的,降世便天然开辟了气海。

    绿族人的修行,跟大荒的修士有些区别,他们的一切,都跟神树息息相关,他们不是开辟道宫,而是借助神树的力量,种出一种独属于自己的圣树。

    道宫的修行,便是凝聚出根基,然后法相便是种在根基上的一棵树。

    但绿族人里,大多数人,种出来的树,都是根据前人经验,种出来的,真正想要超越极限,成为道君,就只有种出来独属于自己的树。

    而他们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人种出来过了,上一个便是离开这里的白阿农,他种出来的便是三生鬼柳。

    按照这里的资料,三生鬼柳根本无法在这里成长,这里什么鬼物都没有,神树太过庞大的生机,不会有鬼物成型的条件,同样,神树的根部,充斥的庞大死气,连鬼神都能溺死在里面,更别说在那里孕生鬼物了。

    所以白阿农离开了这里,去了外面寻找机缘。

    秦阳一点一点的察看这里的记载,想要从里面找到有关黎族的记载,可惜一点都没有,连“黎”这个字,都没有出现过。

    一点一点的察看这些玉简,除了有关绿族的记载,还有不少关于这里危险地方的记载,这里的一些土著生灵的记载。

    看了四五枚玉简之后,秦阳停下手,耷拉着眼皮陷入了沉思。

    他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很显然,他能看到的记载不全,只是看了几枚,他就发现了这点,能看到的,都是那个脑袋都不明光铮亮的老者,专门挑出来,让他看的。

    最起码,有关黎族的事,肯定不可能一点都没有。

    黎族九支,上三黎是核心,黑、白、玄三支的掌舵人,必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找个人来当的。

    白黎的圣树是三生鬼柳,既然三生鬼柳是白阿农种出来的,那么玄黎的圣树,蛇树到底是怎么来的?

    难道也是在神树这里种出来的?

    不可能吧,玄黎的老婆婆,怎么看都跟绿族不沾边。

    而且,他手里的牵星术,也是自黑黎的一位大佬身上摸到的。

    以前还不太明白,为何会在黑黎的大佬身上摸出来牵星术,现在倒是感觉,挺合理的。

    之前在大荒的时候,早就知道黎族的修行,跟其他大荒的修行方式不一样,但这个不一样,在大家观念里,也就是炼体和炼气,亦或者是修行神魂之间的差别。

    可如今看来,可能黎族本身,最早的时候,就跟大荒的人族不太一样。

    圣树、独特的修行之法、牵星术,一连串下来,足以说明一切了。

    但这里的玉简里,一点关于这些的记载都没有。

    秦阳再次拿起一个玉简,眯着眼睛,开启了思字诀一瞬,瞬间将其中的内容,强行读取,然后拓印一份,存放在一个梦境里。

    秦阳漫不经心的拿起一枚玉简又重新放下,看起来就像是看到的东西都没什么兴趣。

    等到把所有的玉简都扫了一遍之后,他才拿起一枚记载了绿族独特修行方法的玉简,装模作样的慢慢察看。

    但他紧闭双眼之后,察看的便是刚才瞬间拓印下来的那些玉简,其中有一枚,记载了神树根部相关的玉简,尤其让秦阳感兴趣。

    同一时间,另外一边,一座从外面看不错数丈大的木屋里,其内生长着一株形似芭蕉树的灵木,树木高十丈,可每一片叶子,却足有十数丈。

    其中一片芭蕉叶上,倒映着秦阳的图象,那位头皮都满是褶子的老者,正与另外一位耳朵尖尖的绿族光头相对而坐。

    “你看出来什么了吗?”尖耳朵绿光头一脸阴沉。

    “没有,但可以确定,他的确是白阿农重视的后辈,三生鬼柳树枝经过了处理,除了白阿农亲手赠予,没人可以将其纳为己用却不损其生机。”

    老者瞥了一眼芭蕉叶上的画面,看到秦阳似是很没耐心的,一个接一个的扫过那些玉简,他的神情也变得放松了不少。

    “他的确挺好学的,可惜,他只在乎有关修行的东西,他境界虽然只有道宫,根基却很强,年纪不大,便有如此境界,纵然再在乎根基,也免不了急功近利之嫌,我能感觉到,他的根基有种空虚感,他的道宫肯定是出了问题。”

    “杀了么?”

