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无耻之徒 走过青春岁月

第1077章 天煞孤星

    爱的力量最是奇妙不过,可以让最多疑的人绝对信任某人,也可以让最信任的某人忽然变得可疑起来。

    白无瑕面对老李的目光,最后选择了微微点头,又有些懊恼:“你知道我等这样一个机会已经很久了。”

    忘情川巍峨耸立,站在这上面向四周观望,会让人不自禁的油然而生出一股君临天下的快慰和豪情。

    老李知道她心心念念的目标,道:“如果你还想做这个世界的女王,我可以帮你,最多一个月就够了。”

    “这话当真?”白无瑕有些兴奋,同时又不免困惑:“你怎么忽然变了?”

    “不是我变了,而是这个世界将要迎来大变化,我只是想在那之前帮你实现生平夙愿。”老李道:“既然迟早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在那一天到来以前,我希望你没有任何遗憾。”

    “因为玛格丽特的死?”白无瑕敏锐的联想到事情的起因。

    “他们已经动身,很快就能到达。”老李微微点头,轻轻叹了口气,又道:“比较而言,我们的文明太弱了。”

    白无瑕笑了笑,道:“如果是这样,我这个世界女王做起来也没什么味道了,剩下的时间这么宝贵,我可不想浪费在跟施罗德这种人作战这么无聊的事情上。”说着,漫步来到小野哥身前,素手轻抬,抚过男人唏嘘的胡渣,温柔的贴身入怀,幽幽道:“忽然不想再恨你了。”

    两个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过往多少痴怨都在这一刻随风而去。

    “我以为我们还有很漫长的时光,可以一直这么争斗下去。”白无瑕难得小鸟依人,偎在老李怀中,轻声说道:“我总是对你不服气,想把你控制在手心里,可有时候又不想你不开心,所以就很矛盾。”

    “不怪你,是我太自私。”老李道:“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女子,襟怀抱负都不是我这个凡夫俗子能比的,此生能得你如此倾心相待,本是我最大的福泽,可我却偏偏不知惜福,一次次伤了你的心,所以无论你怎么对我都是我应该承受的。”

    “我知道自己不是那种温柔的女子,我也晓得男人都喜欢安意如那种。”白无瑕继续说道:“说实话,我也喜欢她,因为她就像水像春天里的小草,不与人争又充满向上的能量,我和她在少年时就认识了,说出来不怕你怀疑我病态,我那个时候就幻想过要跟她一起生活也挺不错的,那个时候我对她的兴趣超过了对任何男人,直到遇到你。”

    “嘿嘿,她是挺可爱的。”李牧野不太确定她是否真是这么想的,只好随口附和了一句。

    白无瑕狠狠在老李大腿上掐了一把,道:“你老实说,跟她在一起的感觉好,还是跟我一起的感觉好?”

    “当然是跟你一起。”

    “虚伪!”白无瑕心里头满意,嘴上却道:“男人哪有不喜欢安意如的,长得甜美,性情温婉,没有侵略性和控制欲却有一身助人一臂之力的本事,还有那么好的皮肤和身材”

    “她不如你白皙,花样也比你少多了,比较放不开。”老李机警的打断她的话,三句不离本行开起了玩笑,不让她觉得自己其实很享受跟安意如在一起毫无压力的舒适感觉。

    “嘻嘻,你这句话说的倒是没错。”白无瑕笑道:“她就是个老实人,傻大姐。”

    “要不然跟我一起回去瞧瞧她?”老李道:“止戈城建立至今,你这个世界女王都还没亲自莅临过。”

    “还是算了吧,这边有太多事情要做,还有这么多孩子们呢,不可能丢下不管。”

    白无瑕道胎归元后便斩了赤龙,断绝了生育的机能。她喜欢给人当干妈,义子义女弄了一大群,有的是各大江湖门派里的精英子弟,有的是投靠进白云城的江湖世家的质子。无论亲疏远近,白无瑕都尽量一视同仁。

    城中华裔人口占据绝大多数,其他族裔的人口约占总人口三成,作为白云城的守护神,白无瑕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同时也肩负着巨大的责任。她一直都是个有担当的

