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品修仙 不放心油条

第七一九章 害怕.jpg,玩不起是吧

    拾取这个技能,“拾取”就是正儿八经的官名,诨名叫摸尸。

    其实就是一个技能,秦阳一直区分开来说,就是因为拾取,针对的是物品,是将整个物品都拾取炼化了。

    而摸尸针对的是尸体,施展技能之后,只会将尸体超度了,摸出来的东西,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没有实体的技能书,偶尔会摸出来实物。

    反正秦阳已经很久没摸出来过实物了,可能是他遇到的人,越强的越是重视自身,身上没有超出自身能力价值的宝物,更可能是摸出来什么东西,跟尸体还活着的时候,最在乎最重视的东西有关。

    而绝大部分高手,重视的也都是自身能力,功法、秘术、神通、技艺……

    经历了这么久,秦阳早就总结出了正常情况下的普遍规律。

    尸体,不管是完整的还是不完整的,哪怕只有一只手一只脚,也是摸尸的效果,而不会出现拾取的效果。

    而能被拾取炼化的,肯定不是尸体。

    如今仡楼说这尊雕像,肯定是三身道君的后手之一,里面也肯定有属于三身道君的一部分,他却还能拾取炼化。

    那就只有俩可能了。

    一,仡楼判断错误了,这是三身道君的后手之一,但里面没有三身道君的一部分。

    所以,这尊雕像,才会被判定为无主之物。

    若是这样的话,倒是还好处理点,就算不能炼化,那处理的方法也挺多的。

    二,仡楼判断没错。

    但三身道君留下这尊雕像的时候,就主动斩去了联系,将这尊雕像进入到“遗弃”状态,那么他的确还是能拾取。

    只要本身足够强,属于自身的一部分,化作的东西,便已经属于宝物。

    哪怕的确是属于身体的一部分,施展技能的结果,判定也是拾取,而不是摸尸。

    这种事不属于普遍规律范畴内的,比如黑影的左手,还有佛骨金身。

    三,就是最惊悚的一种情况了。

    仡楼的判断没有错。

    是三身道君主动开放了权限,将这尊雕像赠予了他。

    而这种情况,就说明了一件事,三身道君的自我意识还在,甚至知道这里的事情,之前被灭掉的黑袍女人的确只是三身道君的一部分意识而已。

    当年闯海妖洞府的时候,进入的地方,便是海妖仙子斩去的一部分记忆所化,只是修炼了三水身的海妖仙子,都有这种能力。

    那么身为三身术的创造者,无论是境界还是对于三身术的理解,肯定都比巅峰时期的海妖仙子强。

    她对于自身的一切,肯定是没什么不可以斩的,斩去自己的一部分自我意识却没什么大影响,实在是正常不过的操作。

    以上总结出来三种情况,秦阳其实也没法确定,到底是哪一种情况。

    第一种可能最小,仡楼的实力,肯定比不上巅峰时期的三身道君,但他也不是什么混子,大荒神魂一道的大佬,他既然这么说了,九成是不会出错的。

    第二种可能性也不小,按照那些大佬的习惯,既然是布置后手,肯定是没有大破绽的,而且也肯定不会事无巨细的跟着调整,自我意识时刻注意着其中一个后手的情况。

    所以第三种可能,也应该没乍一看那么高。

    大致盘算了一下,第一种属于小概率事件,顶破天百分之一。

    第二种可能跟第三可能之间,大致一半一半吧。

    秦阳暗叹一声,以后看到什么都想捡的习惯,得改改,指不定哪天就跟现在一样,捡回来一个不定时炸弹,爆开就会将他炸的粉身碎骨。

    秦阳现在颇有些左右为难。

    不丢吧,手里攒着个危险物品,指不定什么时候爆开。

    丢了吧,最大的线索没了,而且指不定丢了之后,会引出什么别的更大的麻烦。

    “秦阳,你把这尊神像,放在这里吧,就算无法封印,黎族所在的地方,应该也足够将神像镇压下来。”

    仡楼恢复了点精神,主动开口接下麻烦。

    秦阳张了张嘴,还是摇了摇头,心里暗暗发狠,玩不起就不玩了,多大点事,还要费脑子想。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处理吧,我心里已经有点谱了。”