    “不用,他想要看什么,就让他看好了,他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自然会离开,而且,他是跟着那几个蠢货虎头大妖来的,下次他就找不到这里了,没必要让他死在这里,引起白阿农的注意。”

    “那几个虎头大妖呢?”

    “丢到神树根部吧。”老者说的很是平静,然后看向木屋之外:“驱逐所有不属于神树的人,尤其是丑格兽,不想开战,就让他滚的远远的,引来了外人,还是跟白阿农有关的人,他是在找死,告诉他,我们之间的协议,到此终止,他若是不愿意走,那就开战。”

    尖耳朵光头点了点头,他的身体,慢慢的沉入到下方,彻底融入到枝干里消失不见。

    不多时,靠近死气笼罩区域的一根树枝上,尖耳朵慢慢的从树枝里钻了出来。

    不远处,几个虎头大妖,正在跟几个绿族人交手,炽热的火焰,的确是比较克制绿族的人,但也要看在什么地方,在这里,什么火都会被反过来压制。

    尖耳朵一挥手,他的掌心长出一根血红色的藤蔓,藤蔓飞速的生长,不断的分裂,短短几个呼吸,便恍如无数的血色巨蟒,汇聚成巨浪扑向那几个的虎头大妖。

    虎头大妖避无可避,被血色的藤蔓淹没,他们的身体被包裹成一个大球,坠落到下方的死气海洋里。

    藤蔓被死气侵蚀,飞速的枯萎,里面的虎头大妖,挣脱出来之后,面对的便是那些可怕的死气,他们挣扎着嘶吼,不断的向上冲,但快要冲出来的时候,他们的身形便已经如同枯萎了一般,化作干尸跌落了下去。

    尖耳朵光头,再次沉入到神树的树枝里,在另外一处靠近根部的枝条上浮现了出来。

    他走进前方的树洞里,无视这里的其他人,直视着坐在上首的巨人。

    “丑格,立刻离开这里,之前的协议作废,你不能再出现在神树,限时三日,过后开战。”

    丢下这句话,尖耳朵光头,慢慢的沉向了下方。

    坐在上首的丑格兽,屈指一弹,环绕在其身上的一股黑气,顿时化作利箭,直接将尖耳朵光头洞穿。

    尖耳朵光头的身躯,慢慢的化为了木质,他冷笑一声。

    “时限只有三日,过后我们便开战。”

    再次丢下一句话,木质化作雕像,崩碎消散,尖耳朵本尊早就不知道消失在哪了。

    “呵,神树族,胆小如鼠之名,当真是名不虚传,遇到事只会当缩头乌龟。”

    就在这时,丑格兽的影子,忽然动了动嘴巴。

    “有外人,跟着那几头虎头大妖追来了,那几个蠢货,已经被神树族处理掉了。”

    “外人?”丑格兽动了动手指,嗤笑一声:“秦阳么?那几个蠢货,死的好,省的我亲自动手,哪有人杀上门了,却只毁了他们的巢穴,还搬走了所有的碎片,这么简单的计策都看不明白,还把人引到这里,当真是蠢到无可救药,死的好。”

    “我们现在离开么?需要我动手么?”影子再次问了句。

    “大事为重,不适合跟神树族交锋,正好如今也是时候离开了,你暂且留下,只要秦阳离开神树族的领地,找机会杀了他,他来过这里,不能留下他。”