    人,让她舍弃这边的一切跟自己回止戈城定居根本不可能。

    “乌拉诺斯那边你不必再有什么担心,她知道玛格丽特的死讯后就会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小金子既然特意叮嘱我不要杀了她,一定有他的道理。”

    “你把那几尊宝鼎都给了她,换做我是她也不会再来聒噪。”白无瑕抱怨道:“你都不晓得我白云堂世世代代为了那几尊宝鼎不落入那魔头手里付出了多少,而你却只是为了那个小金子一句话就让乌拉诺斯得逞了。”

    “小金子还是可以信赖的。”老李道:“我这么说不是因为这个天启王有多可信,而是因为我对他足够了解,在生命的进化链条上处在他的高度,至少在这个世界里已经不需要再耍弄阴谋诡计。”又道:“人类在他眼中与蝼蚁无异,真正让他忌惮的只有寥寥数人。”

    “这寥寥数人当中也包括你?”

    “我杀了玛格丽特,原本这寥寥数人当中也包括她的。”

    “他找过你了?”

    白无瑕当然知道天启王找过老李,所以她这句话其实问的是他已经跟你交过手了吗?

    老李点头道:“他还算是一个比较好说话的人。”

    这种事情归根结底还是要靠拳头来说话,如果当日老李战败了,根本就不会有后面跟小金子把酒论交的机会。

    白无瑕冰雪聪明,通达世情,立即明白老李话中的含义,道:“幸亏有你。”

    老李道:“他没有站到乌拉诺斯那边,但也不等于站在了我们这边,他的目的是封印归墟魔国,灭掉量子天煞,单凭他和无启之国号上现有的武器系统根本办不到,所以他需要乌拉诺斯和我的协助才有可能办到,而这只是他计划的第一步,第二步他还要应付来自昂宿星团玛格丽特的母族的追查,尽可能的保住咱们这个小家园。”

    “如果他的实力足以杀死你,这倒容易解决。”白无瑕目不转睛看着老李,道:“幸亏你扛得住,不然整个东方人族都要承受灭顶之灾了,在他们那些所谓高等生命眼中,发动一场大洪水灾难把这些次基因生物杀光又算得了什么?”

    “你倒是比我更了解他。”老李道:“也许是因为你已经十分接近那个人格和神格之间的临界线。”

    “我已经落后你太多。”白无瑕有点黯然,道:“理论上说,七级能力是这个世界里次基因生物进化天花板,但其实这是鲛人族给我们设置的局限,古往今来,只要有人突破了这个境界,白帝那些人便会想尽办法除掉,长此以往就造成了一个误解,人类的极限就是七级原力。”

    她轻轻叹了口气,又道:“可惜我醒悟的晚了,我们根本不是什么次基因生物,我们是潜力巨大的人类,尽管生命短暂,却有着鲛人族也比不了的进化天赋,如果我能更早一些明白这个事实,就不会耽搁那许久了。”

    “你我之间哪有什么谁领先的说法,只要你开心,我永远都不是你的对手。”老李道:“我已经错了一次,往后余生不会再犯那样愚蠢的错误。”

    “江湖枭雄李牧野变成了现在的老李,我还真是挺有魔力的,难怪那些江湖人背后都喜欢叫我大魔女。”白无瑕笑嘻嘻道:“不过你也别得意,我很快会追上你的脚步的,这个世界正变得越来越有趣,我可不想做一个躲在你的羽翼下的小女人,那样的话可就太没意思了。”

    “我该动身了。”

    “干嘛忽然走的这么急?”

    “之前丢下的鱼饵,好像有鱼儿上钩了,我得亲自瞧瞧去。”

    尤卡坦半岛,群山环抱深处一座山谷内,屹立着一座层层叠叠的远古金字塔。

    塔正中心是一片宽敞所在,地面上横七竖八躺了几十具尸体,肤色各异皆是年轻的女子。血从她们的颈动脉流出,汇聚在一起流入正中心的低洼祭坛内。一个黥面黑人大汉跪在那里,双手托着一条黑铁长枪,神情肃穆的看着祭坛主位上的低矮东方男子,口中念念有词一番后将黑铁长枪竖起插入灌注了少