    老有人说他秦有德不要脸,这是天大的误会和污蔑。

    要是敌人,那没什么好说的。

    可算是自己人的话,就完全不一样了。

    很明显的,仡楼处理不了这个问题,秦阳就实在拉不下脸,把这尊雕像丢到这里,去坑黎族的人。

    若是向之前第二剑君那样,很显然只有他揍别人,别人都摸不着他,他还真能将对方戳死。

    在朋友的能力范围之内,那对方要帮忙,定义就是帮忙,大家你来我往,互相帮助,情分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

    可若是不在对方的能力范围之内,甚至还要让对方带着自己的族群,一起去冒生死之险。

    秦阳真没法心安理得的接受,人家没这个义务,他也没这么大脸。

    不是每个人都是张正义,就算是神形俱灭都死不了,损失也只是损失点寿数而已。

    将雕像收入海眼里,跟着仡楼回到了地面。

    秦阳只是说,想要借阅一下黑黎的记载,去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秦阳钻进了书房,蒙着眼睛的仡楼,跟神牛在外面站着。

    仡楼长叹一声。

    “真像啊,我愈发觉得,他就是府君转世,先辈们曾经提到过府君,他也是这般,小事很随意,真有什么大事大凶险,他从不会牵连他人……”

    神牛趴在一旁,眼睛里仿若流淌着一汪深潭,沉声口吐人言。

    “他只是觉得跟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没好到那一步,不愿意把黎族也陷入到巨大的危险里。”

    仡楼无言,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说什么。

    神牛鼻孔里喷出两道白气,若有所思的道。

    “之前我还觉得,嬴帝的出现,便是大荒这一个时代的巅峰,现在我觉得,那只是这个时代的开端而已。

    嬴帝当年太过强势,强者尽数避其锋芒,如今可能才正式开始这个时代的大幕。

    三身道君若是归来,谁知道会不会再次让灾厄降临,你们也是时候做好准备了,以你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够了。”

    “我知道。”

    ……

    秦阳查遍了仡楼给的各种资料,大部分都不是用如今的文字记载的,年代十分久远。

    半个月之后,秦阳跟仡楼告别,孤身离开了黎族的地盘。

    他没回大嬴神朝,而是一路东去,进入到黑林海的范围。

    深入黑林海,重走了当年去寻找暗夜优昙花的路。

    随着深入,压制的感觉便越来越强,他体内的如臂使指的真元,只要溢出体表,立刻会变得重若千钧,调动起来极为困难,但起码还能用。

    上次进入这里,真元可是根本没法溢出体表的。

    感受着压制,秦阳的意识探入海眼,绿毛虫、丑鸡、无毛黑鸟、金猪、化血魔头都在,他们之间倒是挺和谐的,化血魔头虽然还是被欺负的那个,但比当年黑影在的时候强多了。

    另一边,雕像静静的悬浮在一个角落里,谁都没靠近。

    本来他是想到了之前被放到贵宾席位的寄影族问问,看看他是不是知道点什么,比如认不认得这尊雕像。

    哪想,进来一看,海眼魔石之下,空空如也,那个纸片人影子,竟然不见了。

    “人呢?”

    “死了呗。”丑鸡坐在昊阳宝钟上,翘着二郎爪,张口说话就开始喷出点火星,怎么看都是一副不良鸟的模样。

    “怎么死了?”

    “你干掉了他寄生的那个丑大个子,他被镇压在那里,想要随便依附到谁的影子里都没办法,这不,越来越虚弱,被海眼魔石活活镇死了,就算没海眼魔石,他也是跟离了水的鱼一样,早晚会活活憋死。”

    丑鸡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旁边的无毛黑鸟,老老实实的蹲在那里,跟一头没毛的老母鸡小弟一样。

    秦阳眉头一蹙,眼睛一眯。

    丑鸡立刻一个激灵,站了起来。

    “该问的我都问了,他该说的都说了,真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知道的不多,只是帮着干脏活而已,再说了,他被镇压在那,谁也没辙啊,我告诉你也没用。”

    秦阳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他也没辙,现在谁坐到了海眼贵宾席位,他也没办法把人放出来。