    丑格兽叮嘱了一句,站起身走了出去,然后他那庞大的身形,开始慢慢的缩小。

    随着身形越来越小,丑格兽的样子,也开始慢慢的变化的跟人差不多,除了脸比较方,肤色很黑之外,几乎没什么区别了。

    但他的气息,却比之刚才暴涨了数十倍,气血已经凝实,他一步步走出,步入到死气笼罩的范围,慢慢的消失在死气之中。

    丑格兽消失不见了,可他的影子却还在原地。

    影子贴着地面,游走在阴影里,慢慢的靠近到神树族的领地,到了这里之后,他便融入到树叶的阴影里消失不【.】见。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秦阳这边闭着眼睛,慢慢的察看拓印到的玉简。

    中间老者也过来了一次,说了他们追到了那几头虎头大妖,可惜他们慌不择路,闯入到了死亡禁地,死在了里面。

    “可惜了,这下我想要问点事,也没法问了。”秦阳满脸惋惜,他现在越发确定,这些绿叔叔们,可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热情友善。

    从肯来试探的时候,秦阳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因为这里肯定没道君,只要没道君,就算是出了情况,也肯定不是必死的局面。

    他心里还是挺有数的,秦有德这个大名,放到大荒,绝对挺好用的,肯给他面子的也好,还是看在嫁衣的面子上,肯给他面子的也罢。

    终归还是有牌面的。

    但秦阳可没自大到,认为距离大荒不知道多远的地方,一群时代生活在这里的绿叔叔们,会给他面子。

    不是修行跟植物有关的,就一定是心地善良,一定是纯洁如白雪,只要是拥有完善灵智的生灵,只要有私心,那本质上就跟一般人没太大区别。

    就算先入为主,看看白阿农的圣树,三生鬼柳,还有玄黎的圣树蛇树,谁会觉得他们都是白莲花?

    好说话那是因为关系好,也有利益捆绑,放眼大荒,有几个认为上三黎的人好说话,堪称人中圣母呢?

    要是这样的话,上三黎的地盘,就不会被修士列为死亡禁地。

    只有死的人足够多,死亡率足够高,才会这么称呼。

    当年第一次见到绿叔叔的时候,都被暗下手段套话,秦阳怎么可能认为对方是什么大好人。

    当然,这个大好人,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大好人,这种人在修仙界活不久的。

    所以,从一开始,秦阳就没把这些光头当成什么大好人,友好的前提,只是他没有侵害对方的利益,不会对他们造成威胁。

    这样的话,再加上有故人在中间,才能友好的相处下去。

    可再友好,秦阳也不觉得,白阿农的牌面有这么大,能让那老者,让他随意看藏书,里面甚至还有功法和一些秘法。

    只是随口不要脸的问了一句,有了赚了,没有了也脸皮厚无所谓。

    更重要的一点,看了看书,哪怕上面的记载再删减,再有选择性,秦阳也能看的出来,这个名为神树族的绿叔叔们,才是这里真正的土著。

    不是那种被其他生灵压着,只能偏居一隅的土著,而是他们压着其他生灵。

    这种情况下,宰了虎头大妖灭口,还对丑格兽只字不提,就足以证明他的判断,十有仈Jiǔ是正确的,丑格兽肯定在这里。

    而他们之间,也没见有什么冲突,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要么是一伙的,要么就是有交易,才能相安无事下去。

    要说他们根本不知道丑格兽在这里,秦阳压根不信,丑格兽要是有这能力,他直接去强推了巡天使基地,估计也非常容易。

    等到老者再次来,询问秦阳要问什么事的时候,秦阳很直接的回答,他要找丑格兽,有点事想找丑格兽问问。

    “丑格兽啊,很久之前见过一次,他这家伙不太好相处,已经很久没见过了,你想找他问些事情,可没那么容易,弄不好丢了性命,你可不要轻举妄动。”

    老者很自然的回答,还顺便劝了秦阳两句。

    “没找到,我就继续找吧,这几日还要多谢前辈款待,回去之后,我会代前辈向阿农前辈问好。”