    女鲜血的祭坛。

    东方男子微微睁开双眸,一道寒煞逼人的无情冷光照在黑大汉身上,他探手抓住黑铁长枪猛地拔出。随着他眼神中的血色渐浓,那黑铁长枪竟逐渐变成暗红色,又渐渐软化。他忽然一扬手,将黑铁长枪对着黑大汉的腹部捅了过去。

    暗红色的黑铁长枪无声息的刺入,黑大汉纹丝不动稳如泰山,铜浇铁铸一般的身躯巍峨站立。直至长枪没柄消失在腹部,这家伙才吐气开声大喝了一声。东方男子抽回手,黑人大汉的肚皮上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多谢主上回天再造之恩。”黑人大汉五体投地行叩拜大礼。

    东方男子微微点头,坦然受之,摆手示意黑人大汉站起,道:“还要谢谢人家手下留情呀。”

    黑人大汉一皱眉:“主上的意思是那人是故意留罗睺一线生机?”

    “毫无疑问,没有其他可能!”东方男子道:“你身上的煞气元神十成损失了九成,人家若真是想彻底灭了你,又怎么会漏掉这一线生机,这条黑煞枪里保留着你的一成元神,以那人的眼力不可能瞧不出来。”

    “啊!”黑人大汉大吃一惊,疑惑问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你就不必理会了,你现在煞气元神亏损巨大,还至少需要采集几千个这样的处女的血煞怨念才有可能恢复。”东方男子挥挥手,道:“按照我教你的法子去吧。”

    “主上不需要属下追随左右吗?”黑人大汉恭敬问道。

    东方男子摇头,不耐的挥手道:“不必多说,快走吧,记着去所罗门海域等我。”

    黑人大汉不敢在聒噪,赶忙转身纵身一跃飞上高天离开了。

    东方男子仰头目送他飞远消失不见,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转过身面对漆黑的老林,道:“我知道你已经到了,多年不见,我没想到你我还有再见面的机会。”

    “可惜你已经不是你,而我却还是我。”黑暗中老李的身形缓缓步出,看着面前的中年矍铄男子,叹了口气道:“老师风采更胜往昔,我本该替你感到高兴的,只是你这活命的代价未免太大了些。”又道:“我看到那个罗睺第一眼时就觉察到它身上的煞气太烈,于是就联想到了您,便故意任那黑铁长枪跌落下去。”

    “我早知道这是个陷阱,只是人才难得,这个罗睺在归墟众魔神当中威望颇高,对我很有用处。”男子眼中闪烁着狂热之光,竟已经做出鱼死网破的架势。

    “您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很痛心。”老李眉头紧锁点出中年男人的名字:“李奇志老师!”

    “好死不如赖活着,我那个时候也没想到在神宫地穴里会有一番新际遇。”李奇志嘿嘿狞笑道:“现在的我不过是顺从内心的指引换了个活法,也说不准好坏,或许现在的状态原就是我的本性使然?”

    “看来您是不准备回头了?”

    “归墟之门大开,我的煞气力量恢复了七成,只要拿回丢在所罗门魔殿里的东西,我就能恢复全盛时期的力量,到那时候我将拥有完整的天煞魔躯,事到如今,你觉得我还有机会回头?”

    “只要不死,就还能回头!”老李心有不甘道。

    “从前的李奇志已经死了,现在你面前的人是天煞者,代天行恶,除了杀生增加煞气外别无所求。”他全身释放出滚滚黑气,鬼哭神嚎不绝于耳,黑气中他的身形开始虚化成恐怖的黑红色火焰。

    “您选择留下来挡住我,看来是对自己的实力颇具信心了。”

    “我不是你的对手,但能确保你杀不死我,罗睺若是留下则必死无疑。”天煞者道:“我教过你的,人在江湖飘,什么事都做得,唯独亏本的买卖不能做。”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咱们手底下见分晓!”老李握紧了拳头。

    “等一下!”黑火忽然幻化出李奇志的模样,对着老李说道:“你看看我是谁?”说罢,那张脸渐渐变化,最后竟幻化出了陈淼的模样,语声悲切问道:“孩子,你真的要对我出手吗?”