    死了就死了吧,也算是完成答应人家的事了。

    没问到什么消息,秦阳从海眼出来,拿出一些在绣娘染坊里一锅端走的染料水。

    是时候提升一下实力了。

    他那个时候,就惦记着这个了,绣娘的染料水里,本身就可以算是各种灵水大集合,他当年以万水之母的天一真水铸就神通,理论上,任何灵水真水的力量,都能融入自身。

    只不过这个染料水着实有点太强,当时只能存下来。

    如今对于他来说,也依然太强,可他可以调出来一点点,慢慢的一点一点去逐渐适应。

    以葬海修髓典提升的方法,之前已经验证过了,在合适的外部环境里,在压力之下,被迫晋升,是目前最快的方法。

    地气真体神通提升了,元磁神环也弄成了,如今最适合的,便是提升体质,进化水身了。

    染坊水,原本只是备用选项,如今却成了最适合的。

    牵引着七彩水,覆盖身体的一部分,然后开始运转葬海修髓典,服下绝世宝汤,开始去强行适应。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秦阳的身体,如同化作水流汇聚而成的人形状态,只不过这水流,慢慢的从七彩状态,开始向着漆黑转化。

    直到彻底化作了黑色,连光芒都不在反射出来,如同一个黑色的影子时,秦阳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状态。

    秦阳伸出手,看了看自己的手,化作黑水,其内什么力量都感觉不出来,似乎也没什么杀伐力量。

    但秦阳可以感觉到,这次神通的进化,似乎完全走了极端,加强的就是水身纯粹的适应能力,水身对于各种灵水真水的适应能力,已经强到爆表了。

    秦阳暗叹一声,没什么好意外的,他的水身,从最初开始,就是走的适应各种水的路线,如今越走越极端,也是预料之中。

    之前不太想用染坊水,只是将其当做备用选项,就是这个原因,因为那染坊水里,蕴含着各种力量,只要去适应,就等同于去不断的适应一种又一种的灵水。

    这种选择,得到的被动进化方向,已经可以预料到了。

    他想要的其实还是杀伐力量,而不是自保的力量。

    自保就自保吧,反正这也是他做出来的选择。

    之所以重走当年的路线,就是为了去上古地府的碎片。

    仡楼处理不了雕像,根本没法封印,秦阳而且还将其炼化了,却也什么特殊都察觉不到。

    那种被阴影笼罩在心头的感觉,着实不太舒服。

    秦阳说他自己来处理,那自然是真的有办法了。

    笑话,这么多年,冒险是白去的么?

    找人解决不了问题,那么他再去找别人,估计也是一样的结果,那何必去麻烦别人呢。

    那换个思路,找地方来解决不得了。

    弄不明白,那就不去弄明白了。

    解决不了问题,还解决不了惹出问题的东西了?

    锤不烂烧不坏,扬不了骨灰,那就整个给丢到黄泉水脉里。

    管你什么后手,管你隐藏着什么,不知道就不知道吧,直接掀桌子,砸盘子,以后再有什么了,见招拆招,省的整天没见到人呢,自己先把自己吓到了。

    三身道君是牛逼,但她不是也完蛋了么,没什么好怕的。

    提升一下水身的适应能力,纯粹是为了预防出现意外情况。

    万一真到关键时刻,雕像活了呢?万一他被打入黄泉里呢?都是要考虑到的。

    如今只要他跌入黄泉,不会立刻死,那他肯定就能适应下来,死不了了,再说怎么从黄泉水脉里蹦出来的事。

    这雕像要是真牛逼到被丢到黄泉水脉里还能蹦出来,那秦阳也认了,立刻执行备用计划。

    适应完之后,秦阳收起了染坊水,大步走向黄泉岸边。

    昏黄中泛着暗金的大河,在他看到的第一眼,立刻化作一方一望无际的大海,其内凶威涛涛,泛起的腥气,比之上次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次来到这里,感受跟上次也没什么不同,依然可以感觉到一种关乎生死的莫大危机。

    秦阳没理会黄泉水脉里翻腾的那些怪物,他拿出雕像,一手托着雕像底部,一手扶着雕像,腰身一沉,全身力气骤然发动,猛的将雕像掷向了黄泉水脉。

    “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