    不管怎么样,反正在这里,是肯定找不到丑格兽的,看老者的态度,他似乎跟丑格兽不是一伙的,却又拦着秦阳,秦阳也猜不出来为什么。

    但能感觉的到,老者似乎并不想杀他,阻拦他,更像是阻拦他去送死。

    既然不是有恶意的针对自己,秦阳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毕竟人家也没义务帮他。

    秦阳离开了神树族的领地,这些绿叔叔也没阻拦。

    然而,他刚走出领地不远,他的身体便先一步察觉到了危险,向着侧面避开。

    环顾四周,却什么都看不到,眼睛一眯,开启了瞳术,也什么人都没看到。

    正在这时,危险感应再次浮现。

    他按照危险感应避开,可是胸口却如遭重击,身体化作一道残影倒飞了出去。

    站在那里稳住身形,秦阳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胸骨都有了裂缝,仿若有什么东西,正面轰在了他的胸口。

    调动了一点存在海眼里的树汁,胸口的伤势转瞬复原。

    他凝神静气,再次察觉到危险袭来的时候,一拳轰出,雷火轰鸣,神光交汇,向着感应到的地方轰了出去。

    然而,雷火却化作一个拳印,直直的冲了出去,什么都没有碰到,反而同一时间,他的胸口却再次遭到了重击。

    悬在半空中,秦阳却看到了,是什么东西袭击了自己。

    伴随着雷光的光辉,只见一个棱角分明的影子,贴在地上。

    雷光的光辉消散之后,影子也随之消失不见。

    秦阳低喝一声,周身涌起神光,向着四周照耀开来,巨大的树叶下方,光辉绽放,这次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棱角分明的影子,依然贴在地上。

    秦阳一拳轰出,可是那影子不闪不避,地面上被轰出了一片片焦黑之后,影子依然完好无损。

    “呵,没用的,秦阳。”

    轻笑声传到秦阳的耳朵里,那影子一挥手,手中多出来一把长剑形状的武器,一晃便消失不见了。

    眨眼间,就见那影子,贴着地面,一剑刺穿了秦阳的影子,秦阳凭借着本能感应,避开了要害,却还是感觉到,自己的左肩被利器刺穿了。

    不是真实存在的武器,更像是一种强制性出现的伤痕,他的气血涌动,血肉如同法宝,可被刺穿的时候,却什么都没夹住。

    当那影子拔出长剑的时候,他的伤口处,什么东西都感觉不到了,只有伤势还在,转瞬之间,伤势消失不见。

    秦阳沉着脸,看着那个握剑的影子。

    那影子似乎察觉到,这种伤势,根本要不了秦阳的命,秦阳的本能,足够让他先一步避开要害,只要比刺中要害,以秦阳的身体,被捅一万剑也死不了。

    那影子丢弃了长剑,手中的影子,换成了一把斩首大刀,继续向着秦阳冲来。

    秦阳微微眯着眼睛,绽放着神光,力图让影子看的更清楚,光线之下,影子飞速的袭来。

    当他挥刀斩向秦阳的影子时,秦阳体内的气血如同沸腾了一般,瞬间施展了四层霸王卸甲,然后,骤然散去了周身神光,纯用肉身硬抗。

    “叮!”

    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秦阳后退一步,捂着自己的脖子,脖子上,一刀浅浅的刀痕,可是这次,连皮都没有破开,秦阳咬着牙,一脸森然的笑了起来。

    “果然是这样,你的影子越是清晰,我看的越清楚,你的力量便会越强么?”

    “狗东西,你以为我看不到,就找不到你了么?你不知道,体修交战的时候,看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的道理么。”

    “来,杀我啊,今天你杀不了我,就是你的死期。”

    秦阳体内的杀气,开始慢慢溢出,他拍了拍自己的脖子,直接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