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娱乐再成神(蹭出个综艺男神) 胖子爱吃炖豆角

第四百零二章 说的好听! (白银盟寺庙遇魔鬼加更2)

    “咚咚咚~”

    “我靠!”

    就是这样的时刻,再也没有比这样温馨动人的时刻。

    敲门声,打断了。

    尤其看着韩勠揪着头发烦躁的极点的模样,黎若白噗的一笑歪倒在床上,笑得浑身发颤。

    韩勠喘息胸口起伏,死死盯着门外的方向。

    “去……去开门……哈哈。”

    黎若白抬腿无力轻轻碰他,自己还在那笑。

    韩勠很是无语,走过去去开门,尤其看到门口是王智,更是没好气瞪他,都不让进。

    “额……”

    王智愣住,随后脸色一变,看着韩勠凌乱的头发,虽然穿着整齐但是里面还有黎若白的笑声。结合这些不多的线索他就想歪了。皱眉推着韩勠就进去赶紧把门关上。

    “怎么在这里?”

    王智直接埋怨:“虽然说酒店没装摄像头,但到底是外面不是自己家,就这么急吗?”

    这么一说,烦躁的韩勠反而愣在那了。整理头发看着王智:“你说什么呢在那?”

    也正好门打开,黎若白虽然穿着休闲服饰不是正装,但比韩勠还整齐。王智自然也就明白自己想错了。就没再解释。

    而黎若白直接朝着门口走去,韩勠伸手要叫她,她理都没理。

    砰地一声门关上,估计时间这么晚,至少今天不会再过来了。

    想到这,韩勠又是瞪着王智。

    “没有。”

    王智笑:“我想多了。”

    韩勠呼出一口气,坐在那皱眉:“又过来干什么?”

    王智看着韩勠:“你给宓姐打电话了?”

    韩勠点头:“她给我打了。”

    王智沉默,随即询问:“说了那首歌的事?”

    韩勠嗤笑,腿搭在桌上:“我没说,她倒是先说了。宓姐总说自己不管事,然后什么都知道。”

    王智恩了一声:“的确。毕竟外面风行天下是打着她的名头运作的。包括融资也都是冲着她。”

    见韩勠没说话。

    拿出一支烟点燃,询问韩勠。

    韩勠接过,嗤笑看着他:“学我吗?没感觉你心里也过不去,站在乘风天下立场给我给她一通骂,多过瘾啊。”

    王智吸了一口,呼出来:“你以为我好受吗?他们要拆你们p,你还不知道?”

    韩勠将腿拿下来,看着王智。半响也点燃烟,没说话。

    两人静静吸着。

    半响王智笑:“两个大男人,一点破事,就在这吞云吐雾的纠结。挺没出息的是吧?”

    韩勠摇头:“我不知道你。但我的确是。”

    看着韩勠,王智开口:“你知道我从来没后悔过做你经纪人。”

    韩勠看着他:“一般这样的话头,都预示着相反的结果。”

    打量王智:“你这是要和我解除合作关系另谋高就了?”

    王智笑了笑,看着韩勠:“相反。我想和你进一步合作,同另一边解除关系。”

    韩勠皱眉:“和若白?”

    王智摇摇头,神秘兮兮的笑。

    韩勠不解:“那还有谁?”

    王智吐出烟圈,说出一个韩勠真没想到的名字。

    “乘风天下。”

    韩勠打量王智:“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王智看着他:“我什么意思你别说你不懂。”

    韩勠点头:“我懂。我只是不知道身为章总外甥的你,也会产生类似的想法?”

    王智笑:“你该知道一种情况。就是你做得好人家觉得你有背景。你做得不好,人家依然觉得你是有背景。”

    看着门口,王智摇头:“我不知道你。我今年还年轻,我还想干出点事业。我不想被人这么看待。而且我更不想做公司运营艺人的傀儡。一切都按照公司意愿做事。”

    韩勠开口:“你跟着我,一样也是要按照我意愿做事。”

    王智摆手:“那不一样。我至少是直接面对你。当我们信任达成之后,你没有精力所有事都亲力亲为。最终还是将把一些决定权交给我。但如果我还在公司,不说我是章总的外甥。公司还有各种山头以及运营团队。”

    韩勠沉思,半响看着他:“我也不可能只是带着你,我总也要开工作室,甚至公司。”

    王智摊手:“我想和你一起打江山。哪怕最后做大了你说了算,我对你来说相当于宓姐身边的章总。不敢说做个eo,至少也是宋一瑶的程度。可是在乘风天下,我做到头不也就是个刘正?”

    韩勠点头:“这都是你的诉求。我没有一定非你不可的理由。”

    王智轻笑:“你确定吗?”

    看着韩勠,王智很有信心的样子:“如果你可以轻易开公司,还在乘风天下过一手干什么?你出去自己做肯定艰难,谁帮你?不说虽然咱俩认识没多久,谈不上绝对信任。但起码有共同利益,也算知根知底。同时正因为我了解你比你了解我更深。”

    坐在那直视韩勠:“别看我当你面或者背后说小黎,我很清楚今天周董事和你面谈对你的刺激,以及小黎承受的一切。你不会就这么算了。只是你暂时没有办法而已。”

    韩勠笑:“你还知道我没有办法。那你怂恿我出去?”

    王智开口:“正因为你没办法,所以才要出去。不然你留下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今天你还能替小黎抱不平,等你签进来的时候。早晚你经历的就是小黎经历的一切,甚至还不如她。因为她至少是被公司力捧。你的路线和公司不同。闯出来了公司却要一半以上的收益,这还不算你的人脉以及地位。闯不出来更不会捧你。”

    韩勠低头沉思。突然抖一下手,因为烟已经烧完了。

    还是不适合吸烟,本来他也已经不吸了。

    随手丢开,韩勠没再说话。

    王智,也没催促。

    “砰。”

    “若……”

    “砰。”

    两声关门声,一声是酒店门,一声是卧室门。而客厅的玲玲居然只叫了个名字都没叫全,就只看到黎若白身影进到自己卧室关上门。

    “呼~”

    而黎若白此刻躺在床上,抱着被子,脸颊发热,心砰砰跳。

    不夸张,韩勠在被敲门声惊醒很烦躁还骂了句“我靠”,但对黎若白来说,敲门声是救了她。

    那一串堪比土味情话的告白,她不知道在韩勠说完之后,自己该给什么样的回应。

    其实她很没安全感,不止是本身性格,也是对他。

    长得帅还是其次,颜值高的多了,你不能说颜值高的男人都没安全感。你说他花心吗,好像也不是。他的确和每个做节目的女嘉宾都说得来也逗得别人笑,但那是工作。她知道他私底下有点宅。朋友不多,更别说女性朋友。

    虽然有个前女友的梗总是被自己提起,但是的确没边没影。

    关键是,王智提醒过她,他到底是因为第一个重新解封出来活动的综艺就是出发吧,恰巧这里就自己一个女成员。被导演被节目组安排成为p,所以粉红。还是以后他去和别人也会如此,后来在泰国也都过去了。

    女人,谁不希望完美。

    对男人来说感情也许只占生命一部分。

    但大多数女人来说,只要不是女强人,当碰到另一半,也许人生中爱情将占据一半甚至以上的份额。

    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她觉得是水到渠成。

    可是正常情侣该有的她都希望有。如今看来,他给的很全,很多。

    甚至超出预期,难以承受的程度。

    有一瞬间自己真的考虑那个问题就是,自己到底值不值得他放那么多心思在自己身上。

    她可笑自己曾经还觉得人家冷漠若即若离特能装。

    原来他真的从来没骗我。

    他不敢靠太近,他怕他自己,收不回来。

    那份情感太过汹涌,不是在今天,不是他说出来,自己都感受不到有点炙热到发烫的程度。

    “……”

    摸摸脸颊,黎若白咬着嘴唇,干脆用被子蒙着脸。

    她够大方的了,男友力爆棚。一般小女儿状嗲声嗲气的柔弱气质在她身上从来没有。

    有点大咧咧有点男孩子气。

    可是即便这样的自己都承受不住,小家碧玉柔美娇小类型的,还不得被他烧死?

    “呼……呼……”

    或许被子蒙头有点沉闷,掀开之后看着天花板,还在喘息。

    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蹭你一时,还你一世……”

    原来他真的这么在意这个。

    话说回来,谁又用你还了~

    “咚咚~”

    敲门声响起。黎若白回过神:“进。”

    门推开,玲玲进来,黎若白下意识坐起,啪的一声,玲玲打开灯:“你睡了?”

    黎若白失笑:“你都开灯了。”

    盘腿抱着被子:“进来坐吧。”

    玲玲进来坐下,突然惊讶:“脸那么红?怎么了?”

    黎若白摸摸脸,随意开口:“没什么。”

    玲玲哦了一声,询问开口:“韩勠那边说什么了?那首歌他也不管了?”

    黎若白摇头:“他没说,但宓姐说了。估计会和章总谈吧。还有周董事那边突然参与进来真的……”

    黎若白哭笑不得。

    玲玲点头,随即开口:“反正……”

    黎若白抬起眼皮:“干什么?你也学王智那样教训我一顿?”

    玲玲笑:“第一,他也是为你好。他不说你,或者说不听你,估计就是公司出面。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黎若白没反应,只是开口:“说第二吧。”

    玲玲开口:“第二。我觉得韩勠做得没错。公司捧你给你资源是为了赚钱,绝对不是因为对你有什么私人情感。最多是看你有潜质。但韩勠却是完完全全只为你,没有任何所图。这么一对比,我不觉得有什么选择的必要。是人都知道怎么判断。”

    “呦呵~”

    黎若白笑着看着玲玲:“你很少说这些啊。”

    玲玲摇头:“以前没必要。但以后你要注意了,这件事总要解决。不然以后肯定还会遇到。”

    黎若白摆弄被子:“你说他和公司?会因为我冲突?”

    玲玲看着黎若白:“你和韩勠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黎若白惊讶:“你问这个问题?”

    玲玲笑:“总有人问吧?我是第一个?”

    黎若白突然沉默下来,问过的的确不少。可大多数都是飞行嘉宾。

    但最亲近的助理来问,